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7章 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77章小拉

    这房间里头本来就没人敢吭声的,结果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就显得特别清晰,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唰”一下集中到声音的主人身上,这让推开门弯腰探着脑袋的的女孩蓦地瞪圆了眼睛,后知后觉的发现房间里的气氛有点不对,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还化着大浓妆,睫毛粘了好几层,浓密的就跟扇子似的,眨两下都带风的。她眨了眨眼睛,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目光落在燕回的脸上,猛的睁大眼睛,“咦?”

    燕回微微抬眸,那女孩大喊了一声:“帅哥!”

    红莲蛇一样的扭着身体趴在燕回怀里,听了女孩的话后“咯咯咯”的笑起来,食指轻轻的划着燕回的胸膛,娇滴滴的说:“爷,您看看您老人家,这可是又引了一个妞呢。”

    蔡美人的眼珠子在燕回脸上扫了一圈,上前一步,微微弯腰说:“爷,这妞刚来夜宫三天,性格活泼开朗,很讨人喜欢,而且,是个处。”

    燕回嗤笑,一手顺着红莲玲珑有致的腰身一摸到底,然后又重复着手上的动作,伸手抬起雪姬的下巴,在她洁白如雪的下巴啃咬起来,雪姬仰着下巴,随着燕回的动作发出娇娇弱弱的低喘。

    那女孩半张嘴看着,也不管屋里那么多女人站成一排排的,然后径直朝着燕回走过去,指着燕回对蔡美人说:“蔡姨,我的第一个过夜客人能不能是他啊?”

    蔡美人刚刚就在试探燕回是不是对突然闯进来的这个感兴趣,结果没等来燕回的反应,一听女孩这样说,直接开口就训:“眼睛瞎了还是怎么着?你也不看看自己长的什么样,没看到我们爷的妞都是绝色佳人?就你这样的,也入得了我们爷的眼?大姨妈来了自己不会换?这个还要找我干什么?笨手笨脚的,一点眼色都没有,还不快出去?”

    女孩顿时一脸委屈加失望的嘟嘴,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一边往外走,一边嘀咕:“人家就喜欢帅哥怎么了?以貌取人,我长的又不是见不得人,还绝色佳人呢,下巴都能打洞了,做的锥子脸……”

    蔡美人生怕燕回突然发飙,“爷,她是青城大学的大学生,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急需用钱,就过来了,她年纪也不大,十九岁,有点小性子这个也正常,性格活泼可爱的,反正是替您老人家卖命的,您……”

    燕回摸着红莲的手顿住,然后慢腾腾的抬头问了句:“是大学生?”

    蔡美人点头:“是。”

    燕回缩回手,拍拍怀里的女人,红莲和雪姬不情不愿的坐了起来,“爷,怎么了呢?”

    红莲看着走到门边被人拦了下来的女孩,勾起唇角说了一句:“爷,您老觉不觉得这妞看着有点熟悉的感觉?”

    燕回伸手勾着红莲的腰,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捏着她的下巴说了句:“怎么着,红莲这是告诉爷,这妞是爷的熟人?”

    红莲勾勾绕绕的划着手指:“这小性子,这小脸,红莲看着倒是有几分展小姐的神态……”红莲话未说完,冷不丁被燕回伸手一推,红莲直接跌坐在地上,她微微抬眸,顺势在地上换了个姿态跪坐起,撅嘴说了句:“爷,您老尽欺负人。”

    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滚出去。”

    红莲一脸不情愿的扭着水蛇腰走了出去,走过那女孩身边的时候,勾了勾唇角,直接走了出去。

    雪姬面无表情的拿出一根烟,塞到燕回的嘴里,伸手帮燕回点燃,然后乖巧无比的靠着燕回的身体一动不动,燕回吐出一口烟,屋里的人皆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各自站着流冷汗。半响,燕回突然问了一句:“叫什么?”

    蔡美人一愣,刚想开口,突然意识到燕回的说话对象不是自己,而是门口的小拉。她赶紧扭头看着小拉,哪知道小拉出不去又觉得没人理,正不满的低头用脚在地上画圈圈,蔡美人的提示她压根没看到。

    燕回跟着问了句:“是哑巴?那留着舌头也没什么用。”

    小拉听到这个,这才抬头想看看谁要被割舌头了,结果发现大家的眼光都是看着自己的,立马脆生生的回答:“贝小拉,我叫贝小拉,对了,帅哥你叫什么啊?”

    蔡美人立刻出声喝止:“小拉!你不想活了?爷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

    小拉一听燕回的两个字,脸上这才露出一点怯意,燕回见过的人很多,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个,特别是她们这帮姐姐妹妹,在小拉听来,燕回的存在就是一个奇迹,这活生生的世界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呢?

    燕回愣了下,然后他抬起头,看着那女孩说:“燕回。爷的名字,叫燕回。”

    这下不但蔡美人愣了,就连燕回怀里任何时候都无动于衷的雪姬都愣了下,她慢慢的扭过头,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抹冷丝丝的寒意,看了小拉一眼。

    蔡美人赶紧伸手,对其他站着的女人挥手:“大家先出去,都出去。小拉你留下!”

