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4章 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偌大的废旧厂房内站满了黑压压的人,卿犬身后跟着的人齐齐愣在原地,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高高悬挂的屏幕。舒榒駑襻

    屏幕上面,那高高在上犹如帝王般不可一世的青城燕回在宣布游戏结束以后,已经站起身打算离开画面,正准备转身的动作在这一刻蓦然停住。然后,他慢慢的转身,微微抬起下巴,脸上挂着一抹阴冷邪气的笑,慢条斯理的坐到沙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沙发扶手上,一言不发。

    卿犬死死的睁着眼,垂在身侧的手臂以呆若木鸡的姿势垂放,唇上落下的是一抹微凉的柔软,带着淡淡的血腥味,胡乱的磨蹭着他的嘴唇,神思在那一刻瞬间空白,全身的感官皆集中在双唇的位置,他年轻的、从未有这样剧烈跳动过的心,因为落下的那抹柔软顿时失去了正常的规律,剧烈跳动的同时,有种难以言状的疼痛,疼的他突然在这一刻有落泪的冲动。

    展小怜停下动作,离开卿犬的双唇,她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着卿犬,低声的哀求:“犬,求你了……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求你了,犬……我疼死了,犬,肯定还会有下一次的,我想这样,我真的不想这样的。我没骗你,我真的想把你们的爷还给你们,你能不能也帮我,把我的自由还给我?”

    卿犬依然呆站着,他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展小怜,无意识的说了一个字:“你……”

    展小怜看着他,“犬,燕爷不能有弱点,这是你说的,你能不能帮你们爷把他的弱点去掉?”

    燕回慢慢的走近屏幕,似乎想近距离看清隔着遥远距离的影像,他阴着一张极其俊美却布满寒意的脸,一言不发,却始终没有错开目光,唇角那抹带着讥讽的笑也始终没有消失。

    展小怜掀起长长的睫毛看着卿犬,搂住他脖子的手愈发扣紧,身体贴在他身上,泪珠从脸颊滚落,滴在卿犬的衣服上,看着他低声求道:“犬,求你了,你帮帮我吧,我把你们的燕爷还给你们,求你了……”

    卿犬猛的伸手掐住展小怜的腰,咬着牙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他会杀了你的!”

    展小怜微不可见的摇头,“不会,他肯定不会杀我,他要是想杀我,早就杀了,不会等到现在……”展小怜靠着卿犬,突然问:“我刚才,差一点就被人强暴,你知道吗?”

    卿犬抬头扫了眼周围,目光落在被人捆绑起来的大唐身上,问:“是他?”

    展小怜没有说是谁,而是继续说:“犬,你知道我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吗?我在想,这样就好了,我就当免费嫖了只鸭,又或者是十只,二十只,这是好事,最关键的是,我有自由了。因为燕爷,不会要一个被别男人碰过,甚至是被人轮过的女人……”

    卿犬掐着展小怜腰的手一紧,然后慢慢松开,他沉默半响,突然问:“我要……怎么帮你?”

    展小怜努力的踮起脚尖,伤痕累累的身体因为长时间的站立有点摇摇欲坠,卿犬觉察到她的身体有下滑的趋势,急忙伸手托住,展小怜立刻抬头,趁势再次堵住卿犬的嘴。卿犬短暂的愣神之手,伸手紧紧的搂住展小怜的腰,笨拙却坚定的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两人隔着卿犬身上薄薄的衣衫,带着一种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情绪,紧紧的相拥相吻。

    燕回阴冷的脸上,那双狭长的、带着邪气的眼微微眯了眯,眼角微不可见的跳了跳,然后,他慢吞吞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嗤笑一声,身后几个女人还在鬼哭狼嚎,燕回阴测测的说了句:“让她们闭嘴!”有人快速的把那几个女人拖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燕回左右动了动脖子,什么话没说,猛的转身对着镜头走近,他弯腰看着镜头,眼睛盯着屏幕,慢条斯理的说了三个字:“真精彩!”

