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5章 哭给你看

第155章 哭给你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赶紧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警惕的看着燕回:“爷,您老不会真打算付诸于实际行动吧?”

    燕回摸下巴:“爷还真有这想法,要不要试试?”

    展小怜啥话没说,转身就开车门,赶紧回去吧,跟这神经病没法沟通。

    燕回把她拉回来,“给爷回来。人家下去穿衣服也会成新闻,你脱光了下去都没人看,你有什么好吃亏的?回来吧,爷就算真踹你下去了,也没成就感。”

    展小怜回头,眼神无比哀怨:“爷,您老这是告诉我,跟您那些美人比,我就是个挫人是不是?我伤心了,爷我真的伤心了……您老这样太打击我了……”说着,那毛茸茸的大眼里一会功夫就水漉漉的,看着就跟要哭似的。

    燕回半张着嘴,拖着后音“呃”了一声,半响一戳她脑门,说:“你跟那些贱人比什么比?爷都没嫌弃你,你伤心个什么劲?”

    展小怜嘟嘴嘀咕:“都说她们贱人,干什么还要跟人家睡觉?……”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的脸蛋抬起来,“哟,这还哭给爷看了是不是?你敢掉一滴眼泪,爷就抠了你的眼珠子……”

    结果,燕大爷的话还说完,豆大的眼泪珍珠似的从展小怜的大眼里滚下来,就跟演戏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一边哭,那小肥妞还是睁着那双大毛眼,委委屈屈可怜巴巴的盯着燕回看的,明摆着就是哭给燕回看的。

    燕回:“……”

    展小怜抬着小脑袋,泪汪汪的盯着他看,然后问:“爷,您老实说,我要是脱光了下车,会不会有人看?”

    燕回:“哈?!”

    展小怜抹眼泪:“爷,您还是去找您那些美人去吧,我不陪您了,我要申请解除炮友关系,没有这样的,一边说我不好看一边还找我当炮友,哪有您这样的?我不玩了,您老还是去找您那些美人去……”

    燕回一脸头疼的表情,一只手搁在展小怜脖子后面轻轻的揉,嘴里不耐烦的说:“爷都说了没嫌弃你……”

    展小怜一抹眼泪,抬头又问:“那我脱光了下车,有没有人看?”

    燕回:“……”半响,捏着她的脸蛋摇:“你还打算脱光了试试?”

    展小怜使劲吸了下鼻涕,然后低头开始脱衣服。

    燕回:“……”

    眼看着展小怜脱了外套脱裤子,伸手就要把上身的毛衣往下脱,燕回急忙坐直身体:“妞,你这是干什么这是?要下车去试试?”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愤愤的说:“试试就试试,我就要看看我脱光了下去不会有人过来看我!”

    燕回:“……”坐旁边不吭声,看着展小怜脱衣服。

    展小怜还真一股脑把衣服脱了,完了转身,伸手推开车门,一只光溜溜的小腿跟着就伸出车门外,还回头跟燕回说了一声:“爷,您可看好了,肯定有人看,我就不信了……”

    车里有暖气,但是外面的气温还有点低,展小怜缩着脖子被冻的哆哆嗦嗦,路旁边刚好又行人经过,展小怜的半个身体都在外头了,燕回本来是坐着没动,结果都有人经过了那死丫头也没打算回来,燕大爷那张脸顿时黑成了铁锅板,一把把展小怜给拖了回来,拖着她的整个人放倒在椅子上,咬着牙说:“爷看你是想爷亲手弄死你是不是?”

    展小怜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燕回那双细长的妖孽眼慢吞吞的扫过展小怜冻的起鸡皮疙瘩的皮肤,眸色变了变,大手在她裸着的后背上一直顺到脚跟,空着的那只手脱自己身上的外套,顺手扔在前车座上,跟着就解裤子,顺势贴了上去,捏着展小怜下巴,邪笑着说:“你脱光了倒是方便了爷。”

    展小怜抬头,一本正经的说:“爷,您老可别误会,我这是为了检验我的魅力,我觉得下去以后肯定比你那位美人有吸引力……”

    燕回懒的听她说话,对着她的小嘴就啃过去,趁着换气的空档回了句:“谁看了,爷就挖了他的眼睛……”

    展小怜微微皱了皱眉头,想开口说话,冷不丁燕回的动作弄的她空张着嘴半天,然后就剩下喘气的份了。

    燕大爷折腾人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高,等他折腾完了,展小怜觉得自己只剩下半条命,衣服穿了一半坐着发呆,燕回整理好自己扭头一看,往展小怜身边凑了凑,厚颜无耻的开口:“哟,这是打算跟爷再来一场?”

    展小怜低头继续穿,嘴里直接回了一句:“打算你妹。”默了默,突然又说:“爷,您老以后要是跟小明星闹绯闻,能不能别弄报纸上?”

    燕回微微眯眼,身体往车门上靠了靠,摆了个十分舒适的姿势看着展小怜,“啊”了一声,“怎么?”

