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8章 就是不说话,你能怎么滴?

第178章 就是不说话,你能怎么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觉得吧,自己的生活少了一个禽兽搅合进去,真是什么事都特别顺,她干什么都高兴,谁能想象到小美女同时被几个男生追的那种幸福?展小怜现在就是了。舒榒駑襻

    女人爱美这是天性,展小怜就是爱美女人里的一个,人人都化妆,人人都美容,凭什么她不行啊?别说展小怜长了一张可塑性极强的小脸,就是她五官都是扭曲的,那也能化正了。展小怜这还是循序渐进的,就算是素颜,有那好皮肤就一白遮三丑了,偶尔化一天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惊艳,小笨看了以后大受刺激,整天跟另外一个女生大呼展小怜这是地瓜变身美少女。

    大学校园里男生追女生就是那些招数,可是对女生来说特别受用,展小怜这妞还是个来者不拒的主,她骗吃骗喝绝对是好手,哪怕这男生长的跟癞蛤蟆似的,她也能跟人家出去蹭饭,还能骗回一堆零食,小笨跟宿舍另外两人经常沾光。

    展小怜坐宿舍把自己的小脸化的美美的,还沾了两层假睫毛,上下一眨,就跟洋娃娃的似的,展小怜抬头喊了小笨一声:“小笨,看我眼睛,够不够漂亮?”

    小笨直接倒在床上,伸出胳膊喊了一句:“我都被倾倒了!”

    展小怜大言不惭的掐腰得瑟:“姐姐我就知道姐姐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小笨见了都爱,嘎嘎嘎。”

    小笨刚站起来,又直接倒了下去:“我夸就行了,你别夸啊!”

    展小怜在嘴巴上抹了口红,抿了抿嘴巴,然后低头整理了下衣服,换上高跟鞋,对着小笨比划了一个“v”手势,“小笨,我晚上去约会了,给你带好吃的哟。”

    小笨举起胳膊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嘴里还说了句:“展小怜加油,展小怜v5!”

    展小怜伸手撩了撩头发,对小笨抛了个媚眼,飞吻一下,直接走了。

    女生宿舍楼下,那个约展小怜的男生穿的干干净净的,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算不上特别帅,不过也还过得去,看到展小怜赶紧把手里的花往展小怜怀里送,展小怜笑眯眯的睨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来,那男生立刻涨红了脸,就连站的姿势都拘谨起来,伸手对展小怜示意了一下:“地方我都订好了,我们走吧。”

    展小怜抱着那花,跟着那男生一起往外面走,一边走,两人还一边说话。

    这男生是展小怜在路上一边走一边低头发短信,一头撞上去的,当时男生手里正拍着篮球,一边跟身边的同学说话一边走路,还满身的臭汗,结果就跟展小怜撞一块,展小怜一脸的嫌弃,指着自己衣服肩膀上的汗渍说脏了,要赔,愣是讹了男生一根冰糕,然后吃着冰糕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天展小怜就化的跟小公主似的,穿的衣服也特别好看,男生就默不作声的一路跟着她到宿舍,知道是哪个系的什么宿舍后,就在同宿舍的其他同学的帮助下,绞尽脑汁的写了份三千字的情书。展小怜自己不会写情书,所以,她跟男生出去约会的顺序,都是挑情书字数最多的那个最先,然后依次往下排,要是有当面跟她表白什么的,肯定是排在最末尾的。

    今天的这个,就是展小怜挑中的第一个约会对象。

    两人出去,其实就是那几套,吃饭,逛街,在外面吃小吃,然后一起结伴回来,展小怜顺便带点零食回来,一晚上的约会就结束了。回去以后小笨就问展小怜怎么样,展小怜拍拍提回来的零食袋,得瑟:“有好吃的。”

    现在宿舍四个人,相处起来还是挺不错的,因为最近穆曦也没来,所以展小怜的那些零食分给宿舍同学吃的情况就多了,这一分享肯定人家对她也就好了,宿舍里的气氛好的不得了。

    等展小怜的零食吃完了,她就会接受下一个约会对象,这丫头身边的男生老换,展爸又碰到过一次,跟之前的那些又不一样,展爸这给愁的,怕告诉龙湛那孩子又鲁莽的跑过来,只能自己把展小怜提溜过去教育,展小怜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就跑出去了,她找男朋友不处处怎么知道行不行啊?而且,展小怜这妞就是个祸害,她跟人家出去,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大刺刺的跟人家说当朋友,这朋友跟男女朋友是不一样的,谁找她都出去,人家也没法说什么,最郁闷的就数那几个一心想追美人的家伙,谁都知道对方存在,而且都知道对方对展小怜是另有所图,谁都不服气谁,明里暗里的竞争可激烈了。

