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5章 打小狗屁股

第165章 打小狗屁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微微仰着头,看着展小怜半跪在沙发上,挽着袖子一脸凶相的在嘀咕什么,嗤笑着伸手一拉,把展小怜的在自己身边坐下,说:“妞,就这点出息?”

    展小怜一脸坏笑的说:“爷,他可是我仇人,我差点就死在他手里,您老说这是什么仇?”

    燕回伸手一弹展小怜脑门:“哟,这都恨成这样了?行,爷把他扔给你,你爱怎么就怎么着,要是不小心弄死了,爷给你顶着。”

    展小怜转身扑到燕回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乐滋滋的说:“爷,听您老这么说,我来这一遭不屈了。”

    燕回的手不怀好意的往她屁股上滑,展小怜提醒:“爷,节制!我这真是为您老人家好的。”展小怜掰手指给燕回看:“爷,不到两个小时,做了三次!三次啊,爷!这个有点X尽人亡的前兆了。”

    燕回的手在她腰部以下的位置停住,然后上下揉了揉,说:“爷高兴,怎么着?”

    展小怜头一偏,主动往燕回嘴上靠过去,贴上了就没抬头。

    展小怜心里就琢磨着,燕回全身上下最干净的对方就是他的嘴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展小怜就觉得燕回的怪癖还挺多,首先就是他的嘴,那真是比金子还金贵,没经过他的允许,谁敢碰他一下,他就会砍谁的手。展小怜开始就是觉得这渣装的,心里还挺佩服他装的挺持久,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丫似乎都是这样的。展小怜慢慢就摸出来了,就像燕回自己说的,他还真是嫌人家脏。

    展小怜瞅着燕回全身上下最干净的就是嘴巴,自己过去示示好肯定是挑干净的地方下手,她乐意燕回也高兴不是?

    燕回伸手按着展小怜的后脑勺,动作十分急切,整个人似乎就想往前追,结果他越急,展小怜就越不急,一个追一个躲,就跟戏毛似的,气的燕回猛的抬头瞪着她:“你再躲,爷就把你钉在地上!”

    展小怜抱着他的头,因为坐在燕回腿上显得比燕回高,俯视着他问:“爷,您老打算怎么钉啊?”不等燕回说话,展小怜凑到他耳边,说:“爷,您老是不是打算用您这人体大锤钉的我不能动的?那得钉多少下才行啊?”

    燕回的眼都红了,嘴里的气息开始狂乱,眼瞅着就要满月变狼了,展小怜立马伸出手指提醒:“爷,三次啊三次!X尽人亡啊X尽人亡!”

    燕回伸手拉下展小怜的头,再次堵住她的嘴,然后直接展小怜给推了下去,“女流氓!爷看你眼疼,你离爷远一点!”

    展小怜端端正正在燕回对面坐好,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爷,天都黑了,我回去了哈,明天还得上课呢。专业课,我得去上的。”

    燕回不耐烦:“上什么课?有什么好上的?”

    展小怜不理他这个文盲,站起来说:“爷,您老还是早点休息吧,我真的得走了。”

    燕回赶苍蝇似的挥挥手:“别让爷再看到你,爷眼疼。”

    展小怜把自己戴过来的帽子直接扔垃圾桶,衣领放下来,头发扎成了一条马尾,清清爽爽的走了,走到酒店正门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卿犬抱胸等在那里,展小怜快乐的一路小跑过去,围着脸色铁青的卿犬转了一圈,说:“哟,小狗,等了一会了?”爷不管卿犬是什么反应,展小怜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说:“久等了哈,没办法,你们家那变态爷就是稀罕我,我都那么不待见他了,他还是稀罕我,你说你们爷是不是贱的?”

    卿犬伸手指着展小怜,举起来的手被她气的直哆嗦,“你——”

    展小怜笑眯眯的,伸手在卿犬的手上拍了一下,卿犬电击似的缩了回去,展小怜斜着眼睛看他的反应,笑的一脸暧昧:“哟,感情小狗你还是个雏?不就拍个手嘛?至于羞涩成这个样?对了小狗,你几岁了?有女朋友没?姐姐我认识好多漂亮女生,要不要给你介绍几个?”

