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8章 幸福的典范

第178章 幸福的典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78章幸福的典范

    瞳儿进门的时候,小拉正抹着眼泪打扫卫生,听到脚步声她条件反射的直起腰,回头看到走进来的女人一愣,急忙说了句:“不好意思客人,这房间正在打扫……”

    瞳儿抱臂,上下打量着小拉,小拉被她看的很不自在的伸手把垂落两边的刮到耳后,瞳儿踩着红色的尖细高跟鞋,走到沙发上,直接坐了下来,看着小拉问了一句:“刚刚燕爷跟你说了什么?”

    小拉因着挨了蔡美人的一巴掌,脸还有点红,她低头摸着脸,小声说:“燕爷让我晚上去,去他房间……”

    瞳儿嗤笑,再次重新打量了她一番,似自语又似讽刺的说:“真不知道看上你什么了……你现在去把脸洗了再来找我,去伺候我们爷的女人,不会哄爷高兴,比去自杀强不了多少。”

    小拉一听,脸都白了,在原地愣了一会,赶紧出去洗脸,洗完了又赶紧回来找瞳儿,瞳儿默不作声的打量着素颜的小拉,然后指指旁边的沙发:“坐。”

    小拉咬着下唇,小心翼翼的坐下,一句话都不敢说。

    瞳儿把手里拿着的一叠纸拿出来翻开,一边看着一边念:“……性格开朗,活泼可爱……”她抬头看着小拉,说:“我怎么没看出你活泼在哪?整个一木头,就这样,能让我们爷满意?我看也就是平时话多,到了关键时候就成了胆小鬼差不多。伺候我们爷,没点骚劲怎么行?我们爷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你这种的,要什么什么都没有的,是我们爷最讨厌的。”

    小拉缩着,半响鼓着勇气说:“我听说……听说燕爷喜怒无常,我,我害怕……”

    瞳儿嗤笑一声:“怕?你有什么好怕的?我们爷脾气是不大好,不过,既然他能看上你,说明他现在除了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其他的不会怎么着。你要怎么做知道吗?”

    小拉摇摇头,瞳儿看着她,说:“做你自己。”

    小拉一愣,“什么?”

    瞳儿伸手把小拉的生平调查扔到茶几上,说:“爷对你感兴趣,就是因为你表现出的是你自己。你对我们爷,就像跟你平时的那些同学相处一样,但是记得分寸,类似于你对你们学校老师的态度,既可以和老师打成一片,又要随时谨记老师不是你的同学,不能没了分寸。还有一点非常,”瞳儿对小拉勾了勾手指,小拉只好凑过去,瞳儿说:“最的一点是,你在床上的时候,一定要大胆,你要是敢哭哭啼啼的,爷会直接把你扔下三十层楼。”

    小拉的脸“唰”一下白了。

    小拉被人送到一个房间,房间一看平时就没什么人住,里面干净的一层不染,小拉站在客厅中间,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她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整了十几秒钟,然后睁开眼睛,伸手拿下身上的背包,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脚,慢慢退回到门边,换下脚上的鞋,把包直接扔到门边,踩着地上的地毯往里走。

    走到卧室的门口,小拉顿了下,伸手推门,直接开口问:“爷,你在吗?”

    门被推开,灯亮着,但是没人,小拉顿时放松下来,直接推门走了进去,站在床边,低头开始脱身上的衣服,瞳儿说的别的话她因为紧张没记住,可是小拉记住了瞳儿说要大胆,如果敢哭,会被扔下三十层楼,她怕死,她也不能死了,她死了,他们家的人就全完了。

    脱光自己的衣服后,小拉就这样光溜溜的躺到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她觉得过了很久,久到她昏昏欲睡,小腹隐隐发痛,这是她大姨妈来前两天的征兆,每次大姨妈来的时候,小拉都会知道,因为会提前预警,肚子不舒服。

    小拉闭着眼睛,就快睡过去的时候冷不丁身上压了个人,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下巴突然被人强行捏着,强行抬起,跟着下巴就是一疼,小拉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她暗自呼出一口气,伸出胳膊勾住燕回的脖子,“爷,我都快等睡着了。”

    燕回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拉的脸,从额头到下巴,盯了好一会,看的小拉差点崩溃,她强迫自己回视着燕回的审视,半响,她脸上露出笑容:“爷……”

    燕回瞬间冷了脸,拧着眉头说了两个字:“扫兴!”

    小拉的心一凉,不敢再开口,燕回似乎就是不想她开口,直接按着直奔目标,小拉的五官顿时皱了起来,疼的眼泪都留了出来,原本有点圆的脸,因为这一皱就跟变形似的,燕回冷不丁停,问:“女人都有做面膜的爱好,你做过?”