    展小怜在这些漩涡里是最安全的那个,最高兴的事就是跟人家出去蹭吃的,而且这样也认识了不少的外系学生朋友,有人讨厌那肯定就有人喜欢,还真交到好几个朋友,有时候还打电话给穆曦显摆,穆曦嫉妒的鼻子都歪了,每次说起来就嚷嚷着她才是最好的朋友。

    第一次约会的那个男生,叫程旭,体育系大二的学生,跟展小怜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有点紧张,连手都没敢牵一下,为了拉近跟展小怜距离,从那帮虎视眈眈的狼崽子手里抢到佳人,宿舍的其他男生都帮他出谋划策,最后发现宿舍里一个男生的女朋友两天后生日,那女生的宿舍就跟展小怜隔了一个墙,于是一帮人就想着,借着这个由头到外面开个生日聚会,这种聚会最容易拉进人关系,灌酒挡酒什么的,多有爱?

    于是,决定以后,女生在她男朋友的示意下,就给展小怜发了邀请,当然程旭也是在其邀请之列的。

    展小怜什么脑子啊,这些家伙的把戏她看到一清二楚,蹭饭原则之一也是最重要的准则就是脸皮要厚,你要是脸皮薄了,那铁定啥都不好意思,别说蹭饭,连瓶矿泉水都蹭不到,展小怜就这样继续蹭。

    大学生要说对什么都好奇,最普通最常见肯定不成,这些大家都可以去,什么东西很少人去,肯定是酒吧,酒吧在成年人来说那就是一夜情吊马子的最佳场所,也是傻缺男人挨宰的最佳场地,学生,特别女生平时根本没人敢去,去了那地方不定喝了人家递过来的酒水就晕了,不过,一旦有大批男生保护着,那肯定就去的心安理得了。

    展小怜就没去过,去年暑假去湘江,本来龙湛说好带她去的,结果展爸知道了,不同意,不让去,就没去成,这会突然说把那女生的生日宴定在酒吧,展小怜还挺兴奋,好歹她也看到了这种正常一点的酒吧场所了,燕回那变态的那些地方不算,那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吗?去的那些人纯粹是人傻钱多外加想艳遇的。

    “绝地”一般没人去的起,酒吧地点就定在“绝地”旁边的一个中等档次的酒吧,这家酒吧本身没什么特色,有特色的是吧台上那个嘴里叼着烟,手里举着瓶子摇的轻松自如的帅哥调酒师,三十多岁这样,这一行里正是时候,调出的酒味道跟其他调酒师就是不一样,而且花样还多,很会哄女客人高兴,在这一片很有名气,当然,有点名气的人也有点傲气。

    那女孩跟展小怜聊天的时候跟展小怜打赌,赌注是一百块钱,让展小怜去跟帅哥调酒师搭讪,让人家送她一杯酒,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跑过去趴在吧台上盯着那调酒师看。本来调酒师还是很镇定的,平时调酒的时候在旁边看的人多着呢,也不在意她一个,结果其他人都走了,她还在看,而且,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盯着了就没打算移开。

    调酒师承受不住了,清了清嗓子,跟展小怜聊天呢,“美女生面孔呀,第一次过来?”

    展小怜一听他说话,就慢吞吞的错开眼,然后盯着他手里的东西看,嘴里应了一句:“可不是,帅哥有什么好玩的?”

    调酒师一看她不是精神有问题,总算放松了,“来酒吧都是喝酒的,应该说你想喝点什么?”

