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34章 结婚日,新娘不是我

第134章 结婚日,新娘不是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站在原地,她伸手,抱了抱自己的胳膊,沉默的低下头。燕回微微抬眸,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酒杯,摇摇晃晃走到展小怜身后,伸出双臂,直接从后面搂住展小怜的身体,邪笑着说:“妞,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也不是你的错,爷不嫌弃,勉为其难的许你上爷的床,所以,乖乖当爷的女人,别给爷添堵……”

    展小怜闭着眼,一言不发,半响她深呼吸一口气,睁开了眼,挣脱开燕回的胳膊,直接走过去把光盘取下来,在脚底下踩住一半使劲一掰,光盘一分为二折成两半,展小怜回身就把手里的半截光盘往燕回身上砸:“爷,您老能不能别拿这些恶心人的玩意来膈应我?还嫌我不够恶心是不是?”

    燕回邪笑,再次晃过去,捏住展小怜的下巴就啃,展小怜觉得他就像狗一样把她的下巴舔了个遍,忍不住伸手捂住燕回的嘴,“爷,我出来的时候脸上抹了粉,您老不嫌吃了化学品恶心?小心中毒。”

    燕回疑疑惑惑的抬起她的下巴看了看,也没看出来什么东西,凑过去闻了闻,总算露出点嫌弃的表情,捏着她的脸摇了摇,提醒:“当爷的话是耳旁风是不是?爷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再往脸上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尽跟爷唱反调是不是?”

    展小怜一脸懒的跟他吵的表情,沉默的走到床边,仰面朝床上一躺,一句话也不说。燕回跟着走过去,直接压在她身上,然后支起身体侧开身体的重量,看着她的表情问:“妞,别告诉爷这是想你的心上人了?”

    展小怜先是看着天花板,然后又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问:“爷,您老说,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燕回“哈”了一声,想了想,貌似很认真的说:“想跟她做到死!”

    展小怜:“……”默默擦了擦汗,才说:“书上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是白天黑夜都想对方。看不到的时候想看到,看到的时候想摸到,摸到了以后就想亲热……看着对方高兴了自己也会高兴,看着对方不高兴自己会很难过,所有的重心都是围着对方转……心上人的意思,就是一直把对方放在心尖尖上,爷,您老错了,我初中高中的时候您老要说木头哥哥是我的心上人我还承认,现在,我都不愿意去想这个人了。有心上人很累,我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再有心上人了,您老想啊,总是替别人着想,那不是很累?”

    展小怜说着翻个身,侧躺过来,跟燕回面对面,以示讨好的往他怀里钻了钻,说:“爷,我想通了,咱们俩就这样吧,要是哪天您老烦了,咱俩就和平散伙,要是您老不嫌烦,那咱俩就一直炮下去……”

    展小怜眯着眼,似乎打算小睡一会,结果,燕回冷不丁把她拉了起来,语气不善的说:“肥妞,把你刚刚的话给爷再重复一遍,爷没听清!”

    展小怜睁开眼,软绵绵的靠着燕回,看了他一眼,迷瞪的嘀咕刚刚的话:“要是哪天您老烦了,咱俩就和平散伙,要是您老……”

    燕回一捏她的脸,展小怜顿时疼的瞪大眼睛:“爷,疼!”

    燕回松开手,“不是这句,是前面那一段。”

    展小怜想了想,“书上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是……”

    “闭嘴!”燕回直接打断。

    展小怜瞪圆了大眼看他:“爷,我刚刚说了那么多,到底是哪句我怎么知道啊?您到底要听哪句啊?”

    燕回冷着脸爬起来,伸手一推她的脑袋,“你给爷等着,爷就不信玩不死你了!”

    展小怜被他推的直挺挺倒在床上,她从被子里把脸蛋扭出来对着燕回的背影嚷:“爷,我好不容易想跟您老人家聊聊天说说话,您老怎么又生气了?生气容易长皱纹不知道啊?”

