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0章 哄女人也是有招的

第180章 哄女人也是有招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软硬不吃,说的就是展小怜这种的,她连楼都敢跳,裸奔都豁出去,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呀?她现在完全就是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任燕大爷磨破嘴皮子,再把她按床上折腾一天一夜,她就是不开口,惹不起躲不起,她不说话总行了吧?

    燕回的脸都绿了,这一天一夜他就觉得自己在唱独角戏,这妞就是不开口,他就跟和一小哑巴说话似的,这种自说自话的感觉得多糟糕?

    燕回翻个身,跟她面对面躺着,捏着她的脸蛋再一次提醒:“妞,爷要生气!”

    展小怜开始闭着眼的,被他一捏脸蛋有点疼,就睁开眼睛,伸手把燕回的手推了下去,然后默不作声的翻个身,燕回拉着她的头发又把她拉过来:“展小怜,你信不信爷真生气了?!”

    展小怜翻过身以后,还是不吭声。舒榒駑襻

    这两人,就这样僵着,一个死活不说话,一个说了也没几句人话,展小怜也不吵着闹着要回学校,燕回不让她走她就不走,她逃几天课真没啥,她就不信燕回也能无缘无故在摆宴呆这么长时间。别当展小怜不知道,燕回是会去那种小酒吧地方的人?他就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燕大爷有多骚包有多高调,他到那地方去不就是为了找她麻烦?找她茬,她认了,行了吧?

    展小怜是懒的跟他说话,要不然肯定得喷死他。

    终于,在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后,燕大爷怒了,抬脚踹展小怜:“你给爷滚下去。”

    展小怜啥话没说,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走,结果,燕回又伸手把她给拖了过去,捏着她的下巴笑:“爷知道了,你这是跟爷赌气是不是?因为卿犬?爷都说不计较了你还要怎么着?爷都跟你说了别得寸进尺,被爷看上你该偷着笑,你还跟爷耍小性子是不是?爷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给爷想好了,你要是再不说话,爷就真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以后再也说不出来。来,说话!”

    展小怜踢了两下腿,想挣下去,没成功,她真是被气笑了,这人脑筋有问题吧?她要是想跟他说话,还用等到现在?

    燕回等着展小怜开口,没等到,燕大爷的表情就不高兴了:“还不说?”

    展小怜低头垂眸,半响,燕回心不甘情不愿的又问:“那你告诉爷,你怎么才说话?”顿了顿,燕大爷觉得自己的语气太温柔,跟他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的玉树临风形象完全的不符,继续大爷道:“妞,爷跟你最后通牒,要是再不开口,爷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

    展小怜依旧不吭。

    燕回没招了,把展小怜的手机翻出来检查。

    展小怜这一阵用的刚好是那个新手机号,因为里面还有十几块钱,她是打算用完了再用那个旧号的,这会被燕回翻了出来,拿出来一看,燕大爷的脸都绿了:“展小怜,你这都换了号没跟爷讲?什么时候的事?难怪了……”想了想,又开口:“那也不对,爷怎么没查出来?”

    展小怜懒的搭理这神经病,她一个人两个号,旧号是用身份证办的,新号是外头买的黑卡,燕回查她的号当然只能查到旧号,新号没登记他怎么查?燕大爷对这个新号码出现,自己却不知道的事耿耿于怀。

    展小怜这一个早上,就在燕大爷翻来覆去的纠结中度过,中午的时候,她的肚子被饿的叽里咕噜叫,饿了也不开口,燕回真是怒了,气冲冲套上衣服,走的门边把小拉提过来的几个袋子拿过来,往展小怜头上一扔:“穿上,你以为你脱光往爷面前凑,爷就能饶你?就你这身材……你赶紧穿上!”

    展小怜眼皮子都没抬,伸手把盖在自己头上的衣服给扔到了床下面,燕回光着脚在地上的衣服上面踩了好几下:“你还跟爷耍横?不要爷全给撕了……”说着,随手拿起来还真动手去撕,也不知道是燕大爷的力气太小还是那衣服质量太好,反正没撕坏。

    燕回无趣的往床上一丢,自己又说:“得,爷大人大量,不跟女人计较,你把衣服给爷穿上,爷听你肚子叽里咕噜叫爷耳朵疼。”

    展小怜压根就当鸭子在聒噪。

    燕回提醒:“展小怜,你还真给爷得寸进尺了?!”

