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8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88章

    燕回压着展小怜,强行抓着她的往下面的毯子上摸,“妞,爷瞅着这玩意就是为你订做的,摸摸试试,舒不舒服?”压在展小怜身上,伸手撩着展小怜头发,往鼻子上凑了凑:“妞,这多长时间没洗头了?一股老油味……”

    谁被人扒光了压着埋汰能舒服?展小怜真是想戳死燕回的心都有,她扭了扭手腕,被燕回一只手抓着,没扭动,破口大骂:“死变态,死人妖,死太监,神经病……你妹的……”

    展小怜怎么骂燕回都是那样,在展小怜的身上这里亲一口那里亲一口,腾出来的那只手就自己解自己身上的扣子,“啧啧啧,爷就喜欢妞生气这小模样,怎么看怎么招爷喜欢。来,再骂两句听听,这小嘴里冒出来的话爷听着都对味。”

    展小怜觉得自己遇到的这东西就是变态,还是不折不扣的,哪有人越被骂就高兴的?神经病!趁着燕回松开抓着她的手脱裤子的空档,展小怜伸手抓的燕回满脸花,“死变态,离我远点……”

    燕回本来是跪在展小怜两腿之间的,被展小怜这一推身体惯性的往后一仰,直接跌坐在地上,展小怜身上一得了轻松,跟着就爬起来,伸手就去抓一边的衣服,抓到衣服以后没往身上套之间往燕回头上套,抬脚把他踹的重新躺在地上,跟着就拼着小命把床上那黑毛毯子给拽下来往燕回头上盖。

    燕回在毯子下头想把头给露出来,那黑毛毯子绝对的正品,密不透风,这样下去能被闷死,结果,燕大爷还没来得及把脑袋露出来,身上忽的增加了重量,展小怜直接骑在燕回身上,燕回好不容易支起来的身体被她这猛的一坐,直接又仰了下去。

    展小怜隔着毛毯子对着燕回的脑袋位置就是一通乱打,一边打一边嘴里还骂:“你丫这个渣,我忍你很久了!你丫除了玩女人跟女人上床你还会什么?你咋不去死?你咋不去死呢?就你这渣货你还活着干什么?……”

    展小怜打了半天,累的气喘吁吁,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刚开始打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燕回在动,怎么这会人都一动不动了呢?展小怜赶紧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把毯子挪开,就看到燕回脸被闷的通红,闭着眼睛动都不动,展小怜的小心肝跟着蹦啊蹦的,哆哆嗦嗦的伸手在燕回的鼻子下头试了试,心顿时凉了一半,丫的,死了?!

    展小怜赶紧把衣服拿了一件往身上套,套完了跪在燕回旁边,拍拍燕回的脸,小心的喊:“爷?爷?”

    燕回的脑袋歪在一边,一点反应都没有,展小怜一屁股坐地上,真死了?她这是杀人了?!杀人偿命啊!展小怜的小脑袋瓜子开始转悠,不过她可以死活说成是两人间的情趣,死活说成误杀,这样好歹不会判死刑,不过燕回的后台貌似很去强大,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如果她又自首情节,被判无期的可能性更高一点,表现的好一点不定还能改判有期……

    展小怜就在边上想自己把燕回给闷死了,以后会怎么弄,实在不行她跑路吧,不过跑到哪里才能不能被燕回那帮狗腿子给抓住呢?展小怜觉得貌似有点难,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就算跑路成功,她爸她妈怎么办?

    展小怜手脚都没力气了,玩大发了,要是早知道这毛毯子密封性这么好,她说什么也不用这玩意打他,展小怜有点绝望,真死了啊?这可怎么办啊?蹲在旁边,又试了试燕回的鼻息,突然发现似乎有点气息喷到手上,这点发现让展小怜一激灵,是不是真能缓过来?这样一想,展小怜赶紧跑过去开窗通风,然后把那皮草毯子全拖过来扔在地上,对燕回端详了下,伸手拍拍他的脸:“喂?爷,爷?您老人家跟我开玩笑的吧?爷,爷,您老不会这么挫吧?咱不开玩笑了成不?爷?爷?”

