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193 第193章 得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抬着下巴垂眸看着她,然后从鼻孔眼里发出一个声音:“嗯。”

    展小怜一脸得瑟的嚷:“爷,我了解您老人家吧?我就是爷的贴心小棉袄来着,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对展小怜招手,展小怜走过去,主动往他腿上一坐,笑嘻嘻的说:“爷,这大冷的天,您老是不是该回去了?爷,您可别小心眼,我不是盼着您老走,我是担心您老人家出来这么长不大好,再说了,摆宴怎么着都是李晋扬的地盘,我们还是悠着点不是?”展小怜对着燕回眨眼睛,在他嘴上吧唧亲了一口:“最关键的是我也要回去,我跟傻妞的公司可是已经开始运转了。”

    燕回搂着她的腰,歪头看着展小怜说了句:“你那小破店,还真想玩真的?”

    展小怜嘟嘴不高兴:“什么小破店?那是公司,传媒公司!怎么是小破店了?爷,您老这是打击我创业的积极性!”

    燕回看着她的小嘴一张一合的,慢吞吞的说了句:“你想要什么样的,爷给弄一个不就成了?何必费那个力气?”

    展小怜摸下巴,“这注意倒是不错,不过爷舍得吗?”

    燕回捏捏展小怜的脸蛋,“还真说对了,爷舍不得。”

    展小怜伸手搂着燕回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爷,我真得回去了,我抽时间去青城看您老人家。”展小怜刚想从燕回的腿上下来,突然又重新挪了上去:“对了,爷您老有没有多余的手机借我三个月?”

    燕回奇怪:“你要多余的手机干什么?”

    展小怜认真的说:“我要有一个手机,只有爷一个人的手机号,这样,就能显示出爷在我心里头是与众不同的了,爷,您说是不是?”

    燕回微微抬头,垂眸看着展小怜的手,似乎是在思索,半响“嗯”了一声,“有点道理,爷待会让人给你拿一个过来。”

    这算跟燕回说好了,展小怜临走的时候燕回还真给她拿了一部手机,不过怎么看那手机都不像是旧的,跟手机一起交给展小怜的,是跟手机一样新的手机卡。

    展小怜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燕回拨了个电话,等燕回接了以后,展小怜对着电话笑嘎嘎的问:“猜猜我是谁?”

    燕回嗤笑,“妞,你还跟爷耍宝呢?”

    展小怜一边往宿舍走一边说话:“我这不是跟爷通个气嘛?这是我刚刚拿到的新号码,爷您老人家真够意思,我刚刚查了下,电话卡里有足足五千块钱的手机费呢,爷破费了,亲一个!”说着,展小怜对着电话吧唧就是一口,“好了爷,我先挂了,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回青城?”

    燕回翘着腿,一颠一颠的,拿着电话说:“待会。”顿了顿,又问,“妞什么时候去青城?”

    展小怜想了下时间,“我没课的时候就过去,不过爷,您老可得按排辆车接我,要不然我这现在少的可怜的生活费可就全贴路费上了,我可不想饿的面黄肌瘦就跟非洲难民似的,这样不招爷喜欢,所以爷,为了您老人家的福利,一定的派个车过来接我。”

    燕回抬头邪笑:“成,爷待会留个人在摆宴,你有事就直接吩咐。”

    展小怜立马高兴的喊了声:“爷您真是太好了,我都爱死爷了!那我先挂了哈,吧唧——”

    燕回放在耳边的电话被挂断,半响,他把电话拿下来,放到面前看了看,微微勾了勾唇角。

    因为跟燕回谈拢的那三个半月,展小怜那可真是尽了心的体贴,完全是把燕回当安里木来看,几乎是一天一个电话,尽挑好听的说,能燕回哄的跟什么似的,燕回周围的人明显觉得燕大爷最近的心情无比的好,当然,燕大爷心情好的时候是两个极端,一是那些找茬被捉起来的一高兴就被全放了,还有个是高兴过火了砍了人家的手还要多砍一根脚趾头,名其名曰砍一送一。

