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37章 女人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因为一直反胃,展小怜忙活了半天什么都没吃,这下真是便宜了穆曦,她捧着她漂亮的小碗吃的津津有味的。

    厨房里都是香醋的味道,展小怜把窗户都打开散味,味道淡了也就她也就不恶心了。不过被刚刚那几下干呕弄的一点胃口都没有,展小怜跑过去上网,穆曦坐在桌子边,一边往嘴里塞菜一边问:“胶带,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展小怜无精打采的坐在电脑面前看动画片,说:“不知道,可能是大姨妈推迟的缘故,不大舒服,今天晚上我要早点睡觉才行。”

    穆曦“哦”了一声,一边吃一边说:“没事,过几天就正常了,我前一阵也是,不想吃东西,还喜欢睡觉,李晋扬还以为我生病了呢,结果医生说我就跟人家小动物一样,天冷了不想动,是冬眠时间到了呢。胶带,我觉得你可能也是冬眠时间到了,没事,等天气暖和了就好了。”

    展小怜:“……”你以为你是青蛙呀?还冬眠!

    不过被穆曦这样一说,展小怜倒是没了去医院的心,还有两周就要期末考试了,这一学期的书她都没看什么,得抽时间看几天书。

    难得展小怜有捧着课本的时候,宿舍的另外两个女生还调侃她,“我刚刚从外头回来,竟然发现了太阳是从东边落山的。”

    展小怜拿书挡脸:“小笨,早上没洗脸吧?眼屎挡住了你的视线了。”

    和大部分爱学习的学生一样,叫小笨的女孩高度近视,脸上也带着个眼镜,整天整天就知道学习,而且脑子也不聪明,都是死学的那种,起早贪黑的,她自己也说自己是笨,时间一长,宿舍里的几个女孩在一块生活久了,熟悉了,就相互打趣,都喊她小笨,小笨自己也不生气,反正每天还是拼命的学习。

    展小怜挺佩服小笨的学习劲头的,真正的风雨无阻,那么拼命的学,关键还没特别出众的成绩,展小怜都替小笨累。不过人家小笨乐意,谁都没办法。

    展小怜这一阵胃口不大好,有点焉焉的,又忙着看书,所以燕回那边也没去,燕回最近一阵也消停了,一直没找展小怜麻烦,展小怜觉得世界都清净了,不过她没得意几天,周五她跟她爸说要在学校看书,期末考试之前不回去,展爸刚走没多久,有两人在宿舍外面找她,展小怜好奇的下去一看,那两人正是燕回的狗腿子,看到展小怜就说:“我们爷最近一阵子有笔生意没谈成,他老人家不大高兴。展小怜您过去的时候不要惹我们爷生气……”

    展小怜惹燕回生气的本事之高在燕回那群保镖群里还是挺出名的,惹生气就算了,关键是她还能全身而退,燕爷最严重的一次都动电锯了,结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燕爷愣是没把这妞的腿给锯了,这还不算,这妞还得寸进尺的主动往自己腿上割,那股狠劲,他们可真是头一次见。

    最近燕爷心情不好,看什么踹什么,周围的人都受够了,想来想去,还是把展小姐给接过去,接过去以后爷的注意力肯定就会被转移。

    听了他们的话,展小怜撇嘴,敢情这是让她当燕禽兽的出气筒了?凭什么呀?她好不容易清净了几天,躲都来不及,谁愿意去谁去,反正她不去,她扭头就往宿舍走:“我才不去呢,我快要期末考试了,还得看书呢,再晚就来不及了。”

    “展小姐,看书哪都能看,到了青城您爱怎么看都行不是?”那两人不走,展小怜说不去他们也不走。

    展小怜不理,自己拍拍屁股回宿舍,刚到宿舍没两分钟,就听到楼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拉开窗帘一看,发现那两神仙死赖着不走,瞎喊呢。

    其实也不怪这两人赖着,这是雷震交给他们的任务,雷震是离燕回最近的人,连他都受不了燕回那肯定就是真让人受不了了,雷震虽说不像燕爷那么变态,可他是燕爷的头号助手,他的话谁敢不听?

