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6章 亲爹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86章亲爹妈

    虽然离考试还有个小半个月,不过摆大各大院系的学生都在准备期中考试,展小怜估计是这帮子人里面最淡定的一个,整天窝在宿舍,枕头边放着一溜的课本,一本比一本新,展小怜就在这堆书里捧着书翻。

    造物主偏不偏心,对学生来说这会就体现出来了,同样看一晚上的书,展小怜一本书看完了等于也复习完了,小笨一本书才翻了几十页,这要几十页能记住了也还好,关键是小笨还记不住,要不是小笨平时一直都有坚持看书,估计这会都得哭。

    展小怜自打从青城看完秀台回来,碰到谁都怂恿人家去网上搜穆曦的那场秀,就是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能知道穆曦。穆曦的秀场有专场,因为设计师颇为知名,所以也上了报纸杂志,摆大知道的学生确实不少,大多是女生,特别是艺术系的女生,知道更多一点,展小怜走路上还碰到两个女生在窃窃私语的说模特是摆大学生什么的。

    这事没多久之后,省电视台上就出了个新广告,是做香皂的,广告的女主角就是穆曦,就因为这则广告,本来不知道的现在也知道了,那广告就在摆大学生食堂的电视上露出来,因为打扮和特效的缘故,看着特别清纯,电视上的穆曦别提有多惊艳了,亮瞎了一堆人的眼睛。

    展小怜这得意的,就跟是自己上了电视似的,见谁就问看了那个广告没,然后推荐人家去看。还特地打电话问穆曦还有没有其他广告了,这样她可以出去推荐。

    两人在电话里说话,穆曦就跟展小怜说了自己最新拍的广告和发布的时间,展小怜算了算说了句:“傻妞,这得过完年以后呢,中间肯定有制作时间什么的,那我继续等吧。”

    穆曦因为事情多,考试的压力还挺大,得亏她哥哥商之学的也是工商管理,而且还是国外学成归来带过一学期咳的,穆曦的课程没落下,只不过复习的使劲比别人少,跟展小怜两句话没说,就开始愁她的考试,展小怜一问她去年的考试是怎么考的,穆曦羞怯怯的说她没考,李晋扬找了关系直接给过了,展小怜顿时无语,那她还愁什么呀?

    考试前几天,展小怜跑去班上找穆曦,结果穆曦班级外头围了好几圈人看明星,展小怜愣是没挤进去,没办法,抓抓头发走了,半路还碰到穆曦班上的两个女生一个男生提了两方便面的雪糕,因为展小怜经常去找穆曦,其中一个看到展小怜还打招呼:“展小怜,穆曦在班里呀。怎么不过去?”

    展小怜摊摊手:“那么多人,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晚些时候我去她家里找她就成。”

    女生掏了跟雪糕给展小怜:“穆曦请的,你吃一根!”

    展小怜伸手揉揉肚子,大刺刺的说了句:“大姨妈第二天,吃了肚子疼,谢了,我先走了哈。”

    展小怜自己颠颠的跑回宿舍去了,下午给穆曦打电话,穆曦已经跟李晋扬在一块了,展小怜瞬间觉得自己的特苦逼。

    好几天以后展小怜才有机会跟穆曦碰上头,因为都忙着考试,约了下次再见的时间,各自回去复习。

    其中考试对于平时爱学习的学生来说真不是啥难的,展小怜考试看心情,心情好就多做几道题,心情不好就少做几道题,反正只要过关就行,展爸最怕小闺女考完试以后说心情不好,因为这意味着那丫头没做几道题。

    考完试以后展爸带着展小怜回家,因为展妈过完年就会到摆宴二中教书,等于是一家三口都会在摆宴,所以展爸跟展妈商量后,决定在摆宴买房,买房的事是很早就在提了,只不过展妈那么没定,就一直等着,如今决定了以后,展爸开始着手。摆宴大学有家属区,房子都是三室两厅的,专门为摆大老师建的,所以价格很便宜,外面的人肯定买不到这种房,展爸跟展妈想法子送了点礼,总算拿到了一套。展爸付的全款,还有认识的人帮忙,从头到尾十来天就拿到房,打电话跟展妈说了一声,这就要搬家了。

    周六周末的时候展爸带展小怜看过那房子,展小怜觉得看着就特别舒服,房子很大,客厅也大,还是向阳的,能弄到那样的房子展小怜觉得展爸真了不起。

    回家以后,家里乱七八糟的,因为展妈在收拾东西,上下楼除了床没收拾外,其他东西都被展妈整理了起来,看到父女俩回家,展妈一边低头收拾东西一边跟展小怜说了一声:“小怜,你到楼上收拾你自己的东西,不要的就全扔了或者放到一边,妈妈拿去送人。明天早上搬家的车就过来,没收拾的时间。”

    展小怜“哦”了一声,抬头看了看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间,伸手把墙上挂的明星画给摘了下来,然后才开始收拾衣服,要的放在一边,不要的放在一边,跑楼下拿了个大袋子,把自己要的东西都装起来,不要的扔地上。收拾完自己的,展小怜跑楼下帮着展妈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问:“妈,我们搬走了,这房子怎么办?这不都空着了吗?”