    展小怜还是没抬头,穿上外套回了句:“没怎么着,就是有点恶心,比平时自己上公共汽车还恶心,我上公共汽车还会投一块钱币,这个……连一块钱都没投,我就觉得更不值钱。”

    燕回瞬间黑脸。

    展小怜慢慢的抬头,看了眼燕回的脸色,继续说:“爷您老人家别急着生气,我也没别的意思,我也是人,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心情也不好。爷,您老玩女人归玩女人,您老能不能千万别弄上报纸?看着特别闹心。再说我跟爷的关系吧,就是这样不清不楚的,总结出来就是炮友关系。可是人家炮的好歹还是单向的,您这是以一对N,我就是那N里头的一个,您老说我能舒坦嘛?当然,换我是一,您老是N里头的一个,我肯定也不会有意见。”

    燕回咬牙:“爷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要不要爷给你找个下家试试?”

    展小怜手托腮,“我没啊,我就是说说而已。”然后展小怜拍拍裤腿,伸手就要推车门:“行了,咱俩也没啥好说的,我妈肯定奇怪我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去,我得赶紧回去了。”

    燕回坐着没动,嘴里说了句:“你要敢走,爷待会就去卸了你家大门。”

    展小怜:“……”

    然后两人在车里干坐着,燕回不说话,展小怜也不说话,这气氛都不大好了。

    外面还有行人经过,不过天黑了,而且这车贴了膜,外面的人也看不清,燕回的手指敲在座椅上,突然跟展小怜说了声:“过来。”

    展小怜本来是坐在另一个车门边的,听了燕回的话不但没过去,反而往车门的地方又挤了挤,明摆着就是不过去,燕回直接伸手,把展小怜拖了过去,两人挨着坐,手里搂着展小怜的腰,手指在她腰上摩挲,说:“没话说也得找话说。”

    展小怜:“……”扭头看他:“爷,没话说找什么话说啊?”

    燕回蛮不讲理:“爷怎么知道?让你说你就说!”

    展小怜吐血:“关键我不知道说啥呀。”

    燕回清了清嗓子,才说:“别告诉爷,妞这是吃醋了。”

    展小怜立刻摆出一副怨妇脸,嘟嘴不说话。

    燕回伸手掰过展小怜的脸蛋,微微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说:“哟,妞,这是什么表情?爷说对了?”

    于是,展小怜不值钱的眼泪又慢慢的汇聚到了眼眶里。

    燕回:“……”

    展小怜开始抽噎。

    老半天过后这辆车前后的位置突然听到燕爷的车里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跟着就是叽里呱啦边哭边骂人的声音,不多时,大家都看到车门一开,燕大爷直接被人从车里推了出去。就在分散四周的保镖急忙围过来的时候,燕大爷两边看看,突然一弯腰又钻了进去。

    众人:“……”

    卿犬被人死死拉在车里,他指着后面的车吼:“那个死贱人敢对我们爷动手动脚的,她敢把我们爷推下车……我要弄死她,弄死她……”

    另外几个人不吭声,拉手的拉手,按脚的按脚,还有个忙着捂卿犬的嘴,这小子口没遮拦的,万一让爷听到他们都跟着倒霉。弄死她?没看到爷劳师动众的过来就是找她?真弄死了,估计爷能把这里的人都弄死。

    展小怜趴在座位上哭的特别伤心,那小爪子还在锤东西,燕回再次上车以后,伸出手指挠了挠鼻子,再次清了清喉咙:“妞,别太过分哈,爷今天心情不好,爷可是要生气的。”

    展小怜呼啦一下爬起来,满脸的鼻涕眼泪,胡乱的用手一抹,说:“那我自己回家哭去行了吧?”

    燕回一把拉住:“给爷坐下。先把脸上的玩意擦了再说。”

    展小怜一边抽噎一边擦眼泪。

    燕回问:“不上报纸就行?”

    展小怜点头:“嗯。”

    燕回又问:“没别的了?”

    展小怜想了想,犹豫了一会,又点头:“嗯。”

    燕回伸手一推,展小怜的脑袋直接撞到车窗玻璃上,疼她的龇牙咧嘴,燕回伸脚踹展小怜的小腿,嘴里还说:“滚下车,要不然爷就把你扒光了丢下去!”

    展小怜急忙伸手推车门下车,下车以后就掰着车门往后拉,然后使劲撞回去,车门没有发出预期的关门声,而是被什么东西挡住,展小怜站在下面就看到燕回的腿刚好卡在车门那里,她刚撞过去就听到燕回发飙的声音:“展小怜你想死是不是?!”

    展小怜一看,啥话没说撒腿就跑,一溜烟朝家方向跑去。

    燕大爷疼的半天没动,慢动作似的缩回腿,撩起裤腿一看,小腿肚的位置都被那死丫头给撞紫了,再抬头,那小肥妞兔子似的一眨眼跑没影了。

    展小怜跑开车队的范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张纸巾把脸上的东西擦掉,脸上没有半分笑意,她自己也发现了,燕回对她的容忍度,比对其他女人高了不是一分半分。

    展小怜一直知道燕回对自己有兴趣,燕回对她,最初就是找个玩具,可是现在展小怜有点茫然。

    燕回对女人是什么态度?从他把光着身子的女明星踹下车就可以看出来,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个女人是谁,身份地位金钱权势,他统统都没有考虑过,他做事,完全就是随心所欲是无忌惮。

    展小怜在试燕回对她的底线,很显然,这个底线的门槛之低是她没有想到的。她现在可以断定,燕回当初找到她爷爷奶奶家,现在到南塘镇,并不是因为他有其他事,就是过来找她的。

    可就是因为这样,展小怜才会觉得恐慌,燕回到底是什么意思?

