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3章 下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青城这边燕回周围的人都看到,燕大爷的脸有点发黑。

    展小怜自己说完,伸手挂了电话,心里还想着等着燕回把瞳儿的手机好发过来,她吃完饭再打电话呢,刚把手机放下,那边电话响了,展小怜急忙拿起来一看,疑疑惑惑的接通:“喂?”

    燕回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爷让你挂电话了?”

    展小怜:“哈?”听出燕大爷不高兴,展小怜赶紧解释:“爷,我们刚刚不是说完话了吗?”

    燕大爷很不高兴:“爷没让你挂电话!”

    展小怜嘟嘴,外头展妈上楼的声音她都听到了,展小怜立马站起来,对着电话压低声音说:“爷,我妈过来找我下去吃饭了,我先挂了哈,爷您老人家千万别生气,等我吃过饭我再给您打电话哈,爷,爱死您了,88,吧唧!”

    展妈拧开展小怜房门的一瞬间,展小怜把电话给挂了,手往床上一扔,穿着拖鞋就走:“妈,我都说听到了。”

    展妈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没听到你声音?非得我上来才行。”

    展小怜嘿嘿一笑,抱着展妈的胳膊下楼吃饭。

    展小怜吃饭的时候也不吭声,埋头扒饭,那边展爸跟安里木在喝酒,说的反正都是男人的话题,工作时事什么的,展小怜也插不上话,自己吃自己的,吃完了碗筷一放,嘴里说了句:“我吃完了!木头哥哥多吃点,我先上去睡觉了,累死了。”

    不等展爸和展妈说什么,展小怜已经跑楼上了,手机上还真有个燕回发过来的短信,展小怜直接拨通了号码,电话一通,展小怜就爬到床上靠着被子坐在床上,问:“哟,婶,好久不见呀。”

    瞳儿轻松的举着电话,问:“原来是你,你打我电话干什么?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说的。”

    展小怜靠着软软的被子舒服的躺着,笑嘻嘻的说:“没什么好说的?我怎么觉得我们好说的多着呢?比如我木头哥哥,这个算不算共同的话题?”

    瞳儿微微垂下的眸瞬间抬起,“你到底相干什么?别以为我们爷把你当回事,就为所欲为,男人不过就是那样的德性,今天能对你好,明天就能对别的你女人好。”

    展小怜撇嘴,没所谓的说道:“你们爷把我当回事比其他人都管用,最起码管你没什么问题,你信不信我挂了电话就跟他告状,说你跟安里木睡了一觉以后,就开始害单相思了?”

    瞳儿冷笑:“你敢吗?你,舍得吗?”

    展小怜伸手抓抓头发,悠然自得的翘起了二郎腿,说:“你现在去找你们爷,试试我敢不敢。婶,实话跟你说,要是我真决定把你往死里弄,就不会管别人的死活,安里木要是我男人,你跟我说敢不敢还差不多,他现在就是我邻居,我什么不敢的?再说了,我有本事把你弄死,我就有本事把他弄活。你们家那位爷对我可不是当回事这么简单,没看到他跳到楼下救我的劲头?那可是,生、死、相、随!”

    瞳儿默然无声,展小怜这边开始得瑟:“婶,怎么不说话了?其实你也知道是不是?就冲着你们家爷对我,你敢跟我赌?”

    半响,瞳儿出声,声音却软了几分:“你打电话给我,到底想干什么?”

    展小怜继续抖着二郎腿,“婶,咱明人不说暗话,木头哥哥突然调动工作去了青城,你说着里头你扮演了什么角色?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实话跟你说,我不信。木头哥哥现在生活的很好,我希望你别不死心的去打扰,他跟自己老婆安安稳稳的生活,过两年有个小孩,他过的是正常人的生活,烦请你别再打我木头哥哥的注意。记着哈,你再喜欢一个男人也不能当三,知道不?”

    曈儿发出一声略显悲凉的冷笑:“展小怜,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如果你爱过,你怎么能做到无动于衷?你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跟别的女人结婚,转头就置身事外?你根本就不懂爱,你根本就不懂那种为一个人肝肠寸断的滋味,你也不懂想一个人时,那种悲凉和孤独的滋味,展小怜,你懂什么是爱?你不懂,你根本就没爱过,所以你才会比任何人都坦然……”

    展小怜一边接电话一边把袜子脱了抠脚丫子,“婶,别抒情了。听听你这一副怨妇的腔调,多没意思?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叫破天也不是你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就说我木头哥哥吧,我跟他高兴的时候,你跟燕回也在高兴是不是?我跟燕回折腾的时候,你跟我木头哥哥也在折腾,婶,你看,我们各自在高兴,只是对象不同而已,明明是一样的情况,只不过颠倒了下顺序,怎么就你想不开?你想不开就算了,还非得拉着我一起,你这不典型的自己心胸狭隘也见不得别人日子好过吗?”

