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6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扭头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哟,这是要跟我比谁更有脸是不是?要不要出去试试?咱俩现在,任谁看了,都会说我比你有脸吧?”

    展小怜皮肤本来就比一般人好,她在学校的作息时间也规律,那小脸上光洁的跟什么似的,彭玉脸上那两只小乌龟怎么跟她比?展小怜就是专门朝彭玉的伤口上刺,彭玉被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冷着脸,气愤的看向展小怜,“当初是谁跟我说不要跟那个姓燕来往的?你还让我把名片扔了,结果呢?你当我不知道?你现在跟人家打的火热吧?明明是贱人装什么好人?”

    展小怜翻白眼:“这事都让你知道了?既然知道了,那你应该看出来才对呀?给我们俩名片的时候,我跟他就认识了,那几天闹分手呢,那家伙对我死缠烂打,我推都推不掉。别看长的人模狗样的,特别黏人,这不,我这两天又闹分手了,他不愿意啊。”说着,展小怜伸手摸摸脸蛋,挺不要脸的说:“哎呀,可真是没办法呀,人长的好看也麻烦,帅哥甩都甩不掉。我怎么就长的这么招帅哥呢?”

    彭玉被气的想冷笑两声都笑不出来,有点无语的骂了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展小怜伸手抓抓头,“喂,这是找茬是吧?”

    彭玉冷嗤一声:“谁跟你找茬?你也配?”

    展小怜慢吞吞的把药吃了,然后爬到床上拿了个背包,自顾捣鼓了半天,然后背了满满一包东西爬下来,手里拿了本书,摇摇摆摆走过彭玉身边,把门打开,又折回来,在彭玉面前站定。

    彭玉脸上敷着面膜,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的,看到展小怜走近不由自主往后让了让,展小怜突然弯腰,凑到彭玉面前,咧嘴,龇牙,白白的小牙齿明晃晃的,开口:“我爸长的帅吧?看着我爸的时候是不是春心萌动?是不是有种公主的感觉?啧啧啧,想代替我妈?想嫁给我爸?你配吗?凭你被我男人睡过的身体,还是凭你脸上这两只小乌龟?”

    彭玉猛的睁大眼睛,张着嘴,“你……你……”

    展小怜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我还挺好奇一件事,我男人特别不待见喜欢化妆的女人,丑女人就更不待见了,我能不能问问,你侍候他的时候有没有洗脸?要是没有洗脸的话,他有没有让你贴面膜挡住脸,就跟你现在这样似的?”

    彭玉面膜下的眼睁的更大,伸手指着展小怜:“你……”

    展小怜鼓着脸,对着彭玉晃了晃脑袋,“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展小怜两根食指戳在自己脸蛋上,晃着脑袋说:“我男人说,你在床上的时候就跟死鱼似的,一点都没劲。”

    彭玉突然抱头,发出一声尖叫:“啊——”

    展小怜被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退,拍着胸脯说:“吓死我了!”

    彭玉挣扎着下床,展小怜一见,趁着彭玉被气的哆嗦着腿低头穿鞋的时候直接朝着大开的门冲去,她刚刚特地把门打开是为了什么呀?不就是为了方便自己跑出去?展小怜径直冲到楼梯口,临下楼梯的时候对着追到门口不敢继续追的彭玉做鬼脸,嘴里还唱:“两只乌龟两只乌龟,跑得慢跑得慢,一只变成红色,一只变成蓝色,真好笑,真好笑!”

    彭玉咬着下唇,朝着展小怜跑了两步,展小怜立马一边唱,一边往楼梯下冲,等她跑到楼下的时候,彭玉已经回了卧室,站在窗口朝展小怜看,展小怜跑到宿舍楼下的位置抬头看,对着彭玉一龇牙,然后啥话没说扭头就跑了。出了宿舍的院子展小怜就给展爸打电话,哇哇哭着跟展爸告状:“爸,我们宿舍彭玉疯了,把我东西全砸了。”

    展爸刚回自己宿舍没多长时间,一听展小怜嚎着给他打电话说东西被她同学给砸了,展爸立马就冲出宿舍,一边给展小怜的辅导员打电话,一边跟学校保安联系了下。展爸想的倒不是别的,而是因为他是老师,给辅导员打电话是为砸小怜东西的同学着想,不让人家觉得闺女是本地人就欺负别人,叫保安是为了小怜着想,自己闺女的东西不能白挨砸。展爸敢这么做不是为别的,肯定是自己闺女,小怜是那种没事就去跟人家吵架的人吗?

