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183 第183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83章

    展小怜头昏脑涨的被燕回给押去了酒店,她就一个劲的嚷嚷,燕回这车周围跟着的车辆里的保镖就听到展小怜骂人的声音,一个个都嫌丢人的捂脸,真的,太丢人了。

    燕回挟着展小怜上电梯,直接把她往电梯的角落里一困,“你这女人能不能消停点?”

    展小怜使劲吸了鼻涕,伸手一抹脸,说:“明明是你不消停!咱俩都断炮了,都断了!”

    燕回的脚踩在电梯扶手下方的栏杆上颠啊颠的,手指噼噼啪啪敲打在扶手上,奇怪的看着展小怜问:“爷怎么不记得有这茬事?”

    展小怜冷笑:“堂堂燕爷耍赖皮是吧?”

    电梯“叮”一声到了,燕回直接拉着展小怜出去,一边走一边说:“爷可没说过什么断炮的话,”出了电梯燕回回头上下打量了展小怜一眼:“来来来,跟爷提醒提醒,爷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展小怜伸手抱臂,绷着脸看着他,“爷是没说过,不过,跟说过没什么区别。爷,您老别是忘了吧?我跟犬……”

    燕回的脸呼一下就冷了,他慢吞吞的晃到展小怜面前,伸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阴着脸盯着她的眼睛,说:“你跟卿犬?你跟卿犬什么事都没有,别以为爷是傻子,卿犬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你给他灌了什么**药爷不管,你最好给爷记住,别有下一次,要是让爷知道,爷非撕了他不可。”说着,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拉进房间。

    展小怜冷哼,斜着眼站在原地,看着燕回的脸都是冷飕飕的,伸手把自己手里的包给扔在门边,眼睛看了下房间,踢下脚下的鞋,光着脚走到客厅,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燕回看了她一眼,伸手解身上衬衫的钮扣,直接把上衣给脱了,往展小怜身边一坐,展小怜往边上让了让,摆明了不想跟他坐一块,燕回伸手去抓她:“躲什么躲?你给爷过来!”

    展小怜当没听到,一脸百无聊赖的托腮看着电视,手里的遥控器一刻不停的换台,看的燕回眼都疼了,展小怜没过去,燕回自己臭不要脸的腻歪腻歪着靠过去了,清了清嗓子,用胳膊肘推推展小怜:“妞,咱俩说说话,你要是敢说跟爷没话说,爷就直接睡你。”

    展小怜看了眼这朵奇葩,身体往沙发靠背上靠了靠,随口说了句:“爷说吧,我听着呢。”

    燕回又往展小怜身边靠了靠,说:“先说清楚,爷可没说过什么断炮的话。”

    展小怜伸出臭脚丫子搁燕回腿边,挡着他继续往自己身上靠,嘴里说了句:“爷,您老这话说的,我听着真是觉得怪,其实您老人家也是默认了,要不然能这么长时间各自活的逍遥自在?”顿了顿,展小怜把身体转向燕回,看着他问:“爷,您老人家能不能告诉我,明明决定各自没干系了,明明决定不跟我炮了,是什么原因突然让您老人家改变主意了?您老也别跟我兜圈子,直接说成不?”

    燕回抬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真想知道?”

    展小怜嗤笑:“我看着像说笑话的?”

    燕回顿了下,突然伸手,直接掐着展小怜的咯吱窝,把她从边上托到自己的腿上坐着,展小怜肯定不愿意啊,扭着小腰就往下爬,“别,这姿势我看着特别扭……”

    燕回强行把展小怜的脑袋按的靠在自己面前,说:“爷就喜欢这姿势,要是能用这姿势做了,爷更喜欢。要不要跟爷试试?”说着,这渣还真打算动手脱展小怜身上的裙子。

    展小怜又要下来,没法沟通了这是,燕回停手,捏着她的小脸转向自己:“行了行了,别动不动就给爷摆脸子看。想知道爷为什么变卦?成,爷告诉你,爷看上你了。”

    展小怜追问了一句:“爷看上我了,是什么意思?爷是看上我脸蛋了,还是看上我身体了?爷您老人家到底看上我什么了?爷您老可不止一次跟我说过,您老人家的那些女人,可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像我这种的,出来吓人就差对不起父母了,丑到我这种长相了,爷您老人家说看上我了,我这怎么觉得是天大的笑话呢?”