    展小怜摇头,手托腮看着帅哥说:“那可不成,我就是来打酱油和蹭水果吃的,喝酒什么的,那可不是良家妇女干的事。看我长的多民女?帅哥你可不能把我带坏了。”

    调酒师笑的跟什么似的,就一小姑娘还良家妇女呢,转身拿了东西倒进瓶子里,调完了倒了一杯刚要往旁边酒保的托盘里放,展小怜在旁边继续说:“帅哥送我一杯有点酒味的白水吧,我打赌呢。”

    调酒师伸手把正打算给酒保的贝子往展小怜面前一放:“跟小姑娘聊天心情好,请你喝的,放心,不烈。”

    展小怜对着调酒师咧嘴笑,乐滋滋的端起来看了看,捧着酒回去了,“看到没,我过去跟那帅哥聊了两句,人家送我一杯酒。”

    那女生傻眼了,不甘不愿的掏了一百块钱出来,展小怜往兜兜里一塞,说:“愿赌服输,美女真讲信誉。”

    程旭赶紧站起来让她坐下,“小怜,厉害啊,我们班上上次有个女生过生日,大家伙凑钱给她过生日,也来的这里,当时也打赌了,但是人家没送。唐莉估计也没想到你能要到。”

    来酒吧的什么人都有,各自相安无事倒是也没什么事,过生日的女孩就想着法子做游戏,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其实就是想撮合展小怜跟程旭关系更进一步,展小怜正宗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来都不怕,怎么着都轮不到她数,结果展小怜没醉,倒是程旭跟其他人都有点晕乎了,唐莉都气快死了,一个个的不是说好联合起来的吗?怎么一个个的这么不中用呢?展小怜笑眯眯的,还点了不少吃的,反正不是她花钱,撑死不亏。

    玩到一半,展小怜站起来说了句:“卫生间在哪?我去下卫生间。”

    程旭赶紧站起来:“要不要我带你去?”

    其他人顿时起哄,程旭的脸当时就红了,他真是好心,没别的意思,展小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摆摆手:“你们先玩,我自己去,放心丢不了的。”展小怜走了,其他人继续在原地说说笑笑的。

    不过,等展小怜从卫生间回来,就发现酒吧里似乎有点不对劲了,酒吧里人多增加不少,有坐着有站着的,人多了,但是声音却小了。

    展小怜一边搓着手,一边往座位上走,就快到座位的时候她站住脚,脸上原本放松的表情瞬间绷紧,慢慢的冷了下来,她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抬脚走过去,小高跟踩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燕回正以一个帝王登基的姿态坐在沙发的主座上,两条长腿高高的翘在桌子上,他后面站着一身红衣的妖娆红莲和面无表情的冷艳雪姬,而燕回的怀里则恭顺的趴着一个女孩,因为是背对众人,所以看不清她的脸,那女孩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的,燕回的一只手正顺着那女孩的腰际来回摸着,慢条斯理悠然自得,就跟摸一只宠物似的。

    展小怜扭头,发现原本主座坐着的寿星唐莉半边脸肿的老高,满脸泪痕的缩在她男朋友的后边,一动都不敢动。展小怜这批人一共有八个,连展小怜一共是三个女生五个男生,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打扮过的,女生也都是化了妆的,男生虽然不能算是打扮过,最起码个个都是干干净净的,而这会,这些男生脸上全是鼻青脸肿,程旭的脸上更是冷汗连连,他半侧着身子,一只胳膊垂在桌子下,另一只胳膊撑在桌子上,身体微侧,似乎在隐隐发抖。

    展小怜在桌子边站定,没走也没动,脸上没有半分表情。

    燕回慢吞吞的抬头,看到展小怜挑了挑眉:“哟,这妞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爷想起来了,跟爷炮了一阵子,怎么着?这是替自己找到下家了?这打扮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只鸡。”燕回抬抬下巴点了下程旭:“就这眼光?爷还以为你能找个不得了的男人,就找了这样的?这不是打爷的脸吗?怎么着也得找个青年才俊不是?啧啧啧,这是饥不择食还是怎么着?”

    周围的人都正襟危坐,一动都不敢动,展小怜还是站在原地,袖子还是撸在胳膊肘的,她伸手慢吞吞的放下袖子,低着头还是没说话。

    燕回伸手拍拍身侧的空位置:“妞,要不要过来坐坐?怎么着也炮过,总不会这会看到了就不说话了?爷大度,不跟你计较,过来说说话爷还是乐意的。这些是妞朋友?哟,不好意思,爷刚刚看中了这个位置,瞧瞧这缘分,爷要是知道这是妞的位置,怎么着也不会弄成这样不是?……”