    展小怜很守信,说过的话就是什么,答应有时间就去青城那肯定是守信的,虽然她过去的时候总会先让司机师傅去趟老姨家送点东西,不过送完东西了肯定是去找燕回的。

    司机师傅对展小怜还是挺熟悉的,路上还跟展小怜说话呢:“展小姐,您这一阵跟我们爷的感情挺好,我们爷最近干什么都顺心。听说有个大项目就是这几天拿下的,本来爷说心情不好,谁都不见,那项目的计划书都压了好多天了,结果这几天爷全给解决了。等着吧,我们爷赚钱了一高兴,我们跟着就红包拿。展小姐,我们以后就多仰仗您了,只要您不跟我们爷闹别扭,我们爷就特别顺心。”

    展小怜听了还是笑嘻嘻的,脑袋伸在后座的中间缝隙里跟司机说话:“司机大叔,这三个半月您就放心吧,我肯定会跟你们爷好好相处的。三个半月以后,肯定也有其他美人哄你们爷高兴的。”

    司机一听愣了下,赶紧问了句:“三个半月?这是什么意思?”

    展小怜对着司机神秘一笑,说:“没什么意思,你还是知道的少一点比较好,秘密。”

    司机一听,一脸忧心忡忡的扭过去头,怎么也没想明白展小怜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直接下车,进去以后一问,展小怜才知道燕回不在,展小怜抓抓脑袋,一边往电梯里走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喂?”

    燕回的电话那端有点吵,展小怜不由扯着脖子喊:“爷?您老在哪呢?”

    “妞在哪?”燕回直接反问了一句。

    展小怜看了下周围,说:“酒店,就是您老人家一直住的那个酒店。”

    燕回说了两个字:“等着。”

    展小怜在电梯口站了一会,听着燕回那话觉得燕回是不是就在附近,直接提着袋子走到大门口等,等了好一会,展小怜觉得自己都快冻僵了,燕回才回来,后面跟着一溜的车,就是整个车队出动的架势,展小怜脸上围着围巾,就露了两只毛茸茸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她看着燕回下车,然后像只小兔子似的从台阶上奔下来:“爷,您老总算来了,我等很久了!”

    展小怜喊完,整个人已经直接扑进了燕回的怀里,然后从燕回的怀里抬头,露出两只雾气缭绕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声音委委屈屈的说:“爷,您怎么才来啊?您看看我的手,都冻僵了!”

    燕回的手随着展小怜的动作顺势搂着她的腰,低头看着她的眼睛半天没说话,展小怜急忙眨了几下眼睛,伸手在脸蛋上揉了两下,不由自主说了一句:“应该很可爱的呀,怎么没反应?”

    燕回嗤一下就笑出声,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往酒店里面边走边说:“是挺可爱,是爷故意憋着了。”

    展小怜一边跟着燕回的步伐走一边说:“爷,想笑就笑,憋坏了不好。”然后献宝似的赶紧把自己手里提着的手提袋张开两根带子说了句:“爷,这是我给您老带的小吃,我妈手工做的,油炸锅,甜的,您要不要尝尝?”

    燕回皱着眉头看看那黄乎乎的东西,嘴里说了句:“留着待会吃完你再吃她。”

    展小怜的回答是“吧唧”亲了一口:“没问题。”

    抱着燕回的胳膊走了两步,展小怜觉得自己后脑勺快被人盯了个洞,她直接站住脚步,她一停燕回跟着就停,低头看她,问了两个字:“怎么?”

    展小怜扭头看着他,说:“爷,您老能不能看看我正后方有个什么生物?我觉得后脑勺的快被人扎了两个洞!我可不想因为女人可怕的妒忌心把我的命给搭进去。”

    燕回慢吞吞的回头,果真在展小怜的正后面看到了人,红莲正唇角挂着笑意的站在车门处,见燕回回头看,她展露出一个更加美艳的笑容出来,结果燕回搂着展小怜转身,看着红莲突然说了句:“爷要是没记错,红莲这一阵是不是特别闲?”

