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192 第192章 演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这给气的,小脸都鼓起来了,直接说了句:“不让睡我不睡总成了吧?”

    结果,燕大爷十分无赖的说:“不成。正事还没谈。”

    展小怜伸手捂着心口,夸张的喘着气:“爷,实话跟您老说,我刚刚说的都是大实话,还是那句老话,您老要是真跟我谈,三个月,要不然就当我没说。”

    燕回盯着展小怜看,展小怜低头伸手抠着脚丫子,压根不看燕回,燕回烦躁的伸手抓抓头,说:“一年!”

    展小怜不吭声,燕回伸脚把床上的被子给踹地上了,展小怜弯腰,伸手从地上给拽上来裹住自己,这大冷的天,展小怜可不想自己被冻感冒,至于燕回,她是巴不得他重感冒躺床上一年不下来,才不会去管他。

    两人刚刚办完事,这都光溜溜的,展小怜把自己裹的跟肉圆子似的,燕回身边就啥都没有,燕大爷黑着脸,伸手去抢展小怜身上的被子,展小怜被他拽的都倒床上了,就这还死活抱着被子不撒手,最后的最后,展小怜跟燕回两个人一人裹了一个被角,继续谈正事。

    燕大爷重新提出自己降低到不能再降低的要求:“八个月!”

    展小怜抬抬眼皮子,还是说了三个字:“三个月。”

    燕回怒:“喂,你这女人……爷都降到八个月了!你就不能提提?讨价还价的道理懂不懂?”

    “哦,”展小怜干巴巴的说:“三个月零一天。”

    燕回伸手砸了下床面,展小怜又抬了抬眼皮子,然后耷拉下去,又不说话了。燕回的手指在床沿上敲了几下,然后看着展小怜说了句:“你能做成什么样?”

    展小怜抬眸,懒洋洋的说了句:“女朋友对男朋友那样,老婆对老公那样,情人对情人那样,小三对承包者那样,都成,爷想要哪种的都成,又或者是各种的都要。”

    燕回一脸便秘样,“还分种类?”

    展小怜伸出食指摇了摇,说:“不是分种类,而是告诉爷,三个月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头,服务质量绝对有保证……”

    展小怜还没说完,燕回伸手一推她的脑袋:“给爷闭嘴!”

    展小怜就跟不倒翁似的身体歪了下又自行坐正,伸手在自己嘴上打了个叉,“就是这意思,我不说了,爷您老人家琢磨琢磨。”

    燕回想了下,又看了看展小怜一本正经的脸,半响,他开口说:“三个月半月,从现在开始。”

    展小怜立刻应了句:“成交。”说完,展小怜把自己身上的被子推下来,往燕回身上盖过去,然后抓了旁边的一条毯子裹着,伸手在床上掸来掸去,把床上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全掸了下去,又把两人的枕头整理好,拍拍整理好的床铺,跟燕回笑嘻嘻的说了句:“爷,天不早了,赶紧躺下睡觉吧。”

    展小怜仰着小脸,小脸上满是笑意,漆黑的眼眸中,燕回的倒影占的满满的,燕回看着她的眼睛,伸手摸展小怜的脸,然后邪气的笑了笑:“这样看,还挺有意思。”

    展小怜点头:“那是,爷,别磨叽了,赶紧睡觉,美容觉对女人来说非常,同样的,对男人也很,绝对不能因为脸色降低了我们家燕爷威武霸气的形象。”

    一边噼里啪啦的说话,展小怜一边拉着燕回躺下,还伸手把被子使劲往燕回身上拉了拉,然后自己也钻进被窝,啥话没说,翻个身,老老实实乖乖巧巧的窝到燕回的怀里,抬起头伸嘴在燕回的下巴上亲了一下,轻声说了句:“爷,晚安。”

    燕回没有吭声,甚至连动作都没有表示一下,借着吊顶上边角处的小灯,低头,看着展小怜头顶的漩涡,一言不发,良久,展小怜本来刻意抱着燕回的胳膊逐渐放松,搭在他腰上的手逐渐下滑,就连呼吸都细小平稳,陷入了疲惫的深度睡眠。燕回伸手,把展小怜往下滑的胳膊重新拉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后他低头,好玩似的在展小怜头顶上的漩涡上亲了一下,抬眸,邪笑低语:“果然挺有意思……”

    次日,展小怜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熟悉场景让展小怜忘了自己现在是在酒店里,她迷迷糊糊半睁着眼,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妈,我想喝水……”

    燕回趴在被窝里笑,展小怜还没完全清醒,听到燕回的笑声这才想起来这是哪里,她一骨碌爬起来,揉着眼睛看了看,果然是刚刚忘了,燕回在那边嘲笑她,展小怜也没生气,而是伸手把衣服拿过来往身上随便套了两件,然后跑过去接水喝,喝足了以后又用另一个杯子接了半杯温水送到燕回面前,说:“爷,早上喝杯水身体好。”

    燕回抬眸看着她,展小怜抬抬下巴指了指手里的杯子:“您老别看我啊,赶紧把水喝了是正经。”

    展小怜说完,动手就去拉燕回,燕回顺着她的动作就坐了起来,就着展小怜的手,直接把杯子里的水喝了,展小怜端着空杯子,偏头在燕回的嘴上亲了一下:“爷,真乖,早安吻,起床咱俩去吃饭,我都饿了。”

    展小怜说着就要去把杯子送到原位放着,不妨燕回突然一把拉着她的胳膊,一使劲就把展小怜给拉到了床上,展小怜手里还举着杯子,举的高高的,嘴里嚷着:“爷,爷,小心碰到杯子……”

    燕回按着展小怜低头就是一顿啃,展小怜直接松手,两只胳膊顺着燕回的身体趋势直接搂住他的脖子,回应着燕回的每一个动作,等燕回抬头,展小怜笑嘻嘻的说了句:“爷,您老打算是先吃我还是先吃早餐?”

