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91章 期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91章期限

    展小怜喘着气,半响睁开眼,嘲笑着说:“要是爷您老这样就叫体贴,那天下有多少男人得是极品好男人了。”

    燕回慢吞吞的磨着,低头在展小怜身上四处啃咬,“哟,妞这口气听着还挺老道,来来来,跟爷说说妞身边的极品好男人,看爷不挨个剁了他们……”

    展小怜喘着气,被磨的抬手对着燕回就打过去,讽刺他:“爷是年纪大了吧?都往大叔级别爬了您老就别强求了,双飞的时候悠着点,一夜不过三次,要不然再过两年麻烦了……平时没事别动不动就砍人手脚,好歹让您那群美人给您炖点牛鞭虎鞭什么的补补……”

    燕回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抬起来,低头啃了一口,邪笑:“妞,这是找收拾不是?口味重得承认,别整天跟爷说什么温柔的,温柔的方式不适合你。”

    跟着展小怜就暂时失声,伸手抱着燕回的头就往下按,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等风停雨歇之后,展小怜就仰面躺在床上看着跟自己家一模一样的吊顶,一句话都不想说,因为这周围环境太像了,她还真有点是躺在家里的错觉,老担心展爸展妈突然过来敲门怎么。

    燕回心满意足的躺在一边歇了一会,突然伸手推了推展小怜,叫她:“妞。”

    展小怜没理他,而是翻了个身背对燕回,一动都不想动的躺着。

    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伸手把展小怜给掰了过来,“想用你的冷屁股对着爷的热脸,没门,你给爷转过来。”

    展小怜被掰过去翻个身就贴在燕回侧身了,她抬眸,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说:“有事就直说,别磨磨唧唧的。烦!”

    燕回捏着她的下巴摇了摇,等展小怜的眼睛看着他了,燕回才说:“妞,要不要跟爷好好玩一场?尽兴了,爷就放了你,怎么样?”

    展小怜懒洋洋的又翻了他一眼,直接说了句:“没兴趣。”说着,展小怜闭上眼睛打算睡一会,这日子不是人过的,被折腾的都不像人了。

    燕大爷表示对展小怜的反应很不满意,直接伸手把她摇的睁开眼睛:“爷没让你睡,睁开眼。”

    展小怜瞪着燕回,怒了:“你丫有话不能一次性说完吗?不知道老娘快累死过去了?”

    燕大爷同样不高兴:“出力的是爷,你累什么?爷跟你说话呢,不许睡。”

    两人大眼瞪小眼相互瞪着,半响燕回的声音低了下来:“妞,爷跟你说正经的。”燕回眨了两下眼,说:“爷记得你跟爷说过什么来着?啊,说过期限的问题。今天爷有兴致,继续说期限的事。”

    闻言,展小怜抬了抬眼皮子,看着燕回,疑惑的问:“爷您老不是忽悠我吧?还是真心的?”

    燕回嗤笑,捏着展小怜的脸摇了摇,说:“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爷那么多女人,又不是非你不可,来来来,跟爷说说你的心里期限。”

    展小怜垂下眼说了句:“那我们得先说好了,爷不可随便生气打人什么的,我最讨厌那种自以为是动不动就威胁女人的男人,最孬种了。”

    燕回脸上挂着一抹邪笑,凑到展小怜面前,说:“妞,这个放心,这青城上下,谁敢说爷是孬种,爷就弄死他。爷可是青城最有气量的人,怎么能随便打人?你说,你想的期限是什么时候?”

    展小怜就差笑出声了,这青城上下,最不要脸最小气最孬种的人估计就是燕回了,他说这些话都不觉得不好意思的,展小怜都替他害臊了,直接说道:“那是,爷是谁啊?在燕爷面前没经过燕爷的同意,谁敢擅自放个屁,燕爷都能缝上出气孔,谁敢说爷一个不字?”

    燕回直接变态的笑出声:“妞,这是变着法子骂爷是不是?别跟爷扯,说整体,期限。”

    展小怜立马伸出一根手指在燕回面前晃了下,说:“这可是爷要我说的,一个月。”

    燕回伸手一捏展小怜的脸,嗤笑:“一个月?妞这是打发要饭的?”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要饭的可没我投怀送抱的待遇。”

    燕回伸手撩拨展小怜的头发,说:“说的也是,照爷说,十年……”

    展小怜直接打断,顺便翻个身,嘴里干脆的骂了一句:“你去死吧。”

    燕回伸手把她掰过来,貌似认真的说:“爷这是讨价还价。”