    最后的屏幕上,是燕回猛然抬起的脚对着屏幕盖了过来,晃动的画面伴随着一声响的同时,屏幕上的画面随即消失,跳为雪花屏。

    一阵安静过后是沉默的行动,卿犬带过来的人在屏幕消失之后各自动作,纷纷把躲藏在厂房各处的绑匪被尽数拖了出来,不多时,外面想起了刺耳的警笛声。随着警车一起过来的是雷震,有人已提前跑到雷震耳边跟他低声说了里面的事,雷震一脸震惊,随即急匆匆的走进无人出声的破旧厂房内。

    里面的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展小怜紧紧的躲在卿犬身后,身上裹着卿犬刚刚脱下来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低着头,不看任何人,完全依附在卿犬身边,拖着受伤的腿,踉踉跄跄的,卿犬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雷震直接走到卿犬身边,伸手把卿犬从展小怜前面拉开,展小怜身边失去了依靠,她立刻抬起头,露出惊恐不安的目光看看雷震,又看看卿犬,随即垂下眼眸,什么话爷没说。

    卿犬伸手推开雷震,然后扶着展小怜就要往外走,根本不理雷震。

    雷震再次抓住他,问:“卿犬,你这是……公然跟燕爷抢女人?”

    卿犬顿住,展小怜低着头,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然后她两只手死死拉着卿犬,不让他松开手,卿犬沉默了一会,毅然扶着展小怜就走,头也没回的说了句:“我就是喜欢她。”

    雷震愣在原地,他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卿犬怂恿他弄死展小怜的话了,那个时候卿犬用一种气急败坏的口气说:“那个女人必须死,她是爷的弱点,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就是人家说的那种红颜祸水。”

    雷震站在原地,半响伸手敲了敲脑门,那个时候他就应该听卿犬的话,配合他一起把展小怜丢下顶楼。

    卿犬全程陪着展小怜验伤看医。除了衣服破损外,展小怜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手腕和脚腕因为长时间的捆绑而红肿,淤青更是一道一道的,头部还起了个大包,头皮也有出血的迹象。卿犬前一天刚离开的时候展小怜还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这会完全就是没有了半点精神,卿犬一直没说话,哪怕是医生给展小怜擦伤口,展小怜疼的龇牙咧嘴,卿犬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坐在旁边陪着,整个人老是处于恍惚状态。

    配合警察录完口供,展小怜跟卿犬说她想回学校,卿犬什么话都没问就要带展小怜回摆宴,雷震直接拦了下来:“卿犬,燕爷吩咐过,这边事情解决了,带展小姐回青城。”

    展小怜低着头,小声说了一句:“犬,我就是要回学校。”

    卿犬垂看着雷震的眼睛,直接说了句:“她说她要回学校。”

    雷震冷着脸,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卿犬说:“卿犬,是燕爷的话,你是不是为了她,要跟燕爷作对?”

    卿犬依旧头也不抬,斜了雷震一眼,说:“她吓坏了,她不适合现在见燕爷,我送她回学校,自然会去跟燕爷请罪,要杀要剁,我都认。”

    雷震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卿犬,你要想清楚你这样做的后果。你不能因为同情,就不顾后果……”

    结果,雷震话没说完,卿犬直接从怀里掏出把枪,往雷震的太阳穴上一搁,“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一句话。让人准备车,我现在就走。”

    雷震没敢动,这小子发疯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能干点什么出来,让人开了一辆车过来,卿犬收了枪,扶着展小怜上车,伸手关上车门,拍拍司机:“哥,去摆大。”

    司机叹口气,一边启动车辆一边说了句:“犬,你等着爷回去怎么扒你的皮。”

    展小怜上车以后,趴在车玻璃上往后看了半天,发现没人跟着才松口气,她觉得动一下,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吱咯吱响,卿犬扭头看着窗外,展小怜偷偷看了他一眼,伸手推了推他,“犬?”

    卿犬回头看她,展小怜龇牙对他笑,说:“犬,你刚刚那样子帅呆了。”

    闻言,卿犬别过头去,展小怜追着他的侧脸看,发现他耳朵根都红了,展小怜捧着半边有点肿的脸,看着卿犬说:“犬,你脸扭过来,咱俩说说话。”

    卿犬别别扭扭的把脸转过脸,问:“说什么。”

    展小怜清了清嗓子,从车内后视镜里看了眼司机,往卿犬旁边坐了坐,看着他压低声音说:“犬,我跟你说,你回青城以后,你们爷肯定会对你发火,你到时候别死倔,记得跟你们爷说软话知不知道?”

