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3章 坑人的燕大爷

第153章 坑人的燕大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彭玉这事在学校还闹了一阵子,学校的保安也在查,可是女生宿舍都是那种对门式的,走廊也不可能按摄像头,学校只能在各个路口查看录像,那么学生来来往往的,愣是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要真说可以情况,展小怜倒是知道,她那天往楼上跑的时候看到一个冷冰冰的美人,要么那美人是刚来的,要么是外来的,反正在展小怜的记忆力,那美人那天第一次出现。

    当然,展小怜肯定不会说的,她犯傻了才说呢,看着彭玉脸上那两只洗不掉的小乌龟,展小怜每次都要躲卫生间笑半天。

    彭玉因为这事一直没去上课,脸上的小乌龟是纹身似的纹上去的,彭玉都不知道用水洗了多少次,可怎么洗色彩都是那么鲜艳,根本洗不掉。

    说起这两只小乌龟,展小怜觉得下手的人技术可真是高,上了色不说,还纹的特别精致,就连背上的壳边角,都是圆润的,肯定是个纹身高手,老远就能看到。

    而且,彭玉现在也没件像样的衣服穿,她所有的衣服都被剪成条了,连内衣内裤都没的穿,她能去哪啊?要是有那经济条件,她直接请人帮忙买衣服也行,偏偏她本来就穷,身上带过来的生活费还也被人丢了。

    事情的经过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其实彭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记得她那天在宿舍睡午觉呢,结果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关门声,坐起来就看到宿舍一片狼藉,自己的东西完全成了垃圾。警察找她做笔录做了好几次,可每次她都想不起来更多的东西,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彭玉平时跟班上同学关系也不好,主要是接触的少,借钱也是个敏感话题,结果彭玉在宿舍呆了好几天都出不去,后来还是辅导员把自己家里女儿穿过的旧衣服拿过来给她救急。辅导员因为这事特地给彭玉的父母打电话,关照给彭玉带点衣服什么的,她爸妈连夜赶了过来。

    大清早五六点这样,小笨跟另外一个女孩在一起去打水了,门半掩着,呼啦一下被人推开,一股凉意跟着就扑了进来。

    展小怜在被窝迷迷糊糊抬头一看,就看到宿舍门站了三四个人,站在最外面的是管理员阿姨,正对那三个人喊:“都出来出来,这是女生宿舍,怎么能这样闯进来?你们这俩大老爷们直接闯进来算什么事?女的留下,男的赶紧到楼下去……”

    跟着一个妇女的大嗓门就喊了出来:“小玉!小玉在哪?吱一声!”说着,直接闯进来,挨个走到人家床铺面前伸头看。

    那边彭玉被吵醒了,声音诧异的喊了一声:“妈?”

    展小怜把脑袋往被窝里缩了缩,继续睡,耳边是彭玉跟她妈一直嗡嗡嗡的声音。

    接下来的时间展小怜就倒大霉了,彭玉跟她妈还有她那两个死活不走的男亲戚一直待在宿舍里,展小怜就只能一直待在被窝里,她总不能当着那两大男人的面穿衣服吧?展小怜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边彭玉的那个不知道是舅舅还是叔叔的亲戚还小声跟另一个人说:“这小玉的同学恁能睡呢?这都到中午了还不起床……”

    展小怜憋尿都快憋死了,实在忍不住就出声了:“彭玉,麻烦你让你你家两亲戚出去下,我起床呢。”

    彭玉本来就因为她妈来嫌丢人,偏偏她妈还是那种特别自信的主,根本不怕丢人,用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个彭玉展小怜说话:“不好意思啊,我这就让他们出去。”说着大着嗓门撵那两个人出去:“这点眼色都没有?人家是女的,你们两个男的赖着干什么?”

    展小怜:“……”大婶啊,你的眼色早干嘛去了呀?