    燕回连头都没回,抬脚走人了。

    展小怜听到关门声响起,她默默的把脸扭向另一边,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把手机摸出来,翻开短信,里面是瞳儿慌乱之下发过来的短信,她说燕回让人把安里木带到了酒店。

    只是,瞳儿的短信发的太晚,展小怜收到短信的时候,已经上了燕回派来接她的车上。而当展小怜到了酒店以后,才发现酒店只有燕回一个人。

    趴在床上,展小怜一个字一个字的按着手机键,她不知道燕回跟安里木说了什么,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所以,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让他跟她爸她妈说,展小怜抱着头,不知道如果她爸她妈知道了会怎么样,打她一顿?把她送湘江读书?

    其实展小怜自己都如果去湘江读书,确实是个好法子,看样子龙家在湘江也有的实力的,但是,她可以离开,她爸她妈要去哪里?如果燕回不愿意,如果他不高兴她离开,但是她走了,她爸她妈怎么办?

    燕回会不会像对付安里木一样对付她爸她妈报复?难道跟古代的难民一样,为了逃难背井离乡?按照燕回的话说,这是文明社会,这是法制社会啊,难道要她爸她妈丢了工作丢了家,就因为一个燕回就逃到湘江,这辈子都不回来?展小怜真的觉得就没有燕回做不出来的事,他的势力范围涵盖的地方太广,别说对付他们家,就算再换个大户,他也能轻而易举让人家破人亡。

    展小怜认真的编辑短信,然后按了发送,发完短信,继续把脸埋在被窝里,捂着脸使劲捶床。

    燕回回青城,展小怜发了短信以后就没收到回信,突然有点心急如焚的感觉,如果可能,她希望她爸她妈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她的要求很简单,木头哥哥没缺胳膊掉腿,她还有家。

    展小怜等着安里木的回复,却一直没有等到,实际上,安里木请了一天假,一个人静静的在宿舍躺了足足一天。

    谁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躺在别的男人怀里的时候无动于衷?谁又能坦然的看着自己喜欢、在意的女孩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拍下一张张艳照,心平气和?不管过程是什么,事实始终是残酷的。安里木一整天,都按着自己的心口,这里,真疼!

    展小怜的短信安里木收到了,但是他没看,今天的手机特别繁忙,只是安里木一个信息都没看。

    展小怜捧着手机等不到安里木的回信,最终,她起身找了过去。

    安里木不在上班的地方,单位的同事告诉展小怜,安里木请了一天假。展小怜啥话没说,直接找到了安里木的宿舍,这地方她来了很多次,很熟,站在安里木宿舍门口敲门:“木头哥哥,你在不在?我跟你说句话,就一句话,说完我就走了。”

    安里木安静的躺在床上,他听到了展小怜的声音,只是没有应声,展小怜低头看了下门锁,明锁没有落,木头哥哥很仔细,不落明锁外面还晾着东西,木头哥哥肯定还在的,她敲了一会门,里面一直没有动静,展小怜在安里木宿舍的门口蹲了下来,对着里面说话:“木头哥哥,你不开门,那我就这样说也行。”她坐到地上,抱着膝盖,慢慢的说:“我跟燕回……其实是我自愿的,真的。你也知道我一直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我觉得燕回长的真好看,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我不知道他跟你说了什么,反正,我很喜欢他。只是……”

    展小怜趴在门缝上往门里听,结果什么声音都没有,展小怜提高声音说:“木头哥哥,你能不能别告诉我爸我妈?如果他们知道了,他们肯定又会阻止,用他们能想到的法子阻止,可是你也知道,燕回不是普通人,我不确定他会怎么做……我不想他不高兴,也不希望我爸我妈受伤害。本来,就是我犯贱倒贴过去的,他要是不高兴了,对我跟我父母,对我,肯定不会手软……木头哥哥,你应一声吧,应一声我就走了,真的!”

    安里木叹口气,正准备爬起来的时候,突然又听到展小怜声音失落的问了一句:“木头哥哥,你现在,是不是变的讨厌我了?”

