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30章 选择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短暂的愣住,几秒钟后她露出一脸暧昧的笑,拉着燕回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前按:“爷,要不您就直接弄死我呗,怎么弄都成,我保证配合。”

    花洒还开着,两人从头到尾被浇了个通透,燕回阴着脸,盯着她的眼睛,展小怜鼓着小嘴嬉皮笑脸的对着燕回笑,“爷,您老说句话呗?您这表情我看着这心里怕怕的。爷?”展小怜往燕回面前凑,那张小脸上都是水,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头皮上,她伸手抹了一把脸,见燕回还是没有说话,那手就往燕回的腰上摸,其实就解燕回的裤子,嘴里还说话呢:“爷,反正都湿了,我帮您老都脱了吧……”

    燕回一直都没有开口,居高临下的盯着展小怜,展小怜低头忙活,留给燕回一个头顶圆圆的漩涡,冷不丁下巴被捏住,强行抬起,展小怜还没来得及看燕回的表情,他低头压着展小怜抵在墙面上,对着她的嘴就狠狠吻了过去。与其说吻,其实还是咬来的贴切些,反正又凶又猛,似乎面前的不是情人,而是仇人。

    展小怜顺着燕回托她身体的动作伸手勾住燕回的脖子,借着他的力度往他身上蹭,今晚上燕回差点掐死她,这会不主动点,万一他接着刚才的气再掐死她怎么办?

    以前两人一块的时候燕回也狠,可是再狠也没今天这么狠,开始在浴室里,后来展小怜因为花洒的水就没停过,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就嚷着说要死了,燕回就直接抱着她出去,浴室那一轮还没完全消停,到了卧室里又是新的一轮折腾,展小怜当时的感觉就是燕回疯了,她要死了。

    夜里的时候,展小怜自己趴在床上发呆,反正她也睡不着,呆了一会,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打游戏,因为怕把燕回吵醒,特地调了无声,正按着手机键过瘾的时候,冷不丁身后伸出一只手,直接从她手里把手机抽了过去,展小怜一骨碌回转身看着他,哑着嗓子问了句:“爷,您老醒了?”

    燕回什么话都没说,拿着展小怜的手机翻了一会,然后随手往她面前一丢,懒洋洋的翻个身,长臂绕过展小怜的腰,略一使劲,便把展小怜圆滚滚的小身子揽到了自己怀里。展小怜憋着不吭声,她肯定不会告诉燕回,其实她特别受不了两个人皮肤靠在一起的感觉,特别是他们这种滚完床单没洗澡,身上黏糊糊的触感。

    燕回翘起一腿,两条腿一上一下的夹着展小怜的腿,小玩具一样的捏着展小怜的腰上的肉,脑袋一边往她后脖颈的位置蹭,一边迷迷糊糊的嘀咕:“爷怎么觉得这肉越长越多了……”

    展小怜咬着拳头,姐高兴长胖,姐就是喜欢长肉,关你丫屁事?

    饭局这一夜的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起来燕回不提其他人没一个人敢提,展小怜自己肯定不会傻到往枪口上撞,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自己的嘴巴,不能嘴欠说找抽的话。

    燕回来的时候展小怜不知道,燕回走的时候展小怜也不关心,所以她也不知道燕回啥时走的,反正展小怜中午从专业课教室出来乖乖跑到燕回住的酒店,到了套房门口才有服务员过来告诉她说住套房的已经走了,展小怜一听,眨了眨眼睛,顺手推了推脸上卡着的平面眼镜,转身走了,擦,走了也不说一声,害她白跑一趟。

    在宿舍呆着也没事,展小怜想着好几天没看到穆曦了,直接去穆曦住宿的地方找她,结果穆曦没精打采的模样,一问展小怜才知道,穆曦的交换生被帅哥大叔知道,泡汤了。展小怜肯定不会挑穆曦的伤心事说,她本来出来就是消遣的,先是把潘小姐骂了一顿,然后又把燕回骂了一顿,因为穆曦被燕回捏的脸都肿了,穆曦也跟着展小怜一起骂燕回。