    展小怜坐起来穿衣服,彭玉这一阵特别自卑,看到宿舍的人都不抬头的,另外两人跟她打招呼,她都不吭,就算是说话了也是哭着说自己不知道得罪什么人,反正当时宿舍就她一个人,她就倒霉了。言外之意就是说,如果有其他人在,肯定跟她一样,只不过她比较倒霉罢了。

    展小怜抬头看天,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展小怜这边穿衣服,那边彭玉跟她妈说着事情经过,反正就那几句话,展小怜不用想也知道说了啥,她现在就是坏心眼,看她这德行了,还怎么勾引她爸。

    彭玉脸上的那两只小乌龟肯定是要去洗的,洗这玩意特别费钱,至于能不能洗的干净,这个就要看造化了。

    听人家说,纹身不疼洗的疼,很多人有过经验的人都说纹过了就别洗,从洗到修复,最少得一年才能顺眼,还没听过谁说纹身洗了还能一点都看不出来的。纹身最好洗的色是黑色,偏偏彭玉脸上那两只小乌龟没一点黑色,鲜艳的红蓝两色,就跟人家看球赛时脸上贴的彩纸似的。

    展小怜洗完脸,顶着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从彭玉跟她妈旁边经过,抹了点护肤品,素着一张小脸跑了出去,出宿舍以后展小怜就去找展爸蹭饭。这都成展小怜这几天的工作了,自打彭玉出事以后,展小怜就往展爸那边跑,展爸还挺关心彭玉的,问过几次彭玉那边怎么样,展小怜每次都绷着小脸说不知道,这给展爸郁闷的,这孩子怎么就不好好说话呢?

    展爸关心彭玉不是有其他想法,完全是年前和过年那段时间彭玉和展爸的其他学生一样给他发了拜年短信,展爸挨个给学生们回了过去,彭玉虽然不是展爸的学生,不过彭玉跟小怜是同学不说,还是一个宿舍的,这关系自然又近一点了,而且展小怜之前跟展爸说彭玉这样不好那样不好的,结果彭玉在展爸面前的表现就特别好,展爸那时候对彭玉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现在出了这事,彭玉第一个找的人也是展爸,发短信给展爸说自己宿舍有变态进去过,展爸听到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怜是不是被吓着了,给展小怜打电话,结果没人接,展爸就赶紧给彭玉打电话,结果彭玉直接挂了,展爸这给急的一头火,别不是闺女真的出事了吧?幸好急急忙忙跑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展小怜在宿舍门口了。

    彭玉不接电话是故意的,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脸上被人纹了小乌龟,就觉得脸上有道刺痛,不是很厉害,还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展教授引过来,展小怜不在宿舍,按照往常展小怜的作息时间她肯定不会那么巧回来,展教授过来看到自己这样,就不信不会感觉,结果完全不在彭玉的控制范围之内。

    听展小怜说的,展教授显然是来了,只是在楼下就回去了,都到楼下了却没进来,为什么啊?彭玉知道肯定展小怜说了什么,让展教授有所顾忌不愿意上来。

    彭玉心里又委屈又难受又窝火,可是还没人能说,跟她妈说?根本就说不到一块去,跟她爸说?彭玉觉得她爸喜欢村头的那个李寡妇都比喜欢她来的多。彭玉晚上的时候也给展教授发过短信,但是展教授没回,可是过年的时候展教授明明会回短信,还问候她家里人。

    彭玉没有多聪明,不管是学习上还是其他,她连展小怜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展小怜的学习是完全控制在她手里的,只要她想,她能把各种可以重复的奖学金都揽手里,而且,就算展小怜考试得了零分,整个摆大的人都不会否认展小怜脑子是极其聪明的。

    展小怜似乎比其他女生更幸运,她聪明,家庭幸福,不愁吃喝,占尽了生活的便宜。

    所以,彭玉恨展小怜,还是那种打骨子里冒出来的恨。

    其实最开始不是恨,而是嫉妒。彭玉嫉妒展小怜有一个那样优秀的父亲,嫉妒那样优秀的父亲对展小怜却那么好,甚至比一般父亲更加的宠展小怜。而彭玉自己的父亲却是在外花天酒地,甚至还跟一个寡妇勾勾搭搭的,凭什么展小怜那样好命,她却是贱命?

