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41章 掐死你的温柔

第141章 掐死你的温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次日,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地上集起了厚厚的积雪,展妈早早的爬起来,顺便也去喊展小怜,结果展小怜死活不起床,不起,她就是不起,睡懒觉什么都最幸福了。农村的姑娘要是睡懒觉肯定会被人挑理,展妈哄了半天展小怜都不起来,展妈特别无奈,只能自己先出去。

    不过后来展小怜还是爬起来了,不是她自觉,而是展奶奶一大家子天蒙蒙亮就起床,然后外面鸡飞狗跳,小奶娃的哭声和展奶奶无敌的叫骂声吵的人压根睡不着,展小怜睁着一双瞌睡眼,无比哀怨的看着那些在雪地里打滚的屁孩,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想睡觉。

    展爷爷的七十寿宴办的像模像样,请了十几桌,其中光展家人就坐了十桌,多了两个人是安排在客人席上的。展小怜垂头丧气的看着放满了红通通朝天椒的大盘菜,心无比的凄凉,她现在,要忌口的东西特别多,所以,这些菜,她一个都不能吃。展小怜觉得这是自己最苦逼的新年,因为她上了大学,展家那帮亲戚大刺刺的接收展爸展妈给大红包,可是没人给展小怜红包,说展小怜都是大姑娘了,再给压岁钱就会嫁不出去,结果,展小怜到现在一只红包都没收到。

    所幸展妈见闺女在饭桌上啥都没吃,问了愿意才知道闺女在学校住了这么长时间以后,不乐意吃辣了,所以就趁着厨房空的时候去给展小怜开小灶。

    好不容易熬过坑爹的长寿宴,展小怜知道自己下一个苦逼时刻又来了,磕头。

    展家人都挺长寿,展爷爷七十岁在外人眼里头是大寿,不过在展家老一辈眼里也就那样,展老爷九十岁了还身体硬朗耳聪目明的,展小怜今天的任务就是去给展老太爷磕头拜寿,不去都不行,展爸说了,多少年也就这一回,人家的孩子都不去,就小怜一个不去,这肯定不行。

    展老太爷跟展爷爷家又隔了一个村子,大年初四一大早,展家的小辈们在各自家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向隔壁村子进军,队伍很庞大也很状况,吵吵闹闹十几个孩子,一路上吵的人头疼,展妈虽然跟展小怜一起去了,不过展小怜跟展妈都帮亲戚带孩子,让大家一起手牵手,不能走偏了。

    展小怜正拉着一只鼻涕虫的手踩着积雪往前走,嫌手冷的慌,她就把伸手塞进棉衣口袋,结果摸到了手机,突然想起自己都连着好几天没开机了,她偷偷吞吞舌头,赶紧把手机掏出来开机,结果手机开机以后,屏幕突然以一个接收短信的画面定格不动,展小怜等了好一会,打开看以后还是那样,展小怜有点傻眼,这是死机了?咋样都不行,展小怜只好默默的关了重启。

    等手机再重启了,就一切正常,展小怜刚打算把手机放口袋,就有短信过来,是穆曦发过来的:胶带,你身体怎么样啦?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展小怜直接把电话打了过去:“傻妞,新年好啊。”

    穆曦在那边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新年好……”

    展小怜皱着眉头:“嘴巴里吃什么呢?”

    穆曦歪在沙发上,腿上盖了床毛毯子,正一边看电视一边听电话呢,旁边李晋扬剥开一粒花生米,捻去花生米的皮,然后塞到穆曦嘴里,穆曦嘟嘟囔囔的说:“吃的花生米呀,可好吃,胶带你要不要吃?”

    展小怜想弄死穆傻妞,她一边往前走一边说:“我要吃你现在能不能送给我?不能送你还敢说?”

