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7章 卿犬(二更)

第157章 卿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架打完,人也累瘫了,展小怜被抵在门口的墙上,洗完澡之后穿在身上的睡衣现在可怜巴巴的躺在地上,她现在只剩下出的气,光溜溜的胳膊搂着燕回的脖子,这一通折腾跟蒸了桑拿似的,满身汗津津的,刚刚的澡是白洗了,展小怜伸手推燕回:“爷,我累死了,我要洗澡……”

    燕回气喘吁吁,额头都是汗,站在原地踢了脚上的鞋,半脱的衣服一路扔在地上,托着展小怜往卫生间走,打开花洒对着两人一通乱冲,展小怜被淋的嗷嗷叫,“爷,您老这是打算谋杀是不是?我差点被淹死!”

    燕回压根不说话,上前一步捧着她的脸蛋就啃,一直啃到展小怜嚷不出来才消停。

    展小怜蹲在地上,“爷,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您老爱怎么就怎么,我要死了,我的腰疼死了,刚刚一直贴着墙,真的要疼死了。我感冒还没怎么好,墙面冷死了,我觉得严重了,我觉得我要死了……”

    燕回胡乱冲了下,一把拉起展小怜:“起来。”

    展小怜坚决不起来,低着头说:“我就是不起,您让我死了算了。”

    燕回伸手关了水龙头,左右看看,拿起旁边挂着的大浴巾,直接把展小怜从上往下裹住,就这样一团把她直接给抱起来,走出卫生间,扔卧室的大床上了。

    展小怜虫子一样的蠕动了几下,从大浴巾下钻出来,往被窝里钻,钻进去以后趴床上,手背垫在脸蛋上,无精打采的看着燕回说:“爷,您老能不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啊?说客房服务,我还真以为是客房服务呢,结果冲进来个人,吓死我了。”

    燕回擦头发,走到展小怜面前,弯腰,说:“爷是假的?爷就是客房服务。”

    展小怜睁大眼睛,视线从燕回的脸上转移,直接落到燕回的下面,慢慢拧起眉头,露出一脸的嫌弃,说:“爷,你露鸟了,真丑。”

    燕回手里的毛巾呼啦一下扔展小怜脸上,展小怜眼前一黑,赶紧拿下来,“干嘛呀?你给挡起来不就行了?会长针眼的不知道啊?”

    燕回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拿起刚刚裹展小怜的大浴巾围在腰上,伸手戳了展小怜的脑门:“你给爷等着!”

    展小怜在被窝里滚,看着燕回往门外走,嘴里还挑衅的嚷:“等就等,等就等,我就不信爷还有本事再来,X尽人亡啊X尽人亡!”

    燕回回头,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结果燕大爷的眼神完全没有杀伤力,还让床上那个光溜溜躺着的小肥妞笑的跟偷了油的小老鼠似的,贼兮兮的,燕大爷有种吐血的冲动。

    外面有开门声,燕回在外头喊人,展小怜趴在床上锤床,本来多好的一人世界,结果这丫突然跑过来了,她把手机拿过来看了下时间,算了下,发现平常她做大巴要花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燕大爷只花了不到两小时,展小怜表示很惆怅,她怎么觉得有种上了贼船下不来的感觉?

    展小怜抓起一个枕头角使劲咬着,他们俩可真是正儿八经的炮友啊,连多余的话都没有,到一块就滚床单,而且还是重口味的,各种地方能滚的都滚过来,展小怜心里这个恨啊,有什么办法能杀人不见血不留痕的?她能不能学一下然后把燕回给干掉自己还能逍遥自在的?

    正咬的起劲,冷不丁燕回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属狗的?”

    展小怜扭头怒视:“不能拍我的头!会拍傻的!”

    燕回当没听到,掀开被子坐进去,靠在后面,伸手把展小怜从被窝里拖出来搁自己怀里,还拉被子盖了盖,说:“来来来,爷跟你来算算账。”

    展小怜从他胸前抬头,对于两人光溜溜的这样贴一块十分不舒服,展小怜坚持没让自己跳起来掐他脖子,而是很淡定的问:“爷,您老这话说的不明白了,咱俩要算什么帐?”

    燕回抬眸看了她一眼:“不知道?”

    展小怜睁大眼睛:“我怎么知道啊?我又没做啥。”

    燕回伸手捏着她的脸:“当爷是聋的还是怎么着?还敢说没做什么?”

    展小怜还真认真想了想,啥都没想起来:“爷,我觉得这一阵没惹您老人家生气吧?”