    展妈头也不抬的说了句:“租出去,已经有人来跟我预定了。镇东头不是新开了一家企业?员工有两千多口呢,那个厂抱住的,我们家这房子被那家企业订给了几个领导住,每个月的房租收入就给你当生活费。”

    展小怜觉得她妈太会做打算盘了,她还以为这房子能被展爸家那头亲戚给要去呢,当初展大刚他爸妈就打着房子的主意,开始想租下面两间房,照顾展大刚,结果展妈很彪悍的说她就喜欢住大房子,不租,两家还闹的挺不愉快。

    展小怜趁展妈不注意,偷偷溜出家门,趴在安里木家的门上敲门:“叔,婶!”

    安妈妈开门,看到是展小怜就让她进去:“小怜回来了?进来坐坐吧。”

    展小怜摇摇头:“我不进去了,我就是来说一声,我们以后做不成邻居了,我们家要搬到摆宴去,我妈到摆宴教书了,以后南塘镇估计就回来的少了。”

    安妈妈显然是挺展妈说过,还挺舍不得的说了句:“我听你妈说了,哎,这做了十几年的邻居,我还真舍不得呢。不过人往高处走,你们家这是越来越好了,是好事。”

    展小怜笑嘻嘻的往里面看了眼:“木头哥哥跟小葵嫂子没回来?婶,我就不进去了,要是木头哥哥跟小葵嫂子回来,你帮我问声好,这以后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见着了。”

    安妈妈点点头:“你木头哥哥忙,这都好几周没回来看看了,他要是回来了,我跟他说。”

    展小怜跟安妈妈说了一会话,又屁颠屁颠的跑回去,展爸正跟展妈在打扫客厅,他们搬走以后房子要出租,肯定要打扫一遍的。

    这个周末展小怜跟展爸展妈尽搬家了,搬到新房子里还收拾了半天,老房子展妈一直留在那边打扫,等两边完全收拾好了,一家三口都累趴了。

    摆宴的房子在摆大的后面,就隔了一条马路,是一个挺新的小区,唯一讨厌的地方满小区都是摆大老师,每次展小怜看到都觉得眼疼,整天喊某某老师某某主任好是很搞人的,她要是**岁的小孩倒还好,她都二十岁了,这叫的多别扭啊。

    展爸搬新家很低调,压根就没跟人说,不过,总归会有人看到,这搬新家第三天,展奶奶就给展爸打电话,说要过来看看新家什么的,展妈一听就知道麻烦事来了,对展爸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展爸也很为难,再不靠谱,那好歹是自己妈,总不能不让自己妈上门吧。

    展小怜立马动手做了个小标牌,上门用收工写着八个字“小怜房间,非请勿进”,然后用粘钩挂在自己门上,展妈一见,觉得挺好,也让展小怜做了一个,写了“请勿打扰”四个字挂上,展爸看着自己闺女和自己卧室门上挂着的东西,真是无语,这是对付他妈准备的?

    展奶奶一个人过来的,手里就提了个包,看着特别潇洒,展爸去车站接过来的,到了家里展奶奶就到处看,一边看一边说房子大,一边夸展爸有出息,反正看到大房子就满意。展妈虽然对展奶奶不满,不过表面功夫还得做,正围了围裙在厨房做饭,探头喊了声“妈”,然后说自己正忙,让展爸带着展奶奶休息。

    展小怜踩着拖鞋从房间出来,也喊了声“奶奶”,也不知道是声音小了还是展奶奶耳朵背,反正展奶奶没抬头,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伸手拍拍沙发面跟展爸说话:“卫子,你买的这新沙发我看着就喜欢,什么时候也给妈买一个,让妈享受享受。”

    展小怜嘟嘴,见展奶奶不理自己,转身就往自己卧室走,不搭理自己,自己还懒的搭理她呢。展小怜不喜欢展奶奶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只是她不想自己老爸老妈因为自己的不懂事挨外人骂。

    展小怜的房间和客厅是挨着的,沙发的位置跟展小怜的书桌就一墙之隔,展奶奶见展小怜走了,直接跟展爸说了一声:“卫子,你还真把这丫头当自己闺女养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你养的再好,那也不贴心,再说了,这么好的房子,你就让她住,那你自己的闺女就没想过接回来?”

    展爸立马警惕的抬头看了墙面一眼,直接打岔了一句:“妈,瞎说什么呢?家里我爸身体怎么样?”

