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33章 攻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楼下,展小怜默不作声的了上燕回的车,然后手托腮看着窗外。燕回慢悠悠的上车,也没系安全带,拧了钥匙启动车辆,在他车开上路之前,前面快速的开了两辆车开车,车上路后,后面的车也迅速的跟了上去。展小怜忍不住斜了他一眼,伸手推推燕回,指着安全带说了句:“爷,烦请您老人家系上安全带,这要是出了车祸缺胳膊掉腿的,爷那些红粉知己得多伤心?”

    燕回慢悠悠的,也不说话,顺手拿了根烟出来,然后把手里的打火机递给展小怜:“给爷点上。”

    展小怜用打火机也不大熟练,掀了好几下才打着火,送的燕回面前,燕回嘴里叼着烟,悠闲自在的开着车,一会功夫烟灰出来了,眼睛扫了一圈,然后对展小怜示意:“妞,把那个拿给爷。”

    展小怜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欠身把那个小红本扔到燕回面前,然后,展小怜就看到燕回夹杂着猩红火星的烟灰弹在了小红本,等烟快吸完的时候,烟头被他直接揉按在小红本上,一个新鲜出炉的烟洞就这样出现在展小怜眼前。

    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去,一言不发,幸亏她不是燕回的老婆,要不然,她要是知道自己的结婚证被这样糟蹋,她肯定要劈死燕回。

    两人下车,展小怜被燕回压着走路,按理展小怜的身高也不算特别矮的,不过在燕回面前被喊两声矮冬瓜似乎也不冤,谁让两人的身高差距有点大呢?

    展小怜心里就想着,她跟燕回吧,其实除了上床,其他真是没啥好说的,展小怜也没觉得自己美的让燕大爷对她一见钟情要死要活的,充其量是燕回对她那点好奇心起了作用,而现在,展小怜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值得燕回挖掘的了,怎么他还是那样子?

    被燕回带着直接进了房间,房间里特别暗,燕回推门进去的时候展小怜隐约听到房间里有点异动,为此她的脚步顿了下,哪知身后的燕回直接推着她走了进去,展小怜的手往墙边摸,就是想开灯,被燕回直接拉了下来:“开什么灯?开了灯可就没意思了。”

    展小怜听着卧室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浴预感,她扭头,借着房间角落的四个暗灯看着燕回,疑惑的问:“爷,您老打算干什么呢?”

    昏暗的卧室,一点声响都显得那么清晰,燕回利用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继而掀起唇角,眼带邪气声音慵懒的应了一句:“忘了?爷可是记得说过,要给你一份大礼,现在,这份大礼来了!”

    展小怜嗤笑,指着透着一丝光亮缝隙的卧室门缝问:“爷,您老不是给我放A片吧?我听着这声音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一门之隔,隐约听到的声音是男女*时不由自主发出的低喘轻吟,燕回邪笑,“肥妞,这么好奇的话,去看了不就知道?”

    展小怜斜了燕回一眼,直接扒拉下燕回的手,直接朝着卧室走去,走到门边,她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抬起的手顿在门把手上,手指展开又曲起,燕回慢悠悠的跟过来了,“哟,这是怕什么?过来看看顺便也找找情趣,不是有句老话,叫学无止境吗?”说着,燕回伸手推开门,展小怜条件反射的转身就要往外跑,结果被燕回一把拉住,伸手推进卧室:“跑什么?陪着爷一起看!”

    画面里的物体在晃动,雪白的肌肤和健康的麦色交叉在一起,镜头上看不到人,只看到两具身体在交缠,展小怜下意识的按了下心口,燕回搂着她坐到沙发上,还回头问她:“妞,要不要喝点酒?爷帮你倒。”

    展小怜有点心慌,说不上来为什么,她看着画面上的场景,有点懵,那个男人的身体,为什么她看在眼里有点刺眼?燕回径直在她手里塞了杯白酒,“喝!”