    燕回握了握拳,一脸想揍她的表情,忍了忍,放下手,问:“爷问你,你那什么大哥二哥三哥的,到底怎么回事?”

    展小怜顿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爷是说我那几个哥哥啊?是这么回事,就是您老知道的那样啊,我爸跟他们家的人认识,连带着我也认识了,就这样。”

    燕回捏着她的脸蛋摇了好几下,“妞,你这是给爷装蒜是不是?”

    展小怜疼的眼泪汪汪的:“爷,我都实话实说了,您老怎么还不高兴啊?”

    燕回松手,展小怜捧着自己被捏的疼死的脸蛋揉,燕回清了清嗓子,沉默了一下才说:“爷说的是,你那几个便宜哥哥,给你介绍的什么才俊的,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哦”了一声,大眼睛左右飘了飘,慢吞吞的说:“哦,这个啊,这个……我说着玩呢。”

    燕回猛的一抓展小怜头发,捧着她的小脸面向自己,“还耍滑头?”

    展小怜抱头嚷嚷:“哎哟哎哟,爷,疼疼疼!”燕回不松手,还抓的越来越紧,展小怜急忙改口:“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等燕回松手,展小怜揉着被扯疼的头皮,嘟嘴看着燕回,不满的说:“爷,您老什么时候才懂怜香惜玉?有这样对待炮友的吗?看看,看看,掉了多少头发啊?疼死了都!”

    燕回隔着被子伸手拍了下她的屁股:“还磨叽?”

    展小怜有点怒了:“爷,多大的事啊就这么急?知道的是您老好奇,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老这是打探情敌消息呢。”

    展小怜话音刚落,燕回的脸色就跟变色变色似的,变了好几个颜色,最后他黑着脸,直接伸手搁展小怜的脖子上,咬着牙说:“你信不信爷现在就能掐死你?”

    展小怜一看他的脸色,比专业演员的演技还高,立马伸出胳膊搂住燕回的脖子,挪着身体往他身上贴,笑的贼贱贼贱的,用胸磨蹭讨好:“爷,您老怎么舍得掐死我这么漂亮性感可爱的女人啊?”然后对燕回眨眼放电:“爷,您老千万得冷静,法制社会来着。”

    燕回掐着她的脖子,松松垮垮摇了摇:“别犯贱,给爷好好说话。”

    展小怜伸长脖子在燕回嘴上亲了一下:“爷,您老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欺负人呢?我这不是为了哄爷高兴嘛,哪有犯贱啊?再说了,”展小怜对燕回龇牙笑:“弄刀耍‘贱’什么的,我也比不上您老人家啊。”

    燕回动了动手指,确定自己想弄死她,紧了紧手上动作:“你可别后悔!”

    展小怜赶紧举手嚷嚷:“爷,我说!”然后又对着燕回贱兮兮的一笑,说:“青年才俊什么的,是我哥说的,我哥跟我爸说,现在不让我谈恋爱呢,说现在谈恋爱影响学习,而且现在找到的对象都是垃圾,让我三十五岁结婚,他肯定会给我挑个湘江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就是这样的,还能有什么啊?爷,您老到底想听什么呢?”

    燕回微微抬头,“啊”了一声,然后拿起手边柜子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展小怜还奇怪他跟自己说了一半的话怎么突然打电话了呢,结果就听燕回在电话通了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给爷找个国际杀手,要命中率百分之九十……不对,是百分之命中率的杀手,目标?湘江龙……”

    话没说完,燕回手里的电话被展小怜抢过去,手忙脚乱的把电池电板给扣了下来,比划了一个扔飞机的动作,直接砸墙面上了。

    砸完了,展小怜扭头看着燕回,眨了眨眼,“爷,您老开玩笑的吧?”

    燕回指着手机,“爷像跟你开玩笑的?给爷捡回来!赶紧了。”

    展小怜趴在燕回身上,脸上的表情委委屈屈的,听了燕回的话以后,像个小可怜似的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垂下头,也不去捡手机,就是坐着不动。

    燕回伸手抬她下巴,嘴里说了句:“妞!”然后燕大爷默了默,半响才出声:“别告诉爷……要哭了?”

    展小怜低着头,伸手在眼睛上抹了把,有没有眼泪不知道,反正那动作看着就像是哭的,燕大爷顿时消停了,语气有点不耐烦的说了句:“你赶紧把眼泪给爷收回去,爷不吃你这套,看着烦,赶紧收回去!”说着,燕回自己下床,把被展小怜摔的四分五裂的手机捡回来,还在展小怜面前晃了下:“爷都捡回来了!”