    小拉脸色苍白,鼻尖上都是汗,点点头,她确实偶尔会做面膜,因为太贵了,做不起,只能偶尔。

    燕回慢条斯理的翻身下来,直接让人拿了一张面膜过来,他歇歇的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对着小拉抬抬下巴,吩咐红莲:“贴上,别让爷看到她的脸。”

    红莲勾着唇角,打开白色的面部,一步步走过去,看着小拉不无讽刺的说:“这可是难的上品,机会难得,贝小姐这可是运气才碰上了,其他人,可没有这样的机会呢。”

    小拉围着薄毯看着红莲走近,突然有种想逃出去的冲动。

    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自己最讨厌的人滚了,自己失踪多日的朋友突然联系上了,老妈一个的教师考试通过了,有个便宜的哥哥给自己寄了一大国际上最流行款式的夏装。

    展小怜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幸福的典范。

    龙湛问展妈要了展小怜的身材尺寸,回湘江以后,千方百计的按照自己看到展小怜穿的衣服喜好,给她搜刮了一堆衣服,展小怜一件件的看下来,皆是国际高端品牌的服饰。对展小怜来说,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展小怜站在一堆衣服里,掐腰仰头嘎嘎笑,“中奖了中奖了!我竟然也能碰到个人傻钱多的便宜大哥,嘎嘎嘎嘎——”

    展妈担心的看着展小怜扭头问展爸:“她爸,这孩子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展爸看着闺女的样子,淡定的说:“没,她是高兴坏了。龙湛这次算是哄对法子了,待会让小怜给龙湛打个电话,这孩子现在对龙湛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展妈护短,立马说道:“那还不是龙湛他们兄弟几个给惯的?你也不看看他们那是什么态度,看到小怜就跟看到总统似的,就差把他们龙家的金库搬给小怜了,这能怪我们小怜?”

    展爸摸摸鼻子,也不淡定了,赶紧说:“我就随口说说,你看看你说了多少?”然后过去跟小怜说:“小怜,给你大哥打个电话知不知道?”

    展小怜正得意呢:“又不是我让他寄过来的,不打,长途呢。”

    展爸戳戳她的脑门:“小小年纪的,看把你抠门抠的,电话费算爸爸的还不行?”说着,直接帮展小怜拨通了龙湛的电话,往展小怜手里一塞:“现在就打,省的你一会又说忘了。”

    展小怜没办法,只好把电话放到耳边,响了两声,电话通了,展小怜还来得及开口,就听那边龙湛已经说话了:“展叔,我寄给小怜的东西,我们小怜收到没?”

    展小怜打了个哆嗦,还我们小怜,谁是你们小怜啊,毛病,翻个白眼,直接开口:“大哥,我收到了,这不打电话跟你说一声的嘛?”

    龙湛正坐在集团办公厅的座椅上,下面黑压压的坐着一片被紧急叫过来开会的各部门高级经理主管,龙湛旁若无人接听电话,一听是展小怜主动给他打电话,一高兴,经理主管们就看到老大那高挺的鼻子下头,喷出一道威武的红色,然后被捂住,龙湛顾不得擦鼻血,继续捂着鼻子讲话:“小怜竟然主动给大哥打电话,大哥真是太感动了,我们家小怜真是太懂事太可爱了,大哥就知道我们家小怜是个好姑娘……”

    展小怜:“……”她有种想拿豆腐撞墙的冲动,她怎么觉得龙湛有演戏的潜力呢?就打个电话,听听说的多煽情啊,真是太恶心了,鸡皮疙瘩刷刷跑了一圈了都。

    龙湛完全不顾下面那帮子人,抱着电话就没打算撒手,从展小怜的近期学习一直问到他寄过去的衣服,从第一件在什么地方买的,是哪个有眼光的售货员推荐的,到最后一件的款式是国际大师的转型之作,一件不拉的说了一遍,展小怜抱着电话,都快打呵欠了,忍不住看了下时间,这都一个半小时了还没讲完,龙湛这一大老爷们得有多鸡婆才能说这么内容啊?

    “小怜,大哥跟你说,你以后要是看中什么衣服,你尽管跟大哥说,大哥这地方衣服都特别便宜,大哥买个我们小怜是应该的,小怜不要替大哥心疼钱……”龙湛在那边巴拉巴拉的说,就差开口告诉展小怜,他什么都不缺,最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听的展小怜都想爬过电话线到湘江那边把龙湛给勒死了,有钱显摆是吧?

    展小怜听了老半天,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大哥,我用我爸的手机打电话的,都快停机了都……”

    话还没说完呢,龙湛立马说了句:“小怜,没事,大哥现在就帮你充钱,好不好?你一个用多少电话费?五千还是一万?要不大哥帮你一次性冲十万好不好,这能用一年吧?这样就省事了……”

    展小怜泪流满面,这人有没有生活常识啊?还五千一万,还一次性冲十万,有钱烧的吧?她一个月每时每刻都通话中也用不了那么多啊。展小怜真是服了,赶紧开口:“停停停,大哥,这手机费一个月哪用的了那么多啊?还十万呢,一万就是天价了好不好?行了行了,我还有事呢,先挂了哈。大哥拜拜!”说着,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

    展爸跟展妈开始还站在旁边听展小怜打电话,结果说了那么长时间,夫妻俩早各做各事去了,展小怜挂了电话就把电话还给展爸,还提醒了句:“爸,打了一个半小时长途,我觉得你这不停机也差不多了。”

    展爸自己都觉得通话时间有点长,他无比惆怅的看看手机,知道肯定是龙湛收不住话,说多了,能怎么着啊?就这样呗。

    展小怜在房间的时候就听展爸在下面突然喊了一声:“小怜,你大哥刚刚跟我说给你手机充了点钱,问你有没有收到!”