    红莲一愣,然后把目光看向展小怜,似乎一眼就看透肯定是展小怜说了什么。展小怜立刻八卦的瞪圆眼睛回视,等着看燕回怎么打发这个企图在自己后脑勺上瞪两个洞的女人,展小怜都决定了,要是燕回打发的轻了,她就挑拨离间让惩罚加重点。

    红莲咬了咬唇,脸上的笑容从最初的挑逗自信变得不自在,半响才回答:“红莲在等爷吩咐。”

    燕回抬抬下巴,说:“听蔡美人说,夜宫最近很忙,晚上客人很多,蔡美人跟爷提过,想要一个能干的副手,既然红莲最近没其他事,那就去夜宫助蔡美人一臂之力,哪天蔡美人说不缺人了,红莲再回来。”

    红莲的脸“唰”一下就白了,动了动红唇:“爷……”

    燕回挑起一眉:“没见爷忙着?有事以后再说。”

    红莲咬着下唇,半响小心的摇了摇头:“没……”

    展小怜也不知道协助蔡美人到底是个什么活,不过一看红莲的表情她就满意了,要是好活,那女人的脸能白成那样?笑嘻嘻的拉着燕回往台阶上,一边走一边说:“爷,别动不动就生气,容易老来着。”

    燕回一弹展小怜的脑门,说:“瞧瞧妞这脑子,爷能为条狗生气?你还看谁不顺眼一次性跟爷说了,爷不让她们碍你的眼。”

    展小怜背对红莲的身影直接比划出一个中指,嘴里还跟燕回说话呢:“哪能呢,这都是爷的美人啊,这样我多不好意思,红莲大姑去帮几天忙,过一阵就让回爷身边,我瞅着红莲大姑对爷可是一往情深来着,这要是一直流放了,红莲大姑得多伤心啊?”

    燕回斜了展小怜一眼,跟着又斜了一眼,然后停下脚步,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看,展小怜被他看的一脸无辜,鼓着小嘴眨眼,小心翼翼的问:“爷,您老这是什么眼神啊?我瞅着心里怪怪的。”

    燕回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说了句:“妞,别跟爷说,你这是吃醋了?”

    展小怜一听,脸上的表情立马转为一脸阴狠,手里狠狠的做了个自戳双目动作:“爷,实话跟您老人家说了吧,我每次看到那什么红莲啊,瞳儿啊,雪姬啊,还有那些长的跟小妖精似的女人,我都觉得我眼疼,特别想把自己的自己戳瞎,您老知道为什么?”

    燕回抬了抬下巴,没说话,展小怜见他没吭声,只好自己接着说:“因为那帮女人一个个长的都比我好看,比我身材好,比我会耍媚,也比我会勾爷高兴,爷,您说我跟他们碰面,我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燕回还是盯着她看,展小怜抬头回视,笑嘻嘻的说:“不过呢,我还是觉得挺安慰的,”她两只胳膊抱着燕回的一只胳膊,说:“爷,我不得不夸您老人家一句,您老人家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很有品味,要不然,因为我虽然长的没那些狐狸精好看,不过,我这可是有内在美的。”

    燕回露出一脸邪笑,“内在美?爷怎么不知道妞还有什么内在美?”

    展小怜一边拖着燕回走一边说:“爷您就别谦虚了,我的内在美除了爷您老人家外,就没人知道了。”展小怜站住,燕回跟着也站住,她踮起脚尖,努力勾住燕回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大小松紧触感,独一无二,内在美!”

    燕回的反应是直接按着她的后脑勺在她嘴上啃了一口,然后抬头,看着她邪笑着说了句:“妖精,你跟爷等着!”

    展小怜鼓起小嘴,小脸上鼓鼓的,就跟塞了两颗糖似的,对着燕回摇头晃脑了一阵:“我等着呢,等着呢,爷能怎么样来着?”