    展爸所知道的展小怜,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小丫头,从小到大都是,她从来不会主动欺负别人,但是人家也别想找她茬,找了她就能坑死人,南塘镇那些跟小怜差不多或者是比她大的孩子,问问谁敢欺负展小怜?碰她一根头发丝,她有本事让人家把一头大辫子给剪了,还让人感恩戴德的。这年头能让小怜哭的人有几个?偏偏刚刚展爸听到小闺女的声音委屈的不得了,哭的嗷嗷的,展爸真是一头的火全冒出来了。

    展爸就是学校老师,各个老师之间相互都认识,他一出马辅导员和保安那边都赶紧赶过去。

    展小怜在学校操场坐了一会,还调戏了一个大一的小学弟,一会展爸打展小怜电话,“小怜,在哪呢?爸爸过来找你了,爸爸现在在你宿舍,你赶紧回来,别怕,爸爸和你们辅导员都在呢。”

    展小怜一听,屁颠屁颠的回宿舍。

    宿舍一片狼藉,展小怜的被子被扔在地上,上面都是乱七八糟的鞋印,背面上更是被刀划的左一道又一道的,破破烂烂就跟破布似的,展小怜的瓶瓶罐罐更是被摔的横七竖八,到处都是玻璃碎片,她那些书被撕的撕扔的扔,反正整个宿舍比被人打劫过乱。

    彭玉刚才真是被展小怜逼疯的,上床的时候被人蒙着脸,被人三千块砸在脸上甩了,这事本来就是彭玉的这辈子都不愿意提起来的事,人要脸树要皮,彭玉自己也知道屈辱,所以她从来不愿提起那一茬子事,结果展小怜就那样剥开了皮,露出血淋淋的真相。

    如果说跟燕爷一事离的远,彭玉可以当成过去式,那么她对展爸的企图就太近了,彭玉真正的狼狈在于展小怜看穿了她当时迫切想勾搭展爸的心思,彭玉不知道什么时候露陷的,她一直以为自己的表现很自然,不可能被人看出来,可当展小怜说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彭玉想归彭玉想,她也是什么都懂,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想法龌龊?展教授人是好,条件也不错,可展教授的女儿跟自己是同班同学,展教授是有家庭的。

    跟青城燕爷的是事对彭玉来说是屈辱,她对展爸的心思暴露就是不要脸,这些都不足以让彭玉抓狂,真正让彭玉抓狂愤怒,像疯子一样破坏展小怜宿舍东西的原因,其实是两只小乌龟的刺激。

    当彭玉看到宿舍门被管理员打开,展爸跟辅导员以及学校保安队长站在门口的时候,她才惊觉展小怜似乎早有准备,她离开背着的那个被塞的满满的大包,肯定都是展小怜自己重要的东西随身带走了。也就是说,在展小怜把药吃了以后,她就料到彭玉接下来肯定会有这样的动作,而她提前带走了一些东西,留下些对展小怜没有啥杀伤力的东西给彭玉破坏。

    展小怜扑到展爸怀里以后,就从他怀里扭脸,偷偷摸摸的看向彭玉,彭玉用手捂住脸,脸上一片煞白,她是真没想到有人敲门自己加装不在以后,管理员阿姨竟然直接拿备用钥匙开门了,如果单单是管理员阿姨也就算了,关键是辅导员和展教授都在门口,屋里只有她一个人,任谁都知道这肯定是彭玉的弄的。

    就算辅导员和保安不知道,可展爸知道啊,刚刚就是闺女打电话跟他哭的,展爸可不认为自己可爱的、病弱的小闺女有跟人家打架的能力,展爸心里头,自己闺女可是很识时务的,吵几句可能,打架肯定没可能的。一看屋里的情况,展爸就知道肯定不是小闺女诬赖她同学,他闺女都被欺负到外头去了。

