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4章 退了一大步

第184章 退了一大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躺在沙发上,脖子还被燕回掐着,她拼命腾出手,然后拍拍沙发的背,咳嗽了一声,说:“爷,您老这样,我就觉得更没意思了。舒榒駑襻咱俩能不能开诚布公的谈谈?您也发现了是不是?咱俩气场不合,到一块除了滚床单就是滚床单,爷,您老跟我说看上我了,其实,您老也就是想跟我睡觉……”

    燕回阴着脸瞪着她,半响,松开手掐着展小怜脖子的手,一只手直接抓着展小怜的头发,一只手就去拉裤子拉链,嘴里还说了句:“爷就是想睡了,怎么着?”一只手顺着展小怜的后背就滑下去,直接托起了展小怜的屁股。

    展小怜猛的咬住下唇,被逼迫晃动的身体看什么都不稳,她歪过头,咬着下唇不说话,燕回在动作中伸手把她的脸掰正,让她看着自己,一边喘着气一边邪气的笑说:“不是要跟爷谈,接着谈,做这事又不妨碍说话……”

    展小怜闭上眼睛不看他,燕回得不到回应,低头埋过去咬她的下巴,含含糊糊的说了句:“给爷说话……”

    半响,展小怜气喘吁吁的睁开眼睛,开口说了句:“燕回,你有病,得治……”

    刚说完,燕回就在展小怜身上发疯了,展小怜伸手想抓个东西,结果手触及到的地方,全是光滑滑的沙发,什么都抓不到,蔓延感官的无助感让展小怜有种抓狂的冲动。燕回看着她的样子,嗤笑,然后拉着展小怜的手往自己脖子上挂,慢慢的支起身体,在展小怜的喘息声中托着她的身子站起来,直接进卧室,一起倒在床上,然后压着她埋头就在她脖子下面一通乱啃。

    这一折腾就是一个下午,关键是燕回又发神经,想着法子折腾,展小怜最后就趴床上咬被角了。

    燕回餍足了才消停,展小怜一句话都没有,燕回在后面推了她一下,结果展小怜还是没吭声,燕回伸手拉着展小怜的头发拽的面向自己,展小怜为了不让自己头皮疼,只能顺着他的力气翻身,往他面前凑了凑。燕回满意的看着她转过脸来,懒洋洋的说了句:“刚刚不想谈,那现在谈。先说好,爷现在心情好,别坏了爷的心情。”

    展小怜挣扎着身体坐起来,睁开眼睛看着他:“爷,您老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不伺候了。”

    燕回猛的坐起来,伸手砸了下床面,展小怜当没看到,翻身就要下床,直接被燕回拉了回来按在床上,“行,你要说什么,这么想说就说来听听。”

    展小怜伸手裹着床单,慢吞吞的转身看着燕回,说:“爷,我得跟您老人家说一句,是真心话。先说好了,不能随便生气,这会要是谈不成,咱俩以后都没得谈。成不?”

    燕回手臂搁在后脑勺,一只手上上下下的摸着展小怜裹了床单以后形成的曲线,慢条斯理的说:“你说。”

    展小怜伸手整理了下乱七八糟的头发,放到一侧,抬头看着燕回,语气自然而冷静的说:“那成,我直说吧,爷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没法跟爷您老人家长期保持这种关系。咱俩说好听点,是炮友,说难听点,就是偷情。谈情看对象,所以我跟爷之间只能炮没有情,想必爷也知道这一点,我以后肯定是要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结婚,关于这点,我坚持。之前那次我以为我们是断了,您老也是默认的,不过现在看,您老似乎不这样觉得,那成,那我们就从今天开始,我需要理清下。”