    卿犬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你这样,你勾引的了我?”

    展小怜抬手敲了卿犬一下:“怎么说话呢?”

    卿犬瞪着她,揉了揉脑门,看了眼她肿的跟猪蹄似的手腕,没吭声,展小怜见他老实了,继续说:“你只管往我身上推就行,我连这些罪都遭了,我觉得我现在都无敌了,差点死过差点被人轮过,你说我还怕啥?你帮了我,我会记着你的好,别倔脾气,到时候你要是少了舌头手的,我这看到你了我不定得嘲笑你,你家世不错,看着上次就知道,燕爷肯定不会弄死你,只要你说软话,肯定不会有大问题。犬,这次过后,咱俩之前的帐就两清了。”

    卿犬面无表情的听着,然后扭头看向一边,不搭理展小怜,展小怜看了看他,这给急的:“犬,你到是说句话啊?”

    卿犬还是不理她,展小怜伸手拉他:“犬,你这破孩什么脾气?跟你说话呢?”

    卿犬冷飕飕的斜了她一眼:“我们俩没什么好说的。”说着有看向窗外。

    展小怜伸手捂着半边脸,“哎哟!”

    卿犬立马转身:“这又怎么了?”

    展小怜看他转过脸,伸手拉着他的耳朵揪向自己,两人面对面看着,展小怜说:“犬,我跟你说,我这人不喜欢欠人家人情,这次你帮了我,说是两清了,不过,你到时候要是缺胳膊掉腿的什么,我肯定会赔给你的。”

    卿犬一愣,问:“赔?你怎么赔?”

    展小怜松开手,戳了戳卿犬的胳膊,说:“如果这次,你们爷砍了你一只手,那我就砍了我自己一只手,如果你们爷割了你舌头,我就割了我自己舌头,要是你少了条腿,那我就直接卸了自己一条腿。”展小怜努力的抬起自己一只脚,拉起牛仔裤的裤腿,指着脚脖子上的一个纹身给卿犬看,嘴里说:“看到没?这伤疤是不是特别丑?我要赔给你们爷一条腿,算我跟他两清,这不是他没同意?犬,我跟你说,我不是说矫情话,我说到做到,你要是倔脾气犯了,真少了什么,我肯定赔给你。你要是真为我好,想帮我,你对着你们燕爷的时候,你就服个软,千万别想着你是什么男子汉,那都是狗屁,你说你要是少了根胳膊,还是自找的,你还以为你是男子汉?”

    卿犬的脸都扭曲了,“头可断,血可流……”

    展小怜一巴掌拍过去,自己抱着手腕叫唤半天,给疼的,卿犬还被她吓个半死,展小怜指着卿犬骂:“你拉倒吧,头没了那是死人,流血了那是你没用,怎么别人没死没流血,就你倒霉?你还男子汉呢。犬,我跟你说,你要是真少了什么玩意,你那是残疾人知道不?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一根筋的人,变通,变通你懂不懂?”

    卿犬挂着脸,气鼓鼓的不说话,展小怜在卿犬耳边嘀咕了一路,最后嘀咕累了,直接靠着后车座睡觉,这睡着了脑袋也就不由自主的靠到了卿犬身上,卿犬没敢动,一路上都保持着一个姿势,展小怜的脑袋要是往那边靠了,他就千方百计把她脑袋拉过来,最后卿犬觉得展小怜睡的不舒服,直接把展小怜横在后座上,怕她掉下来,自己在地上铺了本书,靠着后车座,挡在展小怜身边。

    前面的司机看着特别蛋疼,犬这小子看着不对劲啊,不会是真打算跟爷抢女人吧?爷再怎么宠着他,爷都能扒了犬的皮啊?

    燕回身边的人都知道,展小怜跟燕回这都快两年了,燕回就没撒手的打算。

    司机虽然不是燕回的直接司机,不过好歹也是近身的主了,多少都了解,以前燕爷哪愿意动不动就出行?可展小姐出现就不一样了,屁大点的事,燕爷都能找点由头往外跑,后来干脆什么由头都不找了,那些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爷还能找什么由头?反正,爷下面的那帮兄弟,就没人不知道爷往外跑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跟展小姐亲热?