    瞳儿举着电话站在原地,被展小怜一圈绕,脑子有点糊,愣了好一会,才有点气急的说:“那不一样……”

    展小怜仰着脖子“哈哈”两声,问:“不一样?哪不一样?是木头哥哥不是人,还是你们家那位爷是禽兽?我怎么没觉得有啥不一样?”

    “……”瞳儿这辈子都不会说安里木一个不,而燕回,再借给瞳儿十个胆,她也不敢说燕回是禽兽。

    展小怜翻白眼:“婶,你看看你都说不出话了,其实你心里头也是认同我说的话的吧?自己心胸狭隘要勇敢的承认,这样才容易放得开。来来来,言归正传,跟我说说你心上人被调到青城,你出了几份力?是怎么游说了你们家那位变态爷才让他点头的?”

    瞳儿直接抛出一句话:“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然后“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摇着手里的手机,晃着身体自语:“大婶啊大婶,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安里木吃晚饭回家,展妈把展小怜喊出去梳洗一番后,展小怜直接回屋去了,上了一会网,直接滚床上睡觉,凌晨十二点的时候,展小怜被她的手机铃声吵醒了,从被窝探出头,迷迷瞪瞪伸手直接给按了,结果,几秒钟后手机再次响起,她有点不耐烦的拿到被窝一看,嘴里发出一连串的骂人话,然后把电话放到耳边,哑着嗓子开口:“喂……”

    顿时,话筒里传出一声暴喝:“展小怜,你想死!”

    展小怜往被窝里钻了钻,“爷,这大半夜的……吃**了?”燕回在那边又开始踹东西,一下一下的,听着声音展小怜都觉得自己的脚疼,“爷,是不是谁给您老人家气受了?怎么气成这样?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有啥事啊?”

    燕回捏着太阳穴,顶着熊猫眼,脸上笑的跟春天的花似的,嘴里吐出的话可是阴气深深,似乎是从后牙缝里透风透过来的:“妞,你这是更年期到了还是记忆力严重衰退?你吃饭之前是怎么跟爷说的?”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努力回想她吃饭之前跟燕回说了什么,然后茫然的说:“我没说什么呀。”她手机号都要到了,还能有什么事啊?

    燕回开始笑,然后慢悠悠的说:“你,给爷等着!”

    展小怜突然有种睁眼就要看到燕回的错觉,赶紧出声:“爷!爷!我想起来了!”

    燕回那边不吭声,展小怜说话的时候脑子就在过滤那时候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然后目标准确的搜索出一句话“等我吃过饭我再给您打电话”,展小怜的脑袋顿时大了一圈,她其实就是说的敷衍话,没想到那丫当真了。想起来以后就猜着肯定是这句了:“爷,我这个……这两天肚子有点不舒服,往厕所跑了一趟以后我完全忘了,您老不会等一个晚上吧?爷,我给您老人家赔罪,真的不是故意的。”想了想,展小怜打了个呵气,然后说:“要不爷,我给你唱个歌吧?”

    燕回:“闭嘴。”

    展小怜果真闭嘴了,燕大爷半天没等到那边有人说话,又不高兴了:“哑巴了?说话。”

    展小怜怒了:“爷,一会让我闭嘴一会让我说话,您老到底要我干嘛呢?你丫脑回路堵塞了?生更半夜的,你不睡还不让人家睡!”

    燕回:“本事了是吧?”

    展小怜反驳,“还不是爷逼的?我要睡觉我要睡觉我要睡觉我要睡觉……我就是要睡觉!”

    燕回不管:“陪爷说话。”

    展小怜真是怒了:“爷,能不能换个时间聊天?这个点,我脑子啥都想不到,就想睡觉。”

    燕回直接问了句:“妞,你给爷算算,多长时间没做了?”

    展小怜脸都绿了:“爷,您老还缺女人吗?关了灯,女人还不都一样?跟胖还是瘦的,高的还是矮的,有啥区别?”

    这回轮到燕大爷脸绿了:“有区别,大小松紧触感,爷挑剔的很!”顿了下,燕大爷又开口了,这次说话展小怜听到燕大爷发怒前兆:“肥妞,你敢再说一句,爷现在就过去割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赶紧闭上嘴巴,口没遮拦是要付出代价的,她还是悠着点的好。

    燕回那边清了清嗓子:“爷记得,你有个什么亲戚是在青城的是吧?”