    彭玉的手根本不敢放下,她怎么可能会让展爸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就算没了那心思,可彭玉心里接受不了自己在展教授面前那个完美的印象。

    展爸作为家长,特别是在辅导员也在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先出声,辅导员跟保安队长对看一眼,辅导员朝着走了两步,小心的挪开脚底下的碎玻璃,问:“彭玉,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玉始终捂着脸,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难道她要告诉辅导员,自己是跟展小怜吵架,展小怜说她勾引展教授,说她跟展小怜男朋友睡觉?彭玉看向展小怜,展小怜从展爸怀里探头,对彭玉露出白深深的小牙齿,彭玉伸手指着展小怜:“你……”

    展小怜脑袋一扭,撞的展爸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他急忙把展小怜往伸手一护,说:“小怜别怕,爸爸和老师在呢。”

    辅导员也用手指敲敲桌面,提醒:“彭玉!”

    展小怜在展爸肩膀后头踮起脚尖露出脑袋,对着彭玉笑的灿烂。

    彭玉差点喷出一口血,“翟老师,展小怜她……”

    就跟玩变脸似的,等大家下意识的看展小怜的时候,展小怜小脸上的表情看着特无辜,睁着大眼,谁看她她都水汪汪的回视人家。

    辅导员不满的问:“展小怜怎么了?你把人家展小怜的东西都砸了,你还指着她干什么?现在是你的问题,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展小怜仰着头,嘟嘴,突然开口说话了:“就是,我怎么了?我砸你东西了还是打你了?我骂了你了还是怎么着你了?我不就是唱了首歌吗?我唱歌也碍着你什么事了?”

    彭玉刚刚指着展小怜的时候,她半边脸上的小乌龟一下子就曝光了,看到展爸诧异的目光,彭玉急忙又伸手捂住脸,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可是她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展爸始终都没说话,反正小怜的辅导员在,他本来就可以不说话,他开口了,别人不定以为他欺负彭玉一小姑娘呢。这事明摆着的,辅导员肯定会处理的。

    辅导员跟展爸正说着要怎么处理这事,宿舍另外两小姑娘一起回宿舍了,一看屋里的场景,都傻了,小笨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问:“翟老师怎么在啊?哦,展叔叔也在啊?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展小怜抬头看着展爸,说:“爸,我不想住校了。我要换寝室,不定哪天,我在夜里睡觉的时候被人当床单一样被剪成一条一条的,你跟我妈得多伤心啊?”

    展爸听的头皮都麻了,当即就跟辅导员说话了:“翟老师,今天这事我们不追究,肯定是小怜平时做事有什么让彭同学不高兴的,孩子都小,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但是我们小怜要求换个宿舍,要是这个为难的话,那我就替小怜办退宿,我在学校外头租房子也行。您看看什么方便?”

    展爸这一说完,门口的小笨和另外一个同学差不多也明白了,敢情屋里这样是彭玉给弄的?今天是砸了展小怜的东西,那下次是不是就轮到她们了?

    小笨赶紧偷偷摸摸拉拉辅导员的衣袖,辅导员出去问:“怎么了?”

    小笨跟另外两个同学,眼巴巴的看着辅导员,说:“翟老师,我们俩能不能也换宿舍?彭玉这几天精神感觉有点问题,老是刺人,我不是说她坏话,但是是真的,我们三,包括展小怜都怕她了,我们以前吃完饭还会来宿舍歇会,我们现在都不来了。今天她砸了展小怜的东西,我害怕下次是砸我的,翟老师,我家里条件也没那么好,她要是砸坏了我哪哭去啊?我们也调宿舍……”

    翟老师正为展爸的话头疼呢,结果这两丫头也过来凑热闹,不过她们俩一说,翟老师倒是有注意了,而且还容易跟展爸交待,展爸要调宿舍不就是不想展小怜跟彭玉一个宿舍吗?既然这三人都不想跟她一个宿舍,那多容易啊,把彭玉调到其他宿舍不就行了?