    等屋里那帮女人都出去了,燕回大腿跷二郎腿,拍拍怀里的雪姬:“你也出去。”

    雪姬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蔡美人一见,什么话都没说,跟着雪姬就走了出去,临走还给了小拉一个警示的眼神,弄的好,小拉那就是得了燕爷青眼,以后不定怎么得势,弄不好肯定是一夜情,燕爷玩过就甩。

    燕回坐在沙发上没动,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个字:“脱。”

    小拉怯生生的站在原地,有点想哭又不敢哭的,她咬着下嘴唇,低着头,然后哆嗦着手脱衣服,一件两件三件……最后就剩内衣了,她抱着胳膊,侧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的站着。

    燕回嗤笑,似乎松了口气似的放松身体,提醒:“要爷亲自动手?爷说,脱光。”

    小拉的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屈辱,即便她觉得自己出来迟早都会有这样的一天,可是她还是做不到坦然放松,眼前的人看起来像太阳神,可实际上他是魔鬼,小拉一边哭,一边微颤颤的伸手解开内衣的带子。

    燕回挑剔的看着眼前女人光溜溜的身体,脸上没有半点被激起欲念的表情,他就像看着一个玩具模型一般,对着她做了个手势,“转一圈。”

    小拉一条胳膊掩在胸前,另一手挡在腿间,微微躬着身体,小心的在燕回面前转了一圈。

    燕回放下腿,慢吞吞的站起身,然后走到小拉面前,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行抬起,在她脸上看了一圈,然后松手,顺手拿起一块毛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问:“缺钱?那得让爷看看你值多少,晚上洗干净乖乖爬上爷的床,等爷验完了货再说。”

    说着,燕回松手,那块雪白的毛巾落在地上,他踩着毛巾,直接走了出去。

    等燕回走了以后,蔡美人这才推门进来,小拉已经穿好衣服,正一脸泪痕的收拾房间,看到蔡美人进去,小拉抬头看着蔡美人,抹了把眼泪说:“蔡姨,我能不能不去侍候燕回?我觉得他是个变态……”

    话未说完,蔡美人伸手打了她一个耳光:“你想死?!这种话是你能说的?你敢这样说燕爷?你是活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别说青城,就算是整个三省七十二市都没人敢说燕爷一个不字?你说不去就不去?燕爷看上你,你该偷着笑!”

    小怜捂着脸,低着头不敢说话,只能轻声的抽噎,蔡美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伸手从身上摸了根烟出来点燃,红色的指甲泛着艳丽的光芒,细长的女士香烟在她的手里冒着缭缭的烟,蔡美人吐出一口烟圈,直接说了一句:“你最好把爷给我侍候好了,爷这要是不满意,别说工作,只怕你一家老小都不能在青城呆了。”说着,蔡美人冷哼一声直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吩咐了声:“给我找两个人看着她,别到时扫了我们爷的性致。”

    瞳儿站在拐角位置,婷婷娆娆的走了过来,对蔡美人抬抬下巴,说:“既然是送给爷,为了爷的性致着想,还是我去调教一二,以免爷迁怒他人,到时大家的日子可都不好过。”

    蔡美人瞟了眼瞳儿,一手抱臂一手夹着眼,不甚在意的吐了口眼圈,说:“那就劳烦瞳儿小姐了。”抬脚就走,拐个弯就骂了一句:“贱人。”

    瞳儿看着蔡美人的背影,冷哼一声,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瞳儿知道这一阵燕回一直来夜宫挑女人,爷知道他看了无数的女人后每一个满意的,今晚上突然就传出燕爷看中了一款学生妹,瞳儿就直接找了过来,她找过来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燕爷看中的这一款,是不是跟展小怜有点像。

    燕爷最近的脾气为什么不好?都是因为展小怜闹的,说白了,瞳儿就是不敢轻视展小怜,所以,即便在现在,燕回似乎直接扔了展小怜后,瞳儿也不敢对展小怜怎么样,因为她怕突然有一天,燕回想起来要找展小怜。

    展小怜是什么态度瞳儿比谁都清楚,就像她现在,对于红莲和其他前赴后继争夺燕爷宠爱的女人那些手段和态度,瞳儿完全的嗤之以鼻,她甚至觉得好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曾经也是那些女人里的一个。她现在回头看看,才发现自己原来曾经那么卑微下贱,为了得到燕爷宠爱跟一帮女人在战斗,而如今,她侧是一个局外人的态度看着眼前的那些戏码,熟悉又陌生。

    瞳儿对安里木的感情,不是单纯的爱,她自己也知道,与其说爱,不如说是迷恋,她贪恋安里木对着她时眼中的那抹温柔,她贪念那份其他男人从未给予过她的尊重,即便知道安里木的温柔是对任何人的,可她还是无法控制的贪恋,她的生命力,何曾出现第二个那样男人?

    燕回曾经是瞳儿的全部,可是这个她视为天神视为上帝的男人,却轻描淡写的把她送到了其他男人的怀抱,瞳儿接到任务的时候,心是冷的,却无法逃脱。她要安里木,要他眼中只看着自己,只想着自己,就像他曾经对展小怜那样。瞳儿想亲手毒死小葵那个蠢女人,那个霸占了安里木的蠢货,可是她不能,她不是燕回,她也不能完全不顾忌安里木,更何况,还有一个不定时炸弹展小怜在,瞳儿想拔掉展小怜这根刺。

    瞳儿是真的想调教小拉,她需要一个可以完全把展小怜从燕回心里眼里脑子里剔除的工具,既然小拉被选中,瞳儿就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