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1章 绑架什么的最木爱了

第171章 绑架什么的最木爱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关于跟燕回多要几个人的问题,展小怜跟卿犬提了好几次,卿犬每次都不耐烦的岔开话题,展小怜脸皮贼厚,卿犬怎么样她也不生气,就是死赖着卿犬,缠着他说话:“犬,你就当保护你自己呗。舒榒駑襻多个人多个帮手嘛。”

    卿犬冷飕飕的看了她一眼,说:“要要人,你自己跟燕爷说去,跟我说有什么用?”

    展小怜瞪着卿犬,半响嘀咕一句:“小气!”

    卿犬不搭理她,展小怜一个人低头也不跟他说话,半响,卿犬先憋不住了,伸手推推展小怜,说:“喂,你怎么自己不去跟爷说?”

    展小怜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说:“我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容易吗?”想了想,又扭头跟卿犬说话:“对了犬,你们家那位爷这一阵在听你说我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卿犬想了下,然后摇摇头:“没,还那样。”卿犬抬头看着远方,说:“我觉得我们爷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撒手。”

    展小怜惆怅的双手托腮,“我知道啊,我就盼着他老人家现在别再出幺蛾子,我最怕招摇的跟孔雀似的来我宿舍,哎,犬,你说你们家爷那样的奇葩是怎么长出来的?不是我说他老人家坏话,实在是他老人家这里,”展小怜伸手指了指脑袋,说:“有点跟正常人不一样。”

    卿犬斜眼看了她一眼,口语还挺理所当然的说了句:“我们爷就这样,怎么着?”

    展小怜撇嘴,跟着一个变态混,还一副自傲得不得了的架势,翻个白眼,用胳膊肘抵了抵卿犬,套近乎的说:“犬,看在咱俩的交情上,能不能透露点内幕,说说你们家爷是怎么歪成这样的?我觉得长成他那样的也本事的,一般人谁受的住啊?”

    卿犬没好气的说了声:“那你是怪胎?”

    展小怜纠正:“怎么说话呢?我这不正努力着要解除炮友关系吗?”

    卿犬当时没说话,半响,突然冒出一句:“我看着我们爷……我觉得有点难。”

    “哈?”展小怜愣了下,“啥意思啊?”

    猛的扭过头,卿犬盯着展小怜恶狠狠的说:“你聋了是不是?我说我们爷没那么容易被摆脱!”说着,卿犬呼一下站起来,直接走了,展小怜一个人坐在路边的长椅子上,看着卿犬的背影,嘴里嘀咕一句:“突然吃火药啦?”赶紧站起来追过去:“犬,犬,咱俩聊天聊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走了呢?犬,你等等我呀!”

    龙湛本来是找借口来的摆宴,结果还真在摆宴投资了一个项目,展小怜就听展爸说是跟人家合伙的,具体做什么展小怜也没关心,龙湛借着这个投资项目,愣是在摆宴赖了大半个月,远在湘江的龙谷就差过来逮人了:“大哥,你有什么大事非得在那边那么长时间?就算看小怜这么时间也该看够了吧?”

    龙湛最后是被催的没法子,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展小怜,回湘江去了,少了龙湛的摆宴,展小怜觉得一下子开朗了很多,对于龙湛时不时神出鬼没的在学校里头逮人,展小怜表示很无语,按照龙湛的话说,他就是想证实下那个叫卿犬的小狗崽子有没有对他可爱漂亮美丽动人的小怜妹妹图谋不轨。

    卿犬跟展小怜一块的时候,被龙湛逮了好几次,第一次是在食堂,第二次是在外面的小饭店,第三次是在学校路边的长椅子上……不但卿犬烦,展小怜也烦。龙湛也真神了,也不知道他有鼻子还是他在两人身上按了跟踪仪,反正他就是能逮到,逮到了卿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龙湛能化身唠叨大叔,打不死卿犬也唠叨死他。

    展小怜觉得真心伤不起,赶紧走,走了好,走了大家都清净。

    摆大跟国外一所高校搞了一个相互学习的活动,是关于思想教育方面的,展爸有机会出国学习。说是学习,其实就是借着学习的机会出去玩几天,展小怜听说展爸要出国,立马列出一个清单给他:“爸,记得帮我买这些东西。我有用着呢。”

    展爸一看,都是化妆品什么的,就这还有用呢,揉揉展小怜的脑袋,“爸爸看情况买,万一没时间出去花钱,爸爸可就没办法了。”

    展小怜使劲拍拍展爸的肩膀,“爸,没有条件也要制造条件,我跟我妈的化妆品就靠你了。”

    展爸哪敢打包票?团体活动,他能一个人独自行动吗?