    卿犬气急败坏的骂:“不要脸……”

    展小怜伸出两根食指指着自己的脸蛋,对着卿犬晃了晃脑袋,得瑟的说:“看看,看看,姐姐我又聪明又漂亮又可爱,你们家爷把我当宝贝来着。哪里不要脸了?来来来,小屁孩不懂事,跟姐姐道个歉姐姐就原谅你。”

    卿犬冷哼,撇过头,根本不把她当回事,展小怜一边往外走,一边从兜兜里掏出手机,嘴里还说:“我要告状,我要告诉爷,小狗刚刚骂我,骂我就是骂爷,姐姐很不高兴,要告状……”

    卿犬一看她还真是拨燕爷电话的,被吓的上前抢了展小怜的手机,展小怜正捧手里呢,结果一下子就被卿犬抢走了,顿时怒了:“小狗,我数三下,你要是不还给我,我就生气了。”

    卿犬拿着手机不给:“我又不傻,还给你了你去跟我们爷告状?”

    展小怜觉得眼前这孩就是个二货,告不告状是一个手机能决定的嘛?站在原地,展小怜伸手,“小狗,你现在给我,我就不告状了,要不然我就告状了。”

    卿犬压根不相信,死活拿着展小怜的手机不撒手,展小怜怒了,啥话没说,直接回头就走,卿犬还站在原地,看展小怜回头了,赶紧跟着就走,“喂,你干什么去?”

    展小怜不搭理他,直接乘电梯上楼,卿犬急忙冲过去想把她从电梯里拉回来,结果晚了一步,展小怜跑楼上把燕回的门砸开,燕回刚拉开门展小怜就捂着脸往他怀里扑:“爷,小狗欺负我,他刚刚抢了我手机,还说要拧断我的脖子,还说我要是死了,爷肯定不会惩罚他……”

    卿犬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外弯腰喘气,为了赶上展小怜,卿犬可是拼命爬楼梯爬上来的,结果还晚了,听听那死女人刚刚的话,除了他抢了她手机是真的外,其他话他什么时候说过?卿犬喘气快喘晕过去了,伸手指着展小怜想说话,结果累的只发出一个字:“爷……她……”

    展小怜立马指着卿犬手里的手机对燕回嚷:“爷,您老看看看看,我手机还在他手里,抢了就不给我了……嘤嘤嘤……”

    卿犬被一吓,差点把手里的手机给丢地上,他小心的抬头看了眼,发现正慢条斯理的抬头看他,卿犬一哆嗦,急忙咽了口气解释:“爷,我我我……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

    展小怜马上举手发言:“爷,我跟他一点都不熟,谁跟他开玩笑?他这是明显的别有用心,爷,我觉着疑是有人要挖您老人家的墙角,爷,你看你看,我长的又漂亮又可爱又贤惠,小狗肯定是打算跟您老人家抢女人!”

    卿犬差点吐出一口血,“爷,绝对没有!这个女人是瞎说的!”

    燕回从头到尾就没吭声,一手揽着展小怜的腰,一手插在口袋里,展小怜说话了他看着展小怜,卿犬说话了他就冷飕飕的斜过去,卿犬泪流满面,绝对的差别待遇,虽然不承认,可是卿犬现在觉得雷震说的话还是有点靠谱的。

    展小怜对着燕回告了卿犬半天状,卿犬最后差点死在燕回的杀人的视线里,低着头啥话都不敢说。燕回扭头看展小怜,问:“妞,这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剁手还是砍脚?要不割了舌头?挖只眼睛也成。”

    卿犬:“……”

    展小怜用手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立马伸出白嫩嫩的小手,食指指着卿犬,对燕回大声嚷道:“爷,麻烦您老人家去喊几十个卿犬的兄弟姐妹过来,我要当众打他屁股!”

    “……”卿犬震惊当场,半响才反应过来,突然一下喊出来:“爷!绝对不行!我死也不要这么丢脸!绝对不要!爷,您老还是看了我的手!割了舌头也行!我绝对不要被这女人打屁股!死都不要!”