    中午展小怜蹭了顿饭就回去了,她现在心里有事压着,生怕燕回想不开再对付安里木。

    展小怜心里很矛盾,她特别想知道安里木的情况,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真不能去找,想想那天晚上那丫的反应,要是被燕回知道,木头哥哥肯定更遭罪。

    不敢跟安里木直接联系,展小怜想来想去,就给瞳儿打了个电话,虽然展小怜一点都不想跟瞳儿打交道,不过非常时期她就不讲究了,再说了,瞳儿虽然是燕回的走狗,不过展小怜多少还是能感觉到瞳儿对安里木似乎是动了真心。要是她真是喜欢安里木,展小怜决定不跟她计较那么多,只要对木头哥哥好的,她就统统接受吧。

    瞳儿接到展小怜的电话很意外,或者说很震惊,其实是因为她自己比较心虚。燕回给瞳儿下了最后通牒,瞳儿知道自己再拖都没有用,她必须交给燕回一个满意的答卷,否则,她就会踏入地狱。

    瞳儿接燕回的电话是害怕,可是她接展小怜的电话那就是心慌,瞳儿不是没做过坏事,她跟在燕回后面该做不该做的都做过,在她做过的事中,这一次是瞳儿做过的事中最轻却是让她最犹豫的一件,只因对象是她爱上的男人。瞳儿站在酒店客房的茶几旁,她的手边放在一个盒子,盒子上邮寄地址显示盒子来自国外,瞳儿从层层包装里的最后一层拿出一支透明的液体药物,又看了看还在持续想的电话,瞳儿深呼一口气,放下液体药物,把电话拿到自己耳边:“喂?”

    展小怜一只手塞在裤兜里,在宿舍走廊的过道里从这边走到那边,现在是上课时间,宿舍也就展小怜这样一株奇葩老不去上课,除了有两个老师特别严格她必须去以为,其他的课她真是能躲就躲。展小怜等老半天才有接电话,拿起电话奇怪的问了句:“婶,你干嘛呢?我都快挂电话了你才接。”

    虽然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不过瞳儿还是被她一口一个“婶”给气的白了脸,她咬着银牙忍下来,反问展小怜:“展小姐,你打我电话什么事?没事的话我挂了。”

    展小怜还是慢吞吞的来回走:“有啊,怎么没有?我这不是正跟你说嘛?对了婶,我木头哥哥的腿手术做过了吧?医生怎么说来着?”

    展小怜不问这个还好,一问安里木的腿,瞳儿就全面爆发了:“展小姐,我真不明白你是真关心他还是假关心他,你要是真对他好,能不能放过他?你知不知道你一个电话他就什么都不管的就往外跑?就为了给你冲话费?你知不知道他的术后疗养有多重要?你有什么事找谁不行非要找他?他昨晚是拖着腿去了你说的那家酒店,如果不是我,他说不定就冲进去了……展小姐,你放过他行不行?他被你害的还不够惨吗?如果不是你,他的腿能是现在这样?我求你了,你能不能被管他?你不知道我们爷是什么人?你越管,他就会越不让木头好过,你是不是打算害死他?”

    瞳儿说到最后是哭出来说的,她因为昨晚的事到现在还在后怕,燕回就在摆宴,她确定燕回是在摆宴的,如果她没有跟着去,按照安里木担心展小怜的心,肯定是什么都不管就会冲进去,结果就是燕回发现安里木,然后把他整的更悲惨。

    瞳儿越说越激动,最后抱着电话失声痛哭,展小怜倒是被她一通喷的有点傻,半响才揉着脑门说了一句:“婶,你这情绪拿捏的,不去演苦情剧都可惜了。”

    瞳儿气的咔嚓挂了电话,展小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又打过去,瞳儿不接,展小怜二话没说,进宿舍打扮了下就出门了,不接电话没关系,她去找那妖精大婶不就行了?

