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9章 求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亲过去的时候就看到燕回那丫一脸得瑟的表情,等展小怜一亲过去,燕回就习惯性的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主动迎过去。

    燕回的手碰到了展小怜受伤的这头皮,那地方还疼着呢,展小怜顿时接二连三的吸气:“爷,疼……”

    燕回松手,揉按着展小怜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摁,故意堵着她的嘴不让她开口,展小怜脚下不稳,站的踉踉跄跄就要跌倒,燕回单手抄在她的屁股下头,直接把她整个人托了起来,展小怜身体一悬空,心就跟着提了起来。

    纯粹是后遗症,展小怜现在脚一离地心里就慌,本来勾在燕回脖子上的手,在她脚离地身体悬空的一瞬间立马死死的抱住燕回的脖子。

    燕回低笑,一手拖着她的身体一手按在她脖子的位置,直接把人带到了床边,两人一起倒在上头,燕回托着她的后脑勺,悬在她的上方,居高临下看着展小怜的眼睛,邪气一笑,说:“妞,现在开始,你的命是爷的。”

    展小怜:“哈?”她拼命举着肿起来的手避开燕回粗鲁的动作,嘴里嚷嚷着说:“爷,您老这玩笑开大发了,我听着心里特别慌,爷,咱还换个话题呗。”

    燕回挑眉:“换个?”眼睛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伸手扯她衣服,说:“那就直接换做的……”

    再睁眼就是中午,展小怜坐在床上抓头发,看了眼旁边躺着没动的燕回呆了呆,突然想到展爸了,她心里一慌,赶紧去掏手机,他爸果然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展小怜清了清嗓子,觉得还有点哑,怕展爸听出点啥,伸手掀被子,燕回蓦然睁眼,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问:“去哪?”

    展小怜指了指热水壶,说:“爷,我去喝点水。”

    燕回松开手,慢吞吞的爬起来,咕哝一句:“爷也要。”

    展小怜掀开被子捡地上自己的衣服,捏着被撕破的内衣,举在手里看了半天,有点无语,这还怎么穿啊?这丫变态,每次都是这样,她花在买内衣上的钱都好多,这样下去她可真是亏死。展小怜过去倒水,倒了两杯水,自己一口气喝了一大杯,然后把另一杯端给燕回:“爷,喝呗,温度刚好。”

    燕回看了她一眼,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又大爷似得把空杯子递回去,“拿去。”

    展小怜撇撇嘴,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然后坐在床边给展爸回电话,“喂,爸,是我呀,我还在我同学这呢。我上午没课,睡懒觉呢,早饭?这都大中午了,我肯定吃过了呀。”

    展爸一早上打了展小怜三四次电话,结果都没人接,他还想着是不是手机没电了呢,结果展小怜说睡过头了,展爸这就郁闷了,这孩子怎么这么虎呢,要是有课这肯定就不去上了,于是展爸在电话里把展小怜训了一顿,展小怜就嘿嘿笑,她爸说什么她都不反驳。

    燕回一直侧着身体,微微眯着眼看着展小怜,展小怜正跟她爸装乖宝宝呢,那张小脸上的笑容看着可谄媚了,大眼笑的成了下玄月,弯弯的,陪着白嫩嫩的小脸,看着特别可爱。燕回看着看着,突然嗤一下笑出声,声音还挺大,展小怜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幸好展爸那边正说的过瘾,没有听到,展小怜立马扭头对燕回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等展小怜挂了电话,她扭头黑着小脸瞪着燕回,不满的说:“爷,我打电话的时候您老可不能拆我的台,这万一让我爸听到了,我就死定了。”

    燕回微微抬头看着,伸手捏展小怜的脸蛋:“怎么个死法?爷是你养的?还是爷见不得人?”

    展小怜撇嘴,懒的跟他理论,一边动手穿衣服一边说:“爷,我衣服都被您老给扯坏了,您老是不是得贴我点钱啊?我怎么觉得这炮友当的有点亏呢?啥都是我自己花钱……对了!”展小怜突然对着燕回摊开手掌,理所当然的说:“爷,您老是不是应该补贴我点钱?”

    燕回挑眉,邪笑着问:“妞是说这衣服钱?”

    展小怜瞪着大眼,说:“爷,您老这什么记性?您忘了?过年的时候,您是怎么答应我的?‘日’后补贴,您这日了以后都N年了吧,我怎么一毛钱补偿都没有?”

    燕回摸下巴思索:“有这事?爷怎么不记得?”

    展小怜顿时跳脚:“怎么没有?我打胎的钱可是我从生活费里挤出来的,我总不能跟我爸妈伸手要,说我打胎要钱吧?我可是瞒着他们的,当时您老不是跟我说日后补偿的嘛。”

    燕回的脸从刚才的怡然自得“咻”一下冷了下来,他阴着脸,伸手把展小怜拉的跌坐在床上,“你这是要爷夸你听话?还是说你故意整个那玩意出来?你知不知道,爷有时候就想亲手弄死你?”

