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47章 狐狸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看着龙氏兄弟和龙美优一起走了,总算松了口气,她怎么老觉得龙湛在,就是个定时炸弹呢?展小怜还真是要去青城的,展妈也去,其实就是走亲戚,老姨打电话催过展妈几次,年前一直就没时间去,年后肯定得去一次。

    展爸把展妈跟展小怜母女送到去青城的车上就回去了,路上手机有接收短信的声音,展爸掏出来看了下,不由笑了下,然后慢吞吞的按了几个字回复过去。

    展小怜在路上跟展妈聊天,展小怜好奇的问:“妈,你说我老姨今年会不会给我压岁钱了?”

    展妈白了她一眼:“你都多大了还要压岁钱?”

    展小怜嘻嘻笑着,往展妈身上腻歪:“妈,那我们不是亏了?你要给小菲压岁钱,收不回来呀。”

    展妈懒的搭理她,戳戳她的脑门,说:“你掉钱眼里了是不是?你小时候拿了你老姨多少压岁钱?”

    展小怜嘿嘿笑,抬头看到展妈头发有根白头发顿时嚷了一声:“妈,别动!我看到一根白头发,我帮你拔了!”然后展小怜伸手把展妈头上的白头发给拔了,拔完一根以后,她突然看到还有一根,又拔了,结果再看看,才发现展妈头上的白头发不是一根两根,展小怜愣住。

    展妈见她不动,“小怜,怎么了这是?不好拔算了。”

    展小怜情绪低落的坐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展妈说:“妈,你头上什么时候有那么白头发啊?”

    展妈忍不住笑:“妈都多大年纪了?有白头发还不正常?”

    展小怜嘟嘴:“我爸就没有白头发!我同学都说我爸看着年轻,妈,你得注意保养保养,要不然走一块,人家都说你比我爸大,明明你比我爸小一岁的。”

    展妈摸摸展小怜的头敷衍的说:“知道了知道了。我跟你爸比?你爸潮着呢,手机电脑都会玩,过年有学生给他发短信,他都是一个个回过去的,我哪敢跟他比呀?”

    展小怜一听展妈的话,眼皮子就跟着跳了两下,心里惦记着等从青城回去了,赶紧回家偷看展爸手机短信去。

    车在青城停下,展妈跟展小怜又转了公交车才到老姨家,因为提前打了电话,老姨正在家忙活呢,老姨夫正跟小菲在做游戏,父女俩玩的正高兴的时候,展小怜跟展妈到了。

    老姨夫赶紧抱着小菲站起来,把展妈跟展小怜迎进来,小菲在爸爸怀里奶声奶气的说话:“姐姐新年好……”

    展小怜一高兴就把小菲抱过来,从展妈带的包里掏出一堆好吃的,“这个都是给小菲吃的,不过不能一次性吃完,吃完了腰拔牙,疼的,这个每天吃一点……”

    老姨听到动静出来:“姐来啦?姐夫没过来?小怜呢?”

    展妈挽袖子进厨房帮忙,展小怜带小菲,老姨夫就脱了身,就赶紧进书房去了。

    小菲对展小怜带过来的洋娃娃很喜欢,在旁边给洋娃娃换衣服,展小怜坐在旁边,得空给燕回发短信:爷,到青城了,不过我跟我妈一起,今天要在老姨家吃饭,没时间出去,明天过去找您老人家哈。

    结果,展小怜刚发出去几秒钟,手机跟着就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犹豫了一下,对着书房跟老姨夫喊了一声:“姨夫,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出来看下小菲。她在玩洋娃娃!”

    老姨夫答应一声,展小怜见他出来了赶紧拿了电话出去接:“爷?”

    燕回的腿翘的高高的,正看着自己的脚打电话:“爷正闲着,赶紧过来。”

    展小怜翻白眼:“刚刚不是跟您老人家解释过吗?刚到青城,正准备午饭呢,我要是去了,我妈不定就不要我这个闺女了,哪有到亲戚家做客第一天就出去吃饭的?”

    燕回把脚收回来,“爷要你,你不过来爷去找你!”

    展小怜怒了,往地上一蹲,抠着地上的一根枯草嘀咕:“哪有这样的?爷,您老这是不讲理,是强人所难,本来挺好的心情,我现在不高兴了。怎么每次都这样?高高兴兴给您打电话,然后都不高兴了……真是的……”

    燕回看看电话,又放到耳边,“妞,你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展小怜继续嘀咕:“反正我现在不高兴,爷您老人家真是太扫兴了,每次都这样……”顿了顿,展小怜再次商量:“爷,我明天过去找您老人家,反正现在肯定没法去,您老要是又找个人来逮我,我就喊非礼,没这样玩,我们明明是炮友,怎么就我就不能有自由了呢?我抗议现在这样的,我真不高兴,您老这样是不对的,法制社会,什么都要自由,哪有您这样?”