    展小怜窝宿舍戴着耳机看书,听到了也当没听到,结果展小怜自己没所谓,别人倒是不耐烦,最后管理员阿姨跑过来敲门,让展小怜让那两人消停点,这是红果果的扰民了嘛。展小怜啥话没说,收拾了几本书,在包里塞了几个卫生棉,直接下楼了。

    那两人一看展小怜下来,一个两个的陪着笑,把她带到外面车上,上车以后开始跟她商量,话里话外都透着一个意思,展小怜到青城以后,千万别说是她是被逼着来的,要说她是主动去的,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啊,如果燕爷知道展小姐主动去青城了,铁定很高兴,说明展小姐想他老人家了才猴急猴急的来青城的呀。

    展小怜坐在后面捧着书,被吵的不行了才从喉咙口发出一个声音:“嗯。”

    车到青城,没去燕回帝都酒店,而是直接开到了夜宫,展小怜下车以后奇怪的问了句:“怎么到这地方来了?这里吵死了我怎么看书?”

    那两人一脸苦相的说:“这个……我们爷在这好几天了,雷哥说爷被这里的小妖精迷住了,所以想请展小姐把我们爷给领回去,展小姐,您来都来了,就当帮个忙呗,因为赔了一个单子,我们爷最近火气可大的……”

    展小怜摘下耳朵上的一只耳机,好奇的问:“什么单子跟女人有关啊?这赔了单子就找女人发泄,还挺少见的哈。”

    其中一人看看周围,讨好的似的凑近展小怜小声说:“具体我们也不知道……听说几年前我们爷看中了一个女模特,不过那女模特国际名声挺好,而且人也有点清高,爷一直没没占到便宜,最近听说那女模特回国发展,又被爷瞄上了,爷就想投资一部影视……结果那女模特家里有点背景,还是做大生意的,所以,让她给跳了,我们爷的投资也就失败了……这个,展小姐您应该懂的吧?”

    展小怜扯了扯嘴角,没怎么懂,不过大体也猜出来了,肯定是燕回那丫想找个美人玩,结果美人没上套,让她跑了,估计燕回的投资要么是没达到他的要求,要么是亏了。展小怜翻白眼,那丫活该,让他离了女人就不能活了,就该多几个这样的女人,展小怜这样想的时候突然就纳闷了,这是不是意味着燕回的猎物又多了不少,所以对她的关注度下降,所以才这么多天没招她的?

    这样一想,展小怜突然就有点兴奋了,心里还觉得自己不该过来,这一过来不是让他又重新注意到她了吗?想着,展小怜突然回头,那两人跟在后面追,“展小姐,展小姐!来都来了,您就进去呗,就照个面就行是不是?展小姐,我们爷看到您肯定特别高兴……”

    展小怜说什么都不进去,两人正跟展小怜磨叽了,那边雷震正从里面往外走,看到展小怜一点都不意外,“展小姐来了怎么不进去?爷都等了好一会了。”不由分说,伸出强壮的胳膊,一根食指戳着展小怜的后背,推的她直往前走,“走吧。”

    展小怜:“……”她压根就没走,完全是他推的好不好?

    夜宫说白了就是*,进去就能看到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灯红酒绿之下,是各种见不得人的男女勾当和权色交易,有酒吧似的大厅也有专属的包厢,展小怜戴上耳机,降低外界的杂音,因为有身后的雷震护在左右,那些半醉半醒期望艳遇的酒客们没人靠近,只是纷纷扭头注目。

    有个四十多岁的男客人一看跟雷震就熟识,调笑似的跟雷震喊了一句:“哟,雷哥,这是您的小情人儿?”

    雷震回头瞟了他一眼,“不想被爷割舌头就闭嘴。”那人立马闭嘴了。

    展小怜被带到二楼的一个大包厢,结果一个包厢里都是女人,包厢内的气温很高,暖气很足,这些女人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的袒胸露乳,各种香水味、烟味和酒味弥漫在整个包厢里头,展小怜皱了皱眉头,吸吸鼻子,压下了心里的不适。

    包厢里灯光有点暗,开的是七色彩灯,展小怜推门走进去,摸索着门边的开关,“咔嚓咔嚓”几声,包厢内的明灯开了,瞬间灯火通明。

    里面的人纷纷扭头看向门口,展小怜伸手拔下耳朵上的一只耳机,嘴里说了句:“太暗了,看不清。”说着,摇摇晃晃的往里走,包厢很大,展小怜怀疑整个夜宫的女人都来伺候燕回了,她扫了一圈,差点以为燕回被这群女人扑死了,那丫像个帝王似的坐在最大的沙发上,沙发两边挤了一堆的女人,燕回的怀里躺了两个,他的贱爪子正从哪两女人的下摆衣服里伸进去,揉摸着女人的身体。

    展小怜对着燕回举爪打招呼:“哟爷,大半个月不见,您老可真是越活越逍遥了哈。”

    燕回歪着头,把一只手从怀里女人的衣服里抽出来,对着展小怜高高举手,招财猫似的招了招手:“过来!”