    对卿犬和展小怜,展爸现在都淡定了,他跟展小怜谈过,不过展小怜还是一口否定了她跟卿犬谈恋爱的事,展爸怎么看都觉得卿犬跟自己闺女都像是谈恋爱的,可是他闺女不承认,展爸还真没辙,难不成自己要逼着闺女承认她谈恋爱才行?跟龙湛两个人,两个大男人在一块专门研究过,最后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倒是龙湛跟踪了几天,把两人都快给烦死了。

    展爸临走的时候还专门去找展小怜:“小怜,你前两周都没回家,你妈念叨我老半天,爸爸这周出国,你乖乖回家,不然你妈肯定要跳脚。”默了默吗,展爸又跟展小怜说:“小怜,那个……卿犬同学,你也不能整天都跟他在一块,要是没谈恋爱的话,呆在一块了,这不是让人瞎说不是?再说了,你跟人家老呆一块,人家想找女朋友都不成了是不是?”

    展小怜点点头,“嗯嗯”两声,随口道:“知道了,我待会就去跟他说,让他下次别来找我,行了吧?”

    展爸又不能二十四小时看着呀,又担心又没辙,就这样纠纠结结的走了。

    展小怜这一阵有点紧张,主要是被那个拍照片的给吓的,不过这一阵发现一切又正常,拍照片的人也没再出现,学校里时不时还有其他摄影系的学生到处拍照,卿犬嘲笑展小怜这是惊弓之鸟,她就是怕死闹的。展小怜的鼻子都气歪了:“我这是谨慎,谨慎你懂不懂?真是……”

    卿犬才不管,直接打击她:“你这是自恋的结果,有人看你一眼你就以为人暗恋你,人家拍两张照片,你就说人家跟踪你,我就没见过比你跟自恋的女人。这就叫丑人多作怪。”

    展小怜抬手就是一记爆栗敲过去,“你这小屁孩胆肥了是不是?!”

    卿犬大怒:“你这女人,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你再打我我就不客气了!”

    展小怜站起来拍拍屁股,“我不跟你啰嗦了,我走了,你以后别有事没事就来找我,我有事会打你电话。”

    卿犬一愣:“你不怕死了?”

    摊摊手,展小怜得瑟的说:“既然都没事了,我也不用赖着你,你爱干嘛干嘛去,我爸都说了,我要是一直跟你在一块,会耽误你找对象。”

    卿犬伸手指着展小怜,说:“你这个……忘恩负义见风使舵的臭女人!”

    展小怜当没听到,背对卿犬,跟他挥挥手,直接走了。卿犬一个人站在原地,猛的弯腰在地上找东西,找半天就找到一小小的泥土团,他捡起来,对着展小怜砸过去,嘴里狠狠骂了一句:“臭女人!”

    其实展小怜说完,自己也跟着忘了,第二天卿犬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等在展小怜楼下的,结果展小怜一边抓着头发,一边迷迷瞪瞪的下楼,理所当然的把卿犬带过来的早餐给拿楼上了。

    卿犬:“……”

    这就是习惯问题。

    这天气在一场雨之后一下子热的蒸人,前一天气温才只有二十多度,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二十*度,展小怜还没来记得把凉快的夏装给换上,展妈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就是提醒她穿衣服别生病了,展小怜被她妈一吓,小心肝都抖了抖,赶紧老实了,眼巴巴的看着外头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妖精从自己面前走过。

    卿犬指着走过去的一批女生说:“看到没?人家那个才叫美女。”

    展小怜抱胸,气鼓鼓的看着他说:“那你有本事让你们爷喜欢她们呀。”

    卿犬憋气,半响才说:“我们爷这是吃错药了。一时鬼迷心窍才会看上你。”

