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40章 燕回什么的,都去死吧

第140章 燕回什么的,都去死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穆曦过来的时候展小怜碗里的面还剩没多少,正打算捧起碗喝几口面汤,就看到扮演的面被人小心的推开,穆曦的声音疑疑惑惑响起:“胶带?”

    展小怜直接喊了声:“傻妞,门没锁,进来吧。”

    门被穆曦推开,她有点愣愣的站在门口,一脸茫然的模样,待看清展小怜后,穆曦的眼神从疑惑茫然改成了瞪,她鼓着嘴,表情十分严肃,站在门口瞪着展小怜,一动不动。

    展小怜半张嘴,手里还捧着方便面汤,呆呆的看着穆曦,“傻妞,你这是什么表情?”

    穆曦站在原地,妖精似的眼睛在屋里扫了一圈,又落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有点心虚,她这地方确实不咋地,傻妞到这地方来,展小怜感觉就跟女王屈尊驾临贫民窟似的,气质极佳容貌艳丽的傻妞站在这里,和这间阴暗寒冷的小屋显得格格不入。展小怜笑的有点讪讪的,对穆曦讨好:“傻妞,我这个……是情况特殊……”

    穆曦身后还跟着一个看起来精明强干的女人,从进门起就一言不发,她看了眼门边小炉子上正在煎的药,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似乎是打算给展小怜和穆曦单独沟通的时间。

    那女人离开后,穆曦气鼓鼓的走到展小怜床边,一屁股坐在床沿,扭头看着她问:“胶带,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学校都放假了你还不回家?这个小屋子是怎么回事啊?你一个躲在这里干什么?你赶紧告诉我。”

    展小怜嘿嘿一笑,然后指着展小怜的手嚷着说:“傻妞你个小抠门,我不是让你给我买好吃的吗?你竟然空着手来,你好意思?”

    穆曦瞪着她,一点都没被展小怜的话左右,嘴里说着要带展小怜出去吃东西,完了还是问到底什么事。

    展小怜一脸惆怅,这样的傻妞一点都不可爱啊,捧起碗,喝了两口汤,才说:“算了,我都吃了一碗面了,出去也吃不完,不出去了。”

    穆曦漂亮的小脸冒着冷飕飕的凉气,“你说我不高兴,我生气了。胶带你都没有把我当好朋友,我什么事都跟你说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跟我说。”

    展小怜用筷子挑了剩下的面条吃,然后慢腾腾的抬头看着穆曦说:“傻妞,那我就跟你说了吧,我说了你别跟别人说啊。”

    穆曦看着她点头:“我不说,我想说也没人说。”

    展小怜抓了抓头发,伸手把床头柜下面的一瓶药递到穆曦面前,穆曦奇怪的接过来,一看上面的主治功效和说明书什么的,小脸就变了,展小怜手托腮,惆怅的说:“我在这里住了大半个月了,我是养身体的。傻妞,你别笑话我,我交了个男朋友,我怀孕了,他不认,所以孩子被我做掉了。”

    穆曦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展小怜也不傻,不可能什么都说,她改编了下,而且是挑着重点说了下,也没说那个已婚男人究竟是谁,更没说是怎么碰上的,展小怜说完,摊摊手:“傻妞,就这样,我现在一点隐瞒的都没有。所以,傻妞,不是每个男人都是李晋扬,别动不动就耍小性子,对帅哥大叔好点,知道不?”

    豆大的泪珠在穆曦水灵灵的眼中滚动,一个不小心,就顺着她的面颊滚了下来,穆曦抽噎着,伸手摸了把眼泪,声音带着哭腔说:“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我那里的房子明明可以让你住,而且还有钟点工阿姨做饭照顾……你都不说,我怎么知道?……胶带你怎么这样……”

    展小怜头疼,“我这不是怕丢人嘛?而且,那是你跟帅哥大叔的家,我过去住算什么呀?……”

    展小怜话没说完,穆曦就“哇哇”大哭的骂她,难得展小怜被穆曦骂的不还嘴,啥话没说,赶紧倒了热水洗了毛巾过来给穆曦洗脸,穆曦哭的都快没力气了,展小怜扶着她的后脑勺在她脸上抹了几把,“傻妞傻妞,我错了行不行?你赶紧别哭了,我看我这么可怜,你好歹哄哄我呀,我自己都没哭,你哭什么呀?赶紧别哭了,万一你回去帅哥大叔看到你这样,还以为别我欺负了呢。”

    穆曦从刚刚的大哭慢慢的转为抽噎,赶紧把被子掀开,让展小怜坐到被窝里:“我不哭了,你赶紧坐进来,我听人家说,打过胎的人一定要好好养,要不然以后年纪大了会身体不好。”等展小怜坐到被窝里,穆曦还给她掖了掖被子,“胶带,我绝对这两天都在这里照顾你了……”

    展小怜一巴掌拍过去:“照顾什么照顾?让你照顾我还不如自己照顾自己呢。”

    穆曦红着眼睛,可怜巴巴委委屈屈的看着展小怜,说:“可是,我……”