    展小怜抱膝盖坐着,她就是不动谁能怎么着?打了骂了她就是这样,你爱咋咋地,燕回气冲冲的站起来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研究了一下,觉得自己是对的,然后伸手就往展小怜头上套,嘴里还说呢:“法制社会,这要是饿死了人爷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了……你赶紧了……抬起来!……要不要爷剁了你的爪子?”

    展小怜身上的衣服被燕回穿的乱七八糟,她气的直接把燕回推开,自己整理身上的衣服,穿好了往床上一坐,小脸绷的直直的,一句话都不说。

    燕回直接把她拉起来,往怀里一带往外走:“爷还以为你连衣服都不要了,走,爷许你陪爷吃顿饭。”

    展小怜真心觉得这世上有燕回这种人也算是奇迹,就没见过渣成这样的,燕回搂着人走路的时候,最喜欢把身体的重量全压别人身上,就跟他自己是没骨头的毛毛虫似的,展小怜这被燕回那么折腾了一夜外加一早上,能有多少力气?燕回一压着她,展小怜那身体就故意往下软,几次过后,燕回总算不敢像以往那样把展小怜当拐杖使了,本来是搁展小怜肩膀上的手,因为怕把她压趴了,直接改成了搂着她的腰。

    展小怜睡眠不好,昨天还白嫩嫩的小脸,今天就露出倦态,胃口也不大好,低头扒了两口饭,就不吃了,情绪低落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盘子。

    燕回一边慢条斯理的吃东西,一边看着展小怜,伸脚踢了踢她:“妞,跟爷说说话聊聊天,就吃这么两口就不吃了?这是要减肥不是?爷跟你说,还是有点肉摸着舒服,你现在这样爷怎么觉得一摸一把骨头?这可就没意思了。”

    展小怜也不搭理他,燕回自己说自己的,独角戏唱的可欢乐了,见展小怜低着头,又踢踢她:“爷跟你说话呢?抬头,你在学校里那些猫猫狗狗怎么回事?爷跟你说,你别当爷是死人,爷这一阵忙,等爷过两天有时间了,爷全剁了他们的爪子……”

    展小怜手托腮,歪头看着一边,死活不开口,有办法想去。

    吃完饭,燕回不说展小怜也不走,明知走不掉,她也就不逞强了,这丫爱怎么就怎么着。

    燕回一看时间,直接把展小怜按在沙发上,自己坐在旁边,继续说话:“坐下,跟爷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爷就不信了,你给爷红杏出墙你还跟爷耍横是不是?是不是非得剁了卿犬那混蛋你才开口?你来跟爷说说,你究竟想怎么样,爷可以考虑下满足你。”

    展小怜低着头,手指头抠着桌布,燕回等半天没等到她说话,“嘭”一下把手里的东西给扔了,周围的人被吓的一个个站的比木桩子还直,战战兢兢不敢动。

    展小怜还是一手托腮一手抠桌布,完全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燕回怒了,直接把手里的餐布往展小怜头上一扔,站起来说了句:“爷就不信撬不开你的嘴了。你给爷等着,看爷怎么收拾你!”说着,燕回伸脚踢了下桌子,那桌子他一脚踹的发出“咯吱”一声,燕大爷踹完,直接走了。

    周围人的听了燕回这句话,还以为燕大爷打算耍什么极端手段对付展小怜呢,结果等半天都没看到燕大爷回来收拾这小妞,再等一会,那位看起来十分困乏的展小姐打了个呵气,然后慢吞吞的站起来,提着她手里的小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翻白眼,死变态,你丫的面子比天大是吧?德行!

    展小怜回宿舍就睡了个昏天暗地,她昨夜过的是人的日子吗?她比专业的鸡还辛苦,人家好歹还有钱拿,人家好歹还能挑挑人,她有什么?展小怜梦里都梦到自己拿刀扎燕回,一刀、两刀、三刀……真是刀刀刺在燕回那丫的乌漆墨黑的心脏上,每扎一刀,展小怜的心里只有一个字,爽。

    展小怜对燕回是怎么看的,她眼里头,那东西还不如一坨屎对展小怜有影响,好歹屎的臭味还能熏熏展小怜,那燕回连这作用都没有。展小怜比谁都知道,燕回能屈尊去那地方找她,就没可能对她真怎么样,也就说些吓唬人的话罢了。她怕吗?她要是怕她就不是展小怜。燕回这是没把展小怜逼到头,真逼到头了,展小怜绝对会跟展爸讲她要去湘江。