    问完,展小怜低着头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一步步的回头走,她走了五六步以后,安里木宿舍的门被打开,安里木站在门口,也没探头,“小怜,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答应你,不跟安叔安婶说。你以后看到我,就当不认识我,你喜欢好。”

    展小怜快速的回头跑到安里木面前,嬉皮笑脸的仰头看着他问:“木头哥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安里木别开眼不看她,脸上的表情很漠然,嘴里却压低声音问:“小怜,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人逼的?如果是……”

    展小怜后退一步,鼓着嘴,用一个极为悠闲的姿势靠在安里木门前的走廊上,说:“木头哥哥,又不是演苦情戏,什么逼不逼的?我刚刚不是说了,我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其实木头哥哥也好看,只是跟燕回比,木头哥哥还是差了一点。木头哥哥对不起啊,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他。”

    安里木抬头,看着展小怜,一言未发。

    其实,安里木一直觉得展小怜有个坏处,又或许是好处,就是他分不清她说话内容的真假,他不知道这丫头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因为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心虚,所以,她说真话和假话的时候,表情都一样的,都是那种带着点玩世不恭,带着点挑逗表情的看着你,让你觉得真的可能是假的,而假的,也可能是真。安里木觉得自己唯一能很肯定的判断出她说真话的时候,就是他们之间的那两次亲密,不是因为她的语言,而是她的行为,她大胆奔放而又热情的动作告诉安里木,她是多么想他多么愿意亲近他多么的喜欢他。

    展小怜歪头,眨着大眼嘟着小嘴看着安里木,凑近一点问:“木头哥哥,我们先说好了,不许告诉我爸我妈。”

    安里木沉默的看着她,然后别开脸,展小怜又凑近一步,盯着他说:“木头哥哥,你答不答应?”跟着又凑近一步,说:“木头哥哥,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亲你了!”

    安里木迅速的抬头扫了一圈,跟着后退一步,退到屋里,临关门之前说了句:“我知道了……”顿了顿,忍不住又拉开门,结果门一开,就看到展小怜歪着肩膀靠着门框,一只脚着地一只鞋尖磕着地面,歪歪扭扭的顶在门边,鼓着小嘴,明明一副无赖的模样,小脸上的表情偏偏可爱的要死,安里木默默的别开脸,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说我答应了。”顿了顿,又问:“小怜,你真的喜欢那个男人?”

    展小怜眨了眨眼,点头,“挺喜欢的呀。”

    安里木低低的“嗯”了一声,“那就好……对了小怜,我近期会结婚。”

    展小怜鼓着小嘴,半天没说话,好一会以后,她点点头,说:“嗯,我知道,那个……不知道是几号,我看我到时候要不要去闹闹新娘子。”

    安里木垂着眼,“恐怕不行,那时候你还在上课,就别来了。行吗?”

    “行你妹!”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安里木叹口气,伸手扶额站了一会才关上门。

    展小怜坐上回去的公交车,嘟着嘴,眼泪啪嗒的,旁边的大婶看着她还挺担心,跟她说话她也不理,到学校下车以后,钻宿舍就不出来。

    安里木的对象,就跟上帝送到他面前似的,女方家主动找到安里木,女孩的父亲在摆宴是土地局的副局长,母亲也是公务员,女孩本人在国外上学近十年,刚回国不久,还不满二十三岁,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安里木似乎都不委屈。

    明面上说的是相亲,是女孩母亲找了南塘镇上的一个远房亲戚去提的,安爸安妈受宠若惊,凭着女孩的条件,真是找什么样的人容易,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么漂亮家里条件又好的姑娘会主动找上门。双方家长带着自家孩子见了一面,因为安爸安妈都不识字,看到大官都胆怯,所以都是女孩当局长的父亲在说,问了安里木一些基本情况,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警察是个好职业,当警察的男人肯定不会花天酒地,小伙子好好干,有前途。我们家小葵刚回国不久,对摆宴还不是很熟,有时间你带着她多转转……”

    安爸安妈根本说不出话来,他们还没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安里木心知肚明,这家人可能也和他一样,迫于压力。

    女孩一直低着头,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似乎对这场双方家长都出席的相亲宴无动于衷。女孩的母亲脸上带着得体的笑,一手在桌子低下拉着女儿的手,似乎是安抚。安里木知道女孩那种心情,因为他也一样,那种无奈的,却不得不接受,只是,他不得不做一个选择,如果非要伤害一个人,他绝对不会希望这个人是小怜。