    司机心里就琢磨着卿犬这下死定了,这小子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爷的女人都敢觊觎,这会还是当着爷的面,那时候厂房里站着的兄弟每一个人敢吭,也没一个人敢动一下,就是因为燕爷的脸色,那笑的能冻死人,后牙咬的就差直接飞过来踢死卿犬了。

    卿犬盘腿坐着,侧了个身,想靠着后座眯会,眼睛无意中瞄了后座上的人一眼,毕竟不是床上,展小怜睡的特别不舒服。卿犬侧身的时候她也跟着翻了个身,刚好脸是朝着卿犬的,那半边脸蛋还肿着,因为擦了药的缘故,倒是没有那么红,让她看起来像是胖了半张脸。

    卿犬的目光从展小怜的脸上挪到她的嘴上,突然发现展小怜的嘴巴跟瞳儿红莲那些女人的有点不一样,没有那么鲜艳,也没有她们的看起来那么性感,可能是侧躺睡着的缘故,有点她平时故意撒娇嘟嘴的感觉,卿犬一直盯着看了好一会,自己咬了下嘴唇,想起来之前她冲过来抱着自己落下来软软的触感,脑子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时的感受。

    司机按了下喇叭,让前面的行人让道,卿犬一下子被喇叭声惊了下,他一激灵,急忙坐正,嘴里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句:“不要脸……”

    司机还奇怪了下,这小子好好的,突然骂谁呢?

    卿犬自这以后,一路上都没敢回头看展小怜一眼。

    展小怜一觉睡醒爬起来,见卿犬坐正地上打盹,她伸手推推卿犬,“犬?你要不要上来眯一会?”

    卿犬一骨碌坐起来,头也没回的从前排中间的缝隙往前面爬,对司机说:“哥,咱俩换着开,你靠着座睡会。”

    展小怜奇怪的摸摸头,这死小孩怎么好好的不理她?她往外面看了一眼,天都黑了,展小怜忍不住问了句:“犬,这地方是什么地方啊?我怎么觉得我们走了一下午,怎么还没到摆宴呢?”

    卿犬没说话,司机停车和卿犬换座位的时候倒是说话了:“一下午肯定到不了,这都出了三省了,得下半夜才能到。”

    展小怜:“哈?”

    司机见展小怜一脸惊讶,他还很惊讶的问:“展小姐难道不知道?你被人绑过去的位置,离摆宴的话,车开的快,最少得十一二个小时才能到。我们这速度,最起码得十四五个小时才能到,这才多长时间?”

    展小怜的脑子过了一遍,往前面探头看着卿犬问了一句:“犬,你们找我是不是找了挺长时间?”

    卿犬一边开车,一边从鼻孔眼里发出一声:“嗯。”

    展小怜见他开车,以为他不想跟自己说话,就扭头看着司机问:“司机大哥,你们一路开车开过来的?”

    司机打了个呵欠,随口说了句:“我们是开车过去的,不过,燕爷先期联系了人,帮着找具体地址,听说先期找人的时候,燕爷要人家出动飞机,说能快点,不过后来因为飞机动静太大,怕打草惊蛇所以才没用,那地方还真是太偏了,听说摆宴的李晋扬都被惊动了……”

    展小怜瞪大眼睛:“李晋扬?”

    司机点点头:“可不是,我这也是听人家说,反正说李晋扬貌似欠了我们爷一个找人的人情,所以这次李先生也帮了忙……”

    展小怜的面皮抽了两下,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还想在问点什么,结果抬眼看到后视镜里头卿犬正盯着她看,展小怜立马咧嘴对卿犬笑,卿犬冷着脸,直接把脸扭开,展小怜碰了一鼻子灰,歪头又打算跟司机说话,冷不丁卿犬开口:“他开了一下午的车,累了,你别打扰人家。”

    展小怜觉得自己有点不受待见,也没多说话,只好默默的坐回来,然后揉了揉肚子,嘀咕了一句:“肚子咕咕叫……”

    话没说完,卿犬说了句:“后面有吃的,就在你身后,你自己拿下。”

    展小怜扭头一看,还真发现有一袋东西塞在后排座椅的靠背上,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面包和水之类的,展小怜伸头问卿犬,“犬,你要不要吃?”