    龙家跟展爸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展小怜其实并不知道,也没人跟展小怜说过,不过展小怜对于龙氏三兄弟对她的态度还是有点数的,特别是龙湛,对自己这样一个外人是不是好过头了?龙湛要是没有妹妹,展小怜还能理解,三兄弟想要个妹妹,所以展爸家有个闺女就高兴。可是龙氏三兄弟自己就有妹妹,还是个挺漂亮的女神妹妹,怎么着也轮不到自己蹦跶是吧,偏偏龙氏三兄弟漠视了龙美优的存在,对她比对龙美优好太多,展小怜就忍不住重新把早先那个想法拿出来炒一炒,难不成她跟龙湛真有娃娃亲?

    展小怜掰着手指算了算,觉得自己是龙湛闺女的可能性太小,没可能龙湛十二三岁就生孩子,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娃娃亲,而且,娃娃的对象应该就是龙湛,要不然,展爸怎么不让她跟木头哥哥谈恋爱呢?还说她以后是要嫁给有钱人的?最让着展小怜疑惑的是,上次卿犬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龙湛还劳师动众的赶到摆宴找茬,看到卿犬就跟看到仇人似的,这明摆着不正常,龙湛充其量只能算是展爸一个朋友的儿子,凭什么管到自己头上?龙湛管,展爸的态度也奇怪,他当老爸的自觉管就算了,还让个外人来搀和,多奇怪。

    不过展爸展妈每次都是把展小怜自己想的这些拍回来,所以展小怜也就只能自己想想,她想了一通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不管自己跟龙家什么关系,根据现有的表现来看,她如果想去湘江读书,龙家肯定会十分欢迎并且支持的。展小怜当然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跟展爸提这个,因为她家在摆宴,她爸她妈在摆宴,不到万不得已,她肯定不想离开家,湘江和摆宴任她选,她肯定是首选摆宴啊。

    展小怜也没管那几个倒霉的体育系学生,学校里倒是没传出什么跟展小怜有关的话,展小怜用脚丫子想都知道,肯定燕回那丫把人给收拾服帖了。展小怜在学校路上倒是见过几次程旭,程旭看到展小怜就差绕着走了,胳膊和手腕上都夹了板,打篮球的时候都是另一只手在拍,也不跟人家抢,他那几个同宿舍的朋友看到展小怜也低头靠边走,反正展小怜觉得自己在那几个人心里比饿虎豺狼还可怕。

    跟展小怜隔了一个宿舍的唐莉看到展小怜也变脸,以前看到还打招呼,现在看到了只管躲了,展小怜表示很惆怅,不是她的错,真的,完全是那变态搞出来的。

    这些还不算,最让展小怜郁闷的是她免费蹭饭的机会也不知道啥时候都没了,以前挨个排队的人找她,现在好了,一个都没了,这让展小怜想起卿犬在的那一阵,那些男生都是被卿犬给打跑的,这会是怎么跑的,展小怜觉得知道的人肯定是燕回的那帮狗腿子。

    展小怜的桃花运就这样被燕回给断了,她身边只要有个雄性的生物,绝对会在第二天蒸发,第三天看到展小怜,展小怜肯定就成了病毒,人家看到她都是绕着走的,生怕沾染上了就会变种。

    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就是自己最讨厌的渣重新冒出来了,而且,还跟一个怨灵似的动不动就给你发短信,动不动就给你打电话,动不动就把你身边的异性朋友给弄没了,然后重新送回来跟她就不是朋友了。

    展小怜是绝对不会搭理燕回的,特别是在她新手机号里的电话费用完之后,展小怜干脆把那张电话卡直接给扔马桶里去了,不管燕回发什么信息过来,她一律不知道,新号码丢了以后,旧号码直接拿过来用,燕回那边肯定是以为她旧号不用了,再怎么放新号上打电话发短信,展小怜都看不到。

    穆曦在青城那边的事业发展的似乎很顺利,展小怜跟穆曦经常通电话,知道穆曦在青城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很有名的模特,等于是得到贵人提拔,展小怜替穆曦高兴的,这其实就是个心态问题,穆曦了好了,展小怜也跟着高兴,而且,还是全身心的希望她更好,和嫉妒没有半分关系,越是嘴上说羡慕妒忌恨的,心里就越不会有歪的想法,毕竟,人家开始也是经过磕磕绊绊的走来的,看到别人成功了羡慕妒忌恨,那别人哭的时候谁知道?

