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4章 死小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傻眼了,看着楼下那个晃出来以后就打算往里面走的人,半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手里的电话举在耳边,光眨巴眼睛了。然后,展小怜啥话没说,缩在窗口,往边上躲了躲,嘴里还说了句:“爷,骗人的吧?”

    燕回压根没抬头看,径直往里走,手里还握着电话,“等着,看爷怎么找到你。”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展小怜缩在后头,觉得脑仁子有点疼。她离开窗口,伸手推了推穆曦,喊了几声,结果那小妖精睡的跟猪死的,压根没有要醒的迹象,麻利的把自己一直没戴的帽子拿出来套在头上,揣着手机,缩着脖子往门口走,探头往外看了看,从一楼传来管理员阿姨的声音,展小怜用脚丫子想一直都肯定是那渣要进楼,结果人家不给他进,闹起来。

    展小怜这会可真是怕了他了,他这一闹,得多少知道啊?伸手拉了拉帽檐,缩着小脑袋往下先看了下,然后听到“嘭”一声,似乎是有人强行破门的声音,展小怜沿着楼梯台阶小心翼翼的往下挪,听着那踹门的声音似乎是行走廊的那头传来的,展小怜“噔噔噔”跑下楼,站在走廊中间。

    一楼的女生宿舍房门都是开着的,里面传了一些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管理员阿姨被人几个彪形大汉隔绝在一个角落,动都不敢动,燕回正在站在倒数第二个宿舍门面前,抬起大脚打算踹下去。

    展小怜伸手竖起衣领挡住小脸,然后开始原地踏步跑,小鞋跟踩在地板上“哒哒”的响,格外清晰,展小怜在燕回打算继续踹门的时候对他吼了一声:“渣哥!你怎么又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啦?”喊完了,展小怜头也没抬的撒腿就往外跑,头上的小帽子卡的严严的,说什么也不让人看到她的脸。

    展小怜冲出宿舍以后,直接跑到一个拐弯的地方躲着,然后给燕回打电话,一声以后电话就通了,燕回在那边邪笑着问:“妞,在哪?”

    展小怜从墙边伸个脑袋,看着燕回摇摇晃晃的从宿舍里走出来,后面那几个彪形大汉就跟木桩子似的站在,门口不动,展小怜感慨,这丫果然骚包的人神共愤啊,宿舍找个人,高调成这样,还打算让她活不让了?蹲在墙角跟燕回说:“爷,我在学校南大门,您老过来这里呗。”

    展小怜看见燕回那丫的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把手抓在宿舍的大铁门上晃了晃,说:“一分钟,再不出来爷就让人拆了你宿舍的大门。”

    展小怜缩回脑袋,继续蹲着打电话:“爷,我宿舍大门拆了我可跟您老人家没玩,那是公家的,法治社会来着。另外,从宿舍走到南大门要八分钟,咱们可说好了,八分钟以后您老要是没来,我可就走了,您老爱干嘛就干嘛去。”说着,展小怜挂了电话抬脚就往南大门跑。

    燕回:“……”还举着电话,回头看了眼后面的木桩子,然后把手机拿下来,又晃了晃手里抓着的大铁门,然后松手,手上还有股铁锈,燕大爷慢条斯理的擦手,然后一边踹大门一边说:“把这玩意给爷拆了!”

    于是,几个彪形大汉一起动手,直接把宿舍的大门给拆下来了,燕大爷还在那边低头擦手,等那几人把卸下来的大门放在旁边了,燕回抬起一脚,踹在其中一人的屁股上,骂:“让你们拆你们就拆?不知道法治社会不能随便拆人家东西?给爷装上!”

    里头管理员阿姨哆哆嗦嗦报警的电话还没打出去,宿舍大铁门又被那几个神经病给装上了。

    展小怜一路小跑到学校南大门,买了两串烧烤坐旁边吃,一边吃一边看时间,第二串烧烤吃到最后一口的时候,抬眼就看到燕回晃了过来,展小怜一看时间,在八分钟范围内。

    展小怜是坐在人家摊位上吃的,燕回晃过来以后直接往展小怜面前一站,微微仰着头,一副跩到天上去的模样,“爷来了。”

    展小怜把最后一口烧烤吃完,继续把帽檐往下压了压,然后站起来,往燕回旁边一靠,抱着他的胳膊,说:“爷,五块钱。”

    燕回:“什么?”

    展小怜抬抬下巴,指着烧烤摊说:“爷,五块钱两串,我刚刚吃了两串都。”

    燕回:“……”伸手指着展小怜的脑门:“吃死你!”