    展小怜戳了戳她脑门:“该回家的时候你赶紧给我回去,要不然我看着你都眼疼。”

    穆曦嘟嘴不说话,偷偷抬头看了看展小怜纸一样白的脸色,眼泪又噼噼啪啪往下掉,展小怜觉得自己的脑仁子可疼了,小妖精不去演苦情戏真是可惜了呀,这眼泪说掉就掉啊,“傻妞,你怕什么啊?你家里还有个帅哥叔叔,天塌下来他都会给你顶着的,别怕,其实打胎也没那么恐怖,也没那么疼,当时吧……我咬咬牙就过去了。说白了就是个特别特别微小的小手术,没什么大不了的。”

    穆曦就是害怕,刚刚听到展小怜说打胎的时候,那小脸白的比展小怜还厉害,真是被吓的,本来就没什么生理卫生的常识,哭的一点都不含糊,展小怜真是服了,该哭的人是她好不好啊?没办法,总不能看着小妖精哭成那样吧?赶紧哄呀,哄半天,总算哄好了。

    穆曦要去给展小怜买吃的,展小怜摸摸圆滚滚的肚子,还吃什么呀?她都快撑死了。

    展小怜靠着床头坐在,穆曦先是坐了一会,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在屋里来回走,总共那么大点地方,晃的展小怜眼花,最终,穆曦提了个建议,为了不让那个有妇之夫再缠着展小怜,她们去报警。

    对穆曦的这个提议,展小怜砸了砸嘴,要是报警管用,她老早就报警了,还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展小怜伸手拍了拍穆曦的肩膀,“傻妞,放心吧,总会有办法的,你听听就行,别多想,这世上所有男人都可能是渣,不过你们家帅哥大叔对你肯定不是渣,这一点,我看到还是比较清的。所以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像我这样,肯定不会的。”

    穆曦一直觉得胶带是顶顶好看的女生,她看着展小怜淡定的脸,小妖精似的脸蛋上露出一抹怜惜又委屈的神情,她俯下腰,伸手抱住展小怜的腰,低低说了句:“胶带,你以后肯定会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你的人,我知道肯定有的,我一直这样想的。”

    结果,展小怜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你少给我矫情,起来,没发现我腰上的肉都少一圈了?”

    穆曦委屈的抬头,“胶带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穆曦在屋子里被冻的哆哆嗦嗦的,展小怜让她进到被窝里,两个人在一块说了好一会话,展小怜最后问穆曦有没有带钱,穆曦立刻从自己的包里最夹层的地方透了卷成一团的八百块钱,“喏,这是我全部的家当,都给你,要是你不够的话,我回头在跟李晋扬借。”顿了顿,又说:“你要是用不完就还给我,反正我现在可省钱了,都不乱花钱的,也很少用钱。”

    展小怜瞄了眼她身上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衣服,决定不跟她较真,穆曦正对着展小怜抱怨嘀咕抱怨的时候,刚刚离开的女保镖突然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大盒东西。

    两人看着那女人,穆曦后知后觉的指着那女保镖说:“胶带,这是卫相姐姐,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就是她带我找到的。”

    展小怜对着卫相举爪:“卫相姐姐好。”

    卫相走过去,看了眼屋里,又看了眼展小怜的脸色,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里唯一的桌子上,说:“这些都是补品,专门给身体虚弱的女孩子服用的,你现在的脸色很差,这房间又特别阴冷,还看不到太阳,一点好处都没占到,再养多少天也不行,不定还会越养越差。”

    穆曦赶紧跑过去,给卫相拖了个小凳子过来,其实就是讨好卫相,想让她跟展小怜多说点东西,对着展小怜好的,卫相赶紧伸手把穆曦手里端着的小凳子接过来,谢了穆曦一声,在床边坐下,“还是回家养着去吧,这里真养不好,太阴冷了,潮气重,弄不好,你以后会有骨凉的毛病,这毛病特别痛苦,也没好的法子治,要是真留下后遗症,反而得不偿失……”

    穆曦反正她是觉得这房间特别冷,她的手都冻哆嗦了,一听卫相这样说,她就更怕展小怜落下什么毛病了,赶紧跟着卫相后面说:“对啊对啊,胶带,赶紧回家吧,这里真的好冷啊,养不好还落病,这可怎么办?赶紧回家去!”

    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这样啊……那我还是回家好了,我觉得我都瘦了一圈了。”

    想到回家,展小怜立刻精神抖擞起来,“卫相姐姐,您可真是个大好人,我本来还想着我这样可以养的身体不落病根呢,被您这样一说,我还是回家吧。”展小怜本来是指着往好的方向发展的,结果现在这样,反而是不好的,她肯定就要麻利的回家啊。

    把穆曦刚刚塞给她的钱拿出来抽了两张,“傻妞,我回家的话要不了多少钱,我拿两张了哈,剩下的还给你。”说着,展小怜麻利的掀开被子穿衣服,裹的严严实实的,最后觉得脑门没东西挡,还把穆曦脖子下的围巾给扯下来,包在自己头上了,穆曦傻呆呆的看着展小怜麻利的把卫相买的补品当成自己的回家的礼物,急忙说了一声:“胶带,这上面有说明,是产后虚弱身体的人吃的……”

