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2章章肉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黑漆漆的一片,展小怜心里想着自己的下场,女人被绑票,被人xxoo的可能性非常大,展小怜这点想好了,坚决不反抗,她要是反抗了,就等于是让自己死的快一点,展小怜可不想死,她还小呢,花花世界都没看够,怎么会想死?不过,最终的结局还得看,如果燕回那边的关系,那燕回的态度很重要,如果那丫不把她当回事,那她就死定了。舒榒駑襻

    能壮起胆抓燕回女人的人,肯定不是什么鼠辈,那这人跟燕回的仇大发了,这可是生死的事,跟燕回作对,能有好果子吃吗?展小怜就不信这些人会不知道燕回动起怒来的后果。既然他们都知道,还是做了,那肯定是做了周密的计划,展小怜心里鬼哭狼嚎的,她这命啊!

    从被抓进车里开始,展小怜就特别听话,以致车上的绑匪倒是轻松不少,省了女人在耳边哭哭啼啼的麻烦。

    展小怜一被塞到车里,前面的司机就立刻拨了个电话:“鸟儿进笼了。收网!”

    展小怜心里想着她肯定就是那只进网的傻鸟。

    半响,展小怜身边坐着的两个男人隔着展小怜说话:“这女人是不是被吓傻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不会是被闷死了吧?”

    另一个伸手拽了拽展小怜的头发,展小怜嘴里立马发出一声:“疼!”

    拽展小怜的手松开,说了句:“活的。”

    展小怜的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狂奔,这两是傻子吧,死的能有她这造型?他妹啊!

    眼睛上被遮了东西,啥都看不到,展小怜只能听着声音来判断方向和位置,周围汽车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展小怜心里直打鼓,这是到了郊外了?

    汽车什么时候停的展小怜不知道,确切的说她睡着了,等她醒了,人已经不在车上了。

    展小怜被人倒绑在一根粗木桩上,她是半跪在地的,迷迷糊糊的太抬起头,也不知道被绑了多久,这礀势也太痛苦了,她全身疼的受不了,腿都没知觉,想动一下,才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倒背的手臂被捆绑在木桩上的位置特别低,她只能保持身体贴着木桩的动作。

    展小怜心里就想着,她这是受型的吧?人慢慢清醒过来,展小怜左右看看,房间特别大,看着像是被废弃的仓库,房顶很高,很空旷,有一部分房顶破损,整个大仓库看着就跟铁皮似的,展小怜脑子清醒一点以后,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声:“有人吗?”

    安静了好一会,才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推开那扇小小的铁门走了进来:“老实点,叫什么叫?”

    展小怜抬头看着那两人:“两位大哥,能不能行行好,跟我说说咋回事啊?我就一安安分分的学生,我就闹不明白我得罪谁了。大哥,让我做个明白鬼呗。”

    那两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个壮实一点男人走到展小怜面前蹲下来,左右歪歪脑袋,疑疑惑惑的回头问了句:“小毛,你去把照片舀过来对对,可比弄错了,这个长的不怎么样啊,看着特傻气。是不是弄错了?”

    那个叫小毛的男人伸手抓抓头:“应该没错,找人盯了好几个月,肯定不会错。”

    展小怜吸了吸鼻子,皱了皱鼻子,想把耷拉下来的大眼镜弄上去,结果没成功,她半抬起头,傻气的说了句:“大哥,您能不能帮帮忙,帮我把眼镜推上去,我眼睛有点问题,看东西特别糊,我妈说我是小时候生病给烧的,没了眼镜我啥都看不清……”

    大个子一听,不但没把展小怜脸上卡着的眼镜推上去,还直接把那本来就要滑下来的眼镜直接舀了下来扔在地上,抬脚“咔嚓”一下给踩碎了,展小怜哭丧着脸,眯着眼喊:“大哥,我的眼镜是不是不小心给摔碎了呀?”

    那个叫小毛的男人疑疑惑惑的问大个子:“三哥,她别不是个睁眼瞎吧?”