    燕回脸上挂着一抹阴测测的笑,一脸玩世不恭的盯着展小怜直勾勾的看。

    展小怜爷不看他的表情,而是继续说:“爷,我要一个期限,我不可能陪爷一直这样炮到我人老珠黄。爷这样的男人,可以一个接一个的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可是我不成,爷没那么大野心,说白了,我就是一普通女学生,我希望能跟其他女生一样学习生活,可是现在,我的生活全部打乱了。爷有钱有势,什么都不缺,可是我不一样,我得替自己考虑,爷您说我作,其实,我又什么资格在爷您老人家面前作?敞开来说话,我这不是作,我这是豁出去。爷是什么人啊?是我作了就会搭理的?作了也是白作,爷您说是不是?说我作,您老这是抬举我了。我真正的目的,只是希望您老人家因为我这种恃宠而骄的女人烦了恼了,然后甩了我……”

    “你给爷再说一次?!”燕回伸手一拽,展小怜的身体被他拽的歪了下,“耍爷的是吧?”

    展小怜有点无奈的呼了口气,然后自己用手撑着床面又坐正了,拉下燕回的手,盘腿坐着继续说:“爷,您老别急着生气,难得做完了,趁您老心满意足的时候能听我说两句话。爷,我们还是订个期限吧,这样,也不枉我跟爷炮了这么一场,算起来也算是和平分手,这日后要是想起来,好歹也算是段不错的回忆,总比弄的你死我活的好,您老说是不是?再说了,咱俩这要是说好了,我在跟爷这期间肯定不会交男朋友,也不会给爷添堵,至于爷那边,我还是跟现在一样,什么都不会过问,爷,您看怎么样?”

    燕回就看笑话似的看着展小怜,半响嗤笑出声,吊儿郎当的看着展小怜,随口说了句:“这样啊……”顿了顿,他才慢条斯理的说了句:“这可不行,爷就喜欢无限期的……”

    展小怜刚刚能说完那么多话,真是存着跟燕回好好谈谈的心,人家都说什么?好聚好散,就是她想要的,燕回这人展小怜肯定不敢或者说不愿意得罪,得罪了他真没好果子吃,他们家是什么家庭啊?本他们家本来跟燕回这种人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要是因为她得罪燕回,展小怜真心觉得自己那就是罪人。她现在也就图个能不少胳膊掉腿的过自己的日子,结果,燕回给了她这么一句,展小怜本来努力压抑住的火腾一下就冒了上来。

    憋了半天,展小怜压下满肚子的火,跟燕回好声好气的讲话:“爷,您老不是跟我说好了谈一下的吗?您老要是这样,那我不是白说了?正如您老人家说的,您哪里缺女人啊,少一个多一个的,我又不是什么绝世美人,您老还缺了我这样的?爷,您老想想,我又不是说现在就跟您老人家说拜拜,这都有缓冲过程的不是?”

    燕回伸手,在展小怜脸蛋上捏了一把:“爷是不缺女人,不过,多一个爷更高兴。喜欢李晋扬那样的?可惜啊,就算把你脱光了送到李晋扬的床上,他都不会看你一样。”

    展小怜点点头:“爷您老人家就别打击我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李晋扬那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种的?再说了,我还没贱到跟自己的好朋友抢男人不是?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告诉爷,爷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以后找男人,我肯定是按照李大叔的类型来找,当然,标准层次什么的肯定不能要求那么高,我这人怎么说呢,要求真不高,我喜欢温柔一点的男人,爷太个性了点。爷,您老发现没,咱们一块的时候,就剩吵架了,您老人家看我不顺眼,我对您老人家也是意见多多,这样的多没意思?您说呢?”

