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7章 奇怪的手机

第187章 奇怪的手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187章奇怪的手机

    展小怜起的特别晚,眼睛都肿了,抓着头发出来往展妈要吃的,展妈看着她的眼睛戳戳展小怜的脑门:“你看看你的眼睛都肿了,昨晚上几点睡的?这经验熬夜怎么行?你再熬夜看我不把你那破电脑给扔了。浪客中文网

    *";”

    展小怜一边端着杯子喝酸奶一边嘿嘿的笑:“知道了知道了。”然后端着杯子往沙发上一坐,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喝酸奶,一边翻着展爸看过丢在茶几上的报纸。

    展奶奶早上起床别的事没做,就专盯着展小怜看,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的,展奶奶心里就纳闷了,昨晚上不是都告诉她了吗?怎么这丫头就是没反应呢?

    展小怜当没看到展奶奶雷达似的视线,喝完酸奶还扯着脖子对展妈喊:“妈,我要吃包子!”

    展妈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了只小碗,小碗里放了只热腾腾的包子,看着展小怜没好气的说了声:“要吃包子自己不知道拿?看把你懒的,走两步腿会掉?都是你爸把你惯的。”

    “啪”一下把小碗放展小怜面前,见展小怜没皮没脸的伸手就去抓,伸手打了她的手:“你这虎孩子,刚从蒸笼上拿下来,你也不怕烫?待会吃!”

    展小怜笑嘻嘻的,伸手端着小碗在面前,盘腿坐在沙发上对着小碗使劲吹,等包子凉一点了,才拿起来咬一口,看了下里面的馅,鼓着嘴一脸不高兴的又开始喊:“妈,我要吃豆沙的,这是菜的,我不吃菜的!妈——”

    展妈给气的,一脸想拍死展小怜的表情,气鼓鼓的从厨房走出来,把手里捏着一只包子,往展小怜面前的碗里一放,说:“吃吧。”

    展小怜一只手拿豆沙包,另一只手举着被自己咬过一口的包子往展妈面前伸:“妈,这给你吃。”

    展妈拍了展小怜一巴掌,拿过那只菜包子,一边吃一边进了厨房。

    展小怜美滋滋的捧着包子长大嘴巴咬了一口,一脸满足。

    展奶奶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这夫妻俩在家里就是这么宠孩子的?展奶奶就坐在展小怜对面,一脸不待见的看着展小怜回头看了眼书房,又看了眼厨房,压低声音说:“我说你这孩子怎么都没良心呢?你一个外人在人家家里,被人家养了这么大,也不知道想自己亲身爹妈的?你还真把自己当这家的孩子了?”

    展小怜头都没抬的扯着脖子喊:“爸,妈,我奶说不是你们亲生的,我奶说我是你们抱来的!”

    展奶奶傻眼了,昨晚上这小兔崽子可不是这个反应,昨晚上她还跟自己说不要跟展卫夫妻俩说的,怎么她自己倒先吼出来了?

    展小怜一嗓子喊完,展爸展妈立马就冲了出来,展爸看着展奶奶那眼神,就差带刀扎展***,展奶奶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一看展爸那样子都快吃人了,吓的都不敢说话了,在老家老小又不是没对展奶奶动过手,展奶奶生怕展卫也对自己动手。

    展爸直接对着展奶奶就开喷:“妈,你跟小怜瞎说什么?有你这样当***?说自己孙女是抱来的,小怜都不是小孩子了,这玩笑能乱开吗?胡闹!”

    展奶奶坐在沙发上老实了,嘴里小声说了一句:“我说什么了?这是当儿子的态度?”

    展妈手里还握着刀,她刚刚在切土豆丝,一听展小怜喊的话差点切到手,直接就冲了出来,当着展***面,把手里的刀往地上“咣当”一扔,对着展奶奶凶神恶煞的开辟:“妈,我看展卫才是您抱到老展家的吧?怎么您就见不得我们家过的好呢?我们这刚搬了新家,您过来住几天参观几天就算了,怎么您尽挑拨离间我们一家三口的感情呢?是不是非得闹我跟展卫离婚带着小怜单过您才满意?当儿子怎么了?当儿子就能任自己老妈子编排自己女儿?不是我这当媳妇的不孝顺,我看展卫就没说错,他今天要是棍打不出一个屁出来,我现在就跟他离婚!”