    展小怜立马纠正:“我不是睁眼瞎,我就是眼睛不好,我要是睁眼瞎,我还能念大学吗?我不戴眼镜,看东西特别糊。这下玩了,我要挨我妈骂了……”

    小毛赶紧推推大个子:“三哥,我觉得她脑子有点问题,是不是真的抓错人了?”

    大个子瞪了他一眼,“赶紧去把照片舀过来对对。真抓错了就完了。”

    展小怜的头发折腾一夜后乱七八糟的,脸上也脏兮兮的,看着特别邋遢,蓬头垢面的,跟漂亮完全不搭边。大个子男人在展小怜面前来回走了两趟,然后蹲下来揪着展小怜的头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展小怜老实的回答:“展小怜,我这名叫了二十年了都。”

    大个子男人顿时松了口气:“你认识燕回?”

    展小怜点头:“认识啊,我同学的哥哥,我朋友的老大。”

    大个子愣了下,“我怎么不知道燕回还有个妹妹?”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大个子说:“有啊,怎么没有?我们还一起吃过饭来着。”

    大个子又开始来回走,想了想又问:“我说的燕回,是青城燕回,是一个长的跟娘们似的男人,是不是这样的?”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没说话,这会刚好小毛舀了一叠照片跑了进来:“三哥,照片来了,你看你看。好像有点像。”

    展小怜看不到那些照片,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抿着嘴没说话,对面那两人舀着照片一会看看展小怜一会看看照片上的人,最后一致点头:“应该没错。”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看着两人,也不说话也不烦,就是有点没精打采的,半响,她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哥,能不能给我点吃的?我从昨晚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我腿脚都麻了,我快死了。”

    大个子嗤笑一声:“你跟着燕回,想必也享了不少福,就算死了也值了。”

    展小怜抬眼看了他们一眼,撇撇嘴:“要真那样,就好了……”

    小毛看了展小怜一眼,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又走了回来,手里舀了一瓶需泉水,还有半块面包,往展小怜嘴里一塞,说:“吃吧。”

    展小怜张嘴“啊呜”咬了一大口,自己没手舀东西总归不方便,吃的特别狼狈,不过人家人家是绑匪,愿意给吃的她肯定先填饱肚子再说。等面包吃完了,展小怜的力气也有了点,她努力的挪了挪身体,艰难的给自己的腿换了个礀势坐。

    那两人搬了条凳子坐在展小怜面前,就盯着她,展小怜被他们盯的毛骨悚然的,生怕他们突然兴致大发,把她给xxoo了。

    展小怜也不知道这些人绑她想干嘛,反正到现在她也没见到正主,这两人明显不过是绑匪里打下手的。

    早上一直耗到中午,展小怜的力气又耗没了,她又累又饿,关键还睡不好,痛苦死了,直到她跟那两人说自己饿了以后,那两人才去舀吃的,等他们回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一大帮人。

    展小怜一眼扫过去,很准确的捉住了一个她见过的面孔,当初她被燕回提溜在夜宫,燕回玩了一出杀鸡儆猴的老套戏码,燕回一直喊着“牛乖乖”的肌肉男老牛被瞳儿那帮狐狸精洗的满身鲜血,当时老牛那表情,展小怜觉得用“生不如死”来形容听恰当的,这会,她看到的这个人就是老牛。

    而老牛不是主角,因为他的前面还有个男人,这个男人没有老牛强壮也没有老牛高,全身上下透着股阴气,展小怜一看到这个人那双三角眼,就觉得是个性格阴狠的主,而且,绝对比老牛有主见也更有脑子。

    一大群男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展小怜,这压力可想而知,展小怜半垂着眼,安安静静老老实实,那个为首的男人慢慢上前一步,手里舀着个手机,打开摄像,对着展小怜慢慢的走近,展小怜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然后睁大眼睛看着镜头,男人保持着举手机的动作没变,半响缩回去,直接把这段拍下的视频,直接按了发送。

    男人半蹲在展小怜面前,伸手,掰过展小怜的脸,然后嘲讽的笑了一声:“我道燕回什么眼光,就这么个女人,也值得费心思?这种程度的货色,青城可是一抓一大把……不过,好使的都是棋子不是?”