    燕回的手指轻轻敲打在床面上,随口说道:“爷的女人,就没什么期限可言,哪个女人都是巴不得跟爷一辈子,爷腻了,自然就甩了,怎么着?妞这是觉得跟爷了委屈?”燕回慢吞吞的坐起来,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凑到她面前说:“嫁人啊?爷的女人,没有爷的话,嫁了试试?你要是敢找了什么男人,爷非阉了他不可,不信你就试试。”

    展小怜直接挪过头,吐了口气,冷笑一声:“成,爷的意思我明白了,都这样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了,那就您老玩您老的,我玩我的,反正,您老的本事通天,我这样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展小怜说完,身子一歪,重新躺到床上,侧着身子,睁着眼,安安静静的看着某个点,嘴巴啃着手指,一动不动。燕回在原地坐了一会,然后,他突然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提了起来,展小怜安静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坐正身体,低着头看着自己动来动去的脚丫子,一言不发。

    燕回抬起她的下巴,展小怜抬眼看过去,燕回邪笑:“你闹也闹过了,爷说了,不跟你计较,还跟以前一样,爷不管你看书学习什么的,一周你给爷来青城陪爷一次……”

    展小怜直接挥开燕回的手,说了句:“不可能,鸡也我没这样的,人家当鸡的,好歹有钱拿,我得到什么?自己倒贴路费去青城,送上门让人家糟蹋,再自己花钱坐车回学校,连避孕药的钱都是我自己出,爷是不是真的觉得我就那么贱?我要是没记错,爷您老人家对女人花了不少的钱,怎么到了我身上就一毛不拔了呢?避孕药就算了,那玩意没多少钱,我奇怪的就是打胎的钱,当时您老那么远没法给,说好日后补偿,到现在我都买看到您老的一毛钱补偿,我要是再让您老人家这样糟践,我不就一傻逼吗?还有我这种上杆子让人家睡的……”

    “展小怜!”燕回的脸色铁青,猛的一下扑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被他撞的直接倒在床上,燕回捏着她的下巴咬着牙说了句:“你真想死?!”

    展小怜异常淡定的嗤笑一声,不无嘲讽的看着他说:“爷,您老人家别开玩笑了,实话跟您老说了吧,我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反正都这样的,我又不是没死过,逼急了大不了我就直接从三十层楼上跳下去,死了一了百了,爷不用纠结,我也解脱了。”

    燕回盯着她的眼睛,冷着脸,半响咬着牙问:“你要多少?要多少?!”

    展小怜撇了撇嘴:“爷以前是怎么估价的?按照您老的经验来,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钱。要不咱俩谈谈价?睡一次结一次帐……”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突然低头,直接堵住她的嘴,撬开她的嘴以后就是一通乱啃,等展小怜没力气说话了,燕回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你还真把自己当鸡了?爷还需要招鸡?爷也实话跟你说,爷暂时还没断的念头,你最好是把爷侍候好了,爷不定什么时候高兴,就让你嫁人了。”

    展小怜刚要开口,结果燕回捏着她的脸蛋往上一抬,对着她的小嘴又是一通乱咬,摆明了就是不想听展小怜说话,自己说畅快了,就堵展小怜的嘴。

    这两人一下午也没做别的,就是一个劲的吵,展小怜那嘴都被啃肿了。燕回出去了,干什么去了展小怜压根不关心,反正出去了不短时间。

    这会,展小怜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一边照镜子一边拿着棉签擦酒精,疼的直吸气,燕回抱臂站在卫生间门口,以一个异常悠闲的姿势靠着门站着,幸灾乐祸:“啧啧啧,这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食物中毒了……”

    展小怜扭头看了他一眼,“可不是?畜生的咬伤就是有毒性,我这得去打狂犬疫苗了……”

    燕大爷不高兴,伸脚踹了下门,展小怜继续擦药,擦完了左右看看,觉得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消下去,心里有点犯愁,她这一回学校肯定会被人看出来,看来只能窝在宿舍不出来了。期末考试在即,展小怜还打算回学校认真复习。

    两个人在一通折腾以后,没那么争锋相对了,在展小怜看来,她肯定不会像燕回说的那样,什么跟以前一样,每周一次,除非她脑子坏了,话都说成这样了,她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展小怜擦完酒精,一边吸气一边用手扇着嘴巴出来,燕回在门边伸手卡着她的腰,把展小怜往沙发上推,茶几上摆了十几个盒子,看盒子包装就知道是手机,展小怜坐下以后,燕回伸手拿起其中一个盒子递到她手里,语气颇有点讨好的说了句:“来,看看这个怎么样?”