    穆曦在那边嘿嘿傻笑:“我就是挑逗你一下嘛。”

    展小怜翻白眼,“我快冻死了,你好意思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亏你还记得给我发短信。”

    李晋扬又往穆曦嘴里塞了颗花生米,穆曦还故意去咬他的手指,李晋扬伸手捏她的鼻子,穆曦往后一躲,一边嚼着花生米一边说:“我没有忘啊,我可惦记着呢,胶带你到底有没有是啊?在干嘛呢?”

    展小怜大刺刺的一挥手,说:“没事,我这么聪明能有什么事啊放心好了,就是去给我奶我老太奶她们磕头磕要累死了。就为了那二十块钱压岁钱,我宁愿不要啊……”

    穆曦在那边“咯咯”笑,“那好歹,你还有人磕头啊,我想磕头都没人让我磕头呢。”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傻妞,有你这样的受虐狂吗?还有人挣着抢着给人磕头的……”

    两人你来我往说了好一会,展妈回头一看,见展小怜走路踉踉跄跄的,生怕他跌倒,赶紧喊了她一声:“小怜,别顾着打电话,看着点路,小心摔了!”

    展小怜拿下电话对着展妈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哦,知道了!”低头跟穆曦说了句:“行了,我妈喊我了,我先挂了哈,有事再联系,拜拜。”

    展小怜挂了电话,发现她跟穆曦一通电话二十多分钟,电池的电已经少了一半,刚要把手机拿起来追展妈,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展小怜一看那个名字就觉得无比的蛋疼,伸手点开,只见手机屏幕上写着几个字:妞,爷今天心情不爽,跟爷说声新年好。

    展小怜撇了撇嘴,随手给他回了几个字:燕爷新年好。想了想,有给穆曦发了个短信:傻妞,手机没电了。发完,展小怜动作熟练又麻利的拆了手机后盖,抠下了电板,然后把那一堆东西塞到了包里。展妈在前头等着她,看到她的东西问了句:“小怜,手机没电了?带充电器了没?”

    展小怜小跑几步追上去,“忘了,后天回家再充电呗,反正我同学的短信我都提前发过了,现在接收的都是拜年短信,看不看都没所谓。”

    展妈咂咂嘴:“这电池是不是时间长不管使了?我昨晚上看时间的时候还发现是满格的。”

    展小怜嘿嘿一笑:“估计是的,没事,先别管了,赶紧走吧,她们都走老远了……”

    展老太爷早就准备好了,一帮孩子过去磕完头,一人得了一个二十块钱的小红包,因为展老太爷年纪大了,怕吵,磕头过了的就都回去了,展小怜先磕的头,她是最先磕头的那一批,按照年纪来的,后面还在排队的时候她已经站在外头等了,感觉特别无聊,展妈见她百无聊赖的,就偷偷推推她:“小怜,你要是不想呆,就先去你爷爷家那边,你爸肯定早就过去了。”

    展小怜无精打采的摇头:“我不走,我快累死了,我要跟大部队一起走,妈,我想回家了,我这几天觉也没睡好饭也没吃好,我都快累死了。你看你看,我的脸上的肉都少了好多!”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你瘦了怪谁?不是你自己要减肥的?”

    展小怜因为打胎,当时吃的住的条件都不好,可谓元气大伤,短短十几天整个人就瘦了下来,回家以后展妈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心里还是吓了一跳,倒不是有别的想法的,纯粹是心疼的,心里又急又气,还跟展爸抱怨了好几回,不过因为展小怜之前一直嚷着要减肥,展妈就是气这虎孩子竟然不是向早先那样光嚷嚷的,而是付诸于行动。

    展小怜嘟嘴,一脸的不高兴,因为现在外头还在下雪,她脸上卡着平面眼镜挡雪花,等了半天,发现老太爷拉着他最喜欢的重孙子在说话,女孩们全被冷落了,一个不知道谁家的小女孩正使劲拉着妈妈的手往外走:“妈妈,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展小怜扫了一眼,然后对着展妈摆摆手:“妈,我到前面找我爸了哈。先走了。”