    拍半天没拍醒,展小怜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一手捏着燕回的鼻子,一手把燕回的嘴捏的跟撅嘴似的,低头对着他的嘴巴就开始做人工呼吸。其实展小怜也不知道这法子有没有用,人家被水淹的有效,这被闷的行不行展小怜真不知道,这方面的书她接触到的少,最关键的是,展小怜这辈子也想不到自己会把人给闷死。

    吹了半天气,展小怜累的跟什么似的,她认命了,在地上蹲了半天,展小怜把手机拿过来,伸手拨报警电话,电话接通以后,展小怜无比沮丧的对着里面那位声音甜美的女接线员说:“警察姐姐,我刚刚杀人了……你们来抓我吧,我试过了,死了……”

    女接线员的声音异常淡定,一看就是见识过各种类型的报警电话的:“你好小妹妹,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慢慢说,不用着急,先告诉我详细地址,我们警员很快就到,请不要挂电话,有什么事可以都告诉我……”接线员电话还没说完,报警的女生突然对着接线员说了一声:“姐姐,不好意思,我们刚刚打赌,恶作剧的……”然后咔嚓挂了电话。

    “哈哈哈……”燕回滚到那黑色的皮草堆里大笑,就跟抽风似的笑。

    展小怜伸手把手机放到桌子上,绷着脸,蹲在床边抱着膝盖,一声不吭,燕回笑完了,挪过来在展小怜身边蹲下,用屁股推了推展小怜,语气颇为大度的说:“妞,爷给你个赎罪的机会,把毯子给爷铺上。”

    展小怜嘟嘴,绷着一张有点惨白的小脸,半响,慢吞吞的站起来,真去把毯子往床上拽,估计刚刚把力气给消耗了,现在也没了刚刚打人的力气,拽个毯子都拽不动,燕回直接上手,把那毯子帮着一起堆到床上,展小怜低着头闷不吭声的把毯子铺好,然后自己手脚并用的往床上爬,爬上去了,四肢一摊,呈大字型躺好,说:“快点。”

    燕回身子一歪,倒在那皮草毯子上,翻个身就到了展小怜身边,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啧啧啧,爷看着怎么就跟献身似的?”

    展小怜看着天花板,说:“随便您老怎么想,速度结束就行,我爸我妈还在家等我吃晚饭呢。”

    燕回翻身压在展小怜身上,伸手摸着她的脸,低头啃了一口,邪笑着说:“要真速度了,你得不满意,传出别的女人还以为爷不行呢。”说着,燕回重新扒了展小怜身上的衣服,埋头在她身上啃了。

    展小怜就觉得燕回这次就跟磕了药似的,比以往都兴奋,展小怜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你有完没完了?我都说了要回家了……”

    燕回捏着展小怜的下巴低头对着她的嘴就啃过去,“没完,怎么可能会完?爷还没尽兴呢。”

    等燕回说尽兴了,展小怜差不多也奄奄一息了,她咬着被角恨的咬牙切齿,刚刚就应该多闷几下,闷死了算了。

    燕回贴在展小怜背后,胳膊箍着展小怜的腰,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手下滑腻的肌肤,展小怜呼着气,等好不容易平歇了,展小怜拿开燕回的手,挣扎着坐起来,满身的汗渍也顾不上,把衣服拿起来就赶紧往身上套,拉开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羽绒服被烘干后挂在门口,展小怜过去把羽绒服拿下来穿上。

    燕回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手里拿着展小怜的手机在翻腾,展小怜动作麻利的穿戴整齐以后,伸手把燕回手里的手机拿过来往兜兜里塞:“做了也做了,爷,我得回家了,88了。”

    燕回躺在床上,一只手搁在脑后,看着展小怜往门边跑的背影,突然说了句:“妞,你现在要是敢走出这门一步,爷今晚上就去敲你家的门。”

    展小怜直接回头骂了一句:“敲你妹!太阳你祖宗十八代!死变态!”骂完,展小怜拉开门一溜烟跑了。

    路上掏出手机一看,都七点多了,展爸给她打过一个电话,直接拨了回去:“爸,我正在回家路上呢,嘿嘿,我在同学那边玩忘了……”