    展小怜伸手打开一个看了看,随口说了句:“挺好。爷的眼光谁敢质疑?”

    燕回的表情就有点冷,似乎对展小怜的反应不满意,又伸手拿了一个:“这个呢?”

    展小怜回答:“挺好。”

    燕回跟着又拿了一个:“那这个呢?”

    展小怜回答:“也挺好,爷果然财大气粗。”

    燕大爷顿时怒了:“展小怜!”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说:“爷,有您老这么显摆的吗?还要我怎么样?我唯一一部手机被您老人家给砸了,您老在我面前摆了十几部男式手机,打算让我说点什么?我不夸您老人家有钱我说什么呀?”

    燕回:“……”半响直接跑到门边踢门:“都死了?爷是要女人用的,这些破烂什么玩意?”

    展小怜大腿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按遥控器,一个台接一个台的换频道,就跟没听到燕回的话似的,眼看着是看着电视的,实际上哪里都没看,就是在发呆。

    燕回过来喊了展小怜好几声,展小怜才慢吞吞的扭头看着他,燕回在她旁边坐下,伸手把展小怜给搂到自己的怀里,“妞,继续中午的话题。爷知道这样说你就该得瑟,不过爷还是得说一声,爷就是看上你了,明知道丑的跟什么似的,爷就是惦记着上了,你就是料定了爷不会把你怎么着,就跟爷耍横是不是?别说你喜欢李晋扬那款的,就算你是喜欢天王老子,爷也要把你扭过来,爷就不信了,还有,跟爷断什么的这话以后少说,要是让爷发现你找了野男人,爷绝对会扒了他的皮,你最好给爷记着,要是你身边有人被爷扒了皮,就是你害的,爷这是友情提醒,你这妖精别害人。”

    展小怜当没听到,早上她就说过了,那会没谈好以后都没得谈,燕回这会说这话晚了,她现在没打算跟他谈什么东西。

    燕回晃了晃她:“喂,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无动于衷,还是按着遥控器一个劲的换台,燕回低头在她晶莹透明的小耳朵上亲了一下,“妞,你这气性还不小,赶紧开口说句话,咱俩就算是和解,喂?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伸手推燕回,嘴里说了句:“爷,您老这可是想一出是一出,我还是不发表言论了,还有,我要考试了,就不跟您老人家多纠缠了,我得回学校复习功课,肯定不能挂科。”

    两人开始鸡同鸭讲,谁说的对方都不听。

    燕大爷说:“爷想过了,是爷考虑不周,你是学生,哪有那么多时间不是?爷以后找你,你别给爷闹脾气不接电话,爷不去打扰你上课学校,这总行了吧?”

    展小怜说:“爷,我这会就得动身,要不然赶不上车了,我还没买好车票呢。”

    燕大爷说:“跟爷说句话,别自说自话的,以前的事一笔勾销,爷说不跟你计较就不跟你计较,你也别再跟爷耍小性子……”

    展小怜看了下时间:“爷,我真得走了,要不然到摆宴天都黑了。”

    ……

    这两人就每一个愿意听对方说话的,要不是外头有人敲门,估计两人还得自说自话说半天。

    敲门声响了好一会,两人都没动,展小怜跟没听到似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没办法,燕回站起来开门,“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就等着被爷剁手……”

    雷震无语的把手里的十几个新手机提进来:“爷,您老要的东西。”

    东西送进来以后,雷震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展小怜,这样看貌似也没有缺胳膊掉腿的,看来刚刚燕爷出去也就干巴巴的说了两句狠话,回来见到展小姐就又成龟孙子了。------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