    展小怜当没听到,重复说:“爷,我都冒死出来陪您老约会了,花五块钱您老都心疼?爷,不带这样的。”

    燕回低头垂眸看着她:“约会?”然后“啊”了一声,说:“有点道理。”

    然后,燕大爷让人丢过去一张金卡,烧烤摊的老板给郁闷坏了,“那个……同学啊,俺这是小本生意,俺这摊没法刷卡啊。”

    燕大爷的脸当时就黑了,展小怜一看,就凑到燕回面前问:“爷,您老人家不会告诉我木钱吧?这法治社会,霸王餐可不行来着。”

    最后,还是燕回身后那几根木头桩子其中一个身上抠出了五个硬币,展小怜把银币拿给烧烤摊老板,说:“这两串给我带走。”

    燕回怒:“不是刚刚的没付钱?”

    展小怜睁大眼睛:“当然不是!不付钱人老板能给我吃嘛?这个钱是现在外带的。”

    燕回指着她:“爷看你是皮痒了!”

    展小怜伸出手指,强调:“爷,就五块钱,有必要嘛?”

    刚刚抠了五个硬币出来的保镖在后面胆战心惊的说了句,雪上加霜的提醒燕大爷:“爷,那五个硬币不要您老人家还了。”

    燕回回头:“你想死?”

    保镖赶紧闭着嘴巴不吭声,展小怜在旁边声张正义:“爷,欠钱还债天经地义,法治社会,哪能欠债不还呢?”然后提着烧烤老板给她的两根烧烤,一边走一边说:“不还也行,那就当这位大哥请我的……”

    话没说完,燕回伸手扯住展小怜的头发,低头凑到她耳边说了句:“你再敢说一个字,爷现在就割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立马用自己的手在小嘴上打了个叉,表示她不说话了,燕回松手,展小怜扭头就问:“爷,人家那五块钱您老人家到底还不还?”

    燕回停下脚步,从后牙缝挤出一个字:“还!”

    展小怜对燕回竖大拇指:“爷,您老太帅了。”

    燕回没正眼看她,直接拖着她就往走。展小怜用脚丫子想都知道他想干啥,一边走一边问:“爷,您老这样精力旺盛,就该练习着憋一阵子,要不然哪天肯定会不举,别老生气,我这可是为了爷您老人家好,您说现在像我这么好心的哪找去?”

    燕回回头冷了她一眼,继续拖着她往前走,展小怜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劝:“爷,我之前跟您老说的您是不是不记得了?凡事得有个度,古话怎么说来着?过犹不及,过渡了就不好了,爷您老人家得重视起来,别仗着您老现在……”

    展小怜还没说完,直接被燕回推到了墙面上,后背靠着墙,燕回的身体罩着她,卡着她的脖子强迫她抬起头,对着展小怜的小嘴就是一顿狼啃,直啃的展小怜抓狂。后面几个保镖立马背对过去,呈扇子状排开站好,竖起了一道人墙。

    展小怜举高手臂,逮住机会使劲喊:“爷,爷,我选酒店……酒店酒店!”

    燕回当没听到,啃完了她的嘴开始啃她的下巴,又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往下,展小怜故意拉起来挡脸的衣领被他直接拉到下面,眼瞅着那渣就往下面袭击了,展小怜伸手捂住他的嘴,怒道:“爷,您老不觉得有伤风化?这都是木下限了!”

    燕回把脑袋埋在她怀里喘气,展小怜推也推不开,半响,燕回从展小怜怀里抬头,伸手把她外套的拉链拉上,说:“那就酒店,谁都看不到,行了吧?”

    展小怜:“……”有必要一副委屈了他迁就了自己的语气嘛?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展小怜跟在燕回后头走,继续把衣领竖起来挡脸,谁知道啥地方就躲个想弄死燕回的人啊?燕回在前面晃,看着展小怜帽檐低的都快看不清前面的路,在旁边邪笑:“妞,你以为你玩假面游戏?”

    展小怜不搭理他,燕回过去,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就这样搂着她往前走,展小怜受不了的看他一眼,总觉得燕回这会有点得瑟的感觉,忍不住说了句:“爷,您老今天心情是不是特别好?”

    燕回用眼角看了展小怜一眼,“爷没什么高兴的事。怎么着?”

    展小怜咂咂嘴,摇摇头:“没事,我就是随便说说。”

    到了酒店,有人把客房的门打开,展小怜才把帽子拿了,低头踢了脚上的鞋,人还没站稳,那边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拦腰扛了起来,展小怜两只小腿在半空踢腾:“爷,您老忍两分钟会死啊?好歹让我喘口气啊!”