    这就是故意挑衅了,燕回拉着展小怜一步不停的往前走,进电梯,开房门,踹上,然后把展小怜直接扔到床上,澡都不洗的就压了上去。

    这两人做这事都家常便饭了,只是,以前的每一次总有那么点不和谐,要么双方都是野兽,战况其实比野兽打架还要凶残,燕大爷那身上的伤可不是说着玩的,后背上都是一条一条的指甲抓痕,肩膀上都好几个牙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吸血鬼咬过的。要么就是用强,男人的先天优势让霸道粗鲁的燕大爷就跟个强X犯似的,做起来就没个轻重,能弄的展小怜伤痕累累,总之,就没有顺顺当当心甘情愿的时候,那些让人不爽的原因不是这个就是那个,这次总算来了个和谐的了。

    和谐的原因不单单是燕回温柔,而是展小怜配合了。

    这男女之间的事,素来都是两厢情愿才才和谐,以前那都什么情况啊?展小怜压根就不愿意但是又没办法的那种,她能顺顺当当的配合吗?那会别说快乐了,她就恨不得在燕回身上咬块肉下来。

    衣服脱的一地,燕回压着展小怜就开始啃,把她从头啃到尾,做什么展小怜都配合,这和谐程度可是空前的,那就是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跟以前那些感受完全不同。就是因为这滋味舒服的过火了,燕回就闹着展小怜不让她睡觉,展小怜真心佩服这货,就跟小孩吃糖上瘾似的,吃了这块惦记着下一块。

    两人完事了展小怜嫌黏糊糊的要去洗澡,结果燕回不让,闭着眼睛嘀咕了一句:“爷都不嫌弃,干净什么?给爷睡觉!”

    展小怜上半身都抬起来了,听了燕回的话只好又重新躺下,窝在燕回怀里说了句:“爷不嫌弃就行,那我明天洗……”

    燕回“嗯”了一声,然后两人都不说话,各自睡了。

    外头负责守着的保镖还奇怪呢,燕爷跟展小姐那么长时间,也就今天晚上特别安静了,以前那都是什么啊?简直比仇人打架还折腾。

    早上起床,展小怜起床的时候燕回睁了下眼睛,伸手抓住她的手问了句:“去哪?”

    展小怜指了指门说:“厕所,很快就回来。”

    燕回这才松手重新闭上眼睛。

    上完厕所回来后,展小怜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喝完了就又接了一杯温的端进去,见燕回闭着眼睛也没喊,放到一边又重新钻进了被窝,燕回闭着眼摸过来,伸手把展小怜给搂到怀里,“起那么早干嘛,接着睡……”

    展小怜主动往他怀里钻了钻,“都说厕所了,这不回来了吗?”

    然后一觉睡到天大亮,这次展小怜倒是睡的沉,等她睁开眼抬头就看到燕回正盯着自己看,展小怜立马往上游了游,对燕回说了句:“爷,早安。”

    燕回还以同样的姿势看着展小怜,还是那样看着她,结果等半天没等到展小怜有所行动,燕大爷的脸就有点冷了,“妞,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

    展小怜茫然的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呵欠说:“我没忘什么事啊。”

    燕回继续瞪着她,都老半天了还是没等到展小怜下一步行动,燕大爷表示很愤怒,他伸手捧起展小怜的脸,捧着她的脸使劲往被窝上头拔了拔,展小怜为了不让脑袋疼,赶紧顺着他的力气往上爬,等到展小怜的脸跟燕回在一个水平线了,燕回低头在展小怜嘴上“吧唧”亲了一下,怒了:“忘了这个!”

    展小怜赶紧伸手擦了擦嘴,说:“还没刷牙呢!”

    燕回直接回了句:“你还有眼屎爷都没嫌弃!”

    展小怜咂咂嘴,说:“爷,眼屎什么的这个词实在是不适合您老人家说出来,您老还是说些跟您老身份符合的说词。”

    这大清早的,两人开始拌嘴,拌嘴的时候还是抱在一块的,反正也没真动怒,就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一直吵到两人清醒起床,吃完早饭展小怜就眼巴巴的看着燕回问:“爷,您老今天有什么安排?”

    燕回一边慢条斯理的放下手里的杯子一边随口问了句:“今天不回摆宴?”

    展小怜坐在旁边的高脚凳上晃着穿着小靴子的腿,手托腮说了句:“我特地过来不就是因为没课?我现在大三了,功课没那么紧的,爷您老人家放心好了。”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问了句:“要不要跟爷出去转转?”

