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42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正准备坐到车里,听到展小怜开口了,慢吞吞的在展小怜旁边坐了下来,扭头,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看,微微抬头:“哈?!妞,跟爷装死?”

    展小怜好不容易才爬到,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一手护着脖子,一手顺着心口,“爷,您老到底想干嘛啊?你要是想掐死我,你干脆一点掐死好了,这样一了百了,您老这样掐了一半又松手,不就跟折磨我一样嘛?”

    燕回邪笑,伸手捏着展小怜的脸蛋摇了摇,说:“爷就是折磨你。哟,这脸上的肉怎么少了一块?现在这样子可真是丑到家了……”

    展小怜摘下平面眼镜,用毛衣袖子使劲擦着上面的蒸汽,努力瞪着毛茸茸的大眼,“爷,我这可是减肥成功的结果!您老不是一直肥妞肥妞的喊,我现在都瘦成这样了,您老可就不能再喊肥妞!爷,您老听到没有啊?!”

    燕回斜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转身,凑到展小怜面前,伸手捏着她的脸蛋,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瘦了呀?真丑!别跟爷装可爱,还眨?”

    展小怜努力让自己不眨眼,可是这眨眼什么的明摆着不是忍忍就能过去的,她哪里是装可爱了?她分明就是正常频率的眨眼好不好?握爪,展小怜瞪着燕回说:“爷,您老这是找茬呢?您老不用眨眼的?您以为我是鱼啊?我怎么就不能眨眼了?”

    结果,燕回什么话没说,直接对着展小怜的嘴巴啃了过去,展小怜“嗷”一声闭上眼睛,就觉得有个热乎乎毛刺刺的东西在自己眼睛上滑过去,等那东西过去了,展小怜睁开眼睛,顿时大怒:“爷,您老那舌头脏不脏?”她伸手擦眼皮,嘴里嚷道:“脏死了,黏糊糊的……恶心死了……”

    展小怜还没骂完呢,燕回啥话没说,直接对着她压过去,一只手抓着她乱舞的小爪子,一只手掰正她的脸,两人一上一下脸对脸的望着,展小怜睁大眼睛,两只小胳膊被按着,想动也动不了,小心翼翼的说:“爷,您老突然怎么了这是?”

    燕回扫了她的脸一眼,然后低头,伸出舌头,对着展小怜的脸蛋就舔了一下,展小怜立刻露出一脸嫌弃的神情:“爷!……”

    燕回跟没听到似的,跟着又舔了一下,又是一下,一会功夫,把展小怜那张因为瘦下来而拉长的小脸舔了个遍,最后,强行抬起她的下巴,堵住了展小怜的嘴。

    展小怜真心觉得自己伺候不起这丫了,变态,真的变态,她摇下车窗要对着外面吐口水,太恶心了,舔了她的脸就算了,还在她嘴巴里也扫了一圈,吃了毒蛇的毒液,她得中毒身亡吧?展小怜还没来得及吐,就听燕回在后头突然说了句:“你要是敢吐出去,爷就让你把吐出去的再吃回来。”

    展小怜:“……”默默的把嘴里吸出来的口水又咽了下去,然后自己也被恶心的直打哆嗦。

    外面的雪还在飘,展小怜对着车窗呵气,然后在上面画圈,半响回头看了眼燕回,问:“爷,您老今天过来是不是办事的呀?办完了没呀?”他不急,她还急呢,她爸这么长时间见她没回去,肯定着急了。

    “啊,”燕回干巴巴的应了声,微抬目光,在展小怜身上扫了一眼,说:“想办,没办成。”

    展小怜赶紧抱着自己胳膊往后缩了缩:“爷,您老太邪恶了,太没爱了!我还是病人,病人!”

    燕回嗤笑,“爷就没看出来你病在哪?爷看你精神头好的很!”

    展小怜嘟嘴,“爷,我得回去了,要不然过一阵子整个庄子的人都要出来找我了。刚刚,可是好几个孩子都看到特征明显的黄毛把我带走的。爷,您老也早点回去哈,我先走了哈……”说着,展小怜动作麻利的打开车门,一只脚都放到雪地里了,又被燕回一把拉了回去,燕回拉着展小怜的胳膊,展小怜不得不把脚又缩了回来,“爷,您老还有什么吩咐啊?”

    燕回邪笑:“爷还没让你走呢。”

    展小怜:“……”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展小怜忍不住嘀咕:“爷,我能走了不能啊?我爸这回可是真的着急了……爷,您看您看,我爸电话又打过来了!”

    燕回慢吞吞的从展小怜手里拿过电话,直接按了挂断,开始翻展小怜的手机,通话记录翻完了又翻短信,也不知道看到啥了,反正他阴测测的抬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缩着脖子,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扭头看向窗外,一会功夫,就听到燕回在那边慢条斯理的开口:“哟,人缘还挺好嘛,这些货色都是男的女的?同学?朋友?还是背着爷在外头交的小情人?”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爷不是神通广大吗?查呗。”

    燕回身体没动,伸手抓着展小怜的头发,把她拉到自己面前,邪笑着说:“爷要是查了,爷就让人剁了这些家伙的手。要爷让人查?”