    展小怜顿时警惕的坐起身:“爷,您老怎么突然说这个?”展小怜老姨住在青城,燕回突然问起这个,展小怜怕这丫突然发神经在她老姨家身上动手脚。

    燕回直接说了句:“你就跟爷说一声,什么时候过来青城!你再不过来,爷就过去找你了!”

    展小怜伸手开灯,瞪大眼睛:“爷,我们当初可是说好的,再说了,您老人家到底有没有找几个相貌出众的美人出来晃悠晃悠啊?爷,不求您老人家一定临幸,最起码您老人家得做做样子吧?要不然,我们这断的还有啥意思啊?您说是不是?”

    燕回躺在床上,大腿翘着二郎腿:“啧啧啧,要不要给爷推荐几个美人,爷就弄床上耍耍?”

    展小怜一听,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爷,您老说的是真的?我还真有几个觉得不错的,模样长的好,外头的风评爷不错,我可喜欢了。就是演的那个《大燕王朝》里面的那个女主角,脸蛋好看身材火爆,要清纯的时候清纯,要美艳的时候美艳,爷,我瞅着就是您老人家喜欢的款。”

    燕回应声:“哦,还有呢?”

    展小怜继续推荐:“还有就是演配角的那个,江湖侠女,我最喜欢的起身她,长的没女主角好看,但是个性绝对出彩,爷,我保证您会喜欢,真的,我查了好多她的资料,觉得是爷喜欢的款里的一种。”

    燕回说:“妞,你可真有心。”

    展小怜撇嘴说:“爷,我还有人选没推荐呢。”

    燕回冷哼:“等爷尝了这两个的鲜再说。”

    展小怜点头:“爷,您老是我见过的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有兴致的爷们,绝对的有容乃大,比公交车还容易接受,真正的来者不拒啊!爷,我这可是发自肺腑的夸您老人家。”

    结果,燕大爷那边冒出一句:“肥妞,你就等着爷弄死最好。”然后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默默的把电话关机,放到床头柜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展小怜睡到十点钟,赖在被窝不起床,就听到楼下有点吵,磨叽到十点半才爬起来,抓住乱糟糟的头发往往楼下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楼下客厅坐了客人,仔细一看是安里木带着小葵过来,正跟展爸展妈坐在沙发上说话,展小怜这一出现可不是时候,主要是她的造型太挫了,也没穿件像样的衣服,就套睡衣睡裤,睡衣的扣子还扣错了,两黑眼圈看着就跟熊猫似的,眼角趴着两粒眼屎,看着就可寒碜。

    展妈的眼都快喷火了,“小怜,家里来客人了,赶紧去换件衣服。”

    展小怜抓住头发还是往下走,一边打呵欠一边说:“木头哥哥早,小嫂子早。”

    安里木忍不住笑了笑:“小怜,这都中午了。”

    展爸都替自己小闺女丢脸了,赶紧招呼客人:“木头,小葵,我们吃水果,那丫头刚睡醒,不理她。”

    展小怜能起床的原因就是被饿的,跑去厨房看了看,把展妈放在蒸笼上的肉包子拿下来咬了一大口,结果被噎的直翻白眼,展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厨房,一巴掌拍在她后背上,展小怜把包子咽下去,喘不过气,展妈赶紧给她端了碗水,展小怜一口气被水给喝干净以后,这才有机会说了句:“噎死我了!”

    展妈气的差点动手打她,这丫头是不是越活越回头了?戳戳展小怜的脑门:“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谁跟你抢了?慢点吃会怎么着?”

    展小怜一声不吭,她妈说啥都不吭,尽管往嘴里塞包子。

    展妈真是没辙了,直接把她推出厨房,“你给我赶紧上去换衣服去,让人家看到像什么样子?赶紧上去!”

    展小怜还是不理她妈,愣是站在厨房门口把包子吃完洗完手才上楼换衣服。

    衣服换好了展小怜直接跑到楼下,往展爸身边一坐,然后抬头看看小葵,那小脸笑的跟朵花似的,“这是我嫂子啊?长的还真好看。木头哥哥你可真有福,我嫂子竟然是位大美人。木头哥哥,我小嫂子叫啥啊?”