    相亲结束,胡局长主动要下了安里木的联系方式,又把女儿的电话号码给了安里木,各自回家。

    安爸安妈对这场相亲十分不解,追着安里木问瞳儿去了哪里,因为瞳儿的钱,安里木的脚伤得到及时治疗,安爸安妈对瞳儿心存感激,也一直支持儿子跟瞳儿在一起,只是瞳儿突然之间不见了,他们也不知道去哪能找到,安里木又不说,安爸安妈一直以为肯定是安里木跟瞳儿吵架了,所以气跑了瞳儿,还逼着他去找,安里木却什么也不说,被逼的厉害了,才会语气淡淡的说一句:“爸,妈,以后别提瞳儿了,瞳儿跟我们不说一类人,她回家了,以后就别再提了。”

    安里木说的没错,他跟瞳儿不是一类人。在他去见了燕回之后,他的脑子一直就有一个呼之欲出的景象,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然后,在他离开酒店,出租车起步的瞬间,他突然想了起来。青城!帝都酒店!当年燕回怀中搂着的那个女人,有着和瞳儿一模一样的脸,即便隔了几年,即便妆容和衣着不同,可安里木还是联想到了一起,如果他没有记错,燕回当年说的那句话是:“瞳儿,帮爷送客人回包厢!”

    瞳儿的突然出现,她的慷慨大方,她的竭尽所能,原来不过是为了替燕回铺一条路,安里木想着那些照片,想着视频里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他不是笨蛋,他怎么不懂?瞳儿那一夜的电话,他喝完水之后天旋地转的感觉,那让他无法自拔的梦境,其实,那些都不过是燕回的小把戏。他跟燕回,有什么样的可比性?

    安爸安妈不懂这些,他们再喜欢瞳儿,也不会超过自己的儿子,现在,眼前似乎有另一条路能让儿子走的更好,那几个小葵的女孩,家里条件那么好,父母都是官,这是不是意味着木头以后也能被带上去?父母都有私心,安爸安妈也不例外,在知道安里木的腿手术成功之后,他们就开始操心儿子的终身大事和未来前程,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还是怀着美好的希望。

    安里木似乎比安爸安妈看的更开,他主动约小葵,像个男友一样对她呵护有加,让小葵从最初的排斥到如今的接受,再到产生好感,安里木这样的男人,想不让人爱上都男。而不久后,安里木得知,小葵的父亲,胡副局长被提升成了胡局长,由副转正了。

    安里木上班,单位的领导对他跟以前的态度判若两人,还特地找他谈心,让他在工作岗位上再坚持一阵子。安里木懂,他当然懂,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燕回。

    安里木和小葵,在交往了一个月以后就被胡局长催婚,安里木点头同意了,他跟展小怜说近期要结婚了,果然没有说错,虽然他说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世上有个叫小葵的女孩,可他还是说对了。

    婚礼算不上盛大,也算不上低调,安里木单位的同事去了不少,就连局长都去了,喜庆的红色天地里,安里木脸上的笑容却显得十分落寞,新娘子很漂亮,素颜的小葵就很漂亮,而化了妆的小葵更加惊艳,脸上的笑容要幸福的多,她国外很多同学都赶来参加婚礼。

    安里木彬彬有礼,因为脚的关系不能喝酒,胡局长还主动替他挡酒,给足了安里木的面子,很多同事朋友私底下都说,安里木娶了小葵,是高攀,其实胡局长知道,他们也是高攀,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把女儿嫁给安里木,他以后的路会一帆风顺。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胡局长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论他同不同意,小葵都会被嫁给安里木,他逆反了,结果是他被人抓到把柄由头革职查办,他同意了,他可以高枕无忧仕途坦荡。胡局长找了不少人查安里木的,当他发现安里木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青年以后,为自己]也为女儿松了口气,感情可以培养,可一个好的成年男人却不是培养出来的。

    展小怜是有心留意的,可是还是不知道安里木的结婚典礼,却在安里木结婚当天突然兴致大发,拉着穆曦去市中心逛街,在走过一家大酒店的门前时,突然看到门口放着的牌子上写着对新人的祝福语:恭贺安里木和胡小葵新婚快乐!

    展小怜当时站住脚,然后慢吞吞的挪动透明的玻璃门旁边,透过玻璃门往里看去,安里木西装革履,和一个穿着白色婚纱女孩站住门口,对进入酒店客人的祝福报以幸福的微笑。

    展小怜一直盯着他,安里木似乎有所觉察,掠过第一次以后,再次把目光放到这边,然后对上展小怜的视线,四目相对,展小怜对着他露齿一笑,然后缩了缩脖子,背对安里木摆摆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