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2章 发布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微微抬头,拉着展小怜的手直接松开,还做了个无所谓的动作:“行!怎么不行?赶紧去,爷等妞回来。舒榒駑襻”展小怜抬脚要走,冷不丁又被燕回一把拉着手腕,展小怜冷着脸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燕回跟着补充了一句:“你敢跑,爷就打断你的腿。”

    展小怜收回鄙视的视线,甩开燕回的手,直接走了。

    从卫生间隔间出来,洗手池旁边站了个女人,展小怜低着头整理衣服,也没注意,站在那女人边上,拧开水龙头就洗手,结果快洗好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带着讥讽的冷哼,展小怜低头洗完手,抽了张纸擦了擦,抬头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头发,一眼看到镜子里站在自己旁边的女人那张化了浓妆的妖艳面孔,这才发现这女人是燕回的老婆。

    这女人本身就比展小怜高,又穿了高跟鞋,所以展小怜一下子显得比这女人矮了很多。尖细的高跟鞋在光滑的地板上踩的“嘚嘚”响,那女人仗着身高往镜子中间站,左右端详着自己精致的妆容,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价值不菲,富人的优越感在这一刻彰显的淋漓尽致,看向展小怜的目光都是斜视的,突然开口自语道:“这年头,穿上公主服就以为是公主,化了妆就以为是美女,攀个有钱的男人就以为钓到了金龟,哼,真是笑话!”

    展小怜啥话没说,往边上一挤,站到了镜子中间,那女人被她挤的往另一边踉跄了一步,差点摔跤,她扭头看着展小怜,怒道:“你父母没告诉你什么是教养?都是怎么教你的?”

    展小怜就跟没听到似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拍了拍脸蛋,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这年头,塞两块硅胶就以为自己是波霸,磨了个尖下巴就以为自己能打洞,嫁了个渣还以为自己是捡了颗钻。哎呀,这长的可爱真是没办法,跟那些半老徐娘比起来,果然还是姐姐青春貌美招人喜欢呀。”说完,展小怜从包里掏出口红,在小嘴上擦了擦,小嘴顿时鲜艳起来,展小怜撅起嘴巴对着镜子“吧唧”亲了一口,手里的口红也没套上帽子,而是用力在镜子上写了两个字“傻x”,然后展小怜提着小包,踩着小高跟,直接走了出去。

    在卫生间门口站了会,展小怜还来得及抬脚,从旁边冒出个保镖跟展小怜说:“展小姐,我们爷请您过去就坐。”

    展小怜知道了,燕回那丫怕自己跑了,还特地找个人过来看着她呢,展小怜也没说话,直接提着包走了过去,燕回开始是百无聊赖的坐着的,一看到展小怜过去,立马换了个姿势,伸手拍拍了自己的腿,说:“哟,妞,过来坐爷腿上,爷给当人肉椅子,怎么着?爷对你这么好是不是特别感动?”

    展小怜嗤笑一声,压根懒的说话,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会功夫,发布会的主持人上台讲话,一男一女,一个中文一个英文,展小怜安静的听着,就听燕回在旁边嘀咕:“说的什么鸟语,爷要割了他们的舌头……”

    展小怜真是鄙视了看了扭头看了燕回一眼,结果燕回刚好扭头看到了,他立马对着展小怜露出一脸的邪笑,一只手搁在展小怜的后座上,看着她说了句:“法制社会,爷怎么能做那事?爷开个玩笑……”

    展小怜直接扭过头看向台上,燕回伸手,把展小怜连人带椅子又往自己边上拉了拉,展小怜坐着没动,燕回一只胳膊搂上她的腰,一只手就往她腿上摸:“你这腿上穿的什么玩意?袜子?摸着还不如不穿摸着舒服。”

    展小怜不说话,只是伸手把燕回的手给拉了下去,燕回跟没那回事似的重新摸上展小怜的腿,一边摸,一边慢慢把头凑过去,在她脖子上一会亲一下一会啃一下,反正明摆着就是没事找事。

    主持人宣布开场之前,展小怜看到李晋扬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在既定位置坐了下来,周围的媒体闪光灯在模特没有出场之前,都对着场内的这那几个大人物拍,也就燕回这边没人拍,有个人记者无意中看到这边的动静,举起相机就要拍照片,结果还没来得及按下快门,就被人直接从人群里拖了出去,就这架势,其他想拍的也没人敢拍了。

    展小怜探头看着李晋扬,燕回伸手把她脑袋按下来,强迫她看着自己,嘴里还说了句:“你这眼睛往哪看呢?小心爷挖了你的眼珠子。”

    展小怜眼皮子都没对他抬一下,直接扭过头看向t台,那边主持人已经宣布开始。

    穆曦跟展小怜说过,她就是普通的走秀模特,可能是在后面出现的,说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的样子,所以开场以后展小怜也没在意,结果就无意中一个抬头,展小怜就看到出场模特的脸了,顿时惊了下,傻妞不是说她不是第一个出场的吗?怎么她变成第一个了?穆曦脸上的妆容十分别致,眼睛下面还镶了几十颗闪烁着光芒的水钻,在她迈着模特步的时候,全身上下透出的是和平时截然相反的霸气。