    燕回被她嘀咕的头疼,她在那边不嚷嚷也不大吵,就是对着电话嘀嘀咕咕个不停,就跟小蜜蜂在耳朵边飞似的,燕回赶紧把电话拿的离自己耳朵远一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句:“晚上爷让你过去接你,你敢不过来,爷就亲自把你抓回来。你敢在多说一句,爷就割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听了啥话没说,伸手挂了电话。

    燕回:“……”那小肥妞竟然就这样把电话给挂了?!他话还没说完呢。一会手机接到展小怜的短信:爷,不让我说话我发短信,晚上就晚上。

    展小怜发完短信就调了静音,然后转身进屋。

    午饭吃的很丰盛,展小怜都吃撑了,老姨洗碗的时候展小怜就在旁边跟展妈磨叽:“妈,我同学过年的时候就让我去找她玩了,今天好不容易来青城,您就让我过去呗,我经常过来,她对我可照顾了,我要不去,不定回学校以后她就跟我绝交了。”

    展小怜都磨叽半天了,展妈被她磨烦了,就交代了两句:“待会去你同学家的时候带点东西,大过年的不能空着手去人家。”

    展小怜抬头看天:“我同学家有钱着呢,哪里需要这些东西啊?”

    老姨从厨房探头说了一句:“人家有钱归人家有钱,你去人家带点东西是礼数,不能让人家说不懂事。”

    展小怜被训了半天,乖乖点头,展妈在把东西整理了下,找了个袋子给展小怜提着,展小怜临走的时候她还跟着后面嚷了一句:“小怜,晚上早点回来,可不能在人家过宿!”

    展小怜扯着脖子吼了一句:“知道了!”

    其实展小怜从脚趾头想都知道,她八成是回不来,展小怜自己这一阵都觉得燕回有抽风的迹象,就从过年开始,那电话和短信就跟疯子似的乱打乱发,燕回的很多短信展小怜看都没看直接删了,一看到他的手机号码脑袋瓜子都疼,还看什么短信啊。

    展小怜提着展妈给她的那袋子东西,里面都是两条红纸大糕,几节带皮的甘蔗,还有一带普通的糖,凑一块的意思就是日子过红红火火甜甜蜜蜜节节升高,这就是老家以前传下来的说法,大过年的图个吉利。

    下车往燕回常住酒店走去,到了门口人家一看是她,赶紧请她进去,展小怜身上套了件短款的羽绒服,脚上穿着雪地靴,手塞在口袋里,东西挂在手脖子上,脸上戴着口罩,脖子下头还围了条红色的围巾,因为呼吸有雾气,眼镜爷没戴,整个人就露出两只毛茸茸的大眼。

    电梯直接带着她上楼,展小怜出电梯径直找到燕回的房间,抬脚踢门:“爷,开门。我给你拜年来了!”

    踢了两下没人开门,展小怜伸手去拧,直接拧开了,一进客厅展小怜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那丫肯定在玩女人,地上都是女人的衣服,一路延伸到半掩的卧室,展小怜慢吞吞的走过去,把手里的东西往沙发上一放,摇摇摆摆走到半掩的门跟前,趴门缝往里看了看,然后缩回头,走到沙发上,伸手开了电视,从袋子里拿出一根甘蔗,一边抱着甘蔗啃一边看电视。

    电视里正放着一个青春偶像剧,这肥皂剧展小怜在家里就看过,最近挺多台都在播,听说女主角火的一塌糊涂,女主角又清纯又漂亮,演技什么的展小怜就不发表言论了,反正单看脸十分养眼,展小怜挺喜欢的,虽然演技不咋地,不过胜在青春无敌嘛。

    正看到津津有味的时候,被她好心关上的卧室房门突然开了,燕回就穿了一条长裤,光着上身走出来,一脸阴郁,阴深深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被他那一眼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立刻对他笑的小花朵似的说:“哟,爷,新年快乐。”

    燕回站在门口没动,展小怜赶紧放下手里的甘蔗,左右看了看,嘴里还说:“爷,您这样会着凉,这么冷的天,就算开了空调也得注意,毕竟不比夏天,赶紧穿上外套……”结果展小怜找了一圈没找到燕回的外头,只好问燕回:“爷,您老衣服哪去了?”

    燕回慢条斯理的吵沙发走过去,伸手一指身后:“那。”

    展小怜“哦”了一声,推开门直接进去给燕回拿衣服,结果一进去就听到一个女人受惊的声音,她定睛一看,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正裸着身体半跪在床上穿衣服,刚传了一半的时候展小怜进去,把她吓到了。展小怜看了下她的脸,又看了下,突然惊吓的冲过去,一副看到名人的模样激动的嚷:“啊?!你是不金晓晓啊?就是演《麻雀与凤凰》的那位明星啊?啊啊,我知道肯定是的,我刚刚还在看你演的电视呢,你比镜头上的好看多了……”

    金晓晓恨不得一头撞死,虽然有粉丝是值得骄傲的事,可是她现在这个光着身子的模样,怎么也没办法好好跟眼前这个一脸兴奋的女粉丝沟通啊,她紧紧的护着身体,笑的极为勉强:“谢谢……”

    展小怜手里还拿着打算拿给燕回的外套,一屁股坐到床上跟金晓晓套近乎:“皮肤可真好,怎么保养的啊,有没有什么秘诀?对了,我能不能跟你合影?就一张,我拿到学校去显摆,人家肯定会羡慕死我的……”

    金晓晓手忙脚乱之下赶紧躲到了被窝里,吓的动都不敢动,展小怜正说的过瘾,外头燕回突然暴喝一声:“展小怜!你死在里面了?!”