    要不要还真不是卿犬说了算,这也不是他主动要求剁手砍脚割舌头就能解决的问题,他是愿意,关键是砍了剁了之后,屁股还是要打的。

    展小怜在屋子里伸伸腰踢踢腿,袖子都卷起来了,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她是看出来了,小狗这小子就是傲娇,就是觉得自己面子大,有着不知名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砍手脚什么的只会让他觉得他是男人,砍了也有面子,展小怜就偏不让他得意,什么丢脸玩什么的,都这么大的人,羞不死他也辱死他。

    燕大爷说一不二,立马在酒店大厅召集了一百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团团将卿犬围住,刚刚卿犬是打算跑的,就是啥也不顾的跑,拼着头可断屁股不可打的决心跑,结果被燕回一腿扫的摔在地上,跟着就被几个人给按住了。

    卿犬喊的嗓子都哑了,坚决不要被打屁股,还是那个丑女人打,他死都不要。

    展小怜那小脸上除了得瑟就找不到第二个表情了,卿犬被人按在一个长凳子上,趴着的,嘴里一直在嗷嗷叫,展小怜围着卿犬转了一圈,对旁边的人的勾勾手指,问:“你们不把他的裤子给脱了?”

    卿犬一听,翻腾的更厉害了:“不!绝不!爷!爷!您老人家一枪打死我吧!我不活了,让我死了!打死我吧!打死我吧!”

    雷震站在人墙外围,指着卿犬对雷过客提醒:“过客,看到没?这就是跟展小姐接触太近的下场!”

    雷过客被吓的直咽口水,不由自主说了句:“我不要这样……哥,你说犬是不是得很长一段时间都抬不起头啊?太丢人了……”

    雷震白了雷过客一眼,“知道丢人就好,以后自己悠着点。”雷震一看这主意就知道肯定是展小怜想出来的,也只有她才想得出这些稀奇古怪看着不会伤人实际上比真正伤人还阴狠的招,真是一招毙命啊,卿犬这小子平时跩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谁都看不进他的眼,这一顿屁股打过后,估计要让他一下子矮一大截,让他清高让他跩,这下好看了吧,傻蛋,智商都被同类吃了吧?

    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一手托腮,逍遥自在的看着,压根没出声的打算,就在展小怜让人家脱卿犬裤子的时候冷不丁出声:“妞,敢情你还打算借机摸男人屁股了?”

    展小怜从旁边拿过一只超大的猫爪子手套,往手上一戴,对着燕回抖着肩膀奸笑两声,随口说了句:“爷,除了您老人家,我对摸别人屁股完全没兴趣。我有这个!”

    燕回:“……”差点把自己的后槽牙给咬碎,这个死丫头,说的什么话?

    众人:“……”没人敢笑,谁笑了估计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过,不得不说,展小姐刚刚那话说的真是太劲爆了,爷这是得多喜欢被展小怜摸屁股啊?

    展小怜戴上猫爪子大手套,一只胳膊舞的虎虎生威,就跟上体育竞赛前的热身运动似的。这猫爪子手套就是酒店总台旁边有家银行办信用卡送的礼物之一,刚刚展小怜到那边通过前台小姐讹来的。

    卿犬被大屁股疼不疼?当然不疼,展小怜戴着的猫爪子是毛绒的,靠在皮肤上软绵绵的,特别舒服,怎么可能会疼?可是……丢人啊!卿犬抱着凳子,捂着脸,死活不抬头,周围时不时传来那帮弟兄的偷偷的笑声,卿犬就想,死了算了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展小怜伸出大爪子一下一下打在卿犬穿着四角内裤的屁股上,一边打她嘴里还一边说:“你以为你穿个花内裤我就不敢打你了?小孩犯错了就是该打!错了没?你到是说说你错了没?谁教你骂人的?谁让你骂人的?你道不道歉?不道歉我就一直打你……”

    打到最后站小怜累了,拖着小腿走到一边,燕回问:“累了?还打不打了?”