    小葵看着就是那种家庭条件很优越,但个性很温和的人,展小怜夸她,小葵的脸上就全是不好意思,扭头看了眼安里木,笑的十分腼腆。

    展爸在旁边拍拍展小怜:“小怜,就叫嫂子,问什么名?不准没大没小的。”

    展小怜吐吐舌头,对展爸“嘿嘿”笑:“我就问问嘛,又不会真的叫。”

    小葵在旁边接话:“我叫小葵,小怜妹妹是吧?木头跟我说起过你,还真是漂亮可爱的妹妹。”

    展小怜不要脸的摸摸自己的脸蛋,说:“小嫂子也觉得我长好看?我就说我肯定是人见人爱的嘛,我爸我妈还不相信……”

    展爸实在受不了的推了她一下,笑着说:“小怜,你还能再自恋一点不能啊?也不怕你木头哥哥和嫂子笑话你。”赶紧跟对面的小夫妻说:“这孩子就是时不时这样,说着玩的,别当真。”

    安里木一直坐在旁边安静的微笑,谁说话他都会看过去,见展爸当真了赶紧摆摆手:“展叔没事,小怜从小到大不都这样?我了解的,不用跟我们客气。”

    展小怜得瑟:“爸,听到没?木头哥哥和我嫂子都是默认的,这下你得承认你闺女貌美如花了吧?”

    展妈刚好把做好的拼盘往桌子上端,听到展小怜的话都差翻白眼了:“小怜,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展小怜往展爸身上一歪:“爸,你跟我妈其实都是妒忌我的吧?”

    小葵那边被展小怜逗的笑的不行,看着安里木直嚷着“太可爱了”,安里木无奈的笑着说:“我就跟你说她可爱,有时候小脑袋里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跟她在一块的时候,你就可以整天都很高兴,就算惹你生气了,你也没办法真的生气。”

    展爸看了小葵一眼,直接岔开话题:“小葵有希望跟着木头一起调走吗?”

    小葵笑完了,听到展爸问,赶紧坐正身体,脸上有道担心的说:“暂时还不知道,我爸正托关系,希望能调过去。”

    展小怜歪着小嘴,窝在沙发角落,笑嘻嘻的接了一句:“还是过去吧,过去了可以看着木头哥哥,不让他在外头胡来。听人家说,青城的美女可多了,很多好男人到了那里,慢慢的就会被大染缸染了色,还是潜移默化的,过程根本没法觉察,所以,小嫂子就是在摆宴的工作不干了,也得跟着我木头哥哥过去,你过去看着他了,木头哥哥才没机会做坏事。”

    小葵本来只是担心,听了展小怜的话以后,呼一下把脸转向安里木,那眼神无限委屈,看着就跟安里木已经做了啥坏事似的,展小怜本来是开玩笑似的提醒,结果一看小葵的表情,立马坐直了腰杆,哎哟,这还是朵小白花呀。

    安里木一看小葵的表情,一脑子的头疼,赶紧对说话了:“小怜这是开玩笑,你还真信了?”

    小葵低下头,不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一看就不对劲。安里木赶紧趁着小葵没注意对展小怜指了指小葵,展小怜摇摆着身体,鼓着小嘴看热闹,不但没帮着灭火还火上加油:“木头哥哥,不是我替小嫂子担心,主要是现在外头的女人太恐怖了,那都是主动倒贴型的,就是赖着谁有办法?”

    小葵睁大眼睛,画了眼线贴了睫毛的眼睛愈发显得大,“真的?是不是就跟国外的那些女孩一样热情?”

    展小怜摆手:“人家那是热情,国内的女人要是对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热情,那大部分都是别有用心,不是热情,那是不要脸。”

    小葵:“……”再次扭头看向安里木,满眼的控诉。

    安里木顿觉头疼无比。

    展爸本来是看年轻人说话听乐和的,结果这下都看不下去了,赶紧拍了展小怜一巴掌:“尽胡说,你木头哥哥是那种男人吗?你从小跟你木头哥哥一起长大,你还不知道他?就故意吓唬你小嫂子是吧?”

    展小怜嘻嘻笑着:“小嫂子你听听就好,嘿嘿。”

    是不是瞎说,展小怜自己还谁知道的,换个地方她都不会多心,可那是青城,有一个目标明确就等猎物入网的瞳儿,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展小怜亲眼看到过安里木和瞳儿亲密的录像,即便看起来安里木有点异常,可事实是真实存在的,如果瞳儿拿出那事要挟安里木,结果不言而喻,即便安里木没有上钩,瞳儿的存在也会让人无比恶心。按照展小怜观察到的小葵,肯定会倍受打击。

    展小怜后面的添油加醋,其实就是为了刺激小葵,最好是刺激的她直接跟着安里木去青城,有个年轻漂亮又乖巧听话的老婆在身边,绝对比一个老光棍单身一人来的踏实。

    展小怜挑起矛盾后,也不负责灭火,看到展妈正忙着往外端菜,立马站起来装孝顺闺女,“妈,我来帮忙。”