    展小怜盘腿坐在沙发上,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捏着包子直接吃完了,翻了下白眼,跟展妈粗声粗气的说了句:“妈,我被噎着了……水……”

    展爸赶紧跑去饮水机边上接水,展妈跑到展小怜身后拍她的背,一边拍一边说:“谁跟你抢了?吃那么急干什么?”

    展小怜一边美滋滋的喝着展爸端过来的水,一边看了眼展奶奶,说:“奶奶,我小时候你要是骗骗我还成,我都这么大了,哪能骗得了我呢?妈,是不是?”

    展妈一点面子都没给展奶奶,白了展小怜一眼说:“就你话多,以后别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乱说。小怜,妈跟你说,这世上不盼着人好的人多着呢,有些人就喜欢在背地编排人家是非,听到没听到都当没听到,我们要是老记着别人说的,还不累死?这以后不知道还有些什么人会说些什么话,记得别随便听信就行。”

    展小怜还是笑嘻嘻的,点点头:“妈,我都上大三了,我都二十岁了,怎么你跟我爸还以为我是小孩子呢?”

    展妈一戳展小怜的脑门:“三十岁那也是妈的孩子。”说完,展妈端着空碗回厨房做饭了。

    展爸没走,就跟看着展奶奶似的,刚刚展妈对展奶奶说的那些话,展爸肯定没法跟展奶奶说,所以展妈替他说了,他什么话都没说展妈,展奶奶肯定不高兴啊,被儿媳妇这样说,她肯定不服气,可是儿子都站在儿媳妇那边了,展奶奶没了底气,跟着就没脾气了。

    展爸在客厅坐了一会,跟展小怜说话:“小怜,爸爸带你出去转转,你昨天跟你妈说你看上一条裙子,你妈没给你买是不是?走,爸爸带你出去买,去不去?”

    展小怜一听,立马站起来嚷:“去去去,我去,爸你等我下,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就出来。”

    说着,展小怜踩着拖鞋冲进卧室,一会功夫后换了身衣服跑出来,在原地蹦跶:“爸,我们走吧。”

    展爸开车带着展小怜去摆宴市中心,那里有一些专卖店,展小怜就挨家进去挑,其实就是为了哄展小怜高兴,展小怜说买什么就买什么,反正展爸就负责出钱,这一买就买了一堆衣服,一条街逛下来,展小怜走路都成打飘了:“爸,我腿累了,想歇会,想喝奶茶。%&*";”

    展爸还帮着展小怜提东西呢,把东西放到展小怜身边,跟展小怜说了声:“你这在歇会,爸爸给你买杯奶茶去,别乱跑。”

    展小怜龇牙对着展爸笑,“知道了。”

    看着展爸在人群里走来走去的背影,展小怜鼓着嘴,半响,在她自己还不知道的情况下,眼泪就这样一滴一滴往下落,展小怜伸手一摸,满手的泪,她一个坐在椅子上,哭着说:“我明明就是我爸跟我妈的孩子,我明明跟他们长的都是一样的……呜呜呜……”

    那么大的姑娘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哭的跟什么似的,吓的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过去,展小怜哭的特别伤心,以致展爸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小闺女就跟一只被自己遗弃的小狗似的,哭的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掉,展爸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抽了抽,赶紧把手里的奶茶放到一边,在展小怜身边坐了下来:“小怜,这是怎么了这是?”他抬头看看周围,赶紧问:“被人欺负了?”

    展小怜就干坐着哭,展爸忙活着给她擦眼泪:“别哭别哭,发生了什么事跟爸爸说,有你老爸在呢,你还怕什么呀?”

    展小怜扭头看着展爸,一抹眼泪就问:“爸,我奶说我不是你跟我妈的孩子,我要真不是,你是不是以后就要把我撵走呀?你是不是要把我撵湘江去?……呜呜呜……你们不要我了,我怎么办呀?我不就是没爸没妈了吗?”