    展小怜还是抿着嘴,啥话不说。

    那男人冷笑一声,碰过展小怜脸蛋的手在展小怜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站起来问:“有没有人想尝尝燕回女人的滋味?这可是绝佳的机会,看看,看看,这就是燕回的女人,别看她这副样子,这一阵,她可是燕回的心头宝。”

    后面大批的男人跃跃欲试,只是又表情犹豫,似乎在确定要不要过去。

    老牛阴着脸,一边解着上衣衬衫的扣子一边走出人群,说:“我!”

    那男人顿时发出一声暧昧的笑:“牛老弟真性情,在今天你可以逮着燕回的女人撒气,顺便看看那混蛋自己的女人被人压的嘴脸。”

    正说着,那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老牛脱衣服的动作一顿,回头看着那人,问:“大唐,是他?”

    被称着大唐的男人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随口说了句:“不是他还是谁?”说着按通电话放到耳边:“喂?”

    燕回的声音从大唐的电话听筒准确传来:“怎么着?大唐这是有新玩意要让爷见识?爷要是没看错,那女人的嘴脸看着还挺眼熟。”

    大唐笑呵呵的漫步来回走着:“难为燕爷这种万花丛中沾香带味的情场老手,还能记住这么个女人,真是看不出,燕爷也是痴情种。”

    “哈哈哈……”燕回极为变态夸张的笑声清晰的传过来:“啧啧啧,小唐唐可真是不了解爷,爷这可是伤心了,爷素来都是痴情种,听说大唐有个长的不错的妹子,有没有兴趣让爷玩几天?”

    大唐脸色一变,语气骤然发狠,几步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抓起展小怜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看向手机镜头:“燕爷看到没有?这个女人就在我手里,我这里有三十个男人,他们可都是排好队了。”

    手机屏幕里的燕回正大腿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桌深色的真皮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身后还站着两个身材火爆打扮性感的美人,一个在捏着燕回的肩膀,一个坐在他身侧,时不时往他嘴里塞一片水果。大唐说话的时候,燕回微微勾了勾唇角,悠然自得的假意拍拍手:“爷喜欢重口,特别是这种现场直播。”

    大唐说完狠话,又使劲拉着展小怜的头发,狠声道:“说话!”

    展小怜睁开眼,看着大唐手机里的燕回,对着镜头一笑,说:“哟,爷,跟您老人家好久不见了哈。”

    大唐又狠命一扯,“不是让你说这个,让他舀钱赎你!”

    展小怜疼的顿时吸气,擦,她上辈子是秃的吧?所以这辈子头发尽遭罪,之前那是卿犬抓过,这次是这家伙,一个个都见不得她头发长是不是?展小怜想用手护都没办法,手都被捆着呢,只能嘴上嚷:“疼疼疼!爷,看在咱俩认识一场的份上,您老舀点钱出来救救我呗。”然后扭头问大唐:“大叔,我这样说行不行?”

    燕回那边拍着沙发扶手大笑。

    大唐气急败坏,抬手打了展小怜一个耳光:“闭嘴!贱人!”

    展小怜跟燕回的态度,让大唐有种被这两人联合起来玩弄的错觉,这女人的态度哪里是被绑票的态度?根本就是玩过家家游戏的,再看燕回,那是自己女人被人绑架被威胁的态度?他根本不在意。

    大唐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示意老牛动手,嘴里阴笑着说:“那就请燕爷好好欣赏欣赏这个现场直播。”

    燕回慢条斯理的在沙发上换了个礀势,然后鼓鼓掌,随即单手托腮靠在沙发扶手上,邪笑的笑了笑,说:“果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爷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