    翟老师抱着这样的想法跟彭玉单独谈了下,翟老师本来就是做思想辅导工作的,反正好话说了一堆,又不能直接打击彭玉的信心,都是挑好话说,彭玉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最后翟老师以为自己说通了,就站起来要走:“那行了,你收拾一下东西,我跟管理员都说过了,你跟四楼202宿舍3号床位的同学换个床铺,明天开始搬吧。”

    结果,彭玉直接开口说:“翟老师,我没做错什么,我砸展小怜的东西我是有错,但是那也是她逼我的,我无缘无故砸别人东西干嘛?我不搬,凭什么我搬?她就是故意,真是演戏高手啊,就没见过展小怜那样的,说话气死人的……”

    翟老师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一听彭玉这样说,翟老师被彭玉气的太阳穴跳着疼:“你还说你没错?难不成是展小怜让你把她东西给砸了剪了?你傻子还说疯子?她让你砸就你就砸?我看你才是演戏高手,你在里面砸东西的动静,我跟在展教授后面走都听到了!你还不搬,你宿舍的同学都不愿意跟你一块住,这个宿舍你还怎么待?人家展教授心软,不要你赔那些东西,你还不赶紧趁着这时候搬走你?你这孩子怎么想的?”

    彭玉的下嘴唇都快咬出血了,她就是不愿意搬,她搬走就意味着展小怜的诡计得逞,展小怜肯定就是算计让她出丑让她搬走的,她就是不搬。

    翟老师真是不高兴了,最后站起来说了一声:“行了,该说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你在宿舍跟人家处不好这怪谁?怎么其他宿舍就没人这样?老师是为你好,你别以为老师揣着什么坏心,跟自己宿舍的人抬头撞个疙瘩都不说话,多尴尬?明天中午,202宿舍的同学会过来,我先回去了。”

    翟老师是从宿舍出来,展爸跟展小怜还有小笨都在楼下等消息,翟老师直接说了句:“明天让她搬走。今天晚上大家都讲究一晚上吧。”

    展小怜抱着展爸的胳膊不撒手,坚决不回宿舍,她还真是担心彭玉那个神经病夜里拿水果刀扎她一刀呢。

    展爸也不放心,就算放心他今晚也不会让展小怜回宿舍,她宿舍被子都那样了,还怎么住人?

    小笨和另一个女生先回宿舍了,展爸跟翟老师打了招呼,直接带着展小怜回自己宿舍,路上他好奇的问展小怜:“小怜,你老实跟爸爸说,你唱了什么歌让你同学气成那样?”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也没唱什么,就是唱了两只老虎。”

    展爸怀疑,“真是两只老虎?”

    展小怜对展爸“嘿嘿”一笑,心虚的说:“我稍稍改了下。”

    展爸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小怜唱歌的时候能把“小龙人”改成“屎壳郎”,两只老虎是不是也改成了什么东西气到了她同学?“你改成什么了?”

    展小怜竖着大闸蟹,嘎嘎笑说:“我改成了两只乌龟了。”

    展爸:“……”半响伸手指了指展小怜:“你这丫头,可真气人。”

    展爸这下知道了,为啥彭玉说不出口了,她脸上的东西就是乌龟,还特别清晰,小怜唱两只乌龟肯定会刺激到她呀。不过事情都这样了,展爸肯定不会现在回头跟辅导员说是自己闺女把那人给气到了,而且,就算真是小怜说了什么话气人了,至于把小怜的东西都给破坏了嘛?

    展妈要是知道了,能过来把彭玉的脑袋给削了。展爸是疼闺女,展妈那是正儿八经的护闺女,别看展妈是当老师的,平时待人处事是一等一的好手,不过在护闺女上还是十分彪悍的,展小怜小时候要是哪天哭着回家说被谁欺负,展妈立马就化身泼妇,能拉着展小怜的手到人家家门口,把欺负闺女的小兔崽子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一遍。

    父女俩一边走一边说话,展爸戳戳展小怜的脑门:“小怜,以后不许这样的,你这是揭人家伤疤,人家的当然伤心。”

    展小怜吐吐舌头,麻利的认错:“爸,我错了,以后保证不会。”展小怜肯定不会告诉她爸前面那一遭的,现在来看,展爸对彭玉是半分心思都没有,以前要说他对彭玉还当成闺女的同学,那现在肯定非常生气,东西被毁坏的人是他闺女,他不生气难道还高兴?

