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95章 有个招叫杀鸡儆猴

第195章 有个招叫杀鸡儆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拿着电话好一会才听明白,一骨碌从被窝坐起来,伸手握拳,咬着牙问:“爷,您老别告诉我还真睡了个盗版的?”

    燕回拿着电话点头:“妞,这话说的,爷不睡怎么有对比?”

    展小怜呼气吐气,恶狠狠的骂了句:“对比你妹!”然后咔嚓挂了电话。展小怜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嘀咕了一句:“就没见过这么二缺的,还真是够渣。”

    几秒钟后,燕回的电话又打过来,“妞,这是生气了?”

    展小怜骂他:“你有脑子吗?都让你立场坚定了,你妹的还找女人睡,你离了女人会死啊?正版用的爽那正版也是花大价钱的,你花什么了?想省钱你还去找盗版去,给姐姐死远点,看到你这渣货眼珠子都蹦跶的疼!”骂完了,展小怜再次咔嚓挂了电话。

    燕回瞪着手里的电话,又打过去,结果一直没人接。展小怜直接给调成了静音,蒙被窝继续睡。

    第二天早上,展小怜的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燕回打过来的未接电话。

    穆曦一整天没露面,到了晚上的时候总算去了公司,结果整个人就跟被霜打过的茄子似的,没精打采垂头丧气的,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展小怜看到直觉奇怪,走到穆曦旁边,看着她问:“傻妞,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穆曦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抿着嘴,眼睛了眼眶里打转,然后努力吸了下鼻涕,闷闷的说了句:“没什么……我没事,昨晚上没睡好。”

    穆曦明显有事瞒着,不过她不愿意说展小怜也没追问,招呼其他同学各自忙各自,自己假装很忙碌,时不时偷眼看下穆曦,看那妞的样子,貌似不像被外面人欺负的样子,八成是跟李晋扬吵架了。

    等中午的时候,展小怜拉着穆曦到穆曦的卧室关上门,“傻妞,你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就算帮不上什么忙,好歹也能跟你说说话,咱俩谁跟谁啊?看看你眼睛都肿了,不会是昨晚上哭了一夜吧?”

    眼泪又在穆曦的眼眶里打转了,她抬起头看着展小怜,吸了两下鼻涕,突然“哇”一声哭出来,抱着展小怜哇啦哇啦的哭着说:“李晋扬……李晋扬还是那样的……”

    跟着穆曦就说了一大窜的话,展小怜开始没停明白,后来才知道穆曦这是跟李晋扬闹别扭,确切的说是穆曦想去参加一个国际性的模特大赛,穆曦的哥哥和准嫂子时雪都支持穆曦去参加,结果到了李晋扬这一关给卡住了,就是不同意,为这事穆曦已经跟李晋扬闹了一夜了,这会正冷战呢。

    关于这事,展小怜还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跟穆曦一样是女人,总觉得女人还是有点自己做比较好,不过男人可不是这么个想法,总想养只金丝雀,结果傻妞现在就碰上了。

    展小怜也没别的招啊,带着穆曦去吃米粉,穆曦一边吃一边抽噎,一句话都不说,展小怜安慰人不在行,倒是把穆曦训了一下午,穆曦被她给训的跟龟孙子似的,一句话反驳的话都没机会说,吃饱了就低着头,就跟小学生挨家长训似的,训完了展小怜才放过她。穆曦继续跟李晋扬怄气,不过不像之前那么伤心了,就是不能提李晋扬,提了就不高兴。

    晚上展爸给展小怜打电话,让晚上回家,哪有家在学校附近孩子却整天不着家的?展小怜从公司回去以后就往家挪,从学校的正门进从偏门出,能省点路,结果在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接到燕回的电话,展小怜伸手接了,粗声粗气的问:“喂,干嘛?”

    燕回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哟,妞,你这气性是不是大了点?”

    展小怜翻个白眼:“没事我挂了!”

    “喂!”燕回提高声音,“出门左拐!你敢撒腿跑就最好别让爷追上,追上了爷就当众办你。”

    展小怜嘴边里直接发出了一声“切”,直接挂了电话,手机往衣服兜里一揣,撒腿就跑,嘴里嘀咕了一句:“不办你是王八蛋……”

    展小怜一冲出门那门,偏门那些不起眼的位置停着的一些黑色私家车的车门接二连三被人打开,跟着就冲出一拨人,这些人在其中一个人身影跑在最前面的时候纷纷停住脚步,各自纷纷回到原位。

    燕回腿长脚长,身体素质也比一般人好,展小怜没跑多远就被他一把抓住,展小怜被抓住以后立马停下脚步转身,脑袋抬的高高的,用鼻孔眼看燕回,说:“哟,爷,您老的性致可真好呀,怎么着?这是要当众办了我?”