    也就半个小时,展小怜一句出现在瞳儿的门前了,瞳儿眼睛还是肿的,拉开门看到展小怜都愣住了,趁着展小怜没注意“啪”一下关门,展小怜站在门外眨眼,然后敲门:“婶,你至于吗?赶紧开门,你不开门我就告诉这酒店的人你是我小妈,被我爸养在这的……”

    这世上估计没有比展小怜更损的,她能拿她爸当借口,反正怎么拿她爸当借口,她爸都不吃亏,这个时候她压根没想到展妈知道了会不会削她。瞳儿在里面被气个半死,不过她做的第一件事还是快速的把桌子上的药藏了起来,然后才过来重新开门。

    展小怜走进去以后自来熟的往沙发上一坐:“婶,咱俩聊聊天说说话呗。来嘛,坐呀。”

    瞳儿无语的在她对面坐下来:“有什么事说吧。”

    展小怜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始问安里木的情况,瞳儿一一说了,最后又说道:“我跟国外的医生一直有联系,医生建议现在练习行走,同时又关照不能距离行走,比如跑步快速走这样,只能慢慢的锻炼。”

    展小怜托腮,“这样啊……这是好事啊!”展小怜这会心里有点庆幸,庆幸那天安里木没有来找自己,也有点懊悔,她怎么就没想到燕回突然出现在摆宴的原因呢?展小怜真是没想到燕回也在,她真是差点害死安里木。展小怜抱头想了一会,突然又问:“婶,我能不能问一句,你说你喜欢我木头哥哥,你能不能一直跟她在一起?还是说,你什么权利都没有?只不过跟我木头哥哥逢场作戏罢了?”

    瞳儿愣住,她抬头看着展小怜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展小怜的意思,展小怜又问了一遍:“婶,我是问你有没有资格跟我木头哥哥在一块,我们都清楚,你是燕回的人,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接近我木头哥哥是为了什么事,不过我心里一直想着肯定不是好事,所以我就好奇你接近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说你喜欢我木头哥哥,那么我想知道,在燕回和木头哥哥之间,你是选择你的主子还是选择你的爱人?当然,选择题很难受,换个直白的选项,你是会选择木头哥哥,还是会选择你自己?不听主子话,燕回肯定没好果子给你吃,所以一个是你自己,一个是我木头哥哥,你会选择谁?”

    瞳儿直愣愣的看着展小怜,脸上的表情可以用绝望来形容。瞳儿知道,展小怜的话戳中了重点,她一直在想沉浸在自己该怎么办,一直想着的都是如果她不能完成燕回交给她的任务,燕回会非常生气,她也会跟着遭殃,却没有想过,如果她完成了,她保全了自己,安里木会怎么样。不是燕回和安里木的选择题,而是她自己和安里木的选择题,她会选择谁?

    展小怜微微抬眸,透过长长的睫毛看着瞳儿的表情,“哈,看样子我木头哥哥不过是个炮灰啊。婶,看来你还真的在做选择题啊。”

    瞳儿依旧没有反应,只是那双漂亮妩媚的眼中竟然慢慢拢上一层雾气,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的玩下落,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瞳儿慢悠悠的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你说是不是?”

    瞳儿捂着嘴摇头,“不……不能的,谁都帮不了我……”

    展小怜放下手,无限忧伤的抬头看天花板,“行了行了,我就是小时候这样哭过,长大了还哭成这样?好了好了,看美人哭成这个样子,我也不问了。”

    瞳儿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突然说:“我知道展小姐是聪明人,那么展小姐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展小怜兴致勃勃的坐直腰身,看着瞳儿点头:“好呀,问吧。”

    瞳儿抽了几张茶几上的抽纸擦眼泪,吸了吸鼻子才说:“打个比方,展小姐现在接到一个任务,要求你伤害自己最重要的人,比方说就是安里木,如果展小姐不照着,或许展小姐就会是那个被伤害的对象,展小姐,如果你碰到这样的选择题,你会怎么做?”

    ------题外话------

    爷表示有几位美人妞在使劲给爷投评价票,每次都是20、30甚至50张票的投,爷发现十张5热度的评价票抵不上一张4热度评价票的破坏力。爷对此表示无奈,美妞们,看不上此文不打紧,爷从来不在意外人的评价和眼光,只是不希望美妞们别浪费那几位美妞的心意,爷宁肯妞们不评价,也不希望看到因为一张3分、4分的票,把几位美妞好不容易砸上去的平均分拉下来,这样爷会有种愧对的错觉。

    另,算是好消息,握爪,爷决定重整动力,努力更新了!当然,如果更不了不是爷的错,是电脑该砸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