    展小怜挣扎着爬起来,嘴里嚷嚷:“凭什么呀?我都这样了您老还欺负我?您老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哪有您这样的?我到现在可没花您一毛钱,我还是学生,能跟你老人家比吗?不带这样的,打胎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肚子谁弄大的呀?凭什么要我一个人花钱?出力的是您老人家没错,可受苦的是我好不好?”

    “你给爷坐下!”燕回猛的伸手一拉,语气不善,展小怜再次跌坐。

    展小怜的肺都气炸了,“喂,我不高兴了,您老这是干嘛呀?仗着身体优势欺负人是不是?”

    燕回冷着脸,死死的盯着展小怜的脸:“爷刚刚就应该让卿犬弄死你。”

    展小怜一听,满脑子的火气顿时消了,变脸也快,前一秒还是气势汹汹的,这会就腻腻歪歪往燕回身上靠,用那只没受伤的手象征性的在燕回的盖着被子的腿上揉啊揉的,其实就跟挠痒似的:“爷,说到这个我还是挺感激爷的,真的。爷辛苦了,您想吃什么喝什么跟我说,打胎的补贴我就不要了,权当对爷的感谢,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那只在他腿上捏的小爪子给甩开:“你这是要爷还得感谢你体谅不是?滚!”

    展小怜撇嘴,麻利的把衣服拿到一块,然后往身上套,套到一半的时候冷不丁燕回又发神经把她拉过去按床上啃,展小怜被啃的有点抓狂,“爷,您老这是干什么呀?”

    燕回一只胳膊禁锢着展小怜的腰,嘴里说了句:“今天这事……以后没经过爷的允许,不许轻信。这种没脑子的事你也做?小时候不是号称神童?这是长残了?你这要是神童,爷两辈子都是神童了。”

    展小怜:“……”试着起来结果没成功,她只好乖乖躺着说:“爷,这是两码事,谁知道会这样?我就想着吧,这好歹是爷专属卧室,我这是给皇帝侍寝才有机会进来的,别人没经过允许谁敢进来?这要不是爷放的,还能有谁啊?”

    展小怜扭了扭身体,翻个身,把脸对着燕回,说:“跟您老人家说实话,其实我是认为爷您老人家可能会留字条让我顶楼让看晨景的。结果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来着。”

    燕回嗤笑:“爷倒是有心,就怕你这懒小妞死活起不来,当爷不知道?你的懒骨头都是早上冒出来的。”

    展小怜眨巴眨巴两下眼睛,说:“爷,您老要不要这样真相啊。”顿了顿,展小怜又低下头,声音一下就闷闷的说:“爷,我能不能问您老一个问题?”

    燕回从小憩中睁开眼:“说。”

    展小怜看着他,问:“爷,我能不能问一声,我在爷心里头,究竟是什么样?其实我挺好奇,您看,今天那只小狗说的那些话,爷听到了吧?其实不止一个人这样说,我自己都这样认为,爷身边的女人,我都见识过,哪个都是绝色美人,可是哪个都不长久,就我时间最长,爷,您老能不能告诉我,我这样的,在爷心里,是啥定位?”

    燕回嗤笑:“你说呢?”

    展小怜无辜:“我要是知道,还问您老人家啊?爷,您老要考虑下小狗的话,他说什么来着?弱点,爷,其实爷的弱点什么的我一点都不担心,爷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让那些人得逞来着,其实我就担心一个事,就是,如果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爷弱点的时候,我就死定了。”

    燕回慢吞吞的爬起来,展小怜一看,自己也跟着一骨碌爬了起来,燕回伸手捏捏她的脸蛋,捏着了就没松手,一摇一摇的,“你这自私的女人,就想着你自己。”

    展小怜捧着小脸,嘴里嚷嚷:“爷,我这不是自私,我这是自保呀,先别说其他的,您老那些红颜知己就能把我撕成碎片,您说我是不是死定了?再往深里说,爷,那些整天拿着刀枪打算把您大卸八块的,以后会不会转移对象拿我泄愤啊?”

    燕回摸索着下巴,半响点头:“有点道理。”

    展小怜的身体立马绷的特别直,四十五度凑到燕回面前,盯着他,说:“爷,这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肯定没您老那么牛叉的身手,您说我这是不是死定了?爷,您老人家能不能高抬贵手的让我喘喘气,好歹缓缓,让人家没这种想法是不是?”

    燕回慢慢的挑起眉毛,微微抬起下巴,“哈”了一声,然后问:“爷没听懂,什么意思?”

    展小怜赶紧伸手给他捏肩膀,嘴里麻利的说:“就是咱俩先断炮一阵子,等您老身边有了新美人了,转移大众视线了以后,咱俩再接着炮,这样好歹我也安全了是不是?这可是为了您老人家好也是为了我好,爷,您老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您就当为了我着想呗,我可是把爷当成英雄来看的,爷,您能不能英雄救美到底,再救救我?”

    燕回抬眸,盯着展小怜,说:“按照妞的说法,就是要跟爷先解除炮友关系,然后再恢复?”