    卿犬直接回说:“我吃过了。”

    展小怜自己默默的吃了块面包,又喝了杯水,然后默默的趴在后座上睡觉,坐长途车实在是太痛苦了,她现在就盼着赶紧到摆宴,能回宿舍睡觉,就这么点要求。

    司机说的还真没错,到了摆宴以后已经是下半夜了,卿犬是直接把车开到了酒店,分别把司机和展小怜摇醒,让人领着两人去酒店里面睡觉。然后自己一个人,坐在展小怜那间房门口坐到天亮。

    展小怜觉得自己就跟做了一个梦似的,她都快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如果不是她身上缓过劲疼的厉害,展小怜肯定觉得自己是做梦的,展小怜能醒来,完全是被猛惊醒的,她觉得自己的手臂和脚被什么东西捆的死死的,她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挣扎,结果却怎么都挣不开,她满头是汗大声呼救,然后,一个看不清面部的人走到她面前,抬起手臂狠狠的对着打了下来,展小怜顿时觉得自己的脸疼死了,一惊,顿时醒了。

    睁开眼,展小怜的心就咯噔了一下,燕回正以一个极其悠然自得的姿势坐在床沿。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燕回半天没吭声。

    燕回嗤笑:“怎么?看到爷就是这个表情?爷会吃了你?”

    展小怜坐在床上,低着头还是没说话。

    燕回伸手,强行抬起展小怜的下巴,说:“哑巴了?还是舌头被什么东西给咬到了?”

    展小怜依旧是垂眸,看着自己盖在自己身上的床面一言不发。

    燕回微微眯眼,突然像一只敏捷的豹子一般窜起来,猛的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推倒在床上,一只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压低身体,凑到展小怜面前,咬着牙,加重手上的力气:“贱人,爷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勾搭爷的人,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爷就这样直接掐死你?!”

    展小怜睁着眼,直直的看着燕回的眼睛,艰难的喘息,始终一言不发。

    燕回死死的掐着展小怜的脖子,紧紧的盯着她的脸,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终,他猛的松手,掐着她脖子的手改为捏着她的下巴,凶狠的问:“说话!爷让你说话!”

    展小怜咬着下唇,还是没有开口。

    燕回忽的一笑,一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一手直接挥开展小怜身上的被子,伸出的手粗暴的一扯,直接扯开她身上的睡衣,看着她满身的伤害,燕回狭长的眼一扫到底,伸手故意在她那些看起来特别疼的位置揉按,展小怜疼的吸气,死命的咬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燕回看着她的反应,阴冷的笑:“贱人,爷就该让你被那群人轮一遍!”

    展小怜还是不开口,额头鼻尖都是因为疼痛冒出来的汗,燕回伸手解腰带,对着她就压了过去,展小怜突然伸手推他,燕回的脸瞬间阴冷如冰,居高临下的悬在她身上,冷笑着问:“怎么?勾搭了爷的人,爷这是碰都碰不得了?爷还就喜欢强上了,特别是像你这种贱人!”

    展小怜身体疼的她全身不由自主的打战,多重的疼痛加在一起,让她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她睁着眼,看着燕回,手臂被燕回一只手按在头顶,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燕回刻意加重的折腾,对展小怜而言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酷刑,她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已经分不清到底哪个位置传来的疼痛。

    燕回狠命的咬着她的脖子,粗重的喘息随着他野蛮而又毫无顾忌的动作一声声发出,他抓着展小怜的头发,强迫她重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紧逼着她说:“出声!爷让你出声!……贱人!”

    展小怜泪眼模糊,紧紧咬着下唇,血腥味滑进她的嘴里,让她有种想呕吐的错觉,她努力睁开眼,依然没有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燕回狠狠的抬起她的下巴,再次咬上她的脖子,一次次滑过她紧咬的唇,身体的压制性的胜利让他可以腾出双手,强行掰正展小怜的脸,咬着牙问:“卿犬算个什么东西?他是爷的一条狗,他算什么东西?贱人!他究竟……究竟……”

    展小怜回视燕回,声音断断续续从喉咙口发出,“他在爷眼里……不算东西,……可……在我眼里,他……比爷温柔,比爷年轻……愿意爱我……愿意……”

    燕回的手猛的掐住她的脖子,展小怜接下来的话被硬生生的掐断,她闭上眼睛,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完全一副认命的表情。