    展爸的宿舍的单人宿舍,只有一张床,宿舍肯定只能住一个人,展爸是想着让展小怜住他宿舍,他自己出去找个旅馆住一晚上,展小怜一听,赶紧说:“爸,你先别急,我待会给傻妞打个电话,她不是在外头住?我待会去跟她挤挤呗。”

    展爸点点头:“也行。你待会打电话问问人家放不方便。”

    展小怜嘴里答应了一声,晚饭也是在展爸这边蹭的,晚上展爸要去学校,展小怜一个人待在展爸的宿舍,给穆曦打电话:“喂?傻妞,我呀,干嘛呢?”

    穆曦的声音在那边半死不活的:“胶带,我拍了一条招聘,累死了。”她回头看了眼正给她揉着腿的李晋扬,说:“在按摩啊。”

    展小怜又追了一句:“在家里?”

    穆曦点点头:“嗯,在家里啊。”

    展小怜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帅哥大叔在给穆曦按摩,那她还说啥啊?她都不好意思开口了,都没说,跟穆曦扯了两句就挂了。穆曦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嘟嘴,委委屈屈的看着李晋扬说:“李晋扬,胶带这个时间给打电话,是不是有事啊?”

    李晋扬摸摸她的小脸,笑笑说:“曦曦,她是你好朋友,她要是没说那肯定就是没事。还有哪里疼?这里嘛?”

    穆曦被他话题一岔,就忘了追问了,哼哼着嚷:“疼疼疼……轻一点按……”

    展小怜挂了电话以后表示无限惆怅,还是不去打扰人家了。她盘腿坐在床上,她要是在展爸宿舍住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明天早上肯定没法睡懒觉,展爸能让她睡到中午不上课嘛。想了想,展小怜拨了燕回电话,刚响一声那边就接了,展小怜对着电话笑的跟什么似的:“哟,爷,您老接电话可真麻利啊。您老晚饭吃了没啊?”

    燕回邪笑:“怎么着?还打算请爷吃饭?”

    展小怜摊手:“我倒想,不过爷,您老在青城啊,我这可是想表现都没机会来着。”

    燕回送给展小怜四个字:“虚情假意。”

    展小怜立马纠正:“爷,绝对真心实意来着。”

    燕回“哈”了一声,“你现在过来爷就相信你是真心实意。”

    展小怜瞪大眼睛:“怎么可能?我明天还得上课呢。”

    燕回在那边懒洋洋的问:“说吧,给爷打电话什么事?”

    展小怜抱着电话嘿嘿笑:“爷,您老这话可伤人心了,我这不是想您老人家了吗?要不然我打什么电话啊?”

    燕回停下手里敲着桌面的动作,“妞,你最好说的是真话。”

    展小怜小手一挥:“绝对不会有假。想的都睡不着觉了,夜里做梦都梦到您老人家了。”

    这话一说,明显这是假的了,燕回嗤笑:“满口谎话的女人。”

    展小怜当没听到,继续笑着说:“爷,您老现在干嘛呢?我跟您老八卦件是,哦,是关于您老旧情人的。”

    “哈?”燕回抬头,继而兴致勃勃的问:“说来听听?”

    于是,展小怜把自己跟彭玉的事跟燕大爷八卦了一通,说完,问:“爷,您老有什么感想?”

    燕回答:“要不要爷直接弄死?”

    展小怜摇头:“这就不要了,法治社会,人家又没有犯法,弄死人算什么事呢?咱们都是文明人,不做违法的事来着。”然后展小怜清了清嗓子,问:“爷,您老每次来青城住的那家酒店,住宿费是月结还是日结?”

    燕回敲着桌面的手指头又停了:“怎么着?”

    展小怜立马很狗腿的说:“不是跟您老人家那旧情人吵架了吗?我这是替自己找地儿住呢,我还真怕深更半夜的时候她给我几刀。我本来想住傻妞那的,不过人家是两口子,我过去这不是电灯泡吗?爷,您老让我占个便宜呗,咱学校周围的,就您老住的那家上点档次,我长的这么漂亮可爱,其他人家的我怕不安全是不是?这万一遇到色狼我不是吃亏吃大发了?”