    展小怜摇摇头:“打不动了,累死我了。”

    于是,燕回指指在场的人,说:“来来来,挨个排好队,一人打一下,散了吧。”

    卿犬一听,又开始嗷嗷挣扎:“不许打!谁敢打?!”

    结果,大家听的是燕爷的命令,卿犬说了不算的,挨个排好队,一人套一下大爪子,挨个在卿犬的屁股上打了一圈,还有人打一巴掌之前学着展小怜刚刚说的那些话,卿犬想去死。

    最后,展小怜跟卿犬再次站到了酒店正门的位置,卿犬缩着脑袋,衣领竖的老高,左右看看,生怕碰到自己熟人,展小怜在前面大摇大摆的走,卿犬在后头缩头缩脑的跟,一下子从骄傲的小孔雀变成了猥琐青年。

    展小怜回宿舍以后,进去以后才发现自己床上鼓出来的那一坨还在,展小怜赶紧过去看看,发现穆曦这神人竟然就一个人睡了这么时间她走了多久穆曦就睡了多久,展小怜都佩服死了,这傻妞是几天没睡好?

    展小怜也没推醒她,大了热水洗漱一番,才爬到床上。宿舍的床都是单人床,一个人睡刚刚好,两个人就有点挤了,展小怜跟穆曦都不算是,只能将就着睡,不过穆曦睡着了就放松,摊地方,所以她睡觉的时候展小怜没法躺,就只能干坐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展小怜都有点迷瞪了,冷不丁看到穆曦揉着眼睛坐起来,含含糊糊的问了一声:“胶带,你啥时回来的呀?”

    展小怜一看床上有位置了,直接往下一躺,把拉到身上盖住,她跟燕回是走到酒店的,两个人一块的时候就跟打仗似的,她真是累死了,一定要躺一会,要不然她就死了,打了个呵欠说道:“回来好一会了,看你睡的跟猪似地就没叫你,往边上让让去,那么大一个你好意思挤我这点小床,死回去睡你的大床去。”

    穆曦往边上挪了挪,重新躺下,只是侧了身子躺,跟展小怜眼对眼,鼻子对鼻子,情绪低落的嘟嘴嘀咕了一句:“我不想回去。”

    展小怜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这丫头跟帅哥大哥吵架了,仔细一问,还真是,还是为了傻妞的工作,不过这次是因为傻妞要当专业模特,展小怜虽然觉得傻妞不当模特是挺可惜,不过要是自己老婆或者闺女选这行,展小怜肯定也不乐意,现在网上动不动就爆出这样那样的陪睡门陪酒门饭局门什么的,试试离不开那些年轻漂亮的模特。

    穆曦委委屈屈的跟展小怜说了一大通,展小怜觉得傻妞也没错,这事在帅哥大叔和傻妞两个人各自的立场来说还真是都没错。她自己都不大好评判,毕竟李晋扬也是为了傻妞好,可是对傻妞来说,那是她梦想,帅哥大叔这是硬生生的把她梦想给掐断了。

    展小怜只能安慰下穆曦,然后岔开话题,反正她是觉得不管怎么样傻妞都是幸运的,遇上的是李晋扬,如果她遇上的是燕回,展小怜觉得傻妞这作人的性子,估计胳膊腿都别燕回给砍光了,就是作的。

    两人面对面躺着说话,最后穆曦还是被展小怜撵回去睡觉了,帅哥大叔肯定不可能让她在这里睡,早回去晚回去都得回去,展小怜直接把穆曦赶走了,自己一个人睡,舒服。

    宿舍楼下,卿犬黑着脸,抱着胸,等啊等,展小怜上楼之前跟卿犬说了,她没吃晚饭,待会要下来吃晚饭的,让卿犬等着,卿犬被她一通打屁股,脾气还是傲着,可是已经完全不敢违逆,都等两小时了,还没下来。卿犬少爷对于记女人手机号完全没兴趣,所以只能干等,又等啊等,忍不住第五次看了下时间,这都快十一点了,怎么还没下来?!

    ------题外话------

    打滚打滚,爷就是卖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