    燕回换只手拉着她往回走:“你少跟爷啰嗦,走,爷有话问你。”

    展小怜跟着他走,一边走一边问:“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盗版妞的事嘛?您老要是因为这事跟我啰嗦,得,我不闹了成不?我这是想明白了,爷这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正版妞呢?那正版碟人家还买一堆呢,爷您老就别劳师动众了,赶紧回去吧。”

    燕回只管拉着她走,任何扔车里坐下,展小怜抱臂,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燕回斜着身子坐在椅子上,身体面对展小怜,手指一个劲的敲着椅子背面,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突然发现司机和保镖都还在,燕回顿时一副总算逮到问题的表情,伸脚踹了驾驶座一脚:“眼瞎了?要爷亲自请你们滚下去?”

    司机和保镖:“……”表示十分的无语,刚刚不是说只是找展小姐谈谈话的嘛?怎么还要清场了呢?赶紧动作麻利的下车了。

    展小怜还是那副表情,燕回因为刚刚说话了,总算觉得自己没那么尴尬了,又看着展小怜,然后开口:“妞,爷昨晚上打了那么多电话……”

    展小怜轻飘飘的抬眸看了他一眼,说:“不想接。”

    燕回:“……”被堵的顿了顿,燕回又开口:“爷的意思是,有问题要解决……”

    展小怜嗤笑:“爷,您老答应的好好的,结果转脸就跟狐狸精睡了,您老觉得这问题怎么解决?”

    燕回:“……”然后又说:“好好解决……”

    展小怜“呵呵”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那就请爷说怎么解决吧。”

    结果,燕回上手就去脱展小怜的外套,展小怜看着他问了句:“爷,您老不会是觉得您跟狐狸精睡了,然后再跟我睡一觉当补偿就算解决了吧?”

    燕回缩回手,摸了摸下巴,说:“妞,你跟爷说怎么解决?”

    展小怜斜了燕回一眼,然后转过视线看着前面,说:“要看爷舍不舍得了。”

    燕回一脸兴趣的看着她,问:“不过是个盗版货,妞想怎么玩都行。”

    展小怜抱臂,一副大姐头的模样,看都没看燕回一眼,嘴里说了句:“那就烦请爷明天十一点半带着那只狐狸精在学校正门等上几分钟。爷要先收拾了狐狸精,再来跟爷聊聊怎么解决问题。”说完,展小怜推开门下车,一条腿踩在地上,突然又回头说了句:“对了,记得让她洗干净点。”

    燕回:“哈?”

    展小怜回家之后正好赶上晚饭,展爸正打算打电话催催呢,展小怜自己开门进来了,看到展爸拿电话,展小怜直接笑嘻嘻的说了句:“爸,别打了,我回来了。”

    展妈端着碗从厨房出来,笑着说了句:“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我还说你也该到家了。”

    吃完饭,展小怜回自己房间坐床上给穆曦打了个电话,要了个电话号码,然后直接拨通电话,对着电话直接开口自我介绍:“喂?学长好,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我叫展小怜来着,就是你帮穆曦拍的山花灿的时候,我整天跟着照顾穆曦的,你还记得不?”

    展小怜通电话的对象,就是早先帮穆曦拍照片的学长里的一个,就是在青城工作的,展小怜从穆曦那要的电话,直接联系上了,她对象电话问了下学长现在的工作,然后笑嘻嘻的问了句:“学长,有个活有没有兴趣?”

    学长一听当然愿意啊,外快谁不愿意啊?

    两人聊了好一会,展小怜挂电话,抛了几下手里的手机,然后往床上一倒,这身体给累的,真正的腰酸背痛。

    上午有专业课,展小怜也去上课了,下课后她直接往公司去,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溜的车队停在那边,车窗上都贴着膜,黑乎乎的也看不清里面的人,大门口站着一个面容秀气的素颜女孩,扎着一条高高的马尾,皮肤白净,下巴尖尖脸蛋娇小,穿着一身浅绿色的棉衣,身材修长,棉衣系了腰带,显得腰身很细,脚上还蹬了双皮质不错的长筒靴,脖子下挂着一条配衣服的红色纱巾,看起来时尚又年轻。

    展小怜手塞在口袋里看了眼那女孩,疑疑惑惑的往车队看了一眼,其中一辆车顿时响起喇叭声,展小怜看过去,车窗被摇下,露出燕回的脸,展小怜这才敢确认面前的这个女孩就是狐狸精。展小怜这给稀罕的,小跑着走到车旁边,弯腰看着车里的燕回,惊奇的说:“哟,爷,您老人家的胃口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您老人家其实是喜欢惊艳妖娆型的吧?要是想瞳美人那样我倒是也不奇怪了,怎么是这么个胃口的?”

    燕回从车窗伸手捏了捏展小怜的下巴:“都说盗版了,不是这款的还叫盗版?”

    展小怜心里被恶心的,直接推开燕回的手,嘴里说了句:“爷,您老还是少膈应我了,我得给您老一个印象深刻的处置法子,这样您老就不会老惦记着盗版了。”

    展小怜又跑回去,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看了下,跑到小拉面前,一副流氓样的看着她问:“燕回让你过来的吧?知道我是正版你是盗版的吧?那也该知道我现在是打算收拾你的吧?”