    电话里展爸就训了展小怜一顿,说她也不知道打电话回去说一声,展小怜赶紧认错,回家以后免不了又是一顿训,展小怜觉得自己苦逼死了。

    因为燕回那一通折腾,展小怜觉得身体十分不舒服,所以上床睡觉也比较早,躺被窝里杀西瓜杀的正过瘾的时候,隐约听到自己家的防盗门被人踹的“咚咚”响响,展小怜也没去理,继续低头杀西瓜,一会功夫听到有人开门,展小怜就更加专心的杀西瓜。

    展爸在家吃了一半饭被家属区的其他老师拉过去喝酒了,也不在家。

    展妈把门拉开以后,就看到门口黑压压站了一群人,清一色的大男人,人手两桶油,就跟木桩子似的站在门口。

    展妈被吓了一跳,心里想着是不是展爸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找上门来了?展妈忐忑的拉着门,看着那群人小心的问:“请问,你们找哪位?”

    燕回戴着手套的手里拿着三张纸,他低头认真的翻了翻,然后把手里的烟揉灭在身侧一个人的手心里,还弹了弹那人的肩膀说:“注意公众卫生,不许乱丢烟头。”

    身侧那人很苦逼的点头:“记住了。”赶紧握住烟头,生怕丢在公众场所了。

    展妈张着嘴,看着门口这群看起来像放高利贷的人群,再次问了声:“请问,你们是不是找错人家了?”

    燕回又翻回到第一页,确认了下地址,对着身后的人一挥手,说:“地址没错,给爷送进去。”

    然后,展妈就跟看神经病似的看着这群大老爷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手里油径直送到客厅里,其中一个还很认真的找了个觉得合适的位置挨个摆放整体了,最后跑到展妈面前说了句:“一共二十桶,请清点数目。”

    展妈眨了眨眼,指指摞成山的大桶油,又指指迅速跑出去的站在门外的那群人,“你们……这是?”

    压根没人理展妈,所有人都听燕大爷指挥,燕回跟着又翻了翻纸,低着头说:“其他的也一起拿进来。”

    然后,展妈就看到两个彪形大汉,把半只几百斤种的生猪肉给抬了进来,觉得地板太干净没地方放,就举在手里抬头问展妈:“喂,这东西往哪放?”

    展妈还没来得及说话,燕回抬脚踹了那大汉的屁股一脚,“想死?爷都说了要有礼貌!回去把舌头给爷割了!”

    大汉吓的不敢吭,抿着嘴眼巴巴的看着展妈,展妈被眼前这群神经病弄的摸不着头脑,赶紧去找了几张报纸铺在地上,让那两大汉把东西给放下了,又追问了一句:“我说小伙子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啊?这是寄存在我们家的,还是送给我们家的,还是送错了人家的呀?”

    那两大汉赶紧溜到外头了,燕回翻了翻手里的纸,抬脚大刺刺的走了进去,往沙发一坐,大腿翘着二郎腿,说:“那个妞呢?让妞出来,爷有事跟她说。”

    展妈没展小怜那么好的记性,她就是觉得眼前这小伙子长的太俊了,那脸长的,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不过听说话什么的,感觉脑子有点不好使,展妈琢磨着要不要报警还是怎么的,这人怎么就这样进自己家里了呢?

    雷震因为嫌丢人,一直躲在最外头,听了燕大爷的话,实在忍不住了赶紧挤上前,对展妈异常客气的解释:“林老师您好,是这么回事,这些油和猪肉,是送给林老师家的。这位是我们家燕爷,那个,燕爷跟展小姐是朋友,这么,听展小姐说林老师家乔迁新居,就过来送点新年礼物意思意思,展小姐热心肠,我们燕爷平常也的了展小姐不少照顾。”雷震观察着展妈的脸色,压低声音说了句:“林老师,不瞒您说,我们家少爷没啥坏心眼,不过从小条件好,不大知道人情世故,您担待一点……”

    展妈眨了眨眼,她怎么觉得有点乱呢?

    雷震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正一脸不耐烦的燕回,小心的跟展妈问了句:“请问林老师,展小姐在吗?”

    展妈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展小姐说的小怜,她半信半疑的看着这群不速之客,也不敢离开门,站在门边喊展小怜:“小怜,你有朋友过来看你,你出来打个招呼!”

    展小怜正杀西瓜杀的过瘾,听到展妈的声音扯着脖子吼了一声:“来啰!是谁啊?”然后放下手机,就穿着身上毛茸茸的睡衣,又在睡衣上套了件羽绒服外套,从卧室里探头问:“妈,谁呀?”结果入眼的地方就是半只血淋淋的生猪肉,展小怜被吓了一跳,张嘴骂了一句:“我擦!”

