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8章恋爱的威力

第168章恋爱的威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68章恋爱的威力

    对卿犬的话,展小怜是持怀疑态度,不过展爸就没想那么多,心里还夸自己闺女有眼光,好歹挑的是只金龟。

    展小怜在旁边伸手一抹口水,歪头看着卿犬问:“犬,吹牛的吧?你怎么没跟我说这话茬啊?”她要是早知道了,她肯定对卿犬好一点,现在这就业压力这么大,这以后万一她毕业找不到工作,找找后门不定就能进卿犬他们家企业当前台啊?

    卿犬冷飕飕的睨了她一眼,说:“你又没问。”

    展小怜没说完,伸手摸摸鼻子。展爸在旁边看着这两孩子的互动,觉得两孩子这相处的不是一天两天,心里开始琢磨是不是从老早时候就开始谈了,只不过他粗心没发现?展爸这样想了想,还真想起来有些不对头的地方了,展小怜以前不是超级喜欢木头?现在看到木头都没反应了,难不成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展爸又开始问卿犬话,“卿同学以后有什么打算?”

    展小怜一听,立刻举着胳膊“嗷嗷”叫,在旁边嚷嚷着说话:“爸,他就是我一个普通朋友,你问人家这些干什么?”

    卿犬还是小孔雀模样,当没听到展小怜的话,嘴里说:“我爸让我回家继承家业,我想自己干一番大事业,不想让人瞧不上。”

    展小怜的下巴“咔嚓”掉了,这小子吃错药还是怎么了?怎么说的这些话这么招人喜欢呢?她爸最喜欢积极上进的人了,卿犬这样说,展爸听了肯定很高兴。

    果然,展爸觉得卿犬这孩子还不错,才这么点年纪就有自己的想法,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呵呵”笑着说:“小伙子有志气,以后肯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卿犬立刻扬起他骄傲的脑袋,用眼角夹了展小怜一眼,满脸得瑟的表情,其实就是跟展小怜炫耀,看看看看,连你爸都夸我,看你以后还好意思欺负我。

    展小怜撇嘴,直接打断展爸:“爸,你别夸他了,你看你看,他的尾巴都翘上天了,就一小屁孩,比我还小呢。”

    卿犬立刻出声了法波:“就小几个月,几个月算什么小?而且我是男人,比你高比你壮!”

    展小怜举着拳头就要去教育一下,展爸在旁边把展小怜拉回来:“小怜,你干什么呢这是?”

    展小怜指着卿犬跟展爸说:“爸,这破孩要经常教育才会学好。”

    展爸伸手在展小怜的脑门上敲了下:“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卿犬立刻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展小怜想扇死他。

    展爸好不容易逮到闺女跟她的小男友,抓住卿犬又问了一通,反正卿犬家里的情况是能问的都问了,就跟老丈人审女婿似的,展小怜在旁边直跳脚,可展爸不理她,展小怜还没办法。

    最后两人总算解放了,展小怜跟在展爸后头说不是男朋友,可展爸心里也是有自己想法的,主要是他看到了小怜跟那男孩子的互动,要不是热恋中的男女朋友,哪个男孩子能忍受得了一个女孩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而且,那男孩子还处处让着小怜,展小怜越说不是,展爸就越不相信,展爸自己跟展妈可是自由恋爱,过来人,小情侣之间什么样的感觉,能不知道吗?

    展爸回去以后,就给湘江那边打了个电话,电话转到了龙湛手里,展爸就把这边的事给说了一下,龙湛一听展小怜跟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小子谈恋爱,整个人都蹦了起来,直接跟展爸说了一句:“叔,你等着,我今晚就去摆宴!”

    展爸对着电话“喂”了好几声,几个龙湛那边挂机,等展爸再拨过去,龙湛的手机挂机。

    展爸对此表示很无语,这孩子怎么这么心急呢?

    展小怜目送展爸回去以后,垮下肩膀松了口气:“我爸这个大难缠总算走了。”回头看了卿犬一眼:“犬,你跟我爸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卿犬傲气的看了展小怜一眼,说:“你以为我是你?谎话连篇的女人……”

    话没说完,展小怜一记爆栗敲过去,“小屁孩跟姐姐说话客气点。”

    卿犬怒视:“你这个臭女人,臭女人,母老虎!”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又是一记爆栗,卿犬炸毛:“你还打?!”

    路过的两个小学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两人一脸羡慕的低声嘀咕:“……看起来感情很好啊,羡慕呢……”

    卿犬差点吐出一口血,“谁跟她感情好?”

    展小怜摇摆:“哟,哟,犬,爷要是知道你死定了哟,你这是挖爷墙角哟。”

    卿犬气呼呼的扭头就走。

    展小怜得瑟的回宿舍去了,心里开始盘算要怎么跟展爸说清楚。

    就在展小怜还想着怎么对付展爸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管理员阿姨过来敲宿舍的门,说楼下有人找展小怜,展小怜打着呵欠问是什么人,管理员阿姨说是展小怜的爸爸,展小怜一听,赶紧探头一看,楼下没人,估计是没站过来,不过管理员阿姨都这么说,展小怜肯定相信,管理员阿姨跟她爸是认识的。

    想了想,展小怜穿上衣服洗漱过后,赶紧给卿犬发了个短信,让他今天别过来了,她爸这个点找她,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事想到了什么,展小怜怕卿犬出现,被展爸给问出点什么事来,所以让他直接别出现最安心。发完短信展小怜才乐滋滋的跑下楼。

    一到楼下,展小怜有点傻眼,看看展爸,又看看展爸身边站着的人,眨巴了两下眼睛,惊奇的问:“爸,大哥怎么到摆宴来了?”