    燕回掐着她脖子的手慢慢松开,紧绷的身体也逐渐放松,他停下所有的动作,突然嗤笑一声,从展小怜身上起来,伸手收拾自己的裤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滚。”

    展小怜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的躺着,燕回猛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拖起来,再次说了句:“爷说滚!别让爷说第三遍!”说完,燕回直接松手。

    展小怜的身体跌落在床上,她什么话也没说,坐起身,从床头柜上拿起昨天晚上脱下的衣服,不顾上面血迹斑斑和满是污渍,直接穿在身上,上衣外套是破的,被扯的七零八落,她直接拿过卿犬昨天脱给她的衣服,理开,刚要往头上套,冷不丁燕回突然伸手,直接把那衣服给扔到了床里面。展小怜站在原地愣了下,然后只好拿起自己的那件被扯坏的衣服穿上,默默的走到门边,穿上鞋,伸手拉门,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展小怜身上到处都在疼,在走出房门的一瞬,她渗出血丝的唇慢慢划出一道上扬的弧形,脚步越走越快,最终她奔跑着冲到了电梯口,急切的按着电梯,电梯到了,她冲进去,不顾电梯里其他人诧异的眼光,按着关门的按键就没有松开,直到电梯门彻底关上。

    电梯门打开,展小怜快步走了出去,肿起的脚腕,满身的伤痕,还有最难以启齿的疼痛,她完全感觉不到。走过酒店拐角,靠着墙壁依靠着一个妖娆的身影,看到展小怜一瘸一拐的走来,慢慢站直了身体。

    展小怜停下脚步,放慢脚步走过去,努努嘴,表情嬉戏的看着她说:“哟,婶,这是专程等我不是?”

    瞳儿冷笑一声,抱着胳膊,绕着展小怜走了一圈,目光讥讽的打量了她一眼:“就这样,也能让你给侥幸逃过,我这是该说你命好,还是命不好?”

    展小怜扭头看了她一眼,“婶,你这话说的我可是满心疑惑,按理来说,我逃不逃跟你关系不大不是?你怎么关心……”展小怜挪着腿走到瞳儿面前,看着她说:“婶,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我这遭罪受到的,跟你也有点关系?”

    瞳儿捂嘴“咯咯”笑了两声,然后千娇百媚的在展小怜面前转了一圈,“我可没你那么不择手段。我可是看到了,你当着爷的面跟卿犬那小鬼吻的欲生欲死呢。”

    展小怜摊摊手:“可不是,我都死里逃生了,还不逮着一个亲一个?我这万一死了,帅哥可是一个都看不到了。不过,”展小怜笑嘻嘻的朝瞳儿靠了靠,说:“婶,你就承认吧,这事你绝对出了份力,我木头哥哥是不是还是那么帅?你看到以后你那过了气的春意萌动没有?婶,其实说白了咱俩彼此彼此,你为了安里木不是一样不择手段?”

    瞳儿猛的抬头盯着展小怜,随即扬起唇角:“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展小怜又朝瞳儿面前凑了凑,凑到她耳边嬉笑着说:“婶,是不是觉得安里木少了我这棵保护伞,你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婶,想法很美好实施很困难,你本来是不是打算一箭多雕的?一个女人被人给轮这是多糟心的事不是?你想着肯定特别解恨,燕回和安里木或者是稍微有点脸面的人都不会要我了是不是?我说婶,你真该跟我通个气,你看,你想让你们爷看到的现场直播不是没播成?要不是我配合卿犬把戏演下去,你说你这不是什么都没成吗?”

    瞳儿咬着牙,狠狠的盯着展小怜,“算你聪明!”

    展小怜摊手:“只能说,你唯一算计成功的,就是我想离开的心。”说着,展小怜对瞳儿摆摆手,一边慢慢往前挪一边说:“婶,早上把木头哥哥拐上床,祝你好运了!”

