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197第197章夜半惊人

197第197章夜半惊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197章夜半惊人

    在小葵眼中,安里木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丈夫,爱她宠她,从来不在外面胡搞乱搞。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有丈夫爱,有父母疼,还有一个漂亮到炫目的好朋友。

    小葵发现丈夫不大喜欢瞳儿,她对此很不满意,觉得丈夫是看不上自己的朋友,特别是这朋友还曾经借过钱给安里木。瞳儿借的那六十多万是小葵的父母借给安里木还给瞳儿的,其实他们的本意是帮安里木还了,结果安里木坚持借,他们就当借了。

    小葵现在青城的工作是在幼儿园当老师,这还是小葵爸爸托关系弄进来的,每天时间很多,下班就可以回家。小葵喜欢瞳儿,她觉得瞳儿能借钱给丈夫,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也愿意跟瞳儿相处。

    小葵有高兴的事会跟瞳儿说,不高兴的事也对瞳儿说,真是把瞳儿当成自己的亲密朋友来对待的,瞳儿每次都是笑意盈盈的听着,然后温柔的安抚和开解。转个身,她会为自己刚刚的那番话而冷笑连连,瞳儿比谁都知道,她有多爱安里木,就有多厌恶小葵。她讨厌小葵说起安里木时眼中充满的崇拜目光,厌恶小葵脸上扬起的幸福笑容,最憎恨她用无比向往的口吻憧憬的未来。

    未来,对瞳儿来说那就是未知数,她现只知道自己现在想得到的就是安里木,她接近小葵,从最初的倾听慢慢的参与进小葵的话题,从她的嘴里了解自己不知道的安里木,小葵从来都没有发现,两个人的家庭总会掺杂进三个人的话题,小葵在跟安里木的讲话时,总是会带上瞳儿的名字,这让安里木十分无奈。

    在小拉事件后,展小怜足足三天没主动跟燕回联系,也拒绝跟燕回联系,直到第四天晚上,展小怜才主动给燕回拨了个电话,电话想了几声才被人接起来,展小怜舀起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哟,爷,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让我想想您老人家是在玩女人,还是在跟女人玩?”

    燕回在那边邪笑:“总算跟爷说话了?小心眼的女人,都把那女人送给妞玩了,还跟爷记仇。”

    展小怜手托腮的翻着手里的小人书,说:“我那是忙,忙的厉害,那是故意的?爷干嘛呢?别真不是被我给电话捉奸了吧?”

    燕回邪笑着问:“要爷现场直播给妞听听?”

    展小怜漫不经心的说了句:“还真是?那成,播来听听。刚好让我也学习学习,看看其他的正版妞都是怎么伺候爷的,这样以后才能更加努力不是?”

    燕回伸手把怀里的一个年轻女孩给推到了地上,那女孩鼓着一张小圆脸,一声不敢吭的从地上蹲起来,然后光着脚,小心翼翼的爬到了门边,一边爬一边把地上横七竖八扔着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抱紧怀里,赶紧爬出去了,燕回看着那女孩爬出去,身体直接往床上一躺,说:“妞还真重口,说的爷都想妞了。”

    展小怜嗤笑:“拉倒吧,要是真想我了,爷现在就不是在青城了。”

    燕回在床上大腿翘着二郎腿颠啊颠的:“这样啊,那爷要过去?”

    展小怜赶紧摇摇头:“千万别,我现在可累着呢,可侍候爷的体力,您老还是继续玩您老人家的美人妥了。”

    燕回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来:“妞,这是不记仇了?”

    展小怜翻白眼:“没,还气着呢,这几天都不去青城,爷您老人家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燕回往旁边一倒,说:“啧啧啧,这一听就是还生气了,爷最烦女人一直生气了,妞,爷跟你说,要是再跟爷生气,爷可就不高兴了。”

    展小怜干巴巴的说了句:“哦,那我不生气了,爷,我还是挂了。”

    这话说的,明摆着更生气了,燕回赶紧喊了声:“不许挂!”结果展小怜的电话咔嚓就挂了。

    燕回看着手里的手机,手一松手机掉在床面上,他伸手拍拍床面:“给爷进来。”

    刚刚光着身子抱着衣服偷偷摸摸出去的女孩赶紧进来,身上已经穿了衣服,小心的站在床边,燕回靠着床沿半躺着,眼睛在那女孩的脸上荡了一圈,然后对她勾勾手指:“过来。”

    那女人拘谨的绕到床里面,“爷……”

    燕回拍拍床沿:“坐下。”

    女孩小心的坐下以后,燕回再次上下看了一眼,然后说了句:“这一细看,可真够丑的。这脸是不是做过?”