    从嫉妒转为恨,是因为彭玉发现展小怜跟那个叫燕爷的男人有联系。

    彭玉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展小怜。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把展小怜当成了自己的对手。

    当初遇到那个绝世美男的时候,彭玉的心里就带着些许的妒忌,因为那时候帅哥是主动跟展小怜打招呼的,正眼都没看她一样,这种被人漠视的感觉让彭玉极度懊恼。

    彭玉自己去找燕回的时候,按照地址摸索过去,后来她是被人带进去的,走路的过程她跟带路的人聊了几句,意外发现那人跟自己的老乡,就多说了两句,虽然没留联系方式,但是总归比别人多了份关注。

    而有次彭玉在宿舍门口,竟然也看到她的那个老乡和另一个男人跟展小怜说话,最后展小怜跟着那两人走了,彭玉一直跟了过去,在学校大门口看到展小怜上了一辆青城牌照的车。

    彭玉自己被人三千块钱打发了,可展小怜竟然跟那人又扯上了关系,这种心里彭玉怎么也接受不了,她一直在等,等着展小怜心情不好情绪的时候,其实就是在等她被那人甩,结果等来等去,展小怜每天都是那个样子,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最关键的是,彭玉不止一次看到有人接展小怜,每次都是青城牌照的车,彭玉还特地在网上查过,接展小怜的那些车,都是防弹的,现在除了运钞车,还有什么人是要用防弹型轿车的?肯定是那个有着黑社会背景的燕爷。

    彭玉恨展小怜恨的夜里都想咬她,再然后,她知道了展小怜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父亲不是学校的普通后勤员工,而是正式聘请的教授,看着文质彬彬相貌俊朗的展爸,彭玉的心里由最初的勾引展爸报复展小怜慢慢的转为心悸,展爸的自身条件先不说,如果她能跟展教授在一块了,自己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其他,是不是就能得到改善?最关键的是,展小怜到时候是不是就会被撵出去?如果她不愿意出去,那怎么着也得叫自己一声小妈……

    彭玉做梦的时候真的想过这事,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这样不道德,可就是控制不住这样想,而且,千方百计的往展爸面前凑。彭玉觉得自己就快成功了,展教授都开始关注自己了,自己跟他说家里的事,展教授还安慰她,结果现在突然因为一个闯入的变态搞砸了。

    彭玉现在的心头大患就是脸上的纹身,小乌龟纹的太清晰了,她看着那个颜色还以为能洗掉,结果怎么都洗不掉,她趁着宿舍的人出去的时候,带着口罩去人家专门纹身的地方去问能不能洗掉,结果价格贵死人不说,关键是洗不掉,纹身店老板看了她脸上的纹身之后,愣是没看懂那个纹身的色彩是哪里来的,他店里根本没有这样的,最后给她建议还是去好的美容院用激光洗。

    彭玉一听那价格就傻眼了,她现在学费都是家里借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多余的钱洗纹身?

    彭玉现在有多痛苦展小怜就有多得意,她的幸福完全是建立在彭玉的痛苦之上的,每天看着彭玉脸上那两只小乌龟,她就忍不住咧嘴笑。彭玉也看出展小怜的幸灾乐祸,她现在真是什么都倒霉,以前还能忍,现在也脾气全堆积到一块,也不忍了,对着展小怜摔东西也不说没有,每次展小怜都当没看到,然后窝床上给穆曦打电话,给穆曦讲乌龟和兔子赛跑的故事,彭玉能被气到吐血。