    燕回的一只手从展小怜的腰部摸进去,来来回回的摩挲,半响才开口:“妞,爷就是看上了,至于看上什么了,什么都有,脸蛋,身体,这脑袋,”然后燕回的手时间摸到展小怜的胸上,半覆着,说:“还有这里……”

    展小怜低头看着自己面前那只贱爪子,冷笑一声说:“爷,您老就别指望了这里,我满足不了您老人家的那种变态嗜好,您就算吸到明年都吸不出奶来。”

    燕回:“……”

    伸手使劲一捏,展小怜骂出来:“太阳你全家的,不疼啊?要不要我也捏你一下?”说着,展小怜伸出手直接在燕回裸露的胸膛上使劲掐了下,燕回差点跳起来:“你这女人!这是掐,不是捏!”

    展小怜缩回手,在身上擦了擦手,就跟燕回是坨屎似的一脸嫌弃的表情,“爷,咱们直说了吧,我喜欢的男人,其实就是李晋扬那种类型的,您老这种的太招女人喜欢,我压力太大,李晋扬那种的温柔系,才是我的菜。爷,说白了,您老也不是看上我什么了,充其量您老就是觉得我比您老见过的那些女人都有意思,想多留一阵玩玩,留下来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定个期限,我肯定不会跟您老人家一炮到底的。”

    李晋扬是谁?那是摆宴地下暗黑势力的教父。虽然的虽然他自己划分的地盘就是摆宴那点地方,可谁不知道李晋扬的财力遍布各地?燕回跟李晋扬,在很多地方都是旗鼓相当的,甚至李晋扬在财力上更甚一筹。展小怜如果随便拖出一个男人,只要从她嘴里说出这个男人的名字,那燕回肯定会剁了这个人,所以,展小怜把李晋扬拖了出来,燕回会砍人是吧?成,有种去砍了李晋扬。

    再者,展小怜在服装发布会上为啥三番四次盯着李晋扬看,就是故意给燕回造成一种错觉,告诉燕回,她就是中意李晋扬那一款男人。

    燕回的脸都铁青了,伸手掐着展小怜的脖子,咬着牙说:“就你?也不看看你的样,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还跟爷说你喜欢李晋扬那款的?怎么着,这是打算跟自己的朋友抢男人是不是?不要脸的贱人!”

    展小怜嗤笑,冷飕飕的看着燕回,说:“你除了这些还会什么?跟您老人家说实话吧,我就是看不上爷这样的,碰到屁大点的事就要打打杀杀的,我喜欢李晋扬那种类型的男人怎么了?喜欢就不要脸?那这世上得多少人不要脸?就拿爷您老人家来说吧,您老喜欢的女人还少吗?那爷要不要脸?爷是不是贱人?燕爷说话别太满了,我就是喜欢李大叔那一款的,最起码李大叔不会掐着我的脖子骂我贱人吧?我没欠谁也没该着谁,凭什么被人骂?这年头可真稀奇了,喜欢人就是不要脸。哟,这样说起来,我在您老面前可算不上贱人,这好歹还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不是?”

    “闭嘴!”燕回手上猛的使劲,展小怜伸手拉燕回的手,减轻脖子上的压力,一边大口喘气,“这**的,实话都不让人说了不是?”

    燕回咬着牙说:“贱人!都上了爷的床还惦记着野男人!信不信爷直接就能掐死你?!”

    展小怜的脸憋的通红,咬着牙一声不吭,燕回掐着她的脖子,开始两个人还是坐着的,一会功夫展小怜就躺在沙发了,两只胳膊死死拉着燕回的掐着她脖子的手,睁着眼睛看着居高临下真有掐死她打算的燕回。

    燕回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两只眼睛就跟着火似的,然后,他俯下身体,就差跟展小怜头顶头,说:“爷要是掐死你,那可真是便宜了你。爷还是留着你玩死了才有意思……”默了默,燕回喘着粗气闭了闭眼,突然气急败坏的骂道:“贱人,爷看你是瞎了眼,李晋扬他有什么好?他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