    踩着毛拖鞋慢慢挪出来,跟着就看到了客厅里堆的那些油了,展小怜目瞪口呆的抬头看着,喃喃问了句:“妈,超市的油打折得多厉害,才会让你下决心买这么多回来呀?!”

    展妈:“……”要是她买的就好了。

    展小怜仰头看着那么多桶油,半响才扭头看向那半只生猪肉,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过去,绕着那生猪转了半圈,抽了抽嘴角:“妈,你到底买了多少东西啊?这年都过了,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呀?”一抬头看到沙发坐着的人,展小怜直接骂了一句:“我日!”

    门口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就算了,但是这群人里怎么会有燕回呢?

    展小怜还在发呆,结果展妈一巴掌拍在展小怜头上:“你个死孩子,什么时候学会说脏话了?都谁教你的?”

    展小怜抱着脑袋,也顾不得喊疼了,直接冲到燕回面前,两人大眼瞪小眼,展小怜那双毛茸茸的大眼就这么水汪汪的看着燕回,墨一样的眼珠子清晰的倒映着燕回的身影,半响,展小怜伸手“啪”一声打了燕回的脑袋一下,嘴里还嚷了句:“渣哥,你过来都不知道打个招呼的?怎么不把你妹一起带过来?”

    燕回瞪着展小怜,一脸想弄死她的表情,伸手指了指展小怜,展小怜继续睁大眼睛瞪着他,直愣愣的,大眼珠子黑溜溜的,眼睛眨都不眨,直瞪的燕回把嘴里要喷出的话给咽了下去,最后从喉咙里挤出一点声音:“给爷等着……”

    展小怜立马转身对展妈龇牙笑:“妈,这我同学的哥哥,就是有一年出车祸腿断了,我还去看了好几天的那位!”然后展小怜站起来跑到展妈身边,抱着展妈的胳膊往边上走了走,压低声音跟展妈说话:“妈,我同学是没啥问题,不过,她哥这里有点不大好使,”展小怜伸手指了指脑袋的,说:“小时候家里条件太好,烧的,把脑子给烧坏了。”

    展妈心里觉得奇怪,这家里有钱跟烧坏脑子有什么关系啊,就觉得有点怪,也没多问,还一脸惋惜的扭头看了眼正疑惑看过来的燕回,同样压低声音说了句:“那可真可惜,长的这么俊,脑子竟然不好使的。我刚刚看着就不正常,你看看客厅里那些油和这猪肉,哪个脑子正常的给人家春节过后送礼送这么多?”

    展小怜把展妈推进她卧室,“妈,你放心吧,这家伙脑子不好使不过听我话,要不然也不会来找我,我去哄哄他就行了,你忙你的去。你要是出来,他万一受刺激发疯了更麻烦。”

    展妈进卧室也不放心啊,她闺女就一个小姑娘,外面那帮人看着就不像好人,又怕自己出去刺激那脑子不好的孩会发疯。

    展小怜跑去把关上,裹着羽绒服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对面燕回悠然自得的把腿翘在茶几上晃,伸手抓了抓头发,说:“爷,您老能不能告诉我,您这演的是哪一出?您老这是找到我家里来了是吧?”

    燕回伸手拍拍沙发,自说自话:“爷不喜欢这种劣质东西,不符合爷的身份,妞,要不要爷送你套沙发?”

    展小怜的手指在腿上敲了几下,继续说:“燕回,别玩了成不成?你是不是非搞的我家破人亡才满意?”

    燕回身体靠着沙发背,狭长的狐狸眼在展小怜身上那满是可爱猪头的毛茸睡衣上溜了一圈,“啧啧啧,这是什么话?爷这是为了提高下爷的存在感。”

    展小怜“哈”了一声,然后猛的怒道:“你妹的,这是我家!你现在都搞到我家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燕回慢悠悠的坐直身体,一条长腿敲到沙发上,说:“妞,你说要是在这里做一次,会不会很刺激?”