    燕回就跟个神经病似的在那自说自话,展小怜站着就没打算动,她垂眸看着地面,依旧没说话,半响,展小怜走到程旭身边,拿起自己放在程旭脚边的包,眼睛瞟了一眼程旭的胳膊,这才发现程旭一只胳膊没只觉得似的垂着,确切的说,他那根隔壁是断了的,另一只手在死命撑着身体。

    展小怜就瞟了一眼,没说话,也没再看程旭,而是拿着自己的包,转身就朝外走,走到门口,展小被人拦住,“展小姐,我们爷还在。劳烦您跟我们爷打个招呼。”

    展小怜嗤笑,伸手给了这人一耳光,这人被她的打懵住,后退一步还是堵在门边:“展小姐,我们爷还在,劳烦您跟我们爷打个招呼。”

    展小怜抬手,再次给了打了他一巴掌,这人偷看燕回,燕回什么表示都没有,这人还是堵着门,可他不敢说话了。

    燕回在那边拍手:“打的好,爷也不喜欢没眼色的狗。”伸手捏了捏小拉的屁股,“妞,你说是不是?”

    小拉从燕回怀里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眼中带着一个同是女人的审视和敌意,然后抬头看着燕回,笑嘻嘻的说:“爷,您老人家说的话,我敢说不是嘛?不过,她好大胆哟,连您老人家的人都敢打呢。”

    燕回伸手一捏小拉的下巴,看着她的下巴邪笑着说:“她不但敢打爷的人,连爷都敢打,你说,这样的妞,爷是不是该拔光她的刺才解恨?”

    小拉嘟嘴,眨了眨眼睛,说:“可是,她没有刺啊。”

    燕回大笑,捏着小拉的脸蛋摇了摇,说:“她的刺,只有爷才看得到摸得到,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贱人也配知道?”

    小拉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咬着下唇不敢在说话,燕回松手,身后的红莲立刻给他递过一跳雪白的毛巾,燕回慢条斯理的擦手,把两只手都擦了一边,一丢,轻飘飘的跟小拉说了句:“滚开。”

    小拉赶紧从燕回身上爬起来,乖乖的坐到一边,燕回站起来,隔着吧台走到调酒师面前:“给爷两杯酒,这味道要是爷不满意,爷就砍了你的手。”

    调酒师什么话都没敢说,立刻动手调了两杯酒,放到了燕回面前,燕回一手一杯端起来,摇摇晃晃走到展小怜面前,直接把一杯酒送到展小怜面前,“急着走什么?你这小情人不是还在?怎么着,小情人也不要了?来来来,跟爷喝一杯,爷刚刚都说了,爷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

    展小怜压根没伸手接,只是低头看着脚底下,燕回递出去的酒没人接,他伸手把自己手里的那杯喝完了,举起空杯子看了看,舔了下舌头,手一松,那杯子直接摔成了碎片,燕回把另一杯酒送到展小怜嘴边,说:“喝!”

    展小怜还是站着没动,她就面前没他这个人。

    燕回伸出的胳膊都举累了,展小怜都没有要喝酒的意思,燕回的手动了动,缩回来,突然邪笑着说:“啊,爷知道了,妞这是要爷喂你喝?爷刚知道妞还有这嗜好。”

    展小怜转身就推那个堵住门的人,结果燕回直接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抓了回来,展小怜抿着嘴,护着头发,燕回直接把她按在玻璃门上,一口喝下手里的酒杯里的酒含在嘴里,捏着展小怜的下巴就用嘴堵过去,强行把自己嘴里的那口酒吐进展小怜的嘴里,抬着她的下巴迫着她把酒给咽了下去,展小怜被呛的拼命咳嗽,咳嗽的眼泪都出来了,满嘴的酒味,都快被呛死了。

    燕回等她轮咳嗽完,再次低头堵过去,啃着她的嘴就没打算抬头,展小怜这可是拳打脚踢都用上了,结果燕大爷巍然不动,就跟没那回事似的,半响,他一只手摸在展小怜腰上,一边喘气一边抬头低声问:“你是要在这里,还是要换个地方?”