    燕回当没听到轻车熟路的把展小怜丢床上,自己跟着压了过去,不管展小怜怎么挣扎怎么骂人,燕回都当没听到,手上的动作就没停,然后把展小怜从头啃到尾。展小怜觉得自己要死了,这人发疯的时候,听不见人话就算了,还不懂轻重,可着他的性子摆弄,展小怜“嗷嗷”喊疼,燕回就跟没听到似的,展小怜就怒了,这也太欺负人了是吧?抱着燕回的肩膀抬头就咬了上去,就跟小兽似的,咬住了就不撒嘴,燕回折腾多久她就咬了多久。

    那张质量上佳的酒店大床随着床上两人的动作发出摩擦声,听着就跟快要倒塌下去似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消停了。燕回压在展小怜身上,低头在她的胸上咬了一口,表示心满意足,嘴里还不要脸的说了句:“爷就中意你这款的,刚好舒服。”

    展小怜咬着手指甲,满腹怨念的说:“爷,您老这可是不对的,上次我们怎么说的呀?”

    燕回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手摸在她面前,慢条斯理的揉着,嘴里还说着:“爷都说是顺路了。”

    展小怜原地翻个身,瞪着燕回不高兴的说:“爷,您老就没发现办什么事不打紧,关键是这过程都是一样的吗?咱俩这又睡一块了是不是?”

    燕回顺势把脑袋往展小怜怀里钻:“不睡一块……难不成你睡地上?”

    展小怜觉得自己没法跟这人沟通,表示无奈的说了声:“爷,我觉得我有一天要是死了,绝对是被你害死了。人家本来想找你寻仇,不过怎么都杀不到,所以,人家就以为我是您老人家特别重要的人,然后把我给杀了,觉得能对你造成威胁,爷,别说我这想法狗血,这绝对是个可能发生的事,要是真这样,爷,您老觉得我是不是特别无辜?”

    燕回闷笑,厚颜无耻的说:“爷就是要找个吸引人眼球的,这样爷才能高枕无忧活的久一点……”

    展小怜忽的抬起脑袋,怒道:“爷,您老这还有没有公德心了?怎么这样?”

    燕回的贱爪子开始乱摸乱揉,闷声应道:“爷的女人多的事,不差你一个……要是真死了,爷重新找一个不就行了?”

    展小怜想了想,突然说了句:“爷,听您老说这话多想得开啊,那天我要是真被您老那位狗护卫扔楼下倒好了,反正活人的事我不知道,也管不到,反倒是一了百了,是吧?”

    燕回从展小怜的怀里抬头,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问:“又给爷抽什么风?爷实话跟你说了,你要是死了,也就送你全家陪你上路,一个都不留。有本事你就再玩一次试试。”

    展小怜翻白眼:“随您老人家玩呗,我要是死了,哪还管得了我家人啊?还真当能看到生死灵魂啊?”

    燕回猛的一捏:“再说一次?”

    展小怜的下巴被他捏的疼死了,急忙伸手去推,“爷,当什么真啊,咱俩这不是聊天吗?”

    燕回松手,冷飕飕的说了句:“那给爷聊点别的。”

    展小怜揉着下巴岔话题:“爷今天到摆宴什么事啊?是跟帅哥大叔谈生意?”

    燕回随口应了句:“不是,其他的事。”

    展小怜不说话了,主要是跟燕回没什么话好说的,两人见面的第一件事,也是花费大量时间和体力的事就是滚床单,除了这个还真难找出什么共同话题。

    两人一时就这样僵着,气氛也不大好,燕回动了动身体,闷声闷气的说了声:“说话。”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心里还惦记着傻妞还在宿舍,也不知道醒了没,脑袋往后仰了仰,见燕回的闭着眼睛的,就往前凑了下,在燕回嘴上亲了一下,燕回跟着睁开眼看着她:“爷捉住了一个觊觎爷的女贼。”

    展小怜主动往燕回身上爬,说:“爷,实话跟您说了吧,您老还真是我见过的长的最帅的男人,这可是真心话。”

    燕回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看,然后邪笑:“别告诉爷,妞这是爱上爷了。”

    展小怜睁大眼睛,“可不是?我们爷长的这么人见人爱,凭啥我不爱啊?爷,您老的表情能不能别这么得瑟啊?真的……”

    燕回翻身压到展小怜身上,埋头到她脖子下面就开始啃,展小怜翻白眼,这是因为春天到了,兽都发情到了是缘故?怎么就做不死他呢?

    这轮完结,展小怜说什么都要回去:“爷,我一定得回宿舍,对了爷,您老有没有把我宿舍的门给拆了?”

    燕回光着上身,斜靠在床头看展小怜一件一件往身上套衣服,嘴里还说话:“爷什么人?做那种幼稚的事?再说了,法制社会,爷好好的拆门干什么?”

    展小怜疑惑的看了燕回一样,觉得这不大像燕回的做事风格:“真没拆?”

    燕回嗤笑,还顺手点了根烟,慢条斯理的吞云吐雾,“再问一句爷就让人拆了那玩意。”

    展小怜手里捏着外套,弯腰凑到燕回面前,在他嘴角亲了一口,说:“爷,您老这样可帅了。”然后穿上外套。

    燕回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邪笑着说:“妞,你说一个月一次怎么样?”