    展小怜觉得这渣还挺有搞笑潜质的,一个月和十年,有这么讨价还价的嘛?懒的搭理,他们俩就没法沟通。

    展小怜不理燕回,燕回自己开口:“十年有点多,一年太少,五年期限。”

    “爷,梦该醒了。”展小怜闭着眼,闷声闷气的说:“五年过后,我都多大了?我人生当中最最美好的时间就这五年,我把这五年给您老人家,五年以后我哪哭去?爷,您老就是被女人宠坏了,身边的美人个个都是在最年轻的时候跟着您身边,过了那年纪您就看不上,这就是宠坏的。这么跟您说吧,您老人家舍不得放开我不就是觉得我跟您老那些美人不一样?那我还是继续保持这一样妥了,我给不起您老那么长时间,我还要学习,以后可能还要考研考博,不定那一天就有机会出国,我就不跟您老人家怎样了。您老也看到了,我现在过来都是被捆着过来的,我有多不愿意有目共睹,下次,下下次,肯定还这样,要么捆着我,要么抬着我,我肯定不会高高兴兴的跟着人送上门让人糟蹋……”

    燕回伸手掐着展小怜脖子,展小怜睁开眼看着他,问:“爷,我就知道正经跟我谈您老肯定会不高兴,您老应该有个认知,我现在这样的原因可能的情况:一是装逼,就是吊着您老,二是真心话,我做梦都想着爷突然有了新的性趣对象,这个,就看爷您老人家怎么理解了。”

    燕回脸上的表情有点阴,掐着展小怜脖子的手除了刚开始使出有点猛外,后期到没有过份用力,展小怜刚刚好能喘气的程度,他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然后忽的一笑,掐着展小怜的手慢慢改成抚摸,理理展小怜的头发又摸摸她的脸的,反正这变脸的速度有点快,展小怜看的心里惶惶的,从以往看,貌似是这丫发怒前的征兆,结果等半天,展小怜都没等到燕回发怒的迹象,不由瞄了他一眼,正对上燕回盯着她看的眼睛。

    燕回的眼睛把展小怜从头到下扫了一遍,然后慢悠悠的说了句:“爷的女人都是自愿的,爷可没有强迫哪个女人,”他一抓展小怜的头发,凑近了问:“怎么?上爷的床的让你觉得自己是被强的?”燕回咬着牙,说:“爷怎么觉得每次做的时候你比爷都兴奋?”

    果然,展小怜就知道是这样的,只不过这次反应的慢了一拍,她撇撇嘴:“这么跟爷说吧,开始是被强的,过程中的生理反应这是没办法的事。”

    “闭嘴!”燕回直接说了句:“做梦都梦到爷有新女人?”燕回嗤笑,摇了摇手里抓着的那一把头发,说:“放心,就算你不做梦,爷身边的女人也换了几茬。”

    展小怜一脸不理解的样子:“可是爷,您这几茬女人里头,始终有一个叫展小怜的您老不觉得奇怪?”

    燕回的眼睛闪了下,突然暴怒道:“爷的事要你管?”

    展小怜瞪大眼睛反驳:“我就是这个叫展小怜的当事人,我不管谁帮管?”

    燕回直接无赖道:“爷高兴!”

    展小怜再次翻身不搭理,燕回又伸手把她掰过去:“谁让你转过身去了?”

    展小怜的肩膀耸了,就是想把燕回的手给弄下去,结果没成功,燕回使劲把展小怜又掰过来:“两年,到你大学毕业,两年内你给爷安安分分的,把你身边那些男人给爷离的远远点……”

    展小怜不等燕回说完,直接回了句:“没可能。”

    燕回猛的坐起来,直接抓住展小怜也坐起来,“你给爷起来,说清楚,什么叫没可能?”

    “没可能的意思,就是我没同意,也不可能同意。”展小怜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接着说:“要真谈,三个月。如果爷同意,三个月之内的所有碰面,咱俩和平相处,我呢,跟爷滚床单也心甘情愿,怎么着都成,三个月以后爷继续宠爱您那些美人,我继续念我的书,同意就点头,不同意当我没说。”

    燕回嗤笑:“三个月?妞,你是不是觉得爷就缺了这三个月?”

    展小怜啥话没说,重新往被窝躺:“您老当我啥话没说就成。”

    燕回伸手把她重新拉起来,“你给爷坐起来!”

    展小怜都快怒了:“燕回!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燕大爷也怒了:“爷都没睡你困什么?”

    伸手拍着胸脯,展小怜努力的喘着气,被气的“您老爱干嘛干嘛去……”

    燕回又把展小怜拉起来,捧着她的脸转向自己:“爷现在就爱不让你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