    燕回抽了抽嘴角:“爷怎么就没看出你哪漂亮可爱了?万一真碰上了,爷怎么觉得吃亏不会是你呢?”

    展小怜:“……”沉默半响,才说:“爷,我伤心了!”说着,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然后嘀咕:“擦,打了这么长时间的电话才发现是我花钱打的!”

    一会功夫后,燕回打过来了,展小怜接通:“爷,您老不要别跟我说话了,咱俩说不到一块去。我也不去住了,我晚上就住我爸这,反正是我爸,也没所谓。”

    燕回别的没说,就说了句:“你去学校门口,爷让人去接你。”

    展小怜就这还没忘说句:“爷,您这不算我钱的吧?别我住完了,还往我要钱,我本来是想省钱的,您这一要,我这大出血了我这是。”

    燕回黑脸:“肥妞,爷看你是掉钱眼里了。”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人生在世吃喝二字,没钱吃喝什么呀?我这是实际,我爸说了,我以后肯定是贤妻良母持家顾家型的,是当人家老婆最佳人选。”

    燕回嗤笑:“贤妻良母都你这样的,家里还不翻天?谁敢要你?”

    展小怜据理力争:“爷,您老这就不对了,怎么翻天了?我大哥二哥说了,谁娶我谁福气,他们给我介绍湘江那边青年才俊,肯定是湘江首屈一指的人物,我现在可是没愁嫁不出去的……”展小怜说了一半,那边突然传来“嘭”一声,电话跟着就没声,展小怜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还是通话中,放到耳边对着电话“喂喂”两声,结果没声音。

    看了好一会,展小怜正打算挂电话,结果那边冷不丁传来燕回声音:“妞?!”

    展小怜撇嘴:“爷,您老手机是不是又坏了?”

    结果燕回说了两个字:“手滑,摔了。”然后问:“爷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大哥二哥?还是那个姓龙的?那二哥又是谁?”

    展小怜说:“我不但有二哥,还有三哥呢。都姓龙,爷,您老那天去我家好大哥打架的时候,我二哥也在。”

    燕回伸手抓了抓头发:“哦,就是那只四眼田鸡。”

    展小怜炸毛:“你才四眼田鸡,你全家都四眼田鸡!我现在还戴着眼镜了,我哪里像四眼田鸡了?”一生气,咔嚓挂了电话,燕回再打电话,展小怜不接。

    展小怜挂了电话就手托腮发呆,然后抱着脑袋胡乱抓了一通,燕回那丫不对劲不是一点半点啊。手机接到燕回短信,说车到门口了,让她过去,跟着又发了一条:那是爷的产业,爷许你一直住。

    展小怜撇嘴,没事谁愿意去住啊,不就将就这一晚上嘛?摇摇摆摆出门,给展爸打电话,说自己在外头找到地方住,关了展爸宿舍的门就走了,走到大门口的位置还真看到有酒店标识的车等在那。

    展小怜过去敲敲车门:“接我的?”

    司机问了句:“展小怜小姐?”

    展小怜把自己学生证掏给他看了眼:“没错。”然后拉开车门上车。

    到了酒店,展小怜拿了门卡,直接上楼去了,进了房间,打开灯,展小怜“哇哇”两声扑到了软绵绵的大床上,在上面打滚,滚来滚去的,展小怜一直觉得住酒店还是挺幸福的,因为啥都不要自己住,啥有人打理,自己只管住进来就行。不用花钱的东西,用起来特别顺手,展小怜把暖气开的足足的,洗完澡之后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剧中间插播了广告,展小怜趁着这个空档跑卫生间吹头发,电吹风嗡嗡的声音把电视的声音都盖住了,吹的半干,展小怜抓着头发往沙发上走,走了一半听到有人按门铃,她奇怪的看了门一眼,随口问了句:“谁啊?”

    门口有人应了声:“客服服务。”

    展小怜回了句:“我没叫啊。”

    外面的人又应了声:“例行客房服务,燕爷专属。”

    展小怜一听白不要白不要,屁颠屁颠跑去开门,门刚打了个条缝就挤进来一个人,这边进来那边门就被踢上了,展小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按在墙上一顿狼啃,知道是接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仇人打架呢。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