    龙湛一脸心急如焚的表情,看到展小怜的第一句话就是:“小怜,你跟哥说实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展小怜:“……”她默默的扭头看了眼展爸,问:“我爸说的?”她怎么刚知道她爸还挺八婆的呢?

    展爸有点无奈的摊摊手:“爸爸就随口提了一句,结果你大哥就说你们说好的,你现在不谈恋爱。”

    展小怜睁大眼睛:“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

    龙湛立刻一脸心碎的说:“小怜,你忘了,我跟你二哥和你说过,三十五岁以后再结婚?你现在才多大?怎么能跟一个来路不正的小子谈恋爱?大哥说好要给你介绍对象的!”

    展小怜抬头看天,“大哥,我要是没记错,这事是你跟二哥自说自话的吧?我可没答应,三十五岁再恋爱结婚,我还有人要吗?”

    龙湛赶紧围着展小怜打转:“小怜,有,肯定有!你想要什么类型的大哥都能给你找出来,要几个都行……”

    展爸受不了的说了句:“都说什么呢?小怜要找几个啊?还要几个都行。”

    展小怜缩了缩脖子,抬头跟展爸说了声:“爸,我早上没课,我先去睡回笼觉了。”

    龙湛跟在展小怜后面喊:“小怜,小怜……你听大哥说,你听大哥说啊,大哥保证有好男人给你,大哥都留着呢,留了好几个,随便你挑……”

    展爸听了都想吐血了,这孩子这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听听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啊?

    展小怜当没听到,直接回宿舍睡回笼觉了,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结果是龙湛那个疯子大哥在发疯,一点营养都没有,耽误她睡觉时间。

    龙湛赖在展小怜宿舍楼下不走,展爸拉了好几次才拉走,龙湛指着宿舍楼跟展爸说:“叔,我们的小怜……我们可爱的小怜竟然因为一个野小子抛弃她哥了……叔,你告诉是哪个混蛋?我去扒了他的皮!让他带坏我们可爱纯洁的小怜……”

    展爸都嫌他丢人现眼了,赶紧说:“我们先回去,这事急不得,小怜这孩子有主见,我们只能引导,要是逼急了会适得其反,我处理这事比你有经验,她现在大了,我们不能逼急了她。先回去想想办法商量下再说。”

    展爸好说歹说才把龙湛给拖走,龙湛这是好不容易被展爸给拉走的。

    展小怜回到宿舍躺被窝睡觉,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突然睡不着了。龙湛是在湘江的吧?怎么突然就到了摆宴?别告诉她是夜里赶过来的,据展小怜所知,龙家在摆宴貌似没有其他生意,难不成赶过来的原因是因为展爸告诉他自己谈恋爱了?

    展小怜那种对龙氏兄弟的不对劲感觉再次冒了出来,之前她不是没怀疑过,只不过这种怀疑被展爸展妈给压下了,可是龙美优的出现让这种疑惑有了另外层次的猜想,展小怜就是觉得没道理,龙湛是自己什么人啊?顶多算是展爸认识的一个叔叔家的哥哥,他凭什么管到自己谈恋爱的事?

    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展小怜咬着指甲盘算,这个真的有点怪,如果今天早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展爸和展妈,展小怜完全没有疑惑,可是今天早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龙湛,关键还是她爸陪着龙湛一起来的,最有发言权的人不应该是她爸吗?龙湛跑过来叽歪个什么劲啊?

    展小怜开始是闭着眼睛的,后来睁大眼睛看着上铺发呆,然后一骨碌爬起来,重新开始穿衣服,穿好后,最后套上鞋,穿好后舀着电话和钥匙就出去了,在大门口的时候给展爸打了个电话:“喂?爸,你跟我大哥回去了?哦,那你们等我下,我过去找你们,想问点事。”

    展爸一愣:“呃……啊,小怜,是什么事啊?”

    展小怜“嘿嘿”一笑,说:“没什么,就是我心里有点疑惑,我现在过去找你们哈。”

    展爸抬眸看了龙湛一眼,龙湛立刻盯着展爸,展爸赶紧对展小怜说了句:“小怜,那你过来吧,刚好爸爸带你去吃饭。”

    挂了电话以后,展爸看着龙湛说了一句:“我早就告诉过你,小怜的脑子比一般孩子要活一点,想的东西也多,你来的时机不对,她肯定起疑了。”

    龙湛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怎么办?我想还是应该告诉小怜,告诉她,然后我带她回湘江,我看着她,我可以每天都陪她玩,这样她也就没机会恋爱,我们小怜太小了,不能让随着她性子来。”

    展爸叹口气:“龙湛,你别急,小怜不小了。以前小怜小,所以我才坚决反对,但是小怜现在不小了,我们不能还像看孩子一样看着她。难道你打算让她看到你就脸黑?女孩子的心思你懂多少?”看了一眼脸色疲倦的龙湛,展爸也没说别的,就提醒:“待会你就尽量别说话,我跟她说,你就说打算来摆宴有事,刚好过来看看听说了这事。”

    龙湛点点头,跟展爸一起在原地等。

    展小怜跑出宿舍大门就看到卿犬木桩子似的站着宿舍门口,手里还捧着一个保温桶,看到展小怜过来,还以为站小怜是过来舀早餐的,老远就把手里的保温桶往前面举,就是给展小怜的意思。

    结果,展小怜直接从卿犬面前跑过去,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犬,今天你自己吃吧,我有的事来着,别跟来哈,我一个哥哥过来了,我去看看,你自己随便去哪玩吧,我今天不管你了。”说着,展小怜径直往前跑走了。

    卿犬的眉头渐渐的皱起来,慢慢放下手里的桶,阴着脸,看看展小怜的背影,又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保温桶,抬脚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