    回去的路不大好走,路上的雪被人踩的多了,深一脚浅一脚的都是水洼,没走多远,展小怜就觉得自己满头是汗,这路走的可真是累人啊。

    走到展爷爷家那个村子村口的时候,展小怜疑疑惑惑的看着前面安安静静停着一辆没有熄火的车,心里挺奇怪,这地方谁家买得起这种车啊?她要是没记错,这车得值六七十万吧?一片雪花飞进了展小怜的脖子里,她缩了缩脖子,踩着厚厚的积雪,往村子里面走。

    刚走了几步,那辆车的车喇叭突然“嘟嘟”被人按响,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心里还想着干啥呢?没理,继续往前走,结果那车喇叭又响了起来,展小怜这次没回头,撒腿就跑,鞋底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响,展小怜一口气跑到展爷爷家,直接找到展爸,一头扑到了他怀里,展爸被吓了一跳,“小怜,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

    展小怜抱着展爸好半天才说:“爸,我刚刚在村口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尽对我按喇叭,我吓死了,一路跑过来的。”

    展爸知道现在有些有钱的公子哥就喜欢往年轻漂亮的女孩按喇叭,其实就是调戏一下,他搂着展小怜到门口外村头看了一眼,没发现有车跟着,估计就是那种路过的车辆,拍拍展小怜的肩膀,带着她进屋:“没事,有爸爸在呢。”

    展小怜点点头:“那是,我爸最疼我了。”

    展妈他们陆续回来,展爸惦记着刚刚那车,就问了展妈在村头有没有看到一辆黑色的车,结果展妈摇头说没看到,展爸一想肯定是过路的,就没在意。

    下午,展小怜正带着几个小孩在院子外头的操场上堆雪人,展小怜其实也没动手,手擦在口袋里,在旁边指挥其他孩子动手,正玩的起劲,冷不丁有人在她身后拍了下她的肩膀,展小怜回头,脸当时就绿了。

    展小怜不确定的抬头看了看周围,没错这里就是展爷爷家的村子啊,她怎么突然有点玄乎的感觉?展小怜觉得玄乎不是为别的,而是她的眼前出现了燕回代言人,失踪好多天的黄毛。

    展小怜抽了抽嘴角:“大哥,我没眼花吧?”

    黄毛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我们爷说……”

    展小怜伸手扶额,直接打断:“在哪呢?我过去不就行了!”她总算觉得正常了,那辆极为罕见的为啥出现在村头,不就是因为燕禽兽过来找她麻烦的?当时她是真没想到?是脑子里有过一闪而逝的想法,不为别的,而是这地方是哪里啊?农村啊,正儿八经的农村,她都不乐于到这破地方来,何况是燕回?

    黄毛转身就走,展小怜坎把那群里孩子里那个最大的孩子喊过来,让他带着几个小回院子里玩,她去跟自己同学说几句话,那群孩子手牵手回去了,展小怜也跟黄毛一路走到村头,左右看看没看到车,展小怜一边走一边问:“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人呢……”

    黄毛扭头斜了她一眼,一边大步往前走一边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我们爷在车里,这么冷的天,爷怎么可能会出来?……”

    黄毛话未说完,展小怜就看到黄毛带着她走的那条小路前方停着一辆车,而车尾的地方歪歪斜斜的靠着一个穿着洁白皮毛大衣的人,半坐半立着,低着头,左手捏着一根烟,口中正吞出一口夹杂着呼吸热气的浓烟,那烟在他面部袅袅绕绕,完全模糊了他原本出众的五官,也挡住了他此刻的表情。

    听到脚步声,那人慢慢的扭头,浓烟散去,没有表情的脸上,慢慢的挂起一抹邪气的笑,他为微微抬头,斜靠着车的身体慢吞吞的动了动,稍稍站直了些身体,“哈”了一声,抬手,把烟送到嘴边,狠狠吸了一口,伸手扔在雪地里,然后抬脚,一摇一晃的朝着展小怜迎了过去。

    展小怜走到燕回面前,笑嘻嘻的说了句:“哟,爷,新年快乐,您老人家怎么到这地方来了?我可真是意外死了,别不是您老人家……”