    展小怜不解:“什么一个月一次?”

    燕回伸手拍怕床,说:“这个。”

    这下展小怜明白了,这丫说的那事,展小怜撇撇嘴,把鞋拿过来穿上,嘴里说了句:“爷,您老可不能言而无信,你肯定得先消除不良影响,要不然以后拿小狗打死弄死我的事肯定还有。再说了,我可没您老人家那样的本事,弄死我容易着呢。”

    燕回伸手摸了摸下巴,突然问:“妞,爷怎么觉得你老提卿犬?”

    展小怜瞪大眼睛,说:“爷,您老是不知道,别看小狗年纪不大,那力气吓死人了,可以把我一个人提起来。小破孩,等着,以后要是有机会落我手里了,我非把整的喊我姑奶奶!”

    燕回“哈”了一声,突然按了手边的电话,对着电话说了句:“把卿犬给爷叫上来。”

    展小怜斜视着燕回:“爷,您什么打算呢这是?”

    燕回掐灭烟,站起来往门口走,回头见展小怜在原地没动,对她勾勾手指:“过来。”

    展小怜穿着小靴子跑过去:“干嘛呢这是?”

    燕回伸手搂着她直接坐到外面的沙发上,不一会功夫,外头有人敲门,卿犬的声音传来:“爷。”

    展小怜一听是那小狗的声音,立马主动站起来过去拉开门:“哟,小狗,今天这精神头足嘛,进来呗。”

    卿犬一看到是展小怜,脸色不好看,冷着脸看着她,燕回在那边喊了一声:“过来。”

    展小怜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直接坐到燕回旁边,紧挨着燕回坐下,然后歪着身体靠他身上不说话,其实就是做样子气死卿犬的,卿犬一看到燕回没有半分排斥甚至还理所当然的把玩着展小怜的手,那脸色就更差了,忍不住出声喊一句:“爷!”

    燕回慢吞吞的抬眸,卿犬顿时后退了一步,燕回没说话,而是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了一个字:“坐!”

    卿犬小心的咽了口口水,然后坐了下来,展小怜的脚故意往燕回的腿上绕,眼前的这对狗男女这是明目张胆的**,看的卿犬年轻的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是被羞的还是被气的,反正看着就跟快要炸了似的。

    展小怜磨蹭在燕回身上,脑袋缩在燕回的肩膀上,对着卿犬鄙夷怒视她的目光做鬼脸,气的卿犬都想站起来过去揍她了。

    卿犬有多讨厌展小怜,看看她的右手就知道,到现在上面的枪伤还未痊愈,卿犬不恨展小怜恨谁?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燕回接下来的话,因为燕回在卿犬坐下以后,突然说了句让卿犬整个人如坠冰窟,燕回说:“爷瞅着卿犬最近没什么事,那就过来照顾妞几天,爷不在,卿犬多费点心,要是她掉跟头发,爷就割了你的脑袋。”

    展小怜鼓着小嘴,对面卿犬的脸都绿了,展小怜努力绷着小不让自己笑出声,最后没忍住,扭头趴在燕回的肩膀上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燕回嫌弃的看着自己的肩膀上湿了的地方,咬牙:“要不要爷挖了你的眼珠子?”

    展小怜当着卿犬的面,在燕回嘴上亲了一下,卿犬嘴边“不要脸”三个字眼瞅着就要冒出来了,那边本来要发飙的燕大爷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怒火瞬间消失了。

    卿犬咬着牙,跟燕回抗议:“爷,我不当这女人的保镖,我死都不当……”

    结果,卿犬的话没说完,燕回直接说了句:“那你就去死,顺便出去换个活的进来。”

    卿犬:“……”

    展小怜捂住眼睛,手指露了条缝,假惺惺的说:“爷,算了吧,小狗兄一直都不待见我,我这就是贱命,嘤嘤嘤……”

    燕回抬头看着卿犬:“你怎么还不去死?”

    卿犬犹犹豫豫站起来,咬着牙,半响豁出去的说了句:“爷,您老的话……我听……我听就是了……”

    燕回对卿犬挥挥手:“赶紧出去,爷看你眼疼。”

    卿犬真是吐着血出去的。

    等门关上了,燕回伸手拉下展小怜捂着眼的手,问:“当爷不知道你装的?爷把他扔给你折磨,什么时候折腾够了什么时候算。”

    展小怜使劲拍着燕回的肩膀,“爷,您老这下真是我的大英雄,千真万确的。”然后摩拳擦掌的说:“死小狗,让你要把姑奶奶丢下大楼,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题外话------

    看到榜单,爷心里只有两字可以形容:得瑟!

    爷表示极度的得瑟,这是爷的众美妞们集体努力的成果,爷表示群啃美妞,爷掐腰得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