    展小怜赶紧站起来答应了一声,对金晓晓小声说了句:“我先出去了下哈!”

    金晓晓巴不得她赶紧走,急忙点头。

    展小怜手里拿着燕回的衣服,麻利的跑到沙发上,“爷,我刚刚看到明星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哈。来来来,赶紧把衣服穿上,可别着凉了……”

    展小怜急急忙忙帮燕回穿了第一件衬衫以后,站起来就要往卧室里头跑,先去套近乎,结果被燕回一把抓住头发,直接拉坐到沙发上,“爷问你,你这是干什么去?”

    展小怜指了指卧室,理所当然的说:“爷,您不会不知道那里头的人是谁吧?”她一指电视里正在放着的电视剧,刚好金晓晓扮演的女主角有一个特写镜头,展小怜拼命指着那个女主角说:“爷,您看您看,这不就是她吗?!”

    燕回闭了闭眼,然后猛的抓起展小怜刚刚拿过来的外套扔在地上,展小怜瞪着大眼,拉长了小脸:“爷,您老这是干什么?好好又发脾气?”

    伸手一指门,燕回说了一句:“你给爷滚出去!”

    展小怜嘟嘴,无限幽怨的看了燕回一样,气鼓鼓的走了出去,还故意把门关的震天响。

    走出房间门扭头就看到瞳儿站在门口抽烟,看到展小怜一点都没惊讶,而是慢吞吞无比享受的吐出一口烟圈,似笑非笑的说:“我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说你笨呢?”

    展小怜嗤笑:“我是聪明还是笨,关你屁事?”

    瞳儿妩媚一笑,扭着细腰走到展小怜面前,突然凑到她耳边说:“你想离开燕回,这样可不行。”

    展小怜微微仰头,“哟,大婶,就这一阵子不见,长见识了?之前怎么没看到你这么胸有成竹?”

    瞳儿边转身走边吐出一口烟,说:“信不信由你呀。”

    展小怜想了下,直接跟着她后面走:“来,婶,说句人话吧,沟通一下。”

    两人走到女卫生间,瞳儿扔掉手里的烟,对着镜子擦口红,展小怜在旁边看着,一脸的不耐烦,“婶,适可而止哈,再耍我,我能把你正给要饭的当老婆。”

    瞳儿慢吞吞的收起口红,对着镜子抿了抿嘴:“知道我们爷为什么就是喜欢缠着你吗?因为你不一样,不是长相,而是性格,我们爷喜欢的就是你的不一样,就像刚才,”瞳儿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如果我是你,我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花那个女人的脸,把她打的像猪头,打的爷看到她就恶心,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她第二次。”

    展小怜听了啥话没说,扭头就冲了出去,走到走廊上的时候左右看看,在拐弯的地方刚好有个打扫卫生的垃圾车,她过去掏了掏,掏了一袋垃圾最多的垃圾袋出来,提在手里直接回了房间,然后乐滋滋的对着背对沙发的燕回打了个招呼,“爷,我又滚回来啦!”

    说着她一路小跑到卧室门口,推开门笑嘻嘻的问:“你穿好衣服拉?哎哟这身可真好看呀,这身衣裳是品牌赞助的吧?太合身,不愧是量身定做的呀。”

    金晓晓衣服穿好以后人也就自信了很多,对着展小怜转了一圈:“确实是量身定做的。你还算有眼光,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我的粉丝吗?”

    展小怜点头,“可不是?我刚还在看你演的电视剧呢,你这是都打扮好了?”

    金晓晓点头,还展开双臂问:“怎么样?”

    展小怜伸出大拇指:“特别漂亮,不过,还是少了点东西。”

    金晓晓问:“少?少了什么?”

    展小怜推开门走进去,然后低头把手里的垃圾袋整理了下,金晓晓奇怪的问:“这是什么?哎呀,怎么全是垃圾呀?你不会是清洁员……”金晓晓的话还没说完,展小怜直接把手里那袋垃圾从她头上倒了下去,嘴里还说了句:“当然是少了这个味道了。”

    金晓晓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啊——”

    燕回坐在外头的沙发上,正咬牙切齿的打算想个弄死小肥妞的法子,结果就听到里面的动静了,燕回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走过去,就看到展小怜跟小疯子似的扯着金晓晓的头发在打架,嘴里还嗷嗷的嚷着:“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人家的男人有成就感是不是?不知道名草有主了?我们爷是你能染指的吗?演过两步泡沫剧就觉得自己成大明星了是不是?还粉丝?脑残粉吧?……”

    金晓晓的鞋都掉了,被她压在地上挣扎也挣不动,正尖叫的护着头发,展小怜捏着她的脸蛋问:“自己量量有多厚?看看要不要脸……”

    燕回张着嘴在门口站了一会,半响推开门,在门边的地方坐在桌子上:“哟,你们俩这是演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