    燕回一听,什么话没有,伸手把展小怜整个人拉到床上,胡乱把她塞到被窝身体就压了过去。

    要说昨晚上之前的展小怜,那就是这世上最难搞的女人,能用最冷漠的面孔对着你一天都没表情,说出的话就故意带着刺,刺的人眼疼牙疼腮帮子疼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昨晚上之后的展小怜,那就是这世上最听话最可爱最让人省心的女人,她就像个性格活泼聪明可爱的完美小女友,会对人贴心会对人撒娇会对人说情话,甚至不带任何做作虚假的表演在里面,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让人感觉那是她最真实的情感。

    燕回盯着展小怜的脸,想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展小怜正低头往吹勺子里的热粥,吹了两下刚要往嘴里送,抬头看到燕回盯着自己看,对燕回露出一个特别可爱的笑容,眨了好几下眼睛,说:“爷,您老不会是刚发现我特别漂亮特别可爱吧?”

    燕回伸手捏捏展小怜的小脸:“说这话不脸红?”

    展小怜直接把自己还没动过的粥往燕回面前一送,说:“爷,喝口粥堵堵您老人家的嘴,其实我知道您心里头是认定我是绝世大美人的,爷,不用害羞,您老尽管勇敢的承认吧。”

    之前燕回跟展小怜哪相处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特别是燕回身边那些贴身的保镖,看到燕爷早上跟展小姐在一块的场景,差点把下巴给跌破了,这算什么事啊?什么时候燕爷跟展小姐好到这个程度了?真正的蜜里调油了。

    燕爷除了老是盯着展小姐看之外,在展小姐面前的话也少了,以前为了让展小姐开口说话,燕爷都快成聒噪的居委会大妈了,瞧瞧现在,就跟装深沉似的,东西也没吃几口,就一个劲的盯着展小姐看。而展小姐就反过来,脸上的笑容多了不说,话也多了,尽挑些好听的跟燕爷说,燕爷虽然没说几句话,不过心情看着就不错。

    展小怜一边吃一边用勺子挖了一勺炖蛋,吹了吹,然后往燕回面前放了一勺,“这个好吃,爷您尝尝这个味,您老肯定喜欢。”

    燕回慢吞吞的拿起勺子看着,一直没动,半响,他抬起手,直接送进嘴里。

    周围的保镖齐刷刷的再次掉了下巴,表示他们英明神武举世无双的燕大爷这辈子就没吃过人家的碰过的东西,就算是以前他逼着展小姐吃东西,那也是让展小姐吃他的口水,今天这是中邪了?

    中没中邪没人知道,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展小怜对燕爷的态度,那绝对是一个陷入热恋中的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态度,温柔,有耐性,看着对方的时候心情愉悦,喜欢听对方说的任何一句话,没有缺点,发现缺点也觉得可爱。

    吃完早饭,燕回带着展小怜进了一个房间,展小怜这才发现燕回也是有办公地点的,她还以为燕回就是靠收保护费的呢,结果人家有正儿八经的办公地点,装修的极度奢华,是展小怜从未见识过的办公室。

    展小怜手塞在衣服兜里慢悠悠的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嘴里还说了句:“爷,您老这办公室装修得花多少钱啊?我怎么觉得我这是进了博物馆呢?真是什么都有啊!”

    燕回的腿翘在桌子上,透过晃动的双脚缝隙刚好能看到展小怜的脸,他随口问了句:“妞喜欢?”

    展小怜伸手摸了摸燕回办公桌左上角搁着的一朵巨型玉石,“擦,我还以为是装饰品,原来是真的啊!”

    燕回用脚踹了踹玉石,问:“喜欢?要不要爷让人给你做个什么?妞喜欢什么?”

    展小怜绕过桌子,往燕回腿上一坐,嘟着小嘴勾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嘴上就亲了一口,燕回抬眸看着她,展小怜眨了眨毛茸茸的大眼睛,看着燕回说:“我身上有玉了,养了十几年,要是换了就可惜了,所以还是让它当爷的装饰品妥了。对了爷,这都快十点了,我得回去,中午得回家吃饭呢。可是,我回去了您老怎么办啊?”展小怜垂下头,说:“我最讨厌爷身边那些不要脸的女人了,一个个都跟没见过男人似的,挣破头往爷面前凑……”

    燕回伸手按着她的腰往自己身上压,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强行在她嘴上亲了一口,突然问了句:“妞,你这演的是不是太入戏了?”

    展小怜继续眨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解释:“爷,我这是敬业。”

    展小怜就说了这句话,结果燕大爷突然发怒,伸手一推就把展小怜给推地上,“滚出去!”

    展小怜屁股都被摔疼了,她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气鼓鼓的爬起来,对着燕回做鬼脸,不高兴说:“爷要是再这样喜怒无常的,我就不喜欢爷了。”然后展小怜“哼”了一声,磨磨蹭蹭往外走,燕回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忍不住出声:“回来。”

    展小怜马上笑嘻嘻的跑回去,往燕回腿上一坐,嬉皮笑脸的说:“爷,我就知道您肯定不是真生气了。”------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