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4章 红颜祸水

第154章 红颜祸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明星的八卦事是天天有,一般不上网不看报纸的人肯定不知道,不过这次闹大发了,展小怜回到家上网看新闻的时候才发现网上几天前都闹翻天了,那位女明星光屁股被踹下车的照片占据了各网各页的头条版块,车震的各种露大腿露胸脯的照片也被打了马赛克各路疯传,某些小网站为了增加浏览量,更是到处标上高清木码的字眼当噱头。

    展小怜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的咯咯笑,笑声别提多猥琐了,展爸展妈在下头听到了,心里还说这孩子看什么笑成那样了呢。

    正看的过瘾的时候,手机在床头“嘟嘟”响,展小怜一边笑一边顺手拿起电话:“喂?”喂完了才想起看看是啥人打来的,一看是燕回的名字,展小怜立马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哟,爷,您老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呢?”

    燕回明明前一秒还听到她笑,结果在听就正常了,皱了皱眉头,问:“什么事那么高兴?别告诉爷有男人。”

    展小怜翻白眼:“哪能呢?我可是个很有节操的炮友对象。”手里的鼠标刚好点开一张照片,展小怜还特地凑到电脑面前看,然后龇牙笑的十分猥琐:“对了爷,知道我在笑什么不?我在刚在网上看到您老人家的新闻了,不是我说您老人家,您老可真是太损了,怎么能把人家光着身子就踹下车呢?现在好了,估计半个地球的人都看过您一夜情对象的身体了……”

    燕回“哈”了一声,问:“怎么着?妞这是替别人心疼了?爷倒不知道妞这么博爱,男女通吃了?一个贱人还要爷放心上?你关心的倒是多,爷怎么觉得你关心的那些人爷看着一个都不爽呢?”

    展小怜发了会呆,这丫这是挑刺了是不是?她就八卦了一下他的绯闻对象,怎么就对她开喷了呢?“爷,这是个全民八卦的年代……”

    燕回那边直接蹦出一句:“你给爷闭嘴!”

    展小怜嘟嘴不说话,结果她不说话了燕回那边又说:“哑巴了?还是舌头被割了?说话!”

    展小怜直接倒在床上扭来扭去,“我说什么呀?您老人家让我说什么呀?我跟您老人家八卦您让我闭嘴,我还敢说话吗我?我还是当哑巴算了。”

    燕回冷笑:“那爷直接割了你的舌头更直接!”

    展小怜:“……”顿了顿,开始找话题:“爷,我觉得那女明星的身体挺好的,刚好是爷喜欢的苗条S型……”

    燕回:“你想死?!”

    展小怜惆怅:“不想。爷,您这是怎么了呢?阴晴不定的……”

    燕回打算摔电话:“闭上你的嘴吧!”

    展小怜默默的挂了电话,伸手把手机里的电池板抠了下来,继续上网看八卦。

    燕回还在拿着电话“喂喂喂”的叫,结果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电话拿下来一看,脸都绿了,死丫头,敢随便挂他电话,真是胆肥了这是!再打过去,显示忙音。

    燕回:“……”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燕大爷想弄死那小肥妞。

    到晚上的时候展小怜才把电池板装上去,那丫就是个变态神经病,她还是不跟他一般见识的好。

    天气还冷着,才六点多钟天都黑蒙蒙的了,展小怜跟展爸展妈吃完晚饭各自忙活去了,正打算早早睡觉呢,展妈过去敲展小怜的门:“小怜,外头有人找,说是你同学找你。”

    展小怜一头雾水,她怎么不知道她在南塘镇还有同学来找啊,拉开门:“妈,什么同学啊?男的女的?”

    展妈也不认识,随口说了句:“女的,说姓穆。”

    展小怜瞪大眼睛,难不成是傻妞?没可能啊!

    出去一看,外头也没人,展小怜回头问了展妈一声:“妈,没人啊?”