    展爸听了先是一愣,跟着一巴掌拍在展小怜脑袋上:“你这孩子还真跟你,妈说的似的,犯抽了是不是?你奶说的话也能信?她从小就不喜欢你你也不是不知道,爸爸这么多年都乐意回去过年是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自己的闺女我宝贝吗?你奶奶那个人,爸爸偷偷跟你说,就是没事也喜欢搅和搅和的,就怕人家过的好,你别听她瞎说,等过了今天,明天我就送她回去,就说家里人都要上班上学,没人照顾她。”展爸沉默了下,见展小怜还在抽噎,然后搂着展小怜的肩膀继续说:“小怜,爸爸跟你说,爸爸这辈子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我们小怜,谁说小怜不是爸爸的闺女?爸爸还指望小怜给我跟你妈养老呢。”

    展爸带着展小怜站起来一只手里提了那些袋子,一边走一边说:“小怜小时候身体弱,动不动就生病,有一次,你发烧了,爸爸就深更半夜的背着小怜往医院跑,值班医生打瞌睡呢,爸爸在医院门口就喊:医生医生,我闺女发烧了,赶紧出来救人……”

    展小怜眼里还带着两泡泪滴,一边听展爸说她小时候生病的事,一边笑,把鼻涕都给笑出来了,展爸掏出张纸给展小怜擦鼻涕,嫌弃的说:“看看,多大的人了,让你妈知道还不骂你?丢人啊,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坐那哭,人家怎么看你的?”

    展小怜吸了鼻涕,“我就是突然想到我奶奶说的那话了,我就想着我要真不是我爸我妈的孩子,那我是谁的孩子?要是我真是抱的,我亲爸亲妈为啥不要我啊?然后我就越想越伤心了。”

    展爸笑着说:“就你想的多,以后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展小怜破涕为笑,吸了吸鼻涕说:“爸,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这算是糟心事,说完全不上心是不可能的,展爸也知道,他趁着去厕所的时候打电话给展妈,让展妈再给展奶奶拿一千块,今天就送展奶奶回去。展爸当然知道,要不是展奶奶,小怜能想到这一茬吗?这都是展奶奶给祸害出来的,展爸能不怨展奶奶吗?展爸自己没法对自己亲妈做出撵出家门的事,这坏人只能给展妈去做。

    展爸带着展小怜回家,展奶奶果然不在了,展小怜还好奇的问了一声:“妈,奶奶走了?”

    展妈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毛衣,嘴里应了一声,一看到展爸手里提的大包小包的,顿时炸毛了:“这就出去小半天,买了多少东西啊?都买了什么呀,拿过来我看看……”

    结果,吃午饭的时候展爸跟展小怜就倒大霉了,耳朵根都快被展妈唠叨死了,展小怜忍无可忍的对着展妈求饶:“妈,你是我亲妈,我就饶了我跟我爸吧,我下次再也不放一块买了,我分开买行了吧?”

    展爸不说话,他让展妈把展奶奶给送走了,还欠着展妈这一着呢,哪有他说话的份啊,展妈看着展小怜可怜巴巴的样子,气的都没脾气呢,这父女俩到一块就疯,有那么买东西的吗?换个人家那得买穷了。

    展爸今年本来是打算回老家过两天的,因为展奶奶这一闹,展爸提都没提回去,躲着老家的人都来不及了,还回去呢。

    一家三口聚一块看晚会,说说笑笑的,还不用这村跑到那村的,展小怜觉得幸福死了。

    大年三十晚上,看晚会看晚了,展小怜洗漱完,一点半才爬床上睡觉,刚躺好,手机响了下,她拿起来一看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深更半夜的,穆曦那二货竟然给她发了一堆漂亮衣服首饰的图片短信,最后还乐滋滋的问展小怜:胶带,好不好看?这些都是我今天买到的哟。

    展小怜一骨碌爬起来,差点发飙,死丫头,等她回来的,看怎么收拾那死丫头。穆曦跟展小怜说过,过年要出国去,李晋扬说带她到国外过年,这会肯定没在国内,那堆衣服什么的,肯定是在国外买的,展小怜想的牙疼,这死丫头故意,绝对是故意的,对着床就使劲锤了两下,她为毛没傻妞那种碰到好男人的好命?

    展小怜睡不着,就躺在被窝看穆曦给她发的那些漂亮衣服,磨着牙发誓,等她以后有钱了,绝对要去疯狂购物,把全世界各处有名的购物点都买一遍才解恨。

    虽然没去老家拜年,不过电话一个没少打,以前展小怜最恨的就是给那些亲戚磕头拜年,这家拜完了还得去那家,一家紧着一家,膝盖都磕疼了。搬新家的好处就是那些亲戚趁着过年的时间来家里做客,展小怜不忍也得忍,她不呆在家里要去哪啊?