    展小怜拿起手机一看,没有啊,她每次充值都是短信提醒充值成功的,直接扯着脖子吼了一句:“没有!”

    喊完了,展小怜就没事上网,穆曦在网上跟展小怜留言,说走秀在后台看到哪个哪个明星什么的,展小怜顺手给她回了过去,然后注册个新号开始玩游戏,玩了一半展爸上来敲门:“小怜,你大哥说又充了一遍,你再看看。”

    展小怜伸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他是不是充错好了?我这是新号码。”

    展爸愣了下,赶紧出去打电话问龙湛,结果一会推门进来了,“你大哥说给你冲在你早先给她留的那个号码上,你是不是换新号没有跟你大哥说?”

    展小怜一听,“哎呀”了一声,赶紧蹲下来在柜子里拿出一个手机盒,把里面手机拿出来,又从手机盒里拿出一张卡装上,又把电池装了上去,把手机按开,刚开机就接二连三收到短信,展小怜点开最新短信日期一看,短信提示手机充值一万元成功,展小怜又点开第二个,显示还是充值一万元成功。

    展小怜:“……”然后抬头看着展爸,说:“爸,我那个有钱的大哥刚刚给我这个手机号上充了两万块钱手机费。”

    展爸擦汗:“……这孩子……”展爸怎么觉得都有点不靠谱呢,一个学生,又不是整天谈生意的,给充那么多钱干什么呀?这钱又不能做别的事,展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展小怜看着手机有点犯愁,这号码她都不打算要了,都打算放着以后都不用了,这下好了,里面又两万块钱手机费,她要是不用这个号,然后五十五十的往新号里充气打电话,她不是傻子是什么啊?哎,早知道这样,她就该把新号码告诉龙湛。

    等展爸出去了,展小怜就看着两手机发呆,手机都说新的,难不成她也装回有钱人,一手诺鸡亚,一手摩托拉?展小怜拿起旧手机,这手机是展小怜的第一个手机,还是安里木用他攒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的,展小怜平时用的时候特别珍惜,还特地花钱买了个壳保护手机,所以,即便到现在,这手机看起来还是新的。

    展小怜把手机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然后点开,看到里面还有好几条短信,她伸手点了进去,结果点开的第一个就是燕回发过来的短信,只有三个字:妞,出来,发短信的日期是几个星期之前的,展小怜看着那日期,直接跟她去找穆曦的日子对上了,不就是那天的吗?看下时间,貌似是她去找穆曦的前几个小时,想起那天,展小怜撇撇嘴,神经病,直接删了这条短信,手机自动跳出下面一条,日期被推往更前一点的日子,还是燕回发过来的:妞,爷打断了卿犬的狗腿,你要是不来青城,爷就拆了他的骨头。

    展小怜“切”了一声,嘀咕一句:“当我不知道?小狗就受了点皮肉苦,还打断狗腿,我看你自己那个才是狗腿……”再往前几条的短信,都是在卿犬挨打那一阵子的日期,反正就是逼着展小怜去青城,要不然就把卿犬怎么样怎么样,展小怜都懒的再看。再说了,都过去这么久,这会看着就更像个笑话,展小怜直接群删了短信,还以前的那些也取消阅读,一边删一边说:“你丫神经病,种马都比你有节制,你上女人就上呗,拉着我干什么?变态……”

    删完了,展小怜看看手机,决定新号码的钱用完了,还是用回旧号码算了,暂时就两个手机都拿着,当就当回有钱人吧,总比她把两万块钱扔了强。

    展小怜这次回学校以后就打扮的漂亮了,特别衣服穿的,整个学校就没几个能穿的跟她一样的,那种国际高端奢侈品,这些大学生有几个能穿得起的?就算有富二代真在这学校里,也只会有那么几件,不可能每一件都是吧,展小怜这风头出的可不小,件件精品,从头到尾都是,不识货的还好,人家看着都说仿的,这识货的,一眼扫过去,展小怜那一身得值多少钱?

    展小怜那眼镜自打被绑架的时候踩坏后,她就没再戴眼镜,她眼睛都好了,肯定不会再花好几百块钱去配一副没必要的眼镜。那小脸大眼巧鼻子红嘴巴,雪白粉嫩的皮肤加上总是懒洋洋的表情,穿着打扮一番,整个一漂亮的瓷娃娃,于是,展小怜身边的小桃花又有了往外冒的迹象,虽然以前的那一批绝迹了,不过其他外院的,特别是体育系的男生,眼睛都往这边瞄。

    在接连收到四份情书后,展小怜摩拳擦掌,免费蹭饭的机会又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