    展小怜大刺刺的摇摇头:“没事,我就说是我买的,我妈肯定觉得我是买错了,会鄙视我一顿的。对了傻妞,帮我把这两包东西带回去哈,我过完年直接去跟你拿行李。”然后,展小怜白着一张脸,雄赳赳气昂昂的出门,踏上了回家之路。

    回南塘的车挺多,不过人也多,展小怜挤在一群准备回家的人群里,总算是到了镇上,她回到家的时候展爸展妈正准备在客厅说话,看到展小怜进门展妈赶紧站起来,“小怜回来了?你这孩子,越大越不让人省心,这都快过年了,怎么老往人家跑?这小脸怎么这么白?是不是坐车被冻的……”

    展小怜把东西放下,展妈赶紧把自己手里的热水袋往她怀里塞,“赶紧捂捂,看着小脸白的……”展妈摸了摸,还特别凉,赶紧跑去倒水,展爸听说闺女身上凉,看天的空调开了不算,还去抱了床被子把展小怜围在沙发上,嘴里也说她:“外面多冷?你住同学家也不方便是不是?以后别这么没眼色,在人家家里住了那么多天,你自己说说……不过回来就行了,对了小怜,你电话怎么回事,怎么老是不接电话?不知道你妈着急啊?”

    展小怜正舒服呢,对展爸嘿嘿一笑,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对展爸晃了晃,说:“这不没电了?我忘了冲了……”

    展妈在厨房给展小怜熬姜汤,说了句:“不是今天,而是之前一直都是!”

    其实展小怜知道展爸展妈说的,她这不是没办法吗?燕回那丫神经病,老骚扰她,展小怜就是为了躲燕回才设置的静音,逼急了关机,结果展爸展妈就联系不上了。展小怜假装没听到展妈的话,吸了吸鼻子岔开话题:“妈,啥时好啊,我现在就想喝!”

    展妈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没好怎么喝?早干嘛去了?”

    展爸指了指展小怜,展小怜对展爸吐了吐舌头。

    展爷爷七十大寿,展小怜今年一家肯定都要过去,展小怜在家里待了两天,估计是展妈那碗姜汤暖胃的缘故,她觉得总算没那么疼了,虽然还不舒服,不过不像之前在出租屋里那么难受,她一直觉得胃凉,就跟展妈说这几天都要喝,前几天大姨妈来肚子疼了,展妈一听,连着给她熬了好几天姜汤。至于展小怜提回去的那些补品,展妈看了下说明书,果然把展小怜说了一通,买东西都不看东西用处的,那是人家产后的人吃的,她买回来谁吃?不过有几种是补血的,展妈就当早餐给展小怜做了吃,反正是女人吃的东西,没啥坏处。

    两天以后展爸开车带着展妈和展小怜一起回老家村子里,展爷爷的七十大寿办的还挺隆重,村里的人都有搭把手,正宗传统的农村办喜事方式,展小怜觉得自己很惆怅,还没下车就听到祝被宰的惨叫声,由高亢转为嘶吼,然后到哼哼最后悄无声息,展小怜坐在车后排没吭声,展爸直接把车开了过去,这是农村习俗,红白喜事都要杀头猪招待来客。

    车到后院,周围附近的小孩都过来看车,毕竟这是农村,开得起车有是有但是不多,展爸人仔细,车保护的也好,看着就跟新的似的,惹得周围的小孩眼红不已。

    下车以后,展家一大家子人都在,展爷爷倒是有点君临天下的感觉,展爸展妈提着爱的礼品进去,展奶奶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家三口,“这总算是舍得来了,我还以为怎么着都请不动你们家的人呢。”

    展爸展妈跟展小怜都习惯了,听到也当没听到,要是搭理展奶奶,不定她又要得瑟成什么样子,再说了,大过年的,谁跟她一般见识。

    展小怜已经连着好几年到乡下来,对这些人都是淡淡,想比之下,展小怜觉得她这群所谓的亲戚还不如她跟傻妞的关系,主要是不亲,不是展小怜不亲,而是这些人跟他们家的人都不亲,其实也是种代沟,展小怜一家全是文化人,而他们家亲戚差不多都是种田和打工的,想的说都弄不到一块去。

    不过场面还是要做,总有长辈过来拉着展小怜的手闹家常,展小怜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事,主要是没什么好说,她跟他们也不亲,突然一副亲亲热热的模样,这也太假了。

    晚上肯定是住了下来,展小怜跟展妈住一个房间,展爸去村头人家挤挤去了,来的人,住的地方都成问题。洗漱完毕之后,展妈随口问几点了,展小怜掏出手机一看,手机上又有十几个短信和电话,她点开一看,抽了抽眼睛,那丫疯了吧?

    展小怜翻了个身,趴在被窝,给燕回回了个短信:爷,在老家,跟我妈在一块住,接打电话都不方便,明天再说哈。短信发出去以后,展小怜就把手机关机了,然后快快乐乐的闭眼睡觉,燕回什么的,全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