    夏天的知了叫的人心烦,展小怜在宿舍热的跟狗似的,她都洗了两次澡了,实在没法,也不想再去洗了,连她捧着的言情小说都没法让她安心看书,宿舍也没有空调,展小怜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沿上,无精打采的,这天太热了,日子不是人过的,展小怜这会特别怀念家里的空调。

    小笨回来睡午觉,展小怜也跟着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会功夫竟然也睡着了,结果睡到最熟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彩铃声把小笨跟展小怜同时吵醒,小笨气的拿起床上的抱枕对展小怜砸过去:“展小怜,你丫手机能不能调成震动的啊?吓死我了,我正做着梦呢……”

    展小怜直接按了电话,调成静音,然后淡定的把小笨的抱枕往怀里一抱,继续睡,小笨的鼻子都气歪了,展小怜个猪能睡着,可是她睡不着了呀。

    晚上的时候,展小怜打算去教室蹭蹭冷气,还没来得及出门,手机就想了,她拿起来一看,发现是穆曦打来的,放到耳边:“喂?傻妞。”

    穆曦在那边的声音特别兴奋:“胶带,胶带,我要见到活的外国人了……”

    展小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去摆大留学生学院,要公的母的我给你打包送去。”

    话是这么说,展小怜还是追问了穆曦怎么回事,一问才知道,穆曦可能有机会参加一个国际性的走台,就是那个叫时雪的名模介绍的,穆曦说的见到活的外国人,是指明天跟这个外国人的见面,类似面试。

    展小怜这个羡慕啊,直嚷着让穆曦给她弄张票,也让她看看大师长的什么模样,挂了电话,展小怜总算觉得郁闷烦躁的夏天有点让她高兴的事了。

    展小怜自己跟穆曦说完就给忘了,主要是她知道穆曦是新人,哪有人家那些名模那么大面子,她也就是跟穆曦叽歪两句,没打算爷没指望真的有机会过去。

    穆曦隔三差五都会给展小怜打电话,展小怜有时候也主动发个短信过去问问时装走秀的进展,结果意外从穆曦嘴里听到她说李晋扬也在青城,展小怜又开始惆怅了,帅哥大叔要是她的多好,哎,可惜啊,她连想当三的资本都没有,傻妞太漂亮了,哪有她的份啊?

    李晋扬确实在青城,穆曦就是因为跟李晋扬闹厉害,被逼长忧郁症,才去青城养病,李晋扬一直都没有出现,最近这是熬不住相思苦,终于去青城把穆曦那小妖精给哄好了,顺便还去找燕回。

    对燕回,李晋扬从来都是不做评价,对李晋扬这种人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燕回跟李晋扬,最大交叉点就是利益,其次就是穆曦在中间起的作用,一个是穆曦认的哥哥,一个是穆曦的男友,这两者都还不算最亲近的人,却都是至关重要。

    燕回是个肆无忌惮的主,干什么都是随着性子,譬如青城和摆宴交集的那个小城镇,分别隶属青城和摆宴的两个帮派因为生意打的你死我活,因为燕回的关系,青城帮系的人可以说是嚣张至极,李晋扬的回复是直接砍了自己那个小城镇的所有生意,宁肯损失一点钱,也不去跟燕回交恶。

    这倒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李晋扬的处事原则就是如此。燕回爱钱,李晋扬有钱,所以,他选择用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去摆平这些事,破财消灾。对李晋扬来说,他处理这些破事的时间如果用在赚钱上,获得的收益觉得比那小城镇来的多且快,砍了那小城镇的生意,李晋扬立马就转战云城,绝对的拿得起放得下。

    偏偏,这就是燕回看李晋扬不顺眼的地方。燕回的心眼比针尖大不了多少,他能记着多少年前某某人从他手里抢了一个生意,日后找到机会就把人往死里整,哪怕这人已经忘了这码子事,他都能打的人家想起来。

    其实在燕回心里头,他是最最瞧不起李晋扬的,不为别的,就是李晋扬把穆曦从一只小丑鸭养成白天鹅的经历看,燕回就瞧不上,这是男人吗?真是丢男人的脸,哪个男人会像李晋扬那样把一个黄毛丫头当闺女养?燕回鄙视李晋扬不是一天两天,他是第一次知道有穆曦这个人的时候就开始鄙视了,因为李晋扬亲自打电话到青城,跟燕回做了一笔交易,就是为了那丫头。

    要知道,那笔交易可是燕回想着法子都没能实现的,李晋扬根本就是软硬不吃,而且也没什么把柄让人抓,燕回为此恨了很久,结果,就为一个黄毛丫头,李晋扬竟然主动缴械了,燕回能不鄙视他?