    瞳儿看着展小怜的背影,半响呼出一口气,展小怜说的没错,她在这场戏里唯一成功的地方,就是她一直都知道展小怜有一颗迫切想离开的心。

    瞳儿知道展小怜对燕回来说是不一样的,也知道燕回如果知道展小怜出事,肯定会出手,但是她却不知道,燕回会做的那样的程度。他调动了三省七十二市的各大帮派尽数出动,请动了李晋扬,拉出了蒋笙,黑白道上的势力他同时掌控在了手里,短短两个小时,他锁定了关押的大致位置,五个小时后,因为李晋扬强大而无处不在的海外关系,有人把大唐和老牛以外万无一失藏在国外的家人一一送到青城,就连大唐和老牛手下的那几十个人的亲属,都成了燕回的笼中鸟……

    瞳儿现在回头想想,这场闹剧里,唯一的受益人,其实只有展小怜。展小怜比瞳儿设想的还要狠,她对别人狠,可对她自己更狠,展小怜身上的那股狠劲,瞳儿自认远远不及,真的不及,她做不到那样的决心,瞳儿甚至不知道,字这辈子会不会像展小怜那样为了达成某种想要的目的而不顾一切。

    展小怜挪着腿慢吞吞的回宿舍,路上捡了张报纸,她直接折了一道抱在怀里挡在胸前,衣服后面还是好的,就是前面被撕破了,挡一下好歹没有春光外泄吧。

    回到宿舍以后,展小怜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然后换了一身新衣裳,对于身上的伤展小怜暂时顾不上,本来卿犬给在医院给她买了一堆,不过放在酒店,当时走的急了,燕回又跟神经病似的瞪着她,展小怜哪还敢回头去找药膏啊。洗完了,展小怜跑去校医室找医生开药膏,所幸没有什么骨折之类的伤,校医看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同学这是怎么了这是?”

    展小怜摊摊手:“别提了,撞车了,我就一个人,结果那面包车还给跑了,我也没记住车牌号。我怕我爸我妈担心,也没敢回家,医生给我开点药膏抹抹呗。我都快疼死了。”

    校医检查了一下,觉得有点严重,疑疑惑惑的问:“这真是撞的?我看着……同学,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或者是……出了什么事?”

    展小怜摇头,坚决的摇头:“真没事,我要是有事,我能不报警吗?我现在就是自认倒霉了,谢谢你医生,给我开点药膏抹抹就行,我皮肤康复能力还是挺好的,过两天就好了,谢谢医生。”

    学生坚持自己没什么事,校医心里疑惑是疑惑,不过也不想多管闲事,又跟展小怜确认了一遍没事后,就给展小怜开了点药膏让她拿走了。

    展小怜出了校医室,伸手摸了摸额头,他们学校的校医还是挺负责的,都问了好几次还不相信,展小怜抬起手腕看了看,其实也不怪医生不相信,看着她的手脖子,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肯定是被人捆过的,一道一道的痕迹,看着也不像被车撞的呀。

    小笨中午回宿舍看到展小怜,还奇怪的问:“展小怜,你去哪了?我那天晚上一转眼就找不到你了,找了好一会都没找到,真是急死我了都。”

    展小怜侧着脸躺在床上,也没扭头直接说了句:“我能去哪啊?看到以前同学了,就跑了,还说我,我也找你没找到啊。想跟你说一声都没机会呢。”

    小笨睁大眼睛,“啊,这样啊?我看你晚上没回来,昨晚上也没回来,我吓坏了,还跑去跟学校的保安室说了,保安那边跟我说,要是今天还没回来,就再说一声,我待会赶紧过去跟他们说你回来了,省的把你当失踪学生处理。”

    展小怜伸手按了按靠墙那边的脸,还是肿着的,生怕小笨看到问什么,展小怜晚上也没跟大家多聊天,早早就睡了,她这可怜的小身板,也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不过一想到以后她就自由了,跟那个变态大爷没瓜葛了,展小怜就觉得未来一片光明,这遭罪,她是真心觉得值。

    至于卿犬会怎么样,展小怜没多想,卿犬在燕回面前明显是跟别人不一样的,特别是在展小怜知道卿犬这么小的年纪就毕业于国外名牌大学以后,她就更加确定燕回在卿犬要把她扔下顶楼,救了她也没有杀卿犬后,展小怜就知道,燕回肯定不会真把卿犬弄死,即便他有那个心,也不会真的付诸于行动,卿犬,对燕回来说,是和其他属下不一样的存在。

    青城,卿犬跪在地上,咬着牙,额头满是汗水,正顺着苍白的脸往下滴,燕回斜斜的靠在沙发上,对卿犬身后正准备再次动手的人挥挥手,然后坐正身体,悠然自得的问了一句:“来,跟爷说说,你们俩……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