    年前没下雪,年后就下了场大雪,就一夜,外面的积雪已经有厚厚的一层,一大早的,穆曦给展小怜打电话:“胶带,我从国外旅游回来了,我给你带礼物了,你肯定喜欢,你是现在过来拿还是等开学了我带给你啊?”

    展小怜的新家和市区离的多近啊,上次展爸开车带她去市中心买东西,就花了十分钟,还是有点小堵的情况下,公交车几站路就到了,有礼物不拿不是傻子么?展小怜立马嗷嗷站起来说:“我去!我在家里闲的头顶都长蘑菇了!我肯定要去的,等我哈。”

    挂了电话,展小怜换上干净的羽绒服,围上围巾,带了钱和手机,跟展爸展妈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出去了,踩着厚厚的雪,展小怜一路往站台跑,车到了展小怜上车,还跟公交司机说了声“新年好”,投了币找了个位置坐下,因为过年的关系,车上没几个人,路很通畅,十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站台离“锦园”还有段路,展小怜下车以后,缩着脖子,蹬着雪地靴,一步一步的往前路,通往市区的路上人还挺多,展小怜就挨着路边走,不让来往的车辆溅起的雪水碰到自己身上。

    走过摆宴二中的地方,一看那家米线店竟然开门了,立马跑过去买了一碗米线提在手里,然后直接进了锦园。

    展小怜之前来过这里,她记得是哪个房子,到了门前之前敲门,门被打开以后,展小怜就看到穆曦的眼角还带着眼屎,顶着鸡窝头打呵欠:“胶带,你来啦……”

    门一开,展小怜就感觉到一阵暖气扑进来,进去以后才发现室内外温差太大,她翻着白眼:“傻妞,你们家这暖气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开的吧?这暖和的,我以为夏天来了呢。”

    穆曦关上门以后跑去翻箱子,一边翻一边说:“是你裹的太圆了,就跟我喜欢吃的肉丸子似的。”

    以前来的时候因为燕回那丫也在,展小怜那次都没啥机会仔细打量这屋的,现在看看展小怜被里面的装修和摆设给折服了,一边动手脱身上的羽绒服,一边说:“傻妞,我仇富,我恨万恶的资本家,你丫放斗地主那会,就是该被人家戴个高帽批斗的你知不知道?”

    穆曦一直埋头扒拉箱子,也不理她,直到她翻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展小怜,才说了句:“胶带,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展小怜拿过来,看了下牌子,是个挺有名的奢侈品牌,展小怜拧开瓶盖扇点气味到鼻子下面,那小脸都笑成花了:“傻妞,我得夸你一句,这味道还真是我喜欢的,买的好,这新年礼物我喜欢。”

    展小怜还打算多夸几句呢,就看到穆曦又蹲下身去翻腾了,一会功夫翻腾出个一个小盒子拿给展小怜:“胶带胶带,这个东西是好东西哟,这个是我跟李晋扬去一个寺庙的时候求来的,这可是开过光的哟,我求了两个,我们俩一人一个,这东西梳头,是从头开始有好运气的意思,这是庙里的人告诉我的,我们以后就都有好运气了。”

    展小怜拿出梳子一看,就看着梳子,别说是不是什么开过光的,单看这梳子就价值不菲吧?得,展小怜啥话不说,赶紧往兜兜里塞,送给她的就都是她的了,把自己带过来的米粉往穆曦面前推了推,说:“傻妞,这是姐姐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三块钱一碗的米粉,新年快乐……”

    穆曦立马把她买回来的那堆宝贝扔了,坐在沙发边上吃米粉,展小怜一个人在那边把穆曦买的那些东西都翻出来看一遍,看着那堆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展小怜表示无比的肉疼,这么多东西傻妞竟然都是要送人的,换了她,她全自己留着了。

    中午的时候,穆曦跟李晋扬打电话说要跟展小怜出去吃东西,不去“绝地”找李晋扬吃中饭,然后跟展小怜一起出去。本来展小怜还说让穆曦教她开车的,不过因为路上有积雪,李晋扬在电话里哄了穆曦半天,两个人最后打消了开车的念头。

    展小怜参观穆曦的那个衣帽间,顿时亮瞎了她的大毛眼,穆曦在换衣服,她妒忌的心肝肺都抽抽,有这么打击人的吗?她的春天到底在哪里?