    她妈早就回去了,给送了点衣服,留了点钱,总不能在学校呆一辈子啊,何况那住宿费贵的吓人,警察那边一直说查,可查来查去就那样,没有下文了,彭玉她妈几个大老粗老农民能怎么着?洗纹身什么的,他们也不懂,还以为就用药水跟洗脸似的洗洗就能掉的,根本没在意。

    彭玉现在每天出入都戴口罩,要不然她出门的回头率高的离谱,彭玉每次去上课的时候都想哭,班上的同学没几个人看到过,所以大家很好奇,就想看看到底是啥样的。

    展小怜因为彭玉脸上那两只小乌龟,还特地打电话给燕回,夸的燕大爷快找不着北了。不过因为彭玉这事学校查的严,展小怜也少了去青城的机会,好在展小怜心情好,愿意哄燕回,燕大爷这才没有特别不高兴的地方。

    穆曦这一阵跑去打工,展小怜倒是听她说了,说是去拍照片,展小怜真心觉得穆曦那脸长的不去拍照片当模特都浪费了,还在电话里鼓励她,穆曦为此高兴的“嗷嗷”的,对着电话吧唧吧唧亲了不知道多少口。

    彭玉因为自卑,也不好意思去找展爸,也不像以前那样老往外跑,就窝宿舍,以致展小怜现在对着最多的人就是彭玉,两人已经到了完全不说话的地步。

    周五的时候展小怜跟展爸回家,路上就跟展爸说自己现在跟彭玉不说话了,展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肯定向着自己闺女,不过也让展小怜别故意跟彭玉过不去,毕竟还是同学,关系太僵了不好,一边开车一边提醒展小怜:“小怜,咱们在外头,不能被人欺负,但是也不能主动欺负别人,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你说是不是?现在在学校里没事,以后走上社会了就更要注意了……”

    展小怜点头,“嗯嗯”的敷衍展爸:“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

    看到展爸的车前放着一本最新的杂志,伸手拿过来看:“咦,爸,这不是我妈喜欢看的吗?你怎么也被我妈传染上看八卦啦?”

    展爸笑了笑说:“什么呀,我昨天出门去超市买东西没开车,坐公交车发现身上没带零钱,就在旁边的报亭买了杂志,你妈平时看的都是过期的,刚好这本新,今天又回家,就省的你妈买了不是?”

    展小怜顺手翻着,嘴里还说了句:“爸,你等着我妈骂你吧,你这买贵了。”

    展爸呵呵笑着,骂就骂呗,骂完了还不是一样看,再说了,被骂两句又不会瘦。

    展小怜翻了几页,突然看到一篇报道,主照片是一个披头散发光着身子蹲在地上捂脸的女人照片,其他附属照片多张,均是在车里车震的角度照片。

    展小怜很感兴趣的看了下,原来是内地一个在国际上获了大奖正当红的女明星被狗仔拍到跟人车震,照片里有女明星神情迷离的性感模样,也有红唇艳艳的妖娆模样,知道的是在车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的性感照片呢。车震的男主角没露脸,不过照片上刚好拍到了那辆车的上半截车牌号,展小怜一看那车牌上q字母里头的红色,就觉得特别的蛋疼,她肯定不会记错的,那玩意是她用口红涂上去的,当时还跟燕回说要让人都知道燕大爷的车里有女人。

    蛋疼过后,展小怜捧起杂志,兴致勃勃的看起来,对于杂志中所写女明星的车震对象是位神秘的富豪之类的,展小怜表示嗤之以鼻,看行事风格就知道是燕回,除了他还有谁会不拿女伴不当人,一脚把光溜溜的女明星踹下车,自己开车扬长而去,完全不管人家死活和声誉,除了燕回也没第二个人能做得出了。

    ------题外话------

    打滚,妞们都不待见爷了是不是?票都被捂兜兜里了有木有?打滚打滚打滚,谁还有谁还有?继续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