    展小怜无意识的喝着,目光盯着画面,半响,突然一骨碌爬起来说了句:“我不看了……”

    燕回手一拉,“坐下!爷还没看够!怎么?是不够精彩还是怎么着?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

    展小怜歪着身体被他拉的不得不坐了下来,然后画面被切换,镜头也换了角度,长镜头慢慢拉近,隐约可以看到画面中两人的面容,展小怜的目光一触到那个男优的脸,全身就僵住,镜头不是很清晰,可是那种熟悉感让她全身都在发软。

    燕回伸手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还有更精彩的,我们跑的快点。”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展小怜手里的杯子握的紧紧的,泪珠一滴一滴往下滚,她抿着唇,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的盯着电视画面不说话。

    燕回翘起二郎腿,伸手按了快进,画面在快速的往前跑,然后恢复正常状态,画面中,瞳儿抱膝坐着哭泣,安里木从她身后抱住来瞳儿,然后,展小怜听到画面里安里木混沌的声音传来:“……别哭,是我没忍住,我喜欢你,我爱你……”

    展小怜的眼泪哗哗的,她没往下听,而是猛的站起来,把手里的酒杯就往燕回头上砸:“不可能!这肯定是假的……你这个混蛋,是你!肯定是你,是你让瞳儿去勾引他的……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燕回似乎早已知道她的反应,在展小怜的往他身上砸的时候就抓住展小怜的手,酒杯连着里面的那些酒直接碎在茶几上,燕回略一使劲就把哭的不成样子的展小怜按在沙发上,上半身低伏,凑到展小怜面前,邪笑着说:“看到没?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心目中的好男人也不过如此。女人,当然还是漂亮的好,你以为你的旧情人这辈子会为你守身如玉?他可是个正常男人,面对主动投怀送抱的美人没有拒绝的道理……”

    展小怜哭的说不出话,剧烈挣扎,燕回按着她,继续邪笑着说:“伤心成这样?这是伤心什么呢?爷觉得拍的不错,放到晚上肯定点击率超高,机会难得,要不要再看一遍?你的旧情人技术不错,爷都甘拜下风了。安里木?听说他是个警察,啧啧啧,这警察当的,不过呢,爷也理解,警察也是男人呐,碰到美人,都一样,你说是不是?所以呢,谅解点是不是?”

    展小怜被燕回按的死死的,她拼命想爬起来,可是却有心无力,任她怎么拼命,却抵不过按着她的燕回。视频在继续运作,安里木的表白之后,似乎是两人再次动情的开始,喘息声占据了展小怜的耳膜,当力气耗尽的时候,展小怜也闭上了眼睛。

    燕回松开手,展小怜一动不动的侧躺在沙发上,眼角的位置还留着未干的泪迹,燕回的脸上褪去了那抹不可一世玩世不恭的邪笑,转而代替的是阴冷,他站在原地,弯腰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抽了一根出来,拿起打火机,却连打了两次都没打着,他盯着打火机,似乎耐心用尽,他猛的把打火机砸向电视屏幕,火机是防爆型的,安然无恙的跌落在地毯上。

    燕回伸手扔了嘴里含着的烟,把展小怜抱起来放到床上,展小怜闭着眼睛,没有一点声息。燕回伸手端起桌子上的酒,仰头一口喝尽,然后走到室内的小吧台上,从吧台里面拿出一台摄像机,打开,调整方向和位置,平稳的放下,又拿出一台,打开,调整,换了个位置和方向,放下……

    做完这些,燕回又慢吞吞的站在床边,伸手脱了上身的衣服,慢条斯理的说了句:“爷还没玩够呢,更精彩的还在后头……”说完,他单腿跪到床上,伸手,脱展小怜衣服。

    三台摄像机安静的被放置在各个角落,沉默的记录卧室中正在进行的一切……

    次日,展小怜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身侧,燕回一手托腮侧躺着看着她,一手放在她的胸上,慢条斯理的摸着,见展小怜睁开眼睛,燕回凑过去跟她说话:“妞,晚上睡的怎么样?”

    展小怜的眼睛有点肿,鼻子也有点不通气,她自己知道不是感冒,不过是昨晚上哭的太厉害的缘故。她无表情的盯着天花板看,吸了吸鼻子,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声:“做了一夜梦,梦到有个东西一直在咬我……”

    燕回放下手,朝着她凑过去半压着她的身体,一边咬向她的脖子,一边摸着她的身体,问:“像这样咬?”

    展小怜偏着头,一动不动,只是嘴里说了一句:“不能比的,我梦到的是个畜生,爷怎么能跟畜生比呢?”

    燕回的动作一僵,然后慢吞吞的抬头,悬在展小怜的上方,咬着牙说:“大清早的,非得惹爷生气是不是?”