    展妈正厨房擦地板,说了句:“是镇头的王大婶过来说的,说是一个挺漂亮的女生,找不到我们家。”

    展小怜一听,难道真是穆曦?虽然觉得没可能,展小怜还是决定去看看,回头跟展妈喊了句:“妈,我过去看看哈。”

    展妈头也没抬的“嗯”了一声,展小怜就是在南塘镇长大的,这么个巴掌大的地方,路边的蚂蚁展小怜都认得,挨家挨户都很熟悉,别说出去找个人,就是在外头住一宿展妈也是很放心的,都是熟人,关系都不错,特别是展爸展妈在南塘镇还算是有点面子,毕竟是知识分子,文化人,南塘镇跟展小怜差不多大的孩子几乎都当过展爸的学生,现在的孩子差不多都是展妈的学生,所以人家平时都敬他们几分。展妈对着展小怜喊了声:“早点回来,别太晚了哈。”

    展小怜扯着脖子应了声,直接走了出去,一路往镇头走,心里特别奇怪傻妞到南塘镇来干什么。

    结果,走到镇头的时候展小怜没看到穆曦,倒是看到瞳儿,瞳儿身后没多远,停着几辆深色的轿车,在昏暗的路灯下,倒也没那么扎眼。

    展小怜顿时气的头顶冒烟:“婶,不是说姓穆的吗?难不成婶也是姓穆?”

    瞳儿轻浮一笑,扭着蛇一样的腰肢带着展小怜往车那边走:“要是直接告诉你是我们爷过来,你还会这么自觉的出来?”

    展小怜抬头看天:“说的也是。”

    瞳儿在前面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展小怜,勾住唇角说:“知道我们爷为什么要来?”

    展小怜摊手:“还能为什么?抽风呗。”

    瞳儿伸手捂嘴“咯咯”笑的异常妖娆:“看来我上次的话展小姐还是没有十分明白。爷喜欢的是你什么?是你的与众不同,是你不像其他女人对他那样迷恋的心思,你想爷对你腻,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爷知道你爱上了他,你像所有的女人那样臣服在他脚下,让他有兴趣寻找下一个目标,那样你才能真正解脱。可是你……”瞳儿的目光想X射线一样扫了展小怜一样,继续说:“你现在的表现根本就不像爱上了爷,你不介意爷漫天的绯闻,也不在意那些纠缠爷的女人,你知道其他女人会怎么做?她们会想尽办法见到那个小明星,把她们骂的狗血淋头颜面尽失,她们会不厌其烦的拿着爷的过错跟爷重复的抱怨……所以,你想爷对你腻,像现在这样肯定不行,爷对你的征服欲,只会随着你不会爱上他的心而持续,直到你真正臣服的那天为止。”

    展小怜半张着嘴,然后慢吞吞的眨了眨眼睛,走到瞳儿面前,“婶,你说你现在就跟活守寡似的,心里是不是有点扭曲了?我怎么就没从你嘴里听你的善意呢?我可不信从一个满心嫉妒和缺爱的怨妇嘴里说出的话。”

    瞳儿“吃吃”的娇笑:“信不信由你啰。”

    展小怜歪了歪嘴巴,然后走到瞳儿面前,说:“婶,怎么舍得来这里啊?看看,这里是我木头哥哥长大的地方,看着是不是特别心疼?是不是特别不爽,想起我木头哥哥的漂亮小妻子,是不是嫉妒的心肝肺都疼?婶,既然来了就好好感受感受,我去哄哄你们家爷,说不定还能说动你们家那个变态的大爷把你嫁出去,免了你守活寡的苦。”

    瞳儿猛的抬头盯着她,恨不得在展小怜脸上盯两个洞:“你!”

    展小怜一边摊手一边摇头:“啧啧啧,婶,容易生气的女人也容易变老,要是想在爷身边呆的久一点,还是保持青春貌美的好一点,爷身边的美人更新换代了都,婶,你老了。”

    瞳儿站在原地,咬着下唇目送展小怜立刻,美艳的脸上露出的是一片狠绝之色,而后,她缓和了面部的表情,默然的离开车辆所停的范围。

    展小怜竖了竖衣领,手插在兜兜里,摇摇摆摆走过去,凑到面前往里看,冷不丁有人脸贴过来,展小怜吓一跳,车窗被人摇下来,展小怜斜着眼睛看了眼里面的人,然后睁大眼睛问:“哦,是你啊?对了,你们爷哪去了?”

    里面坐着的是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展小怜记得,几年前她被燕回扔一房间里,跟死胖子和她姑关一块了,她就在那地看到过,那时候这小子看起来比现在嫩多了,当时展小怜就觉得那少年看人的时候,好像看到的都是垃圾,就他自己最了不起似的,这会倒是看着多了份成熟稳重,只是看她的眼神还是那样的目中无人,真正应验了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话。

    年轻人错愕了下,然后用一种极其鄙视,也极端痛恨的眼神看着展小怜,半响,鼻孔眼里发出重重的“哼”声,展小怜觉得幼稚死了,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招。她往这人面前凑了凑,年轻人被吓的赶紧往后一缩,气急败坏的问:“你干什么?不要脸!”