    展小怜走过去,用脚踢了踢那个没眼色死赖在燕回怀里不走的女人,“还不走?”

    那女人没奈何,撒娇的一扭身,蛇一样的从滑下沙发,爬到旁边去了。

    展小怜坐下来,伸出胳膊抵抵燕回,问:“爷,这里的脂粉味这么大您老也能受得了?小心过敏。”

    燕回的胳膊抬起,搭在展小怜的肩膀上,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爷心情不好,别惹爷。”

    展小怜听了,啥话没说,直接站了起来:“爷,我这可是专程过来看您老人家的,既然这样我先出去等着,爷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说,我可不想高高兴想到过来了,结果撞爷的枪眼上了。我还是在外头躲躲吧。”

    燕回忽的一笑,直接把拉的坐下:“躲什么躲?坐下。”

    展小怜坐下,重新塞上耳机,伸手把一直抱在手里的书拿出来看,嘴里说了句:“爷,要考试了,我得看书,要不然我肯定挂科。爷,烦请您老人家安静点,别太闹了哈。”

    燕回歪着头,探头看了看展小怜手里捧着的书,发现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这些小蝌蚪有什么好看的?这丑的,爷按个手指印都比她这个好看。”

    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对燕回的话不发表任何意见。展小怜其实脑子聪明,记性好,还有个好处,就是她说看书的时候,那肯定是在看书,一点都不含糊,而且看过了就能记得,不是做样子给人家看,也不是做个自己看的,而是真正的看书,这学期的课她拉的厉害,所以这会看书的时候很认真,投入进去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她完全没注意。

    等她翻完大半本以后抬头一看,屋里那群女人已经走一个不剩了,就剩她跟燕回,她本来是靠在沙发上,挨着燕回坐的,结果后来变成了她半靠在燕回的身上,燕回的手摸在她胸前,另一只手在绕着她的头发转圈。

    展小怜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救过来,又从衣服里把燕回的手拉出来:“爷,要不给我找个地方看书,您老先乐呵着?我怎么觉得做了坏事呢,爷的美人全跑了,是不是我来了的缘故啊?”

    燕回伸手捏她的嘴巴,“看你的书,给爷闭上你的小嘴!”

    展小怜换了个姿势,下面是半瓶酒没喝完,她本来是面朝天花板的,一换姿势就变成了侧躺,酒味突然一阵子灌进了鼻子里,展小怜跟着干呕了一声,她一抹嘴,“爷,这里味道太难闻了,我都想吐了!爷,您老衣服上也有味道,太难闻了!爷,求您了,这里再待下去我肯定要死了,能不能换个看书的地方?”说着,展小怜对着燕回拼命眨眼。

    燕回一脸受不了的推开她的脸,“眼抽筋了是不是?给爷消停点。看不看了?不看赶紧回去!”

    展小怜一听,立刻合上书笑嘻嘻的说:“爷,不看了,要看也换了地方再看。”说着,展小怜爬起来穿鞋。

    回了酒店,展小怜窝沙发上看书,燕回去洗澡,洗完了他就出来踢展小怜的脚:“去洗澡,满是的臭味。”

    展小怜懒的跟他吵架,放下书本就去了卫生间,洗完了就穿了身浴袍就出来了,捧着书进卧室看,结果到了床上燕回就要上手,展小怜急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嚷着说:“爷!爷!不成!大姨妈就这几天就来,不定什么时候,这万一要是撞红了可就太不吉利了,会倒霉大半年的!”

    燕回的手正按在展小怜的胸上,展小怜义正言辞的说:“这真是书上说的,我骗你小狗!当然,您老要是不担心霉运当头碰上了,我可以配合爷!爷,您老要不要?要就抓紧,不要的话我可要看书了。”

    燕回慢吞吞的缩回手,“女人真麻烦!”

    展小怜翻白眼:“爷,您老的抱怨太有哲理性了!”

    燕回嗤笑:“妞,你这是嘲笑爷是不是?”

    展小怜伸手戴上耳机:“我哪敢呢?我这是实话实说……爷,我看书了,您自便吧。”

    结果,燕回伸手,抓着展小怜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