    展小怜点头,竖大拇指:“爷,您老真相了。”

    燕回唇边勾起一抹笑,慢吞吞的换了个姿势,问:“那爷这段期间的女人哪里找?”

    展小怜瞪大眼睛:“爷,您老只要等在家里,肯定会有女人乖乖送上门的,这个您老就别担心了。”

    燕回伸手推开她的手:“爷对比过,爷觉得其他女人都没有你好用,怎么办?”

    展小怜:“……”半响,她抽搐着嘴角,再次把小手往燕回的肩膀上放,更加卖力的揉着,说:“爷,这是暂时的,您老就将就一下呗。英雄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您看刚才您老那样,在我看来,可帅了,真的,真是帅死了,可是又危险了,一般人谁敢做是不是?我这可是打心眼里感激爷的,可是,我想着就冲爷这份英雄气概,您老肯定愿意再当一次我的大英雄,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伸手一推展小怜,轻描淡写的说:“别想了,你在了爷倒是省事,爷的麻烦被你分担,爷还担心什么?你在了是好事,爷乐的自在。妞刚刚是怎么说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吧?爷觉得有点道理。”

    展小怜说了半天,结果他来了这么一句,展小怜顿时怒了:“爷,您老不能这么自私!我爸就我一个闺女!我的命稀罕着呢,您怎么能这样?您瞅瞅,连您老的人都想弄死我,更别提别人了,我现在就觉得我是活在刀尖上的,我本来好好的,现在怎么就落这田地了?您说是谁害的?”

    燕回托下巴问:“谁?”

    展小怜伸手指着燕回的鼻尖,愤怒的说:“当然是爷!”

    燕回一把拉住她的手,送到嘴边慢慢的啃,还抽空说了句:“爷高兴,爷乐意,怎么着?”

    展小怜继续瞪他,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那双毛茸茸黑漆漆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渐渐的蓄满了泪水,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眼泪就跟大豆似的往下滚,噼里啪啦滴在被子上,从燕回手里抽回手,身体往前一倒,往燕回腿上一趴,一边捶床一边“哇哇”大哭:“我不活了……我还是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算了,也好过被人捉过去各种折磨死……都是些变态似的人物,搞不定怎么被弄死……先X后杀什么的,太恐怖了,我还是自己先选个正常点的死法算了……”

    燕回目瞪口呆,刚刚还义愤填膺的小人,一眨眼功夫就跟孟姜女哭夫似的,比死了亲爹哭的还伤心,燕回明显感到自己的腿上被沾了水,也不知道是她的眼泪还是鼻涕,有点嫌弃的伸手去拉:“你还真有本事哭成这样?”

    展小怜立马从燕回腿上挪到了床上,继续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哭,根本不搭理他。

    燕回有点烦躁的从床上下来,三两下穿上裤子,光着脚在地上走了几个来回,一脸不耐烦的又伸手去拉展小怜:“妞,你给爷收声!”

    结果,展小怜嚎的更大声,嚎完以后,展小怜一抹眼泪从床上爬起来,嘴里说:“我现在就去跳楼,省的夜长梦多。”说着跑去门边穿鞋。

    燕回“哈”了一声,然后就抱胸在旁边看着,展小怜穿上鞋之后也不看他,还真的直接坐电梯上顶楼去了,燕回慢腾腾的一路跟着,展小怜吃奶的劲都使出来都没把天窗打开,扭头请燕回帮忙:“爷,您老帮个忙呗。”

    燕回过去,抬起一脚把天窗口的玻璃给踹的粉碎,展小怜踩着碎玻璃片弯腰钻过去,一出天窗她撒腿就往顶楼的边缘跑,燕回一愣,抬眼就看到那妞跑到边缘以后啥话都没说,还真的手脚并用的往护栏上爬。

    燕回嘴里“喂”了一声,抬脚几步就跟了过去,伸手,一把抓住展小怜的上衣,手里的重量一沉,他差点没拉住,燕回低头一看才发现她整个人都是悬空的,只要他一松手,手里这妞就会被摔成肉饼。

    这妞刚刚的行动根本就不像吓唬人的架势,燕回咬着牙,一口气直接把她从护栏那边强行拖了进来,松手扔在地上。

    展小怜靠墙坐在地上,低头嘟嘴,鼓着小脸,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一句话也不说,燕回伸手指着她,就憋出一个“你”,然后半天没说出话,回头对外头吼了一声:“来人把她给爷带下去!”

    展小怜被人给押着下去,真是压着的,就怕她一会又趁人不注意再玩一次。

    燕回一个人站在顶楼,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直接扔地上踩灭,往楼下看了一眼,下面车跟行人一点点大,燕回异常烦躁的在顶楼来回走了几圈,犹豫了一会,然后拿出手机,翻了个号码出来,伸手拨通:“哟,扬哥,是小弟呀,问个事,那个……就是我那妹子犯二的时候,你是怎么收拾她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题外话------

    打滚打滚打滚打滚,爷继续滚着要票,谢众美妞,爷总算上了一回榜单,即便没入前十,爷表示也很高兴,再谢众美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