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90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90章

    红莲讨厌展小怜,不是一天两天,展小怜跟燕回的接触有多长,她就讨厌多久。红莲一度想拉拢展小怜对付瞳儿,偏偏展小怜和红莲之前接触的那些迫切想要占据燕爷心的女孩不一样,她就像个自立为王的猴子,哪边都不靠拢,直接把她自己当山大王了,谁都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不美艳不善良的胖丫头,在她漫不经心的嬉笑怒骂中竟真成了王。

    燕回就像一个初尝甜味的孩子,尝了展小怜这粒糖果之后完全上了瘾,接二连三的挑着这颗糖吃,虽然在没有这种味道的时候也会挑其他口味,可燕回心里真正惦记的,始终是叫展小怜的那粒糖果。

    红莲嫉恨燕回身后的所有女人,燕回玩过的女人,但凡没有身份背景地位的,在被燕回抛弃以后,就没有能躲过红莲的报复。

    红莲爱燕回?其实红莲自己都说不清。可是有一点毋庸置疑,红莲的心中,燕回是她无可替代的神,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不能让红莲否认燕回在她心中的性。

    燕回的话,哪怕是所有人都说是错的,只要燕回说对,红莲就会义无反顾的站在燕回那边,她像一个被驯服的兽,遵从主人的任何指令。看着燕回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红莲会难受会妒忌,可是她永远都不会因为妒忌而打扰到燕回的兴致,不会也不敢,因为红莲知道,燕回是她的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臣服在他的脚下,听从她的任何命令。

    红莲慢慢的走在后面,看着展小怜一边走一边跟雷过客说话,盯着她的眼睛就没挪开过,就是这个女人搅乱了燕爷的心思,也是因为她燕爷才有了对比的心思。看看燕爷挑中的那些女人,卸了妆容以后,每一个都是眼睛漂亮,特别钟爱那个小拉的女孩。

    红莲知道为什么,因为小拉在放松下来的时候非常活泼,那种活泼和坦然的无知在偶尔某个动作中,让人有种展小怜附体的错觉。

    展小怜手上还捆着红莲的围巾,也不让人解开,到了校门口上了停在那里的车,展小怜还特地张嘴咬着围巾的一段,把结扣拽的紧一点,红莲最坐在展小怜身边,看着她的动作冷笑:“你还真有被人虐的倾向,就这么喜欢被人捆?”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红莲,说:“姑,难得你不知道你们爷的特殊嗜好?”

    红莲一愣,特殊嗜好?她低头看着展小怜被捆着的手,转过脸冷哼一声:“别胡说了,我还不知道我们爷……”

    展小怜直接打断:“你了解还是我了解?”举了举手,笑嘻嘻的说:“你们爷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说这样玩刺激,姑,不知道了吧?”展小怜的身体往红莲那边靠了靠,压低声音说:“姑,告诉你个秘密,你们爷最喜欢的其实是被人捆,这个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我本来想捆着他揍一顿,结果他就跟变态似的求我打他……”

    红莲目瞪口呆,她伺候燕爷真长时间,从来没有这种情况,爷不住地燕爷还有这种嗜好,展小怜说的时候那表情就看着特别鬼,红莲根本就不知道她说真的还是假的。

    展小怜坐正身体,跟着又说了句:“算了,说了你也不信,你就当我撒谎好了,哎,算了,我本来就是撒谎的,姑,你可千万别信了,到时候被燕爷反过来捆可别怪我。”

    红莲没说话,扭过脸看着窗外,轻轻咬着下唇。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下车,红莲要给她解开手上的围巾她也不愿意,高高举着手嚷:“我这是要向燕爷证明我真是迫不得已才来的,姑,你可不能坏了我的好事。”

    雷过客死活不吭声,离展小怜也站的远远的,红莲看着展小怜一副无赖相,冷哼一声说了句:“随便你。”

    于是,展小怜就并着手进酒店,其他人跟着后面走。

    展小怜到了房间门口直接走了进去,燕回正坐在客厅,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手里的遥控器不停的按换台,展小怜慢吞吞的走过去,在燕回旁边坐了下来:“哟爷,您老可真有闲情雅致,怎么有空到摆宴来了?”

    燕回歪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展小怜,然后慢吞吞的坐直身体,看到她的手上还捆着东西,伸手拉着一个结扣提起展小怜的两只手,问:“妞,这是什么?怎么着,妞这是把自己系上蝴蝶结主动送给爷了?”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说:“哪呢,这不是爷那位红莲美人为了讨爷欢心,把我捆过来的嘛?没办法,谁让我是没钱没势的良家民女呢。”

    燕回伸手把手里的遥控器对着门砸了过去,“让红莲那贱人滚回青城。”

    展小怜撇嘴:“不好意思,让爷那位美人受牵连了。”

    燕回站起来,用脚踢了下电视的开关,直接关了电视,伸手拉着展小怜的手把她拉的站了起来,“过来,爷今天要玩个新游戏。”

    展小怜低头咬着围巾把围巾给拉开了,自己动手拿下来扔在地上,警惕的看着燕回问:“爷,先说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怎么听着爷的口气这事有点悬乎呢?”

    燕回回头,一脸邪笑的说:“好事,当然是好事,爷做梦都梦到的好事。”说着,回头走了两步,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往内里那个房间走,一边走一边说:“爷想了好几天,才想到这个,来来来,妞一起过来看看。”

    展小怜被动的跟着他走,燕回伸手,拧门,手一推把展小怜推了进去,展小怜进去一看,差点吐出一口血出来,那房间被布置的,就跟展小怜搬了新家的那房间一模一样,展小怜的房间偏小,这屋里划了一块面积,从床到被单到被子的颜色和花纹,包括展小怜书桌上的书和摆放的位置,真是一模一样,最关键的是,还有片被思考的卫生棉趴在柜子里,要不是这房子是个屋中屋,展小怜差点以为自己这会已经到家了。

    展小怜指着那个小房间,扭头看着燕回问:“爷,我能不能问问,您老这是什么意思?这算是克隆吧?”

    燕回摸了摸下巴,说:“这个啊……算吧。”伸手又推了她一把,“进去瞅瞅。”

    展小怜好奇的看着,心里还在琢磨燕回搞这玩意干什么,还真抬脚走了进去,展小怜踏进那屋中屋的时候,燕回就慢吞吞的跟在后面贴着,等展小怜的两只脚都进去了,他也跟着踏了进去。

    展小怜这反应是慢了一拍,主要是被这克隆给镇到了,换个别的她推门的时候就能想到,这会她进去以后立马就后悔了,转身就要往外冲,结果就跟在后头等着呢,伸手把她拦腰截住,胳膊一带就提了起来,往床上一扔,一边解扣子一边邪笑着说:“爷等这个等不短时间了,这算是妞的闺房是吧?那爷就当在妞的家里上一次。”

    展小怜嘴里骂了一句:“我擦!”她早该想到不对劲,这死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