    小拉咬着下唇,盯着展小怜看了好一会才开口:“爷就让我在这等着,没说别的……”

    展小怜摩拳擦掌,说:“那就好。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展小怜,喏,”展小怜一指身后,说:“爷身后这地方是我的学校,轮到你了。”

    小拉慢慢的抬起头,直视展小怜的目光,说,“我叫小拉,我姓……”

    展小怜小手指挖着耳朵,说:“小拉?这名挺好听的,不过,要是拉屎的”拉“那就太恶俗了,是吧?至于你是信佛还说信教,就不用介绍了。”

    小拉:“……”

    展小怜继续说:“燕回长的好看吧?有钱有势还渣,是不是觉得攀上大树了?实话跟你说吧,你这是运气不好,其实燕回身边的女人那就是绕着青城排个队都排不完的,不过你最倒霉,因为这三个月燕回可算是我的,所以,为了让燕回知道我的诚意和心意,我就只能拿你开刀。”

    小拉顿时变了脸色:“你想怎么样?你凭什么要拿我开刀?我也是被逼的,我也是没办法的……你算什么?”说着,小拉不由自主退了好几步,那位叫瞳儿的女人告诉过她,要小心展小怜,她说展小怜的话燕爷可能会听,如果展小怜要对她动刀,她不知道该找谁做主,明明是该找燕爷,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小拉觉得燕回不管的可能性更大。

    展小怜抖着肩膀笑:“我又不是女流氓,我动什么刀啊?不过,扒你一层皮是肯定,来来来,自己老老实实动作麻利的,脱,脱的快结束的也快,要不然待会学生可是全都放学了,这样可不太好。”

    小拉猛的睁大眼睛看着展小怜,声音颤抖的说:“你说什么?!”

    展小怜抬了抬眼皮子,说:“没听懂?跟燕回在一块做的最多的不就是脱衣服?今天继续脱,脱完了你就完事了,对了,我都想好了,要是有人围观,我就说人体模特拍照,摄像师都来了,就等你就位了。”

    小拉后退了好几步,她看着展小拉,然后猛的伸手抱着头尖叫一声:“你是变态!你是神经病变态!”

    展小怜嘟嘴,一脸不高兴的说:“你可以说我变态,但是不能说我神经病,我神经正常的很,不过,我看人家倒霉的时候就特别兴奋,所以变态是正确的……”

    展小怜话没说完,小拉再次尖叫一声,撒腿就对着燕回的车跑过来,哭着伸手扒着半开的车窗对着里面哭:“爷,爷您救我,展小怜……展小怜她要我在摆大的校门口脱衣服……爷,求求您帮帮我……”

    燕回正在车里闭目养神,听到小拉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了小拉一样,邪笑着说:“啊,这样。”燕回伸手在脖子的位置按了按,轻描淡写的说了四个字:“那就脱吧。”

    小拉愣住,睁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燕回,一脸的难以置信,半响,颤抖着嘴唇吐出一个字:“爷……”

    展小怜抱臂站在原地,冷飕飕的看过来,小拉在车旁边哭的梨花带雨,手死死扒着车玻璃不撒手,燕回轻飘飘的吐了一个字,“滚。”

    车玻璃以一个极为正常的速度缓缓上行,小拉扒着车玻璃的手被卡玻璃和车窗的中间,眼看就要被夹住,她慌忙缩回手,她抬头,燕回的车队正以一个极为庞大的姿态占据着摆大的整个正门,小拉跑不出几步就会被人捉回来。

    小拉绝望的回头,展小怜正百无聊赖的挖耳朵,她哭着乖乖走到展小怜面前,直接跪了下来:“展小姐,我错了,您原谅我吧,我不该听别人的话故意勾引爷,我也是不敢的,我真的不敢的……可是有人要我一定这样做,我缺钱……展小姐,您就放过我吧……”

    展小怜摊摊手,说:“瞧这哭的梨花带雨的,不过呢,我是女人,所以对女人免疫,来来来,已经有学生出来了,赶紧了,再磨蹭出来的人更多了。”

    小拉盯着展小怜看,突然问:“同是女人,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你把我放在这个位置,如果以后是你……”

    展小怜叹气:“穷晃的戏就别演了,速度脱衣服才是正解,没看我摄影师都到位了?速战速决哈!”说着,展小怜走到摄影师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学长,麻烦你了。”

    小拉绝望的站在原地,半响,她低头,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突然听到展小怜说了句:“哎,等等!”

    小拉惊喜的抬头,结果,就看到展小怜走回来,伸手从口袋掏出一片感冒药,往小拉手里一塞,说:“拍完了记得吃药,会感冒。”

    展小怜缩了缩脖子,一路小跑,径直跑到燕回的车旁边,敲了敲窗户,车玻璃摇下,燕回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看,展小怜指了指穆曦房子的方向:“爷,我还有的忙,先走了,有时间找您老人家。”大拇指一指身后正在一边哭一边脱衣服的小拉,说:“免费送爷的福利,饱眼福了。”

    说完,不等燕回有什么反应,展小怜麻利的跑了,有个招叫杀鸡儆猴,这就是对付瞳儿那货的。

    ------题外话------

    今日更三千,补前日两千,渣爷V5,继续出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