    燕回跟李晋扬的恩怨,要是追溯的话那都能到十几年前了,说好听点,两人那是患过难的,说难听点,李晋扬那就是燕回的救命恩人,最最关键的是,燕回那时候受了点不是位置,李晋扬知道这伤,一想到这个,燕回就想亲手弄死李晋扬。

    这会,在燕回的办公室里头,穆曦一个人在躺在沙发上看书,一会翻一页一会翻一页的,快速的翻完了她就爬起来看电视,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没多远的地方,李晋扬正跟燕回在说话,李晋扬扭头看了眼穆曦,燕回跟着看了一眼,邪笑着说了句:“瞧瞧扬哥这眼神,小弟怎么觉得这么麻呢?放心,在小弟这,那丫头丢不了。”

    李晋扬懒的跟他说这些,直接岔开话题,结果燕回这渣就尽往穆曦身上引:“扬哥躲什么呀?小弟这不是好奇吗,来来来,扬哥跟小弟说说,你是怎么让这么个作货变的这么听话的?”

    李晋扬直接回了一句:“燕爷多想了,曦曦一直都很乖。”

    穆曦隐约听到自己名字,伸着脖子问了句:“李晋扬,你们在说我吗?”

    李晋扬扭头对穆曦笑了笑,“乖宝,你哥夸你很漂亮,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好。”

    穆曦眨了眨妖精的严谨,嘟着红艳艳的嘴吧,“哦”了一声,继续按照遥控器看电视。

    燕回被李晋扬给恶寒的,夸张的摸着自己的胳膊,“你们俩可真够肉麻的,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李晋扬要站起来带穆曦走,燕回赶紧拉他:“哎哎,扬哥别走啊,急什么?”然后朝着穆曦问了句:“妹子想吃什么,哥让人带你去吃,七楼都是吃的。”

    穆曦一听,直接放下书往外跑,有人带着她去吃东西了。

    燕回见穆曦走了,周围又没人,腻歪的往李晋扬身边靠了靠:“扬哥,不是小弟说妹子的坏话,那可真是个作货,别告诉小弟你忘了,当初她可是作的要死要活的,还不是不理你老长一段时间?你老实跟小弟说,你到底是怎么把她给收拾成这样的?别告诉小弟她是自己变成这样的,小弟可不信。”

    李晋扬的个子比燕回高,都站着的时候自然也比燕回高,他看着燕回,表情似笑非笑的,比刚刚燕回讥讽他的时候还要多了几分鄙视,半响,李晋扬才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刚刚说了,曦曦一直都很乖。怎么?燕爷不是碰到了什么小野猫了?我要是没记错,燕爷似乎对拔猫爪子特别感兴趣,怎么着?这是刚遇到的小野猫还是养了很久的爪子一直没拔掉?”

    燕大爷差点咬碎一口牙,动了动脖子,看了眼门,燕回继续跟李晋扬示好:“这个……小弟这就是好奇爷家那妹子是怎么变乖的,全民八卦的年代,小弟也好奇不是?来来来,扬哥说说。”

    李晋扬直接扔了一句出来:“这种事怎么好说?这算是我跟曦曦的机密事,谁想让自己的八卦让外人看?燕爷您说是不是?”顿了顿,李晋扬接着说:“当然,这也要看关系,就像曦曦,跟她那个叫什么来着……展小怜吧?曦曦跟这个女同学关系就特别好,两个人什么话都说,两人还相互信任,这种就另当别论,至于我跟燕爷,我们顶多算是合作伙伴,说这个话题不大好吧?”