    展小怜趴在床上背对他,一动不动,也不搭话,燕大爷僵坐了一会,然后试探着伸手,“别跟爷装死,赶紧起来!听到没?喂?还哭?”

    展小怜还是趴着不动,燕大爷有点怒了,靠过去,强行把展小怜掰过来,展小怜脸上还真有液体,燕大爷有点傻眼,“那个……你这妞是猪脑袋?爷开玩笑的话都听不懂?有幽默细胞没?”

    顿时,演戏上演的展小怜破涕为笑,主动往燕大爷怀里游了游,说:“我就知道爷您老人家最好了,我就跟我大哥说了,湘江的什么青年才俊能有什么好的呀,说话我都听不懂,沟通起来都困难……”然后她抹了把脸上的液体,说,“对了爷,我没哭啊,我头发梢没吹干,刚刚挤出水来了,嘿嘿。”

    燕回:“……”

    展小怜讨好,伸出胳膊抱他脖子:“爷,睡觉呗,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困了,明天我还有的忙活呢。”

    燕回一口气不上不下的,低头看了看,凑到她脖子上啃了一口,展小怜疼的哼唧两声,然后把腿往燕回身上敲,没睁眼,睡着了。燕回心里有股子气,就是想弄死这妞。

    第二天一大早,展小怜起床,燕回不在,发现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说实话,展小怜还没看过燕回写字,她也不确定上面那字是谁写的,反正是让她醒了以后到酒店的顶楼,展小怜觉得有点怪,去顶楼干什么?这天,顶楼锻炼身体?那冷飕飕的会感冒啊?特别是她这种没那么好体质,感冒还没彻底好的人,去了就更遭罪了。

    不过一想到那丫的变态性格,展小怜觉得自己还是过去看看,省的到时候燕回挑刺,她看了看那字,写的还挺好,也没错别字,展小怜还以为燕回会写错别字呢。

    展小怜起床穿好衣服,跑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心里可奇怪这个时间也不说锻炼的时候,去顶楼干什么呢,心里一边好奇,人还是一边去了,既然留了条,那就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手擦在裤兜里,展小怜一路小跑着去坐电梯,外面的人还挺多,她进去以后还有好几个客人都走了进去,直接把展小怜堵到最里面,展小怜被堵的动都不敢动一下,心里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头。

    电梯直接往顶楼升,那几个客人也一直没离开,展小怜从最初的心慌到现在的淡定,要是真冲着她来的,她躲得了今天躲不过明天,看看自己什么命呗。

    电梯门一开,那几个客人先出楼梯,出去以后没有离开,而是分别站着电梯门口两侧,看着展小怜说:“展小姐,请来吧。”

    展小怜还是手插裤兜,摇摇摆摆的走出去,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圈,走在那几个人中间,通往楼顶的天窗已被人打开,前面带路的人已经先走了进去,展小怜在天窗口站了一会,然后抬脚跨了进去。

    顶楼上有人在剧烈的争执,展小怜跟着人走过去,听到脚步声,争执也跟着消失,展小怜警惕的看着卿犬和另外几个陌生面孔的男人,疑惑的问:“你们找我?什么事?”

    卿犬抬脚就要走,被他身边的男人伸手拉住:“卿犬!”

    卿犬胳膊一挥,那个男人抓着他的胳膊直接被挥开,卿犬脸色阴沉的径直朝展小怜走去,走到展小怜面前,什么话没说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展小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他直接抓个正着,卿犬抓住展小怜的头发,抬脚就往楼房的边缘处走,展小怜疼的“嗷嗷”叫:“干什么干什么?有话好说不行吗?”

    卿犬依旧沉着脸,把展小怜拖到楼房边缘,那边几个男人看着天窗口一眼,急切的走向卿犬,嘴里劝道:“卿犬,别冲动,爷知道了,绝对会杀了你!她不一样……”

    卿犬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对着那两个要冲过来的人脚下就开了两枪,枪是带了消声器的,展小怜直听到很小的两声“噗”,那两个男人顿时站住脚,不敢往前一步,卿犬冷笑一声:“就是因为不一样,她才必须死,否则,我们爷会被她毁了!”

    ------题外话------

    爷掐腰得瑟笑,爷二更了,把催更的美妞全打趴,爷总算成功一次鸟,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