    展小怜:“……”这人得多变态才有这心思的啊?腻腻歪歪靠过去,对他咧着小嘴笑的讨好:“爷可忙着呢,哪有这么多闲工夫不是?爷,您老人家忙的都是大事,这种破事那需要您老动心思?”展小怜说着,拿过燕回手里的手机,一个个翻着电话号码主动给他解释:“这个不用说了吧?这是傻妞,这是我同宿舍的同学,女的,这是我们班班长,男的,这是学习委员,女的,这是生活委员,男的……”

    两人头对头顶一块,展小怜把她手机通讯录里的号码都说了一遍,说的口干舌燥的,眼爸爸的看着燕回问:“爷,有没有水让我喝一口,我说半天渴死了。”

    燕回挑眉:“渴?”

    展小怜点头:“嗯,渴。”展小怜站起来往前面看,想找瓶水出来,又被燕回拉的跌坐下了,扭头看了他一眼:“爷,干什么呀?”

    燕回直接搂着她的腰,按在怀里,抬起她的下巴说了句:“爷帮你解渴!”然后堵住展小怜的嘴。

    展小怜瞪大眼睛,擦燕回他全家的,她是要喝水,不是要喝他的口水。

    最后,渴没解成,还把展小怜恶心个半死,她愣是忍着没往外吐,恶心到家了这是。展小怜倒是想使劲忍着的,结果没忍住,卡着脖子干呕了一声:“呕——”

    燕大爷的脸当时就黑了,推开车门,一脚把展小怜给踹下车:“滚。”

    展小怜从雪地里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雪,华丽丽的滚了。

    走到小路口,展小怜回头瞅了一眼,发现那车还停着,燕回没下车,展小怜站住脚,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踩着积雪又跑了回去,然后伸手敲了敲车玻璃,车窗被摇下,燕回看着她,展小怜笑眯眯的,“爷,回去路上小心着点哈,这路上雪多,泥土平时就不大好走,这下雪了,估计就更滑了,开车小心,大过年的可千万别处车祸摔死。”

    燕回伸手抓住她的头发,“爷看你是巴不得我被摔死,你给爷记着,爷要死,肯定也会拉着你抵命,你最好给爷记住了。”

    展小怜笑嘻嘻的把自己头发扯回来:“我这不是好心提醒爷嘛?我哪能巴不得爷被摔死?爷要是被摔死了,我找谁炮去?您说是不是?哦,对了……”展小怜低头,在自己的口袋里掏了一块奶糖,伸进车窗放到燕回的手里,“没想到爷会过来,所以也没准备礼物,给您块糖吃,当新年礼物,可甜了。”

    展小怜缩回手,站起身,跟燕回说了句:“爷,那我滚了,您也赶紧回去吧。”

    展小怜踩着雪咯吱咯吱的往回走,到了路口直接转弯走了。

    四散的保镖慢慢回笼,雷震和司机分别上车,通过后视镜,雷震无意中扫了眼燕回,发现燕回正低头看着什么,他借着问话的时候回头看了眼,清了清嗓子,“爷,我们回去吧,展小姐已经离开了。”

    燕回头也没抬,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嗯。”

    车辆后退,一直退到大路上,然后正式前行,分散四周的保镖车辆陆续上路。

    雷震有种被雷劈过的感觉,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们爷尊贵无比的手里,捧着的是一块糖吧?

    燕回一路上都看着那块糖,车里温度高,糖有点软,燕回低头,试探研究着的那个小东西,然后拧着两边的耳朵,把包着糖的糖纸打开,里面躺着一个不规则圆柱形的东西,白白的,还有透明的塑料纸裹着,燕回扯了扯嘴角,翘着手指撕那个透明的塑料纸,结果手指碰上那东西就跟被火烤过似的萎在一起。

    燕大爷严肃的举起那玩意,送到自己眼前仔细研究,表情是无比的嫌弃,愣了半响,继续撕塑料纸。

    雷震实在受不了的说了一句:“爷,那东西可以吃……”

    燕大爷顿时怒了,对着雷震的副驾驶位置就踹了一脚:“滚!”

    司机只好停车,雷震只能下车,换了另一个人上来,燕回则继续盯着那块糖,然后送到自己嘴里,含着半天没动,半响,皱了皱眉头,突然说了句:“让雷震过来。”

    司机再次停车,副驾驶座上的人立刻下去把雷震叫过来,雷震站在窗外问:“爷,怎么了?”

    结果,燕大爷忽的从车窗内扔出一只小纸片,扔下一句话,“爷要收购这家厂,三天之内给爷消息。”又一踢司机座位:“开车!”