    展小怜小手还是托着腮,好奇的问了一句:“爷要去那转啊?”

    燕回随手扔了擦手的湿毛巾,站起来对展小怜招招手:“走,爷带你。”

    展小怜立马跳下高脚凳子,乐滋滋的把手放进燕回的手里,笑嘻嘻的说:“爷,您老可千万别把我给卖了,我不值钱的。”

    燕回用眼角瞟了她一眼:“除了爷,还有谁会要你?”

    努力仰着小脑袋,展小怜努力瞪圆自己的眼睛看着燕回,拼命的眨:“爷,您老看我的脸我还是有市场的,真的!”

    燕回笑,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口,说:“你的市场也就是爷了。”顿了顿又说:“要是真有哪个不长眼的看上你,爷让他这辈子都碰不了女人。”

    展小怜转身一蹦,两条小腿翘着,直接挂在燕回身上,嘴里还哇了一声:“爷,您老真是太帅了!我就知道您老最威武霸气!”

    燕回盯着她看了两眼,邪气一笑:“既然爷这么好,那就乖乖跟着爷……”

    展小怜直接回了句:“可不是,我这不就跟着爷逛了吗?爷,咱们走吧。”

    展小怜拖着燕回刚走了两步,身后就有人急忙过来:“爷,客方代表都来齐了……”

    那人的话在燕回慢悠悠转身的动作中消失,立刻站直身体说了句:“爷,您老带着展小姐好好转转,这边的事请交给我们吧。”

    燕回就跟没那回事似的,搂着展小怜,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其实展小怜没觉得那些楼盘和商城店面界面有什么好看的,虽然每次燕回指给她看、带着她进去的时候展小怜都是说好听话,不过她倒是真觉得看这些玩意还不如去服装店更让她喜欢。直到参观结束后,燕回告诉展小怜那些都是他名下的资产时,展小怜才很惊讶的知道,原来燕回这黑社会还是挺能搞到赚钱门道的黑社会。

    除了投资楼上和商场,燕回更多的资产其实那种带有颜色的夜店,就是能吸引无数男人拼命往里钻的店,也是让白道人士无比头疼整天盯着却始终不能铲除的店。比如夜宫,夜宫是燕回名下产业之一,只不过夜宫是所有同类型的店里规模最大的一个,可以说是占据了青城此类生意的半壁江山。

    展小怜开始以为燕回就是骚包的想显摆显摆他有多能干,结果等都参观完了以后,展小怜替自己争取了一杯奶茶后,正吸着奶茶喝的美滋滋的,那边燕回一边走一边貌似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妞,你说爷都这样了,那爷算不算那些女人嘴里说的高富帅?”

    “噗——”展小怜嘴里含着的奶茶连同黑色的珍珠全数喷了出来,要单看燕回的各种条件,比如人,比如房子,比如车,比如钱,那可是正儿八经的高富帅,不过,让展小怜喷出奶茶的不是因为燕回的条件不够,而是展小怜打死都没想到“高富帅”这三字会从燕回的嘴里吐出来。燕回是谁?展小怜就觉得燕回就该是那种极品臭屁的男人,臭屁到绝对不会自诩高富帅什么的,多俗的三个字?真正的富豪级别的人谁会把自己往这三个傻叉字上套?展小怜一直觉得“高富帅”比骂人二百五差不了多少,真正的高富帅从来都不好承认自己高富帅好不好?

    别说展小怜,燕回身后跟着的那群大老爷们都被雷到了,燕爷今天抽风了,绝对是抽风了,他们打死都没想到燕爷竟然会说这样的话,要不然站在眼前的人长着跟燕爷一模一样的脸,他们都要怀疑刚刚从燕爷嘴里说出的话是不是错觉,一个个的下巴掉在地上就没捡起来,集体不喘气。

    其中展小怜被深深的最重,毕竟她是被燕回询问的对象,还被奶茶呛个半死,等她咳完了,燕大爷的脸也变的不大好看了,展小怜赶紧把手里剩余的奶茶放到其他人手里,擦了擦嘴巴,上前一步抱着燕回的胳膊拉着他往前走:“爷,我跟您老人家说,高富帅这三字不算是褒义词,就算它本来是褒义词,不过现在人家说出来也不算褒义词了,您老知道为什么吗?”