    一路上两人说着话,从展小怜造火箭的梦想沦落为外企前台,又从穆曦的专职模特梦想到模特公司,穆曦突然停下脚步跟展小怜说了句:“胶带,要不我们开个公司吧?我现在有一点钱,我还能跟我哥借一点,然后你有多少算多少,行不行啊?我都查过了,我们两个人合伙的,注册资金只要三万块钱就行。我本来还想注册经纪公司的,可那个注册资金好多,要好几百万呢,我觉得有点不切实际了,所以就想着先注册个文化传播公司,我现在认识好多人,有模特,还有设计师,也有熟悉的摄影师,我家里买了一堆礼物,就是送给他们的,真的……”

    展小怜抬脚进了一家饰品店,穆曦的话也没往心里去,她还没想过这个,傻妞还是个小二货,就随口答应了。

    穆曦还在那边说:“那行啊,要是赚钱了有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亏本了就什么都没有啦!”

    展小怜一边伸手拿下一副耳环往耳朵上戴,一边说了句:“行,没问题。看这副耳环怎么样?”

    穆曦点头:“好看。”

    展小怜之前跟穆曦说不想回家,穆曦还当真了,结果下午的时候展小怜就说要回去了,不回去怎么样想啊,难不成让傻妞跟帅哥大叔分开一晚上?展小怜肯定不做电灯泡,带着穆曦给自己是新年礼物,直接就走了,穆曦因为展小怜说话不算话,鼻子都气歪了,她都跟李晋扬说了胶带晚上要住下来,结果现在展小怜走了,晚上睡觉她一个人害怕。展小怜都走了她还趴楼上对着展小怜喊:“胶带,说话不算话,屁股当嘴巴!”然后气鼓鼓的给李晋扬打电话让他晚上回来。

    展小怜摇摇晃晃走在路上,往站台走准备坐车回去,展小怜走的慢的,裹的又圆,就跟一只白色的小企鹅似的在往前滚动,她在路边慢吞吞的往前走,后头一辆沾满了雪的银色私家车慢悠悠的跟着,展小怜走的快车也走的快,展小怜要是小跑两步,那车跟着也开了过去。

    展小怜压根没注意,要到站台的时候还蹦跶了几下,在站台的电子屏面前看了看,然后掏出手机玩游戏,小手飞快的动作划着,绝对不能漏了一只西瓜……“呼”一下,展小怜手里的手机一下子被人从手里抽走,展小怜“哎”了一声,抬头一看,眼睛有点花,然后就看到燕回穿着一身骚包的黑色皮草挡在她面前,正低头摆弄着她的手机。

    燕回这一身太骚包了,这年头,穿皮草的给人的印象大多就是那种身价不菲的贵妇,但凡皮草的皮毛顺滑一点光亮一点的,回头率就极高,跟别说他一个大男人还穿着那玩意了。黑溜溜的皮毛,翻着油亮的光,一看就是皮草中的上品,再加上这人的脸就是妖孽转世,以致路过的车辆行人,都忍不住想回头多看两眼。

    燕回以一个极为悠闲的姿势站着,一只手戴了皮手套,另一只手没戴,正接着展小怜刚刚的那局游戏对着水果划呀划呢,漏了一只水果燕回还骂了句:“太阳!”

    展小怜:“……”

    燕回拿着展小怜的手机,一边划一边往车上走,展小怜在原地站着,看着燕回的背影没动,燕回走了两步见她没动,眼睛盯着屏幕,嘴里说了一句:“上车,爷就是来找你的。”

    展小怜砸了砸嘴,然后问:“爷,有什么是您老能不能现在就说?”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直接回了句:“别让爷说第三次,上车。”

    展小怜直接走过去,抬脚对着哪里白色的车门踹了一脚,然后伸手抢过燕回手里正在玩的手机往兜里一塞,撒腿就跑,还回头对着燕回骂了一句:“去死,爱找谁找谁去,姑奶奶不奉陪了。”结果没跑几步,脚下一滑,展小怜一个够啃屎扑倒雪地里。

    “哈哈哈……”燕回直接笑的岔气。

    展小怜无语的从雪地里爬起来,满身都滚的雪,她身上穿的还是白色的羽绒服,上面还好,雪拍了没啥影响,可衣服下摆就惨了,刚好扑在化了的雪水里,湿了一大片。展小怜拍着手上的雪,气的脸都红了,她真是太倒霉了,从来没有过的倒霉。

    燕回晃到展小怜面前,邪笑:“妞,爷跟你说你还不信,你是逃不出爷的手掌心的。看到没?老天都帮着爷不是?”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骂了句:“帮你妹。”

    燕回伸手撩拨展小怜的头发:“帮爷的妹子?好事,爷要是没看错,刚刚你就是从爷妹子那来的吧?怎么着?帮上忙了?那爷是不是得替爷那妹子跟你道声谢?”