    展小怜抬起胳膊,勾住他的脖子,透过燕回的肩膀说:“哪能呢?我不过实话实话罢了,爷别动不动就生气,容易变老。”顿了顿,展小怜突然又说了句:“爷,求您件事。”

    燕回低头埋在她胸前,含含糊糊应了一句:“说……”

    展小怜接着说:“您老能把瞳儿叫过来不能?”

    燕回抬头,阴测测的邪笑:“哟,这是要替你那位旧情人找瞳儿麻烦?”

    展小怜只说了句:“求您了爷,您就把她叫过来呗。不会让您老为难的。”

    燕回没说好,而是慢条斯理的从床上爬起来,直接进了卫生间冲洗,出来时,已经是精神气爽的模样,脖子下挂着毛巾,走到门边按响了话筒:“让瞳儿过来一趟。”

    展小怜坐起来,半趴到床下够地上的衣服,然后套在身上,穿好以后她下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直到瞳儿妖妖娆娆的出现在展小怜面前。

    此时瞳儿美丽妖艳,像朵盛开的罂粟花,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一夜之间,她恢复到了曾经跟随燕回左右的生活,锦衣玉食衣食无忧,眼中是对燕回的无限敬仰,无时无刻都以燕回为中心。

    展小怜站起来,因为高跟鞋的关系,瞳儿比展小怜要高一些,展小怜看着她,一脸好奇的问:“婶,你这活的可真是有滋有味的,给你们爷戴绿帽子戴的挺高兴?”扭头看了眼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燕回脸色,摊手说:“爷,您老也别先脸绿啊?这可是您自己主动要求戴的绿帽子,不过是便宜了我木头哥哥,免费嫖了个漂亮的女人罢了。”

    瞳儿勾起嫣红的唇,说:“展小姐,您要是把瞳儿叫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瞳儿可就要走了,我们爷还等着去用早餐呢。”

    展小怜嗤笑:“婶,走什么啊,我们还要替我木头哥哥讨公道呢。我这本来都放心把木头哥哥交给你了,你特么的利用他讨你主子欢心,他是不亏,反正免费的,不玩白不玩,可我怎么觉得这么恶心呢?”展小怜伸手摸了膜脖子,冷不丁蹦起来对着瞳儿扑过去,伸手扯她的头发,嘴里嗷嗷嚷了一句:“贱人,你把我木头哥哥清白还回来!”

    因为在,瞳儿不敢还手,只能弯腰护着自己的头发,展小怜就跟个小疯子似的嗷嗷叫,瞳儿完全没有反手之力。

    燕回在旁边看的很欢乐,展小怜那边扯瞳儿的头发他在旁边托腮看,半响,才慢悠悠的对头发乱成一片鸡窝的瞳儿说了句:“还不走?再不走她要是划花你那张漂亮的脸,爷可是乐于成全的。”

    瞳儿急忙一边理着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挣脱展小怜的小爪子,跑了出去。展小怜坐在沙发上喘粗气,小嘴一鼓一鼓的,看着一副很生气的模样,燕回慢吞吞的挪过来,在她旁边坐下,伸出胳膊绕过她的肩膀,搂着展小怜貌似好心的问:“要不要爷给你那位旧情人介绍几个女人?”

    展小怜猛的扭头看着他,恶狠狠的问:“介绍几个专门拍视频恶心我的贱人?”

    燕回微微抬头,垂眸盯着展小怜的眼,慢吞吞的“啊”了一声,说:“爷找几个不贱的?”

    展小怜低头没吭声,半响突然说:“我希望木头哥哥好好的,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孩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我本来以为瞳儿是那个人,不过瞳儿是个贱人……”顿了顿,展小怜抠着手指,低声说道:“爷,您赢了……我膈应的慌……”

    燕回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展小怜乌溜溜的眼珠子错了一圈,然后跟燕回对视,燕回的拇指轻轻的摩挲过她的唇,露出一抹邪气的笑:“肥妞,你这真话假话都混一块了,让爷怎么信你?爷现在,已经分不清你说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怎么办?”