    展小怜啥话没说,抡起手里的包对着他就打,那皮包砸在玻璃门上发出响声,屋里的一群人听着那声音不敢抬头,红莲和雪姬早已让人竖了道人墙挡在那里,隐约看到一只小皮包飞上飞下的,就是没听到展小怜发出一点声音,倒是燕回冷不丁吼了一句:“你这女人别得寸进尺……”然后又没声音了。

    最后,红莲和雪姬眼睁睁的看着燕回把展小怜整个人扛起来放在肩膀上,直接走了出去。

    展小怜悬在半空,踢腾着两条腿,一只手抱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对着他拳打脚踢,扯头发咬耳朵抓脸,反正能抓的她全用上了,结果还是被燕回扔到了车里,她还没来得及从头晕脑胀里挣扎起来,燕回已经跟着坐了进来,伸手抓住她的双腕把她压在后车座上:“在车上还是酒店?你要是再不开口爷就这样上了!”

    展小怜又要动,燕回直接说了一句:“人都死哪去了?给爷开车!”

    一个保镖快速的冲到车上,启动车辆直接往酒店开,这个不说都知道爷是要去哪的,他老人家专程来酒店是为了什么呀?不就是为了这事嘛?

    车子开的飞快,司机前面开的精神高度集中,后面的两人还没消停,一直在扭啊扭的。燕回一只手别扣着展小怜的胳膊不让她动,一只手扯自己的领口,被气的,这女人就跟疯子似的,一得了自由就乱抓人,燕大爷英俊潇洒的发型成了鸡窝,完美无缺的脸蛋也多了几条抓痕,燕大爷觉得这肥妞是不想混了,这要是破相了燕大爷非剪了这小肥妞的……指甲!

    车到酒店门口刚停稳,燕回已经把展小怜拉出来,不等她得自由,再次把她扛起来,直接进了酒店。

    门一开,燕回没直接进卧室,而是进了卫生间,伸手锁门,把她往下水龙头下一放,拧开花洒就对着她冲水,水刚开始肯定是凉的,展小怜一声尖叫,站起来就要往边上躲,燕回上前,掐着她的腰,把她固定在花洒下头,对着她的下巴就咬过去,“说话!”

    展小怜就是不说话,那手一得了自由就对着燕回打,燕回扒了她身上湿衣服,顺手摸了肥皂就对着展小怜的脸上一通抹,“画的跟个妖精似的,一股臭味,信不信爷能扒下你这张面皮?给爷洗了!”

    展小怜的小脸被他揉的通红,她拼命的推,眼睛里都是肥皂泡,疼都疼死了,燕回自己觉得洗的差不多了,开了花洒就冲,展小怜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手脚都没了力气。

    燕回抬起展小怜的脸,仔细看了看,对她脸上没了那些化妆品表示很满意,然后,他一手拖着展小怜的后脑勺,一手按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上贴,狠狠的咬着她的嘴,咬的两人满嘴的血腥味,“爷让你说话,听到没?说话!再不说话爷就割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就是不说话,怎么着都不开口,燕回单手托着她的腰,展小怜瞬间整个人悬空,展小怜本来还张牙舞爪的,结果这一悬空,她两只手下意识的就抱着燕回的脖子,眼里总算露出丝恐惧,还是上次被卿犬给整的,她现在什么不怕,就怕脚离地的那种感觉。

    燕回扛着展小怜,走到卧室,直接把她扔到床上,展小怜脚一着地就拼命往一边爬,燕回伸手抓着她的脚脖子往下拖,整个人跟着就压了过去,两人就这样湿漉漉的滚到了一起。

    燕回咬着展小怜的下巴,一边啃着一边逼着展小怜睁眼,在她耳边说下流话:“爷就喜欢这尺寸,大小松紧刚刚好舒服……怎么着,怎么就妞对了爷的胃口了呢?是不是跟爷一样老想着?……爷就喜欢妞这样的……”

    展小怜就想着怎么没人给她一把刀呢?要是有的话,她就直接戳死他,燕回为了逼展小怜开口,尽用身体去折磨,那折腾真是死去活来,头发本来是湿的,折腾完之后头发都干了,展小怜也差不多能用奄奄一息来形容。

    这就是个不眠夜,特别是跟燕回这种变态在一块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他自己吃了兴奋剂似的不睡觉,还不让展小怜睡,展小怜一闭眼他就想着法子把人折磨醒,最后,展小怜只能睁着眼睛躺着,燕回就强行把她搂在怀里,展小怜要是翻个身,他就把她搬过来,还动不动就耍个小性子,这样那样的,展小怜当自己是瞎子,反正就是死活不开口。