    女孩猛的抬头看了燕回一眼,然后急忙低着头咬着下唇,半响小心的说了句:“就……割了眼睛……”

    燕回听了,顿时一脸的膈应,伸脚踹在那女人的屁股上,直接说了句:“滚出去,把蔡美人给爷叫过来!”

    那女孩顿时被吓哭了,一边哭一边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不多时,蔡美人带着那女孩回来了,燕回抓起床头的枕头对着蔡美人扔过去:“你这眼瞎了是不是?这是什么货色的女人?爷要的是原装货!”

    蔡美人回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孩,觉得没错啊,千真万确是个处啊,急忙解释:“爷,这是原装没错啊?我给爷送来的,那肯定是上等货色的啊,您看看她这脸蛋,多周正……”

    燕回直接回了句:“闭嘴!”

    蔡美人一看燕回真的动怒,急忙不说话,燕回指着那女人说了句:“这脸是做过的,爷要的不是这种货色?”

    蔡美人一听,伸手提着那女人的耳朵教训:“哎哟我说阿六你这冤家哟,我都忘了你这眼睛是割过的,我当时就跟你说别割,你单眼皮挺好看的,你偏不听,你看你这眼睛割的,睡觉的时候都是睁着眼的,比张飞还吓人,这上下眼皮子都合不起来了这是,你怎么把自己作成这样了?我怎么说都不听,你也不想想,我能害你嘛?……”

    阿六哭丧着脸解释了一句:“蔡姐,我这就是想更完美,想让我们爷更满意……结果爷不喜欢动过刀的……”

    蔡美人被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赶紧跟燕回说好话:“爷,我们这位阿六她不知道您老人家的胃口,还双眼皮还是特地为您老人家割的,她可是几年前就仰慕您老人家的,不过她之前年纪小,我就安排了其他人,为了能让您老人家满意,她才特地完善了形象,爷,您老能不能让她侍候您一晚上?”

    燕回冷笑:“当爷是垃圾收容所?这种货色也往爷面前凑?趁着爷现在心情好,赶紧滚出去!”

    蔡美人见阿六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就想蘀阿六求情,“爷,我们阿六等这一天都等好几年了,您老能不能看看将就一晚上……”

    蔡美人话还没说完,燕回直接说了句:“想死?”

    蔡美人啥话没说,赶紧拉着阿六跑了出去。门外,阿六对着蔡美人哭哭啼啼的说:“蔡姐,这可怎么办啊?人家等着这一天都等了好几年了……可是,可是爷竟然嫌弃我……呜呜呜……我还等着爷破呢……”

    蔡美人没好气的说了句:“你把自己整的爷看不上你怎么办?本来挺好一人,非要去割什么双眼皮,这下好了,爷看不上了。”想了想,蔡美人又说:“行了,赶紧回去吧,爷看不上没事,总有看不得上的,赶紧回去想办法去。”

    展小怜挂了电话以后在被窝躺下准备睡觉,睡到半夜觉得渴了爬起来批着衣服去喝水,展爸还探头看了一眼,“小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

    展小怜随口说了句:“爸,没事,我起来倒点水喝,你睡吧。”

    展爸嘀咕了一句:“我说怎么有动静,原来是小怜起来了,”回头跟展妈说了一句:“没事,睡吧,是小怜。”

    展妈“嗯”了一声,随口说了句:“看看她穿衣服没,别冻着。”

    展爸一边关门一边说了句:“穿着呢,放心,赶紧睡吧。”

    等展爸关了门,展小怜在饮水机旁边接了点水喝完,又往卫生间跑了趟,然后才回自己卧室,推开半掩的门,展小怜不由自主“咦”了一声,她要是没记错,刚刚她出去的时候灯是开着的吧?怎么关了?展小怜伸手摸在门边开灯的同时也转身把门给关了起来,刚要打个呵欠往床边走,猛然被床上躺着的人给吓的差点骂出声。

    展小怜瞪大眼睛,使劲揉了揉,然后说了句:“我擦,我这不是做梦梦到的吧?也太玄幻了。”

    燕回正手托腮脑袋,正以一个贵妃醉酒的礀态躺在展小怜的床上,听到展小怜的话顿时笑出声:“哟,妞这是做梦都梦到爷了?”

    一听这家伙开口,展小怜的脑袋顿时了大了好几圈,明摆着这不是错觉啊,她赶紧过去伸手摸了摸燕回的胳膊,还真是!展小怜赶紧过去把门给锁起来,冲过去捂着燕回的嘴不让他说话,拼着对着燕回做出“嘘”的手势:“爷,算我拜托您老人家了,千万别说话,这万一让我爸给听到了,我就死定了!”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