    雷震:“……”然后捡起地上的纸片一看,无语看青天,有糖吃了不起啊?他十块钱可以买五斤,臭显摆什么臭显摆?雷震扭头上了另外一辆车,上车开始打电话,让人查糖纸上厂家信息。

    展小怜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去以后,展爸果然有点急了,开始还没什么,结果展小怜走了那么长时间都没回去,展小怜就有点急,正让那几个孩子里最大的那个带着他去找,然后在半路看到展小怜。

    展爸当时就生气了,过去对着展小怜就发脾气:“你一个女孩子乱跑什么乱跑?这大下雪天的,万一路上摔了跌了怎么办?打你手机也不接,不知道爸爸会担心?”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举着手机对着展爸说:“我就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接了个同学电话,说了好长时间,结果把手机打没电了……”

    那几个孩子也没跟展爸说清楚,展小怜这样一说展爸也没往心里去,主要是他顾不上,正生气着,觉得这孩子太虎了,也不知道害怕,村子里以前在外头打工的人都回来了,谁的品行好坏都不清楚,这要是万一碰上个不是东西的,小怜怎么办?

    展爸不管展小怜的理由,对着她训了半天,展小怜只好低头装孙子,也不敢解释不敢反驳,乖乖跟展爸认错:“爸,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注意,真的,你就放心好了。再说了,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我以后一定小心,绝对不乱跑。”

    展小怜对着展爸嬉皮笑脸半天,展爸才勉勉强强搭理她,展小怜抱着展爸的胳膊一起回去,一路上都是陪着笑,展妈看了很惊奇,不过父女俩约好似的都不跟展妈说实话,展爸自己训闺女觉得正常,要是展妈再训,他就心疼了。展小怜自己又不会找抽,坚决不说。

    家里给展爷爷祝寿的亲戚都走的差不多,剩下的就是展爸一家,人一少展奶奶就开始作,横竖看展小怜和展妈不顺眼,话里话外说展小怜懒,展妈没教好孩子。

    展爸明面上没说私底下就安慰母女俩,他妈的德性他知道,大过年的也懒的多说话,不想弄的不高兴,只能哄小闺女外加安慰媳妇,要不然跟他妈吵?

    展兵一家子现在跟展爸展妈不说话,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展大刚在南塘镇初中上学的时候,没能住到展小怜家,展妈一直说自己工作忙,又要学习,没时间做饭,自己一星期也就周六周末在家,总不能为了展大刚每天都回家做饭伺候他吧?那展大刚要是自己儿子展妈累点也愿意,可展大刚有自己爹妈,一大家子宠着,性子也被宠出来了,别人为他干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展妈又不是闲的没事做,当然不可能把别人的儿子接回家当祖宗伺候,结果亲兄弟两家的意见就闹出来了。

    展爸真是个疼媳妇宠闺女的人,还真没为这事怪过展妈,展爸自己就是从小学老师做过来的,他不知道老师的辛苦?所以展爸从来不替展妈乱答应什么的。展奶奶又拿她的宝贝孙子说事,自家人的饭桌上,因为说到这个事哭跟什么似的,骂着展爸展妈没良心什么的,“……你们自己出息了就忘了你兄弟姐妹了,你白念了那么多书,连个孩子都容不下,就你们这样的还教什么书?赶紧别教了,回来种地你们都能饿死……我的大刚啊……我这么聪明的孩子在学校受了这么时间的罪,你们怎么忍心啊?你们家那个赔钱货你们还当宝?就是个扫把星,她一来我们家就倒霉,我的孙女啊……”

    骂着骂着展小怜听着展奶奶的话就不对味了,似乎骂到了她头上。展小怜一脸无辜的看着展妈,伸手指了指她自己,奶奶骂的这个赔钱货扫把星是我?

    展妈伸手拉下展小怜的手,不让她说话,展小怜无比的委屈,就算她奶不喜欢,也不至于这样骂人吧?什么扫把星赔钱货的,她怎么着也是她孙女,怎么还要孙女?弄的她跟个冒牌的似的。

    展奶奶抱着展大刚搂在怀里哭,展兵夫妻俩都不吭声,展兵媳妇也装模作样的抹眼泪,搞的展大刚在学校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其实展小怜也看出展奶奶的目的了,就是逼着她爸她妈这学期开始把展大刚接回家侍候着。

    展爸一直没吭声,不过在听到展奶奶开始说什么还孙女的时候突然就发飙了,一家人本来是围在一起吃饭的,展爸也是抱着能忍就忍的态度,结果这会忍不了,直接把手里的碗“嘭”一下摔在地上,猛的站了起来,凳子被他这个动作撞的直接倒在地上,展爸跨过凳子,对展小怜招手:“小怜,跟爸爸回家!”

    展妈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放下碗,站起来,明摆着就是跟着老公的。展小怜抱着碗扒了两口,然后放下碗过去,展爷爷那边总算出声了,“都干什么呢?赶紧坐下吃饭。”

    这要是以往,展爸肯定会忍下来带着妻子女儿坐下吃饭,不过这回展爸谁的面子都没给,直接回了展爷爷一句:“这饭,一口都不下,爸妈你们吃吧,我们一家三口就回家去吃了。”

    说着,展小怜一家直接走了。

    本来就是有自己的车,出行也方便,车直接就上路,不过展爸一家运气不好,在大路的时候,车子陷进了一个洞里,怎么出都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