    两人面对面躺在床上,燕回的腿就往展小怜腿上翘,展小怜一脸的不耐烦和嫌弃,燕回就偏要翘过去,就因为这个,两人就跟两小孩打架似的,你不让我我也不让着你,一个非要翘一个就是不让翘,最后展小怜一生气,抱着一条毯子就往外面走,燕回跟着就追过去,直接把她扔到了床上,强行把展小怜拉起来,突然说了句:“来来来,和平谈判!”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燕回说:“爷是良民,打打杀杀什么的,不对爷的胃口,文明人得用文明人的做法。”

    扭头看向一边,展小怜就觉得这世界玄幻了,一个黑社会老流氓,一个整天打人杀人的,竟然跟自己说他是良民,还是文明人,要是她没记错,她以前说过类似的话吧,自己说那话谁听了都会点头,他说这话,估计猪都笑了。

    燕回在展小怜对面坐好,说:“你跟爷喝了酒,爷大度,不跟你计较。怎么样?”说完,还一脸等着展小怜感恩戴德的表情,盯展小怜的脸,等着她表态。

    展小怜垂眸看着自己放在面前的手,还是不说话,燕回等了好一会,没等到展小怜回应,推了她一下,提醒的理所当然:“爷都说不计较了。”

    展小怜被他推的身体往后仰了下,然后又慢吞吞的坐好,反正,不管燕回说什么她都不会开口,燕回等了一会,展小怜还是不说话,燕大爷的表情有点不耐烦了,伸手抬起展小怜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说:“说话!哑巴了?”

    展小怜坚决不说话,燕回的脸慢慢的冷了下来,很显然,这么长时间后,燕大爷的耐性已经用完,他抬脚,一股脑把床上的东西都给踹床下去,往前一扑,按照展小怜就压过去,“爷让你说话!”

    展小怜咬着下唇,咬的死死的,就是不开口,不管他怎么逼怎么弄怎么蹂躏怎么折腾,她就是不出声。

    睁眼到天亮的,展小怜觉得最苦逼的事莫过于明明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偏偏没机会睡觉了,她就知道,只要碰上燕回,绝对没有好事。

    天一亮,展小怜就爬了起来,她走到卫生间,看着被揉成一团湿漉漉躺在地上的衣服,光溜溜的站了半天都没动,这衣服要怎么穿?

    燕回从她身后搂住她的腰,幸灾乐祸的说:“哟,这是怎么回事?这衣服还怎么穿?妞,要不要爷帮忙?爷可以勉为其难的让人给你送两件衣服救救急,怎么样,有没有发现爷才是对你最好的那个人?”

    展小怜还是站着,燕回从伸手摸着她的身体,沿着她的后颈往两边亲,展小怜闭了下眼,伸手把他推开,什么话没说,走进去捡起地上的衣服,使劲拧了拧上面的水,然后理开看了看,心里挺心疼衣服的,这衣服可贵了,是龙湛寄过来的,都是国际名牌,也不知道这样被水泡过会不会变形,然后直接往身上套,穿着湿的总比光着好吧。

    燕回脸色一变,直接把展小怜正套了一半的衣服给扔了,他伸手拉过展小怜,强迫她跟自己面对面,邪气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说:“妞,跟爷说话,爷让人给你送衣服,要不然,你就给爷光着身子出去!”

    展小怜没理他,绕过他就要去捡衣服,结果,燕回直接打开窗户,把那件湿衣服直接扔了出去。

    展小怜绷着脸,冷冷的盯着他,燕回厚颜无耻的摊手,邪笑着说:“爷不小心。”

    展小怜什么话都没说,抬脚就往门边走,燕回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哟,这是真打算裸奔呢?”