    卿犬一看那小女人跑了,赶紧下车往后面跑去:“爷,您老没事吧?”

    燕回正揉着腿,慢吞吞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爷能有什么事?还有人呢?回青城。”

    卿犬啥话没敢说,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分散四周的保镖纷纷聚拢过来,各自上车,庞然车队陆续上路。

    展小怜回到家里的时候鼻涕都流下来了,展爸一看就有点急了:“小怜,这好好的怎么感冒了?赶紧进屋,外头冷,是不是吹的时间长了?”

    展妈也从卧室出来,“小怜,你同学呢?着凉了是不是啊?赶紧进屋,妈给你倒杯热水去。”

    展小怜现在是大了,她小的时候展爸展妈最怕她生病,一旦病了要很长时间才好,按照展妈的话说,展小怜是个早产儿,刚出生的时候待过婴儿保温箱,所以体质跟人家孩子比差了很多。后来长大了还好,身体也是被养出来的,增加抵抗力的药就没断过,展爸是得了医生的话才敢把她送学校上学。

    展小怜肯定不会跟她爸她妈说她是脱了衣服被冻的,就说是在外头呆的时间长,着凉了。

    被展爸撵到卧室,展妈去煮姜汤,展爸出门去给展小怜买药,展小怜觉得自己很苦逼,就那么几分钟,就感冒了。吃了药,展小怜一个人躺床上睡觉,脑子转着转着就想到了瞳儿的那些话。

    瞳儿按没按好心展小怜就不用想了,那女人就跟燕回似的,本来就没长过什么好心眼。展小怜在被窝里翻个身,握着小爪子琢磨,瞳儿的话貌似也有点道理,燕回对她的态度让展小怜琢磨不定,展小怜自己也抓不住,她要是能准确抓着燕大爷的想法,那她自己也变态了。

    展小怜趴床上,脸蛋被挤的都变形了,继续想,瞳儿说什么来着?让燕回腻,让燕回觉得她喜欢他爱他,满足燕大爷的征服欲。可是这爱不爱的展小怜真心觉得不是说出来,她跟安里木在一块的时候,她可以毫无顾忌的跟全世界的人说她爱安里木,即便那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是爱,她跟傻妞的哥哥在一块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的说她喜欢商之,欣赏李晋扬,可是燕回,展小怜觉得自己只会承认燕回是自己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男人,至于其他,展小怜只能默然无语。

    展小怜想了两天,她在自己的脑子里把燕回换成了安里木,如果是安里木在外面跟那些女人有了瓜葛,她会怎么做?假若她亲眼看到了瞳儿跟安里木在同一张床上,她会不会上去扯碎瞳儿,就像瞳儿说的那样,把她骂的狗血淋头颜面尽失,不厌其烦的在安里木面前指责抱怨抱怨再抱怨。

    展爸跟展小怜回学校,展小怜跟展爸说过,彭玉脸上被人纹了两只小乌龟,貌似还不大好洗,让展爸别过去,省的到时候看到那小乌龟了忍不住笑出声,要是真那样了,肯定弄的特别难看。展爸虽然对展小怜的理由有点无奈,不过既然闺女这么不希望他去,他也没上去。

    展小怜提着自己的东西累累巴巴的就上去了。彭玉现在哪里都不去,整天在宿舍离看谁都不顺眼,宿舍的人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她已经够倒霉的了,就不跟着雪上加霜了。

    小笨和另外一个女生还好,她们俩喜欢结伴出去,最倒霉的要数展小怜,她就喜欢窝宿舍,结果就只能整天跟彭玉一起待着,两人都不说话。

    这会展小怜提着东西进屋,彭玉脸上还贴了面膜,展小怜看到了想笑,不过忍住了,她是奇怪彭玉脸上都那样了还贴面膜,怎么贴都没法把小乌龟去掉嘛。

    彭玉看到展小怜还是冷着脸,展小怜也不往她面前凑,绕着走,走到床边坐下来收拾东西,展小怜从小笨的水壶里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拿出展爸给她准备的药,打算等水凉了以后吃,感冒在家里的时候被展爸跟展妈弄了一堆东西控制住了,没加重,但是还得吃点药。

    展小怜正打算试试水温,突然听到彭玉在那边开口:“展小怜,你看着像个好人,实际上比我还不要脸,看样子,你跟那个姓燕的还在继续嘛。”

    ------题外话------

    推荐两本不错的作品:半壶月的《凤凰斗:携子重生》和绿夭笺笺的《重生——再嫁军门》,秘密:这两妞是爷读者,整天跟美妞们唠嗑聊天,知道是哪两妞吗?

    这才是重点:打滚打滚,爷继续滚着要票要票要票票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