    展小怜的眼神逐渐暗下来,慢慢的鼓起小嘴,无精打采的应了句:“凉拌呗。”说着,靠在沙发背上,一言不发。

    燕回的目光扫过她的脸,捏着她的下巴摇了摇,继续邪笑着说:“这小模样还挺遭爷喜欢的,爷就再信你一次,不过妞,你给爷记着,要是再跟爷耍心眼,爷绝对饶不了你。”

    展小怜还是没精打采的嘟嘴,不说话,眼睛盯着一个角落不转圈,直到燕回扯她头发了,她才有点知觉的回头,慢吞吞的“哦”了一声。她神思的小脑袋瓜子里,这是对安里木最好也是最完整的庇护了。

    燕回的脑子里,绝对不会有“爱”这个字,他也绝对想不到当爱确实存在,无可奈何之后,便是放手和成全。如果说展小怜她初期对安里木说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还带着点怨气,那么现在,她的这个想法是发自内心,唯一让安里木回归正常人生活的办法不是其他,而是他和她真的成了不相干的两个个体。

    昨天晚上的视频重重的打击到了展小怜,即便她知道瞳儿肯定是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那份打击还是沉重无比。本来只属于她的木头哥哥,只喜欢她只爱她一个的木头哥哥,却和另一个女人上了床,把另一个女人搂在怀里,做着世上男女之间最亲密无间的事。展小怜流下的每一滴眼泪都是真实的,来自她内心深处发泄,他们的喘息声像魔咒一声在她耳边环绕,躲不开逃不掉,展小怜跟燕回说“你赢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确实是输了。

    之后,燕回离开摆宴回青城,展小怜回归了属于她自己的正常生活。

    瞳儿回到了她想要的生活,她依旧是燕回身边最耀眼的女人,最妖艳的美人,依旧吸引着无数男人的目光,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是怎样的空虚和孤寂。

    一夜的癫狂,那一夜,她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抱在怀里,却不得不忍受他抱着她却在呼唤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她近乎绝望的听着他一声声的低喃,每一次抚摸每一下亲吻,都是那么小心翼翼。而一夜过后,即便是梦,也醒了。

    安里木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四下打量,发现自己躺在瞳儿的租住酒店的套房,房间里窗明几净,窗外阳光明媚,他似乎做了一夜混乱的梦,却记不清梦的内容。就在安里木茫然的时候,瞳儿从外面进来,一脸歉意的看着他说:“木头,昨晚上麻烦你了,要不是你,我估计死了也没人知道……”

    瞳儿这样一说,安里木顿时响起什么事,瞳儿在深夜的时候打电话给她,恰好这几日安爸安妈回南塘镇有事,就剩安里木一人,他便赶了过去。再然后,安里木隐约记得给瞳儿喂了药以后打算回去,他喝了点水……再然后,安里木没有印象了。安里木扶着头,赶紧起床,身体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想了想,没敢说,对瞳儿一个姑娘家说自己做春梦了?安里木回去以后还是像往常一样上班工作,脚上的伤正在康复,他现在走路已经可以不依靠任何搀扶前进,虽然不能像人家那么快速,不过正常的行走完全没有问题。安里木一直记得展小怜跟他说,要他康复的话,所以,他现在正在努力。

    安里木没想过别人,他心里,其实跟展小怜一样,他们彼此就是最亲近的人,他们俩的感情就像从小到大的感觉一样,顺理成章。

    瞳儿目送安里木离开酒店客房,然后一个人靠在门后边捂着嘴痛哭,展小怜问她爱她自己还是爱安里木,瞳儿依旧会回答爱安里木,可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执行任务,因为她知道,不管她选择她自己和安里木,她都不能和安里木牵手,所以,她要一个和安里木那般亲近的机会。这个机会会让展小怜远离安里木,更会让燕爷放过安里木,所以,瞳儿选择了完成任务。

    只是,完成以后,她也失去了靠近安里木的机会。

    瞳儿消失的一周后,安里木正在档案室正常工作,突然听到外面一阵骚动,因为他不过是个管档案的,所以一般外面的事跟他都没多大关系,不过这次,他听到门口有人喊了一声:“木头,有人找!”

    安里木应了一声,疑惑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出档案室,发现有两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口,他们单位的领导正对那两人陪着笑,看到他出来领导赶紧说:“木头,这边这边!”

    安里木走过去:“局长,有什么事?”

    领导没来得及回答,那两人其中一人立刻走过来问:“你就是安里木?”

    安里木点点头,疑惑的问:“是的,我叫安里木,请问你们是……?”

    另一人立刻打断他的话,说:“安警官,请跟我们走一趟,青城燕爷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