    展小怜头都没回的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燕回的脸当时就变了,快速的冲了出去,直接抓住展小怜的头发把她给拖了回来,展小怜抱着头发蹲在地上,燕回直接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拉的站了起来,身体一压抵在门上,“哈”了一声,眼中的凝了冷气,咬着牙开口:“贱人,就你这身材你也好意思出去丢人现眼?你敢出去人家还不敢看,谁看谁不怕眼瞎?”顿了顿,突然伸脚踹了一下门,那门下面的那一块被踹的当时就裂了道缝,他猛的伸手掐住展小怜的脖子:“你跟爷说句话会死?爷告诉你爷的耐性是有限的……”说了一半又顿住,冷不丁又踹了下门,大吼一声:“刚刚谁在外面,把他的眼珠子给爷挖了!”说完,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推开,拉开门走了出去,展小怜站在屋里,听到门咔咔两声被人锁上了。

    展小怜上前伸手拧了拧门,没拧开,还真锁上了。

    展小怜没办法,去冲了个澡,然后爬到被窝里呆着,那只小皮包在扔在卫生间门外面。

    展小怜从被窝出来,身上裹了个毯子,盘腿坐在沙发上,电视还是开着的,她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貌似能给自己送衣服的只有小笨了,原本跟小笨一起学校的那女生交了个同样爱学习的男朋友,小笨立马被那女生抛弃了,小笨也不好意思当人家电灯泡,所以现在大多是独来独往,平时吃饭什么的倒是跟展小怜在一块的时间更多一点。

    展小怜给小笨发了个短信,也没说什么事,就是问小笨在干吗,小笨那边回短信说正在上课,展小怜就没多问,那就只能等她放学了,把手机放在旁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几百个频道,展小怜挨个点,一下子看到一个时装走秀的台,她点开的时候就看到有个人被前面的模特挡着,若隐若现的,她总觉得那个人影眼熟,等到转弯的时候看着有点像穆曦,不过因为镜头的缘故她也不确定是不是,等了好一会等到走台结束,模特集体亮相,展小怜才看清站在后排的那个还真是穆曦,笑眯眯的,漂亮的跟小妖精似的,展小怜真心觉得那么多模特里面,就属穆曦是最漂亮的,估计是新人的缘故,位置自然没有别人的好。

    对展小怜来说,能在电视上看到穆曦,那绝对是件幸福的事,当然,如果她能到现场看穆曦走秀,那她就更幸福了。展小怜对着电视看了一早上,时尚台看完看肥皂剧,肥皂剧看完看老电影,反正她也没别的事,哪都走不了,就只能看电视消磨时间,看着看着展小怜就歪着脑袋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一夜没合眼的人伤不起啊。

    直到中午的时候门才被人打开,燕回摇摇晃晃走进来,一眼看到电视正在放在一个推销广告,沙发后面露出一个歪在一边的小脑袋,一动不动的靠在一边,听到动静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燕回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展小怜脑袋歪在沙发的扶手上,身上的毯子本来是裹着的,因为睡着的缘故,已经滑到了腰间,露出健康而雪白的年轻身体,胸脯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勾的燕回眼睛盯着就没移开,相比之下,还是安安静静的小妞招人喜欢,醒了以后就跟吃火药似的,看什么都不顺眼。

    燕回身后还跟着小拉,小拉的手里提着大大小小好几个袋子,小心的把袋子放到门边,站在门口没动,燕回扭头,小拉一惊,赶紧收回看向展小怜后脑勺的视线,快速的退了出去。

    展小怜以为有小狗在舔自己的,一直在她胸前磨蹭,真是被骚扰醒的,结果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面前停着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展小怜伸手一推,嘴里跟着骂了一句:“你丫变态啊!”

    燕回跟着就扑过去,重新按着展小怜埋头过去,伸手就去脱自己衣服:“爷还就好这口了……”

    展小怜真是恨的要死,种马,绝对的种马,玩了那么多女人,一夜这么多次,他怎么就没精尽人亡呢?

    这一轮结束,展小怜真的是只剩半条命了,燕回一手拖着她的后脑勺,侧着身体躺着,看着展小怜邪笑着问:“怎么着?终于肯跟爷说话了?爷都没跟你生气,你还跟爷生气?”

    展小怜“哈”了一声,觉得完全不能沟通,外星人,变化人种,完全木有沟通的必要。

    燕大爷估计有点得意忘形了,又开始说:“你还跟爷横?爷的女人哪个不比你招爷喜欢?爷这是勉为其难,换个女人爷都懒的看……”

    展小怜翻白眼,就是不说话。

    燕回自己一个人说了半天,看看展小怜还是没搭理她,又开始换着说:“又不吭?跟爷说话!喂,爷的耐性是有限的……”

    展小怜当没听到,就是不说话,你能怎么滴?

    ------题外话------

    爷表示美妞们月票150明天万更,不然变渣爷,渣爷木万更,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