    燕大爷还在不高兴,展小怜没等到燕回追问,自己直接往下说:“爷是什么身份啊?我们爷可是帝王一样的男人,怎么能跟高富帅那种小儿科化成同等级?在我心里头,我们爷可是不单单是高富帅那么简单,我们爷在青城,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燕回冷飕飕的看着展小怜,似乎对她的话抱怀疑态度,展小怜立马举着手指头发誓:“爷,我刚刚说的这些,要是假话的话,我就天打雷劈。”

    燕回还是看着她,半响添了句:“天打雷劈算什么?就该洗澡的时候淹死!”

    展小怜点头:“爷真相了,我要是说假话,我不单单是洗澡的时候淹死,我吃饭的时候还噎死,喝水的时候呛死,放屁的时候臭死……”

    燕回都一脸嫌弃了,“行了行了,爷知道你的意思了,赶紧打住。”然后燕回接着刚才的话题问:“爷问你话呢,现在女人不都是喜欢男人有钱有势?那爷这种算不算?”

    展小怜急忙点头:“算,当然算。”

    燕回带着她往前走,说:“既然这样,妞跟着爷有什么不好?”

    展小怜点头:“好呀,当然好,我这不是跟着了吗?”

    燕回回头看了她一眼,说:“爷是说以后。”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光眨眼睛不说话。

    燕回看着她,伸手推了把她的脸:“别跟爷装可爱!”

    展小怜立马纠正:“爷,我这叫卖萌!”

    燕回直接说了句:“别卖萌,卖萌可耻,赶紧走。”

    展小怜在青城呆了一天,这一整天两人就腻在一起,燕回什么事都没做,展小怜就哄着他高兴,还别说,展小怜哄人法子比穆曦还齐全,穆曦是小嘴特别会挑好听的说,展小怜除了说好听话,她还会在恰当的时候撒娇或者是调戏一下,可以说是恋爱大全里头的那些招数,展小怜对付燕回用了,每次都不重复的,本来小嘴就会说话,说出的话还有意思,真是把燕回哄的团团转,就差抱着她肉麻兮兮的喊心肝了。

    展小怜尽心尽力的遵守自己的诺言,当一个合格的女友,努力扮演一个女友、妻子、情人甚至母亲所扮演的角色,努力让自己在这一顿时间锁扮演的角色是符合规定要求的。

    第二天早上,燕回让人把她送回摆宴,展小怜临走的时候当着一大帮人的面,搂着燕回的脖子在他嘴上使劲亲了一口,快快乐乐的坐上了回摆宴的汽车,车都起步了,展小怜还从车窗里探头出来跟燕回挥手:“拜拜!”然后飞吻。

    燕回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没说话,周围的保镖们默默的扭过头去,不忍去看燕爷那扬的高高的嘴角,太恶心了,就没见过这么能装的,心里不知道多得意呢,脸上还装着很淡定的样子,那轻描淡写扫过周围人的视线里,不知道包含了多少得意。

    回到摆宴,展小怜就赶紧去公司看了下,没发现问题这才放心,穆曦这一阵又开始忙活了,主要是创业基金的终审还没过,两人为这个忙的焦头烂额,要不是李晋扬那边有人,估计两人再折腾两个月也搞不定。等资料都准好以后,穆曦就跟展小怜一起去找市政府,两人还一起见到了那位年轻有为的蒋市长。

    展小怜一看到蒋市长就知道在哪见过,不就是上次在潘小姐那二货女人安排的饭局上面?那时候看着跟眼关系非同一般呢,也不知道这会能不能记得自己了,展小怜心里倒是觉得能不记得最好了,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自己跟穆曦一块,要是不记得才怪呢。

    PP保质期即将到期,爷伸手,美妞们,票呢?

    五一出行中,今天飞机,各种恶搞,爷表示某妞生来就是为了搞笑,揉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