    展小怜捧着脸,不要脸的说:“哎呀哎呀,这就是证明我是绝世大美人的最好机会。”

    卿犬默默的扭过头去。

    展小怜自己在宿舍时候算了下时间,觉得卿犬在自己这当小狗都当了好一阵,总不能把一个从国外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一直拉自己身边吧?再说了,这也确实不大好,之前一直赖着他是因为她以为有人要拿她对付燕回,这会发现是自己神经过敏了,那这小狗的利用价值也就是没了,欺负也欺负够了,玩爷玩够了,真该放他回去了,燕回那边能通过卿犬平时说的一些话忍着没给她打电话,展小怜觉得这就是进步,总比燕回三天两头打电话来的强。

    所以,展小怜有次就直接跟卿犬说了:“犬,你这几天抽个时间回去吧。”

    卿犬一愣,下意识的问:“回哪?”

    展小怜看小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当然是回青城了。虽然你要杀我的仇咱俩还没扯平,不过我现在欺负够了,等以后有机会,我再报回来,爷之前说了,要是我把你弄死了他给顶着,这个……弄死人的事我还是大外行,而且我胆小,怕做噩梦,所以你就先欠着我的就行。”

    卿犬睁大眼睛瞪大她,半响反应过来:“你要赶我走?”

    展小怜立马摆出一个请的手势,说:“不是赶,是请少爷您回青城去,明白不?”

    卿犬站起来,来回走了一圈,然后站到展小怜面前,扬起脑袋问:“凭什么?凭什么你让我来我就来,你让我走我就要走?你以为你是谁?”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说:“我是展小怜啊,是我让你来的吗?明明是你们家那位爷让你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爷不是说了,折腾够了为止,我觉得现在够了。”

    卿犬冷着脸,然后别过脸,嘴里嘀咕了一句,展小怜没听清,追问了一句:“犬,说的什么呀?”

    卿犬又说了一句:“我不走,爷还让我每天给他了老人家说你坏话呢。”

    展小怜笑嘻嘻往卿犬面前凑,嘴里还说:“犬,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我早说过了,你觊觎我很久了,所以舍不得离开……”

    卿犬顿时炸毛的往后蹦了一步:“谁……谁谁舍不得了?我这是爷的命令!”

    展小怜撇嘴:“爷看你回去肯定会问的,你就说我让你回去了就行。别舍不得我,以后有机会,我肯定会去看你的,放心好了。”

    卿犬冷冷看了她一眼,眼神有点生气有点哀怨,从鼻孔眼里发出一声“哼”,转身就走:“随便你。你以为我想在这里?我巴不得早点回去!”

    展小怜站在原地,一会就看到卿犬气势汹汹的跑回来,指着展小怜骂:“你这个蠢女人!你就等着我走了以后就被人吊起来打吧你!我看到时候谁来救你!吊死你算了!”

    展小怜原地晃来晃去的,满不在乎的说:“犬,你这是咒我,乌鸦嘴,我命好着呢。我以后肯定长命百岁来着。”

    卿犬冷哼一声,再次扭头走了。

    卿犬是不是料事如神展小怜不知道,不过他是乌鸦嘴是肯定的,展小怜要是早知道真被他说中了,她肯定死活都赖着卿犬不让他走,只是,谁能想到卿犬前脚被她给赶走了,后脚她就着了人家的道啊?展小怜急猜着,肯定是人家就专门等卿犬离开以后才对付她。

    展小怜觉得自己这得有多寸啊?跟小笨去学校的东门吃了两串烧烤,钱付了,烧烤还没吃上呢,结果就被人直接架着胳膊拖走了,正是学生放学高峰期,各个摊位面前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学生在排队等东西吃,等小笨买好自己要的煎饼果子找展小怜,结果都找遍了愣是没找到人,还想着是不是跟自己走散了先回去了,小笨自己就先回去了,展小怜就悲剧了。

    电视上绑架是怎么演的?套头倒绑双手,不许说话不许笑,保持安静最重要,展小怜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背绑架的原因肯定是燕回那边,他们家就一普通平头百姓,要啥都没有,威胁他们家没用啊。

    展小怜觉得自己可苦逼了,怎么好事她轮不上,一到外事了就准有她的份呢?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