    展小怜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燕回突然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抬起,偏头对着她的嘴咬过去,把嘴里含着的一口烟直接渡到展小怜嘴里。

    “咳咳咳……”展小怜顿时被呛的眼泪都出来了,一手护着脖子一手指着燕回:“你……咳咳咳……爷,您老真是太欺负人了!……咳咳咳……”

    燕回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拉着展小怜的手腕拖到车尾,跟着就把她抵在车上,展小怜一看他的动作就有点傻眼:“爷,您老别不是想在冰天雪地里作那事吧?不行啊,我现在肯定不行……”

    燕回伸手抓着她的头发往后一扯,展小怜不得不仰着头看着他,燕回的目光从她脸上往下扫了一圈,说:“不行?爷还就偏要了……”说着,燕回就动手扯她身上的裤子。

    展小怜一看这渣发疯要动真格的了,急忙伸手抱着他的胳膊喊:“爷!爷!听完说!打完胎一个月内不能做那事……我这还没有一个月!真的没有!……哎哟!”

    燕回再次扯展小怜的头发,盯着她的眼睛盯了半响,忽的一笑,说:“啊,爷忘了。打胎……爷喜欢听话的女人,瞧瞧爷的小肥妞,真是听话!比那些自以为是的女人讨爷喜欢……”

    展小怜扯着嘴角笑了笑:“可不是?我可听话了,对了爷,您老那天跟我说给我好处的,还作不作数了呀?我可是把我的生活费都给花了的,您老可千万别把我给忘了!”

    燕回慢条斯理的松开抓着她头发的手,展小怜被他压在汽车上,动都没法动一下,燕回慢慢的弯下腰,凑到展小怜面前,悬在她上空,说:“爷在想,要是爷现在把你弄死,埋在路边,警察几天以后才会发现你?”

    展小怜的神经呼一下绷的特别紧,她左右看看,周围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半个人影都没有。别说人影,就连动物的影子也没瞧见半个,展小怜使劲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问:“爷,这大过年的……您老的心情怎么不大好似的?人家都说新年开始心情好,那这一年的心情都会好,您老这是……不大好的话,这以后可也是会不大好的……”

    “闭嘴!”燕回一出口,展小怜就立马抿嘴不说话了,燕回微微抬起上半身,展小怜顿觉压力小了不少,还没来得及喘第二口气,展小怜随着燕回的动作跟着又开始紧张,那丫的手,慢条斯理的搁在了展小怜的脖子上,两只手叠加,一点一点的用力,展小怜的小脸顿时憋的通红,抬手就对着燕回手臂抓去,这丫不会是真想掐死她吧?!

    展小怜被燕回掐的翻白眼,本来拉着燕回的手也没了拉他的力气,就连踢腾的小腿也停了下来,展小怜终于忍不住开始想,燕回这畜生是不是老早就决定这么干了?结果,就在展小怜觉得自己可能真活不了的时候,燕回冷不丁的又松手。

    松手以后,燕回喘着气,慢吞吞的抬头看着她憋紫了的小脸,伸手拍拍她的脸,“妞?”

    展小怜没动,她头还晕,想动也动不了,燕回愣了下,伸手重重的拍她的脸:“喂?肥妞?!别跟爷装死!”

    展小怜还是没动,她要怎么动啊?全身软绵绵的,她被掐的缺氧,还没缓过劲来,而且,腿也麻了,动一下就跟针扎似的难受。燕回两下没把展小怜拍的生龙活虎,伸手一捞就把展小怜从后车尾抱了下来,走到车门边伸脚踹门:“给爷开门!”

    避让在周围的人立刻有人冒出来跑去把门拉开,燕回直接把展小怜塞到后车座,说了一句:“眼都瞎了?去医院!”

    展小怜被他这一折腾,倒是缓过劲了,挣扎着从后车座上爬起来,有气无力的说:“爷,您老到底什么意思啊?一会要掐死我,一会又要救我的,您老这是演双重人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