    燕回的脸都有点绿了,被噎了下后,清了清嗓子,又开口:“怎么是合作关系?扬哥这是看不起小弟了不是?扬哥可是忘了?扬哥的小女友可是爷的干妹子,咱俩算起来,怎么着都有点……亲戚的关系,都这种关系了,扬哥还跟我这么见外,这可是真是看不起小弟了。”

    这两狐狸你来我往推了好几茬,个个都是场面上的好手,说到最后,李晋扬经不住燕回的缠,就开始传授经验:“女人靠哄,哄好了就行。”

    燕回还在等下文呢,结果等了半天没听到李晋扬继续说,他眨巴了两下那狐狸似的眼睛,忍不住问:“没了?”

    李晋扬深沉的点点头:“嗯。”

    燕回继续眨巴细长的狐狸眼,“扬哥不是耍小弟吧?真没了?”

    李晋扬继续深沉的点头:“真没了,我就是哄着曦曦的,哄好了,她就不闹了。燕爷也看到了,曦曦多乖。”

    燕回原地想,然后赶紧换了个坐姿,“那要是哄不好呢?”

    李晋扬看白痴的看着燕回,声音倒是真的在传授经验:“怎么会有哄不好的女人?这世上就没有哄不好的女人,只有不会哄的男人。”李晋扬突然对燕回笑了笑,说:“当然,像燕爷这种女人上杆子倒追的,自然是不需要哄女人的,对燕爷来说,燕爷还是不要问了,就算问了燕爷也用不上这些,燕爷说是不是?”

    燕回歪着看李晋扬的脑袋因为李晋扬的话缩回去了,然后跟李晋扬拉开距离,靠在沙发上,大腿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哄女人什么的,也只有扬哥这种人才才做得出来,扬哥可是男人中的典范,好男人中的好男人,”说着燕回对李晋扬抱拳,做了个佩服的手势,干巴巴的说:“小弟佩服佩服。”

    因为穆曦出去吃东西了,李晋扬怕她回来找不到自己,就继续在这里等,伸手端起杯子喝水。

    燕回“佩服”过后消停了一会,清了清嗓子,又开始问:“那个……扬哥,小弟有点好奇,你每次哄小弟那妹子的时候,都是怎么哄的?”

    李晋扬跟着就咳嗽了两声,杯子里的水都被他晃出来洒在手上,他拿纸巾擦了下手,给了燕回一个“这种事涉及双方**的事我怎么可能告诉你”的眼神,放下杯子说了句:“燕爷,这种事就不好明说了,换句话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个需要当事人慢慢去体会。”李晋扬瞟了燕回一眼,说:“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有一天燕爷把一个生气不高兴的女人哄的不生气高兴了,那说明燕爷就会哄人了……当然,这种事怎么可能会落在燕爷头上呢?呵呵。”

    燕回:“……”

    穆曦回来的时候李晋扬正悠然自得的喝着水,燕回那脸都快憋成猪肝色了,穆曦进门就捧着手里的一只盘子往李晋扬面前送:“李晋扬,我挑的水果,你吃!”

    燕回的脚“啪啪”两下翘到茶几上,看着穆曦说:“妹子,哥的水果呢?”

    穆曦立刻把果盘往自己怀里藏:“哥,我吃的是你们家的水果,你还好意思抢我的这份?你要吃自己拿去,李晋扬,你再吃两片,吃完了我再去拿。”

    燕回看着李晋扬那表情,突然觉得手痒,最好是拿把刀,把李晋扬那面皮个割了下来,这样那家伙就不能在燕大爷面前显摆得瑟了。

    穆曦捧着水果盘坐下来,抱着水果吃,燕回晃着两条长腿,问了句:“听说妹子又有活了?要不要哥去给你捧场?”

    抬头看了燕回一眼,穆曦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的回了一句:“哥你又不懂,去了也没用啊。再说了,门票好难弄来着。”

    燕回嗤笑,继续晃着脚:“哥想去还要门票,谁敢拦着哥去看妹子,哥就砍了谁的腿。”

    穆曦赶紧抬头看了燕回一眼,转个身往李晋扬身边坐了坐,才敢说:“哥,你有时间你就去,没时间就算。反正又不是什么主要的,我就是打酱油的。”

    其实燕回就是随口说说,他对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感兴趣,去不去的完全要看他的兴致。穆曦吃了两片水果,突然惆怅的说了句:“胶带要是也能想去就去就好了……”

    闻言,李晋扬看了燕回一眼,燕回果然从原本的事不关己的状态变成了十分感兴趣的架势,他放下翘的高高的脚,对穆曦抬抬下巴问:“那个叫胶带的……是妹子的朋友?”