    展奶奶随口说了句:“你爸好着呢,他有什么好问的?妈跟你说,咱们老展家的孩子就没给人家养的道理,这都多大了?该接回来了。你说你自己有闺女,替人家养什么孩子?那以后孩子不恨你?这个要是知道你们不是亲爹妈,还能养你们?……”

    展奶奶的声音穿过厨房紧闭的门直接传到展妈的耳朵里,展妈在厨房里猛的摔了手里的锅铲,伸手关了抽油烟机,“呼啦”一下把推拉门拉开,解下围裙往边上一仍,直接说了句:“妈,您今天来要是再说这些有的没的,您从哪来回哪去,我们养自己的闺女还用您说?小怜本来就是我闺女,怎么到了您嘴里就不是自己孩子了?”

    展妈气鼓鼓的,饭也不做了,直接过去敲展小怜的门:“小怜,你出来!”

    半响,展小怜拉开门,笑嘻嘻的看着展妈问:“妈,什么事啊?”

    展妈端详了下展小怜的脸色,然后拉着她的手说了句:“走,跟妈去学校食堂吃,你爸有钱,要带着你奶奶出去下馆子,我们吃我们的。”

    展小怜半拉着门,赶紧说了句:“真的?妈,等我换下鞋。”

    展小怜换了鞋,穿上厚外套,跟展妈直接出去了。

    展奶奶抿着嘴,看都没看展妈一眼,等展妈跟展小怜都出去以后,才指着门说:“你看看你媳妇,有这么跟婆婆说话的?我生你这儿子有什么用?看着自己妈给媳妇欺负,连个屁都没有。”

    展爸的脸色特别难看,一墙之隔,他们刚搬来没几天,还不知道隔音效果怎么样,这小怜万一要是听到了,孩子会怎么想?展爸这时候压根就顾忌不到展奶奶,就怕小怜听到展奶奶那话,直接开口说了句:“妈,刚刚说小怜的话,以后别再说了,你要是再这样,以后这家你也别来了。”

    展奶奶一听,顿时伤心了,一拍大腿就开始嚎:“哎哟,我这命苦的呀,这么大年纪还被自己儿子教训,我说什么了?我说我想我亲孙女怎么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成了我孙女,她要是对我好我还挂着,她那是对奶奶的态度?如今这儿子不孝媳妇不贤,就连个孙女还是冒牌的……”

    展爸一听,猛的站了起来,提高声音喊了句:“妈!”

    展奶奶吓了一跳,嚎了一半的声音就这样没了,捂着心口看着展爸说:“我听得到,那么大声干什么?”

    展爸真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想打电话给展妈问问小怜什么反应,又怕本来没什么还给孩子知道了,急的屋里团团转,想追出去可展奶奶又在家,总不能丢下老人吧?

    最后展爸直接从身上掏出一千块钱,“妈,这样吧,我送你去车站,你还是先回去,等以后有机会我去看你跟我爸。”

    展奶奶把钱给接过去了,不过没打算要走的意思,看着展爸说了句:“我好不容易过来了,这刚落脚你就赶我走?我都还没喘口气儿。有你这么当儿子的嘛?你妈我早饭就扒了一口,现在还饿着……”

    展爸没办法,只能带着展奶奶去吃饭。

    展奶奶在展小怜家住下了,房间肯定是足够的,还是新房子,展奶奶的就特别兴奋,晚上睡觉之前展爸还特地跟展奶奶强调了一遍,就是怕她跟展小怜瞎说什么,展奶奶因为今天展爸那凶狠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还想多住一阵子,就点头了。

    半夜的时候,展小怜看了看展爸展妈房间的灯总算关了,她走到展奶奶睡觉的那个房间,先是敲敲门,然后轻手轻脚的拧了下门,展奶奶还不知道这门怎么锁,那门锁还就是没锁,展小怜拧开门,直接闪了进去,然后把门关紧,伸手开了展奶奶的床头灯。

    展奶奶睡觉浅眠,听到动静直接就睁开眼睛,一看到屋里站了个人顿时被吓了一跳,“哎哟你这孩子,打算要了我的老命啊?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怎么跑我这来了。”

    展小怜盯着展奶奶看了一会,然后走过去,在床边坐了下来,突然说了句:“奶,你今天中午在客厅说的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展奶奶一愣,然后一骨碌坐了起来:“我就知道展卫夫妻俩肯定什么都没说,既然他们不说,那这个话就我来说。”

    展小怜坐直身体,一声不吭的听着,等展奶奶讲完了,展小怜站起来直接骂了一句:“老巫婆,你尽瞎编排我们家,就巴不得我们过的不好,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这些呢,你以为演电视剧呢。”

    骂完,展小怜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展小怜进了自己房间,伸手锁门,往床上一坐,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止都止不住,她伸手抹完这只眼的,那边的又掉了下来,展小怜哭的很压抑,不让自己的声音传出去,她就不明白了,她爸妈对她那么好,比任何人的爸妈对孩子都好,怎么她就不是她爸她妈的闺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