    午饭结束后,小葵是跟安里木闹别扭走的,反正看着就是一脸委屈,整的跟安里木在外头胡来被她捉到似的,安里木都无奈了,展爸展妈推着展小怜去跟小葵解释,展小怜不去,抱着杯子喝水,嘴里还说:“说什么说呀,这是检验我小嫂子对我木头哥哥是不是真爱的最好时候,她要是真爱木头哥哥,肯定是工作调不调得了都会去的。”然后从被子后头抬起小脸看着安里木,笑嘻嘻的说:“木头哥哥,你以后肯定会感谢我的。”

    安里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展妈都差拿鞋底抽展小怜:“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尽不做好事呢?”又赶紧跟安里木说:“木头你赶紧回去哄哄小葵,女孩子好哄,说两句好话就行了。”

    安里木点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回家去了。

    展小怜用杯子喝水,一点一点的喝,展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训她,展小怜笑嘻嘻的不说话,那粉嫩嫩的小脸,让展妈忍不住捏了一把,说:“这坏丫头,做了坏事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什么时候炼成?”

    展小怜跟展爸告状:“爸,我妈说我厚脸皮。”

    展爸从报纸后头露个头,说:“我看你妈没说错。”

    展小怜仰天长叹:“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啊,我认输了。”

    展爸、展妈:“……”这孩子到底是谁教育出来的?夫妻俩相互看了一眼,都不愿意承认是自己教出来的。

    周末下午,展妈给父女俩收拾了一堆吃的,展爸开车带着展小怜会摆大,展小怜这会再不让展爸去她宿舍了,免得节外生枝,踏进宿舍一步都不行,坚决不让,展爸没办法只好走了。

    展小怜提着东西到宿舍,想着明天给傻妞分一点出去,反正她自己一个人一时半会也吃不完。第二天展小怜差点忘了给穆曦分吃的,结果她从展爸那里蹭了吃的回宿舍一看,发现床上躺了个人,她还奇怪谁躺她床上睡觉呢,掀开被子一看竟然是穆曦,睡的跟猪似的。

    展小怜也没吵她,坐在小笨的床上看带过来的报纸,专找娱乐版看,就像扒点燕回的绯闻出来,毫无疑问的没有一点消息,展小怜就纳闷了,没道理啊,咋一点都没有呢?正想着,手机滴滴答答响起来,展小怜拿起来一看,顿时睁大了眼睛,看了眼还在睡觉的穆曦,拿着手机往外走:“喂?爷,您老怎么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燕回那边大刺刺的说:“爷来摆宴有事,爷给你个机会见爷。”

    展小怜抽了下嘴角,“爷,您老可真是稀罕哈,怎么突然想起跑摆宴来了?什么地方啊?您老先办您老的事呗,我明天还得上课,哪有时间啊?再说了,傻妞现在还躺我床上睡觉呢。”

    燕回问:“怎么?爷给机会你还不珍惜?会接你,快出来。”

    展小怜赶紧摇头:“爷,不是我不愿意,是真不行,傻妞看着有心事,我得关心关心。”

    燕回蓦地冷了声音:“关心?爷看你是那颗小心肝不想要了。你来不来?!”

    展小怜嘟嘴,刚好看到小笨从屋里走出来,捂着电话问了句:“我好朋友过来睡多久了?”

    小笨想了想,说:“最少半小时了,看着特别疲惫的样子,我觉得你还是别叫醒她的好。”

    展小怜点点头,小笨说完就走了,展小怜继续通电话:“喂?爷?您老现在在哪呢?我怎么找您老人家啊?先说好了,我晚上要回宿舍的,傻妞真的在,您老要是不信我可以给您老拍张照。”

    燕回清了清嗓子,“不必,爷办完事了,路过,就在门口,你给爷出来!”

    展小怜一听,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啥话没说,直接跑回宿舍,从窗口往宿舍门口看,还没看到人,顿时松了口气,说:“爷,我还以为您老人家在我宿舍下头呢,那得多轰动啊?”

    燕回嗤笑:“想看?”

    展小怜在门口没看到人,就有点得瑟了:“爷,您老要是来了还行,又没来,想看一看不到啊。”

    燕回问:“实话?”

    展小怜嘿嘿一笑:“爷,我啥时个您老人家打马虎眼?”

    燕回直接说了句:“你下来。”

    展小怜就站在窗口呢,燕回说完“下来”以后,展小怜就看到一个异常骚包的人影,慢慢悠悠慢慢悠悠的从旁边晃到了宿舍门口。

    ------题外话------

    打滚打滚打滚打滚,爷表示一个月的最后一天,美妞们的PP放兜兜里会过期,打滚打滚,给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