    展小怜在车外头蹦跶,调戏他:“哟,帅哥,干啥这么凶呢?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好歹老熟人呀,来来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姐姐给你买糖吃,好吃的糖哟,大黑兔的。”

    年轻人的脸被气的通红,伸出手指指着她:“你,你,你这个,这个……丑女人!”

    展小怜往前一蹦,在年轻人的手上拍了一下,“啪”一下,那人电击似的缩了回去,展小怜一边往后面的车辆走一边对着他摆摆手:“姐姐有名字,叫展小怜,下次不能叫错。”

    年轻人气的推车门就要下车,一只脚都踏到地上了,被车里的其他人赶紧拉住:“卿犬,你干啥去?”

    被人喊着卿犬的年轻人,气愤的指着展小怜摇摇摆摆往前走的背影,说:“我去教训教训她,她敢打我!”

    抓着他的人叹口气,直接把卿犬已经着地的一只脚也给拖了进去:“你行了吧,你再气也没用,你不在青城这么长时间你是不知道,那丫头连我们爷都敢打,你去打了她,看爷不剥了你一层皮。”

    卿犬挣扎,怒道:“我就不信,为了一个丑女人爷还剥我的皮了……”

    那人无语,“我劝你还是信了吧,这事我们多少兄弟看过?你是不知道,她打了爷她自己哭的跟死了爹妈似的,我们爷还反过来哄着,你知道兄弟们私底下怎么说?”

    卿犬好奇的安静下来,追问:“怎么说?”

    说话的那人就跟说书似的,比划着手指说了四个字:“红颜祸水!”

    卿犬:“哈?”

    车后座上一个抱拳坐着的人跟着说:“卿犬,你还是听猫哥的吧,这事我们好多人都看到过,爷可是带着她过夜的,这都多长时间了?我们爷要是那个什么唐皇帝,那这丫头就是杨贵妃,祸水。”

    卿犬抽了抽嘴角,然后不死心的从车窗里伸出头往后看,就看到燕爷的车里伸出一只手,直接把那撅着屁股死命往后挣的死丫头给拖车上去了。

    展小怜的手扒着车门不进去,嘴里使劲嚷嚷:“爷,爷咱们有话好说嘛……您老人家干啥这么劳师动众的?多劳民伤财是不是……哎哎,爷,您老温柔点啊……”

    被拉车上以后,展小怜“咕隆”咽了下口水,才说:“哟,爷,我咱看着您老今天特别的帅呢?真是帅死了,真的,不骗你,骗你是小狗。”

    燕回正大腿翘着二郎腿的坐在椅子上癫啊癫的,车上的司机在展小怜被燕回抓着手臂往车上拖的时候,就很有眼色的推门下车,麻利的闪人了。

    展小怜对着燕回眨眼,燕回一脸嫌弃的伸手推她的脸:“别跟爷来这一套,爷都腻了。”

    展小怜嘟嘴,心里猜着八成是因为自己今天挂了他电话,这丫神经病发作抽了,所以直接杀到她家来了,展小怜歪头看他,燕回还是那副大爷像,勾着眼睛看展小怜,展小怜憋屈,磨磨蹭蹭往燕回身上挨:“爷,爷,要不我给您唱首歌吧?我唱歌可好听了……”

    燕回一听,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下,伸长胳膊捂展小怜的嘴,展小怜两只小手扒拉,“爷,您老这是干嘛呀?……呜呜,不唱了……我不唱还不行……”

    燕回的手松开了点,跟着滑到了展小怜后脖子的位置,顺着衣领就往下摸,展小怜缩着脖子怕冷,嘴里嚷嚷:“爷,爷您老这样就不对了,好冷来着。”

    燕回一使劲,展小怜的身体歪在他身上靠着,然后,燕回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妞,爷现在特想对你做一件事,你知道不不知道是啥事?”

    展小怜摇头,不由自主的凑过去问:“爷,啥事啊?”

    燕回扭头,阴测测的看了展小怜一眼,说:“剥光了,扔出去。”

    ------题外话------

    打滚打滚,爷勤劳吧?爷可爱吧?爷V587吧?那就给P吧,打滚打滚,不给P爷就要滚到美妞们的家门口继续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