    展小怜心里很激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看到穆曦那样完全超出她想象的强悍台风,她就是激动,这一个展小怜完全陌生的时尚界里,她眼里头就是觉得穆曦是最好的。

    展小怜伸出手捂着脸,不让自己脸上太过激动的表情太过明显,看到穆曦以不逊色于其他国外模特的姿态出现在这个舞台上,展小怜从心里升出由衷的自傲和幸福,比她自己出了大风头还要让她高兴。

    燕回就跟没骨头似的瘫在椅子上,他歪着脑袋看着穆曦的声音消失在t台的尽头,身体往上撑了撑,凑到展小怜耳边问:“妞,跟爷说实话,是不是心理特不爽?特想把她拖下来?特想来个角色转换?……”

    展小怜压根不跟燕回说话,这秀场里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按快门的相机声,就算是交谈也是低声的,就没人像燕回这样从头到尾都聒噪,别说展小怜,就算是他周围的人,都想一巴掌把他拍到地底下去,只是没人有这个胆量而已。

    展小怜偏了偏脑袋,远离了点燕回,抬眼看到一个女人正从对面的人肩膀上抬头看着自己,见展小怜看过去,那女人立刻勾起一抹妖艳娇媚的笑,然后优雅的转过脸去看着抬手的模特,展小怜想起她在洗手间的时候对自己那几句讽刺,又看看她结婚证上的老公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她还无动于衷,展小怜真心觉得那女人就是脑残,都不知道管管的?嗤笑一声,展小怜直接骂了一句:“傻逼……”

    燕回看到瞟了一眼对面的女人,又扭头看向展小怜,翘成二郎腿的脚还一下一下的踢着她的脚,嘴里说了句:“妞,怎么样,爷的女人随便一个都比你漂亮,有没有种自卑不想见人的感觉?”一边说,燕回那手一边就从展小怜的裙摆里往里伸:“丑就算了,就别跟爷作……你自己看看,哪个不比你漂亮?怎么就不知道哄爷高兴高兴?还跟爷耍小性子……”

    展小怜真想把手里的包砸在他头上,可这是傻妞的秀场,展小怜不想坏了傻妞这么重要的走秀场地。她脖子还酸,为了不跟燕回离的太近,展小怜就一直直着脖子,她忍不住用手揉了揉,另一手使劲把燕回一路往她腿里面摸的手给拉了出去,咬着牙翻个白眼说了句:“燕爷的品味向来不容置疑,燕爷的女人当然也一个赛一个的美。”

    燕回本来搁在她椅背上的手在她后背上摸了两下,然后慢慢的移到她脖子的位置,伸手,直接掐着她的后颈,冷不丁的使劲一捏,展小怜顿时难受的吸气,缩着脖子想躲,结果燕回捏的更紧,燕回一脸的笑,邪里邪气的凑到展小怜耳边,伸出舌头在她耳垂上舔了一下,展小怜立马伸手护着耳朵,燕回直接咬在她手上,展小怜又赶紧把手缩回去,燕回轻咬她的耳垂,然后松开:“虽然丑是丑了点,不过,爷这一段换口味了,就看上丑的了,怎么着?”

    展小怜嗤笑一声,结果刚笑出一声音,冷不丁燕回伸手一捏她的后颈,展小怜伸手捂着嘴,差点叫出,还没来及说什么,就听燕回咬着牙说:“胆肥了嘛,敢不接爷电话,你知不知道爷打了多少电话……”

    这会舞台上已经陆续走出三个模特在做集体表现,展小怜看了眼舞台,两只胳膊护着后颈,这混蛋爷太会捏位置了,展小怜就觉得她的脖子被燕回捏的酸疼酸疼,一不小心就要叫出声来,压低声音哄着似的说了句:“燕爷,我哪敢不接您电话啊,我那不是手机不行了嘛,电池老没电……”

    展小怜正说着,突然发现自己腿上的包里多了只,低头一看才看到燕回伸手在她包里摸来摸去,一会摸到一只手机出来,看都看,举起来照着地上甩手一摔,顿时发出“啪”一声,那手机顿时分成好几块,屏幕都摔碎了。周围听到声音的人同时看过来,展小怜气的胸脯高低起伏,就在爆发的边缘徘徊,一个劲的跟自己说冷静冷静,可心里的火就一直往外冒,一番挣扎,展小怜还是选择了沉默,她弯腰打算捡手机,不妨燕回抓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展小怜看着他的脸,邪笑道:“不好意思,手滑,反正那破手机有跟没有一样,摔了也好。”