    展小怜一听,啥话没说,直接拿起茶几上她刚买回来没几天的烟灰缸,走到燕回面前,伸手就对着他砸过去:“变态,你去死吧——”

    展小怜的胳膊举得高高的,还没来得及砸到燕回的身上,外头的防盗门猛的被人打开,展爸接到展妈的电话赶了回来,进门就打开闺女高高举着烟灰缸要砸人,展爸一看这情景,赶紧一声喝:“小怜!”

    展小怜的行凶过程就这样被展爸目睹,燕大爷表示很满意,翘着二郎腿继续坐着,展小怜被展爸训的跟什么时候:“你这孩子怎么分不清轻重?这东西是玻璃的,真砸下去还不得出血?”

    展小怜嘀咕:“我是开玩笑的。”

    燕回在旁边正襟危坐:“这妞经常这样开玩笑。”

    这下不得了了,展爸一听是经常这样,怒了:“你这还不是第一次?这是没出事的,万一出事怎么办?你这虎孩子,你都多大的人了?哪能抓起什么就什么的砸人?”

    展小怜低着头,鼓着嘴,反正展爸说什么她都不吭声,气鼓鼓的模样,坐在客厅里也不走,就穿着睡衣,展爸觉得好歹来的同学哥哥是男的,不太好看,就撵她去换衣服,展小怜就死活不走,燕回在她家里客厅坐着,她怎么可能会走?谁知道她要是走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展爸赶回来就是怕展小怜出点什么事的,结果展小怜没出事,倒是看到他闺女对人家行凶了,展爸心里有亏欠,对燕回就很客气,虽然展妈跟展爸说过,小怜的同学哥哥貌似脑子不大好使,不过展爸看着觉得挺正常,最起码,刚刚闺女拿东西要砸他的时候,他没有发疯的反过来要砸小怜呀。

    展小怜这一整晚的心跳就没平稳过,生怕燕回这丫神经病突然发作要怎么怎么着,展小怜想着法子把展爸也给撵走,自己跟燕回继续在客厅里耗,“爷,咱明人不说暗话,您老直接说您老的目的,我也要睡觉了,没多少时间陪您老人家耗。”

    燕回慢悠悠的回了句:“啊,妞是不是忘了?爷跟你说过,你要敢走,爷就来敲门。”然后,燕大爷显摆似的指了指身后的几十桶油,说:“爷让人送过来的,不错吧。”

    展小怜的抽了抽嘴角,走到门边,伸手拉开门,指了指门,跟燕回说了句:“爷,您老赶紧让人把这些东西都提走,我们家不是买油的,这么多油干什么?”

    门外还站在一群等燕回出去的,展小怜把门一开雷震就走了进来挡在门边跟燕回说了一句:“爷,您老还要呆多久?我们的车队挡了人家的路,下面堵车。”

    燕回慢条斯理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展小怜房间走去,推门直接走了进去,展小怜抬头,跟雷震面面相觑,雷震一脸嫌丢人的表情,忍不住清了清嗓子,跟展小怜解释了一句:“燕爷这辈子都没进过女人的房间,他就是想进去看看……”

    展小怜抽了抽嘴角,然后抬脚冲过去,推开门就看到燕回正取了手套,这边摸摸那边看看,在里面转了一圈,伸手把展小怜放在柜子里的卫生棉给拿了一片出来,低头撕开,高高的举着,看着那形状说:“多功能用品。”

    展小怜:“噗——”然后蹦的老高把卫生棉抢下来重新塞进柜子里,“爷,不能乱碰女人的东西,会长针眼!”

    燕回放下手,看着展小怜的床,微微抬了抬头,说:“要不要跟爷在这做一次?”

    展小怜直接骂了句:“做你妹!”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腰往怀里搂,邪笑着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刺激,要不要跟爷现在去客厅试试?只要你不出声就行。”

    展小怜简直是怒火中烧:“渣,你去死吧!你以后少来我家里!”

    燕回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抬起,左右看了看,低头在她嘴上就是一口,咬的展小怜差点叫出声,燕回满意的看着,松开,说:“待会你那爹妈看到了,会不会问你这小嘴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都味道血腥味了,肯定是咬破了,她这要是让她爸她妈看到了,绝对逃不了,自己谁傻子把嘴唇咬成这样?这屋里来过的男人就是燕回,她爸她妈绝对是直接怀疑到燕回头上的。

    爷表示继续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