    展小怜一条裤腿的膝盖也湿了,穿在身上特别难受,她就想急着回家,燕回看着她的样子伸手搂住展小怜的肩膀往车上带:“爷让人给你烘干,保管你回家以后没人看得出来,来来来,上车上车。”然后强行把展小怜给塞车上去。

    展小怜龇着牙,提着裤子膝盖位置的,太冰了,难受,燕回在她旁边坐下说:“你跑什么呀?爷能把你怎么着?跑就跑,你好歹还看路,看看看看,这都是自找不是。”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直接扭头看着外头,一副懒的理他的表情,里面开了暖气,展小怜羽绒服下摆了湿了,她伸手脱了羽绒服塞到一边,还吸了吸鼻子,燕回坐着没动,半响,他突然伸手推了推展小怜,问:“妞,冷不冷?”

    展小怜压根不想跟他说话,要不是他,她能这么惨吗?

    燕回磨磨唧唧了一会,然后一脸嫌弃的伸手把身上的那件黑色皮草脱下来,对着展小怜兜头盖过去,“别一副爷欠了你的表情,你给爷捂着爷,爷看到你的脸就眼疼。”

    展小怜“哈”了一声,把脑袋从皮草后头露出来,没好气的说了声:“到底谁看谁眼疼啊?看我眼疼还尽往我面前站?我碰到你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大过年的,尽给人添堵。停车!停车!我要下车听到没啊!”

    燕回伸脚踹了下司机的座椅:“接着开。”

    司机肯定听燕回的呀,只能接着开,展小怜扭脸看着外头,一言不发,一肚子的窝火。

    燕回这丫见她一句话都不说,又开始没事找事:“喂,妞,你给爷把你那张脸给爷转过脸,”见展小怜动都没动,直接动手把她的脸掰的面向自己:“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压根不理,燕回伸手推她:“妞,你这女人怎么开不得玩笑了?爷看你眼不疼……”

    前面的司机没忍住,“哧”一声笑出来,笑完就知道大条了,不该笑,副驾驶座上的保镖适时开口说话:“展小姐,那个我能不能问问,那个‘太阳’是什么意思?”

    展小怜把脑袋从黑色的皮草毛上把脸蛋露出来,抬头看着前面说了句:“太阳还有个称呼叫什么来着?除了太阳,还有叫什么?”

    司机跟着说:“我知道,还有个称呼叫日。”

    展小怜伸出胳膊,对司机晃了晃大拇指,然后跟那保镖说了句:“司机大叔告诉你了。”

    保镖:“……”原来,太阳=日,那每次展小姐骂爷那句太阳你全家这下真相了。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的脸掰过来朝着自己,嘴里说了句:“这以后只用太阳爷一个人就行。”

    展小怜觉得遇到不要脸的很无奈,她就只能当自己没听到。

    司机轻车熟路的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燕回下车,从另一边拉开门,把那件皮草往站展小怜身上一裹,直接把人给押进去了,展小怜裤子正是难受的时候,脱了羽绒服冷的要命,也没怎么挣扎,跟着燕回直接上去了。

    进屋以后,展小怜就到处找吹风机,然后插上插头,对着自己的裤子一个劲的吹,燕回从外面人的手里接过展小怜羽绒服口袋里的手机钥匙和其他东西,放在手里看了看,然后拿着那些玩意往桌子上一放,神术拿过展小怜的手机,挨个翻,翻了半天,什么都没翻到,燕回一脸的郁闷,盯着展小怜的后背看了半天,突然问:“妞,你把爷发的短信弄哪去了?”

    展小怜头也没回说了句:“我没收到什么短信。爷您老人家穿越了吧?”

    燕回又翻展小怜的通信录,自己的手机号明明哈在,但是怎么啥都没?燕回皱着眉头想了下,问:“你把爷的的短信删了?”

    (爷补)

    月票进五不掉,周三周四皆万更。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不够渣,愿望木实现,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