    展小怜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燕回直接凑过去,狠狠的在展小怜嘴上咬了一口,说:“怎么着?瞧瞧这小眼神凶的,不就一破手机嘛?爷不小心摔了,赔你一个新,电池充一次电能用一个星期,呵呵。”

    展小怜闭上眼睛,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她都觉得累。

    燕回抓着展小怜头发的手慢慢松开,还伸手帮她顺了顺头发:“跟爷说点好听话不好?非得跟爷作对。”说着,燕回伸手拉了拉展小怜的手,握手似的摇了两下:“和解了,再跟爷作,爷就砍了你这不守信的小爪子。”

    燕回就跟自说自话似的,他说什么展小怜都不应,就当没听到呢。展小怜得了自由,默默弯腰把摔碎的手机捡起来,用发布会的宣传册抱起来放到了包里。燕回伸手掰过展小怜的脸,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放低声音说:“这什么表情?爷都说赏你个新的……”顿了顿,燕回直接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问:“这是又生气了?爷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可爱?爷都说赔了……”

    台上的模特还在挨个走台,音乐从高亢转为低婉,展小怜脖子一扭,脱离燕回托着她下巴的手,直接看着舞台,展小怜没想到,穆曦走了开场以后压场竟然也是她,展小怜还以为后面没穆曦什么事了,结果最后压轴演出的模特竟然还是穆曦,展小怜庆幸自己中间没被燕回气走,留下来也值了,手机刚才也拍了不少照片,因为燕回提到手机她偷偷塞包里了,结果现在被摔坏了,也不知道里面的照片能弄出来。

    模特集体亮相,本场服装发布会的设计师登台跟来宾见面,展小怜看到那设计师牵着穆曦的手走到舞台中央,向来宾致意,她有点幸灾乐祸的外头看了下李晋扬,倒也没发现李晋扬脸上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展小怜有点无趣,本来她还以为会看到李晋扬吃醋的表情来着。

    顺着展小怜的视线看过去,燕回的脸色有点阴沉沉的,全场起立鼓掌以后,燕回直接朝李晋扬走了过去,展小怜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她正拼命对着舞台上的穆曦挥着小手,笑的跟小花朵似的呢。

    主持人宣布结束以后,会场顿时乱糟糟起来,众多来宾纷纷上台,表示要和模特和设计师合影,展小怜也想往前挤,结果还没来得及跑到t台上,就直接被燕回给拉住,燕回伸手搂着她强行往外走,嘴里还说:“有什么好看的?跟丫头有什么好合影的?跟她合影还不如跟爷照相……”

    展小怜扭着身体往后撇,她来青城是干什么呀的,不就是为了看活的外国人,要是别人能合影,那自己肯定也是有机会的,她就想去,燕回的脸都快绿了:“你要是再敢动一下,爷就扛着你走!”

    展小怜被拖到外面,顿时爆发:“燕回你妹的能不能做点人事?我怎么惹你了?我都憋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着?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我惹不起我躲了也有罪?你除了威胁恐吓你还会什么?”展小怜嘴里嗷嗷吼着也就算了,突然一下就跟小疯子似的甩起手里的包朝着燕回身上打去:“你这种死变态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吧!去死吧你!……”

    展小怜一边吼,一边呜呜啊啊哭起来,往地上一蹲,哇哇大哭起来。展小怜这是真伤心,她心里都快委屈死了,凭什么这混蛋就这样欺负自己啊?又伤心又委屈,还没人可以说,展小怜干脆往地上一坐,继续哭。

    燕回那分布在周围的保镖个个抬头看天,真的,一点都不掺假的说,刚刚展小姐骂了燕爷那些话,后果会很严重,这是大家跟着燕爷这么多年来得出的经验,再被燕爷宠的女人都不是没下限的,一旦过了那个度燕爷就会翻脸不认人,就连雷震都开始担心燕爷翻脸了,心里还盼着展小姐赶紧识时务的冒点新意出来哄燕爷开心。

    结果,燕回站在展小怜面前,看着她哭的跟泪人似的,傻眼了,半响冒出一句:“哟,爷说妞,你这……还真生气了?”

    周围的保镖集体跌倒,雷震按着太阳穴,在墙上撞了两下,真丢人。

    展小怜哭的更大声了,真是被气的,她都这样了,还有真生气假生气的说法?这都什么人啊?

    燕回站在原地,然后眼睛扫了下四周,往前挪了两步,伸脚轻轻踢了踢展小怜:“喂,够了啊,爷这是不跟你计较,要不然你死定了……”

    结果,小肥妞压根不领情,鼻涕眼泪一把抹的抬头冲着燕回嚷了句:“我还就想死了!”说着,展小怜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燕回一见,这脑子就立马想到了自己那傻丫干妹子做过的傻缺事,闯车流,有了这想法,展小怜爬起来还没来及站稳,燕回直接懒腰把她抗了起来,任展小怜怎么踢腾怎么叫骂,燕回都当没听到似的,直接把她给扔到了车后座上。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