    穆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哥,你记性怎么这么差啊?我跟胶带还一起来青城来着,我们还在你的酒店住了一晚上,你忘了?你老欺负她,还用纸团砸她来着。胶带那个时候比现在胖,长的特别好看,不过,我都好长时间没看到胶带了,我都想她了。”

    燕回“哈”了一声,说:“想她了就让她过来,这里唧唧歪歪的你那同学又不知道。”

    穆曦嘟嘴:“可是门票不容易弄啊,她也想看活的外国人,我晚上回去再问问我哥,要是我哥能要到票就好了。”

    半天没吭声的李晋扬突然在旁边插了句话:“乖宝,你同学不是还要上课?她有时间来看你走秀?”

    不等穆曦说话,燕回坐起来说话,“妹子,这都大学生了,还跟小学生似的爱学习?再说了,你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不该让她过来看看?”燕回探身,拍拍穆曦的肩膀,说:“妹子,说不定你那同学也想你了。”

    李晋扬收回鄙视的眼神,伸手拨下燕回放在穆曦肩膀上的手,说:“乖宝,还要不要吃水果?你哥还在家等你一起吃饭,不能让他等太久。”

    穆曦麻利的把果盘里最后的果片捏在手里,站起来说:“好了,可以走了,我吃好了。”

    李晋扬直接带着穆曦离开,燕回送到门口还追着穆曦说了句:“妹子,让你那同学过来见见世面……”

    穆曦坐到车上以后还跟李晋扬嘀咕:“我觉得我哥肯定又想欺负我同学了,一个劲的让我把胶带喊过来。我喊过来了也不告诉他,就是不让他欺负胶带,哼。”

    李晋扬伸手搂了搂穆曦的肩膀,笑了笑:“嗯。乖宝决定好了。”

    周末的时候,展小怜接到穆曦打过来的电话,说商之帮展小怜搞到了一张时装秀的门票,展小怜一听,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傻妞我真是太爱你了,这下我也能见到活的外国人了。”

    展小怜因为这事,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宿舍其他同学问她什么事这么高兴,展小怜一说,把人家羡慕的要死。

    等到了那天,展小怜提前去了青城,生怕自己错过了时间,穆曦让商之过来接展小怜的,展小怜看到商之一副小狗腿的模样:“商老师,好久不见啊,我怎么觉得商老师又变帅了呀?看的我可想流口水了。”

    商之知道小呆这朋友是个活宝,看她小狗腿的模样直发笑,看着这丫头就跟看着小呆似的,商之伸手揉了揉展小怜的头发,“上车,小呆这会在赶着彩排,晚上才回来,我先送你回别墅,待会要去接她……”

    展小怜拜拜小手,“我不急,一起去接她不就行了?商老师,麻烦你了,走吧走吧。”

    说着,展小怜主动跑上车坐好,等商之坐上车,展小怜笑眯眯的问:“商老师,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

    商之一边启动车辆,一边笑着说:“暂时没时间交女朋友。小怜越长越漂亮了,有没有交男朋友?”

    展小怜睁大眼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商老师,不是诓我吧?真的觉得我越来越好看了?”

    商之点头:“嗯,小怜一直很漂亮,不过,今天看到的小怜最漂亮。小怜肯定是交男朋友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展小怜就觉得很忧伤,她手托腮,说了句:“是交了啊,不过没几个就恢复一个人了,反正我只能继续努力啰。”

    商之笑笑点点头,方向盘打了个弯,说:“嗯,不急,小怜这么漂亮,又这么可爱,是他们没眼光。”

    展小怜嘀咕:“我觉得也是。”

    商之听了就笑,这小丫头有时候跟小呆真有一拼,说到自己是不是漂亮上面,脸皮子贼厚,自夸的很。

    展小怜跟商之到了穆曦彩排的地方,在外头等了好一会,门一开,出来一批外模,中间走出两个东方面孔,正一边走一边说话,展小怜在边上立马站起来喊了一句:“傻妞!”

    穆曦立马从时雪身边跑开:“胶带,我都等你好久了。”

    ------题外话------

    万了,爷表示只能夸不能批,否则,拍死不可怜,渣爷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