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3章 冤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后半截的路程还是挺搞人的,要知道飞机一直在天上飞,脚不着地的感觉有多不踏实,特别是像展小怜这种的不常坐飞机的,那心里胡思乱想的东西可多了。

    唯一让展小怜觉得欣慰的就是身边有个别扭的渣货能让她分心,一路上拌嘴什么的就没停过。

    要说展小怜现在什么最大,那肯定是那胆子最大,燕回身边的人真是服了,之前在摆大校门口甩了燕爷那一巴掌,到现在大家都记得,虽然离的远没听到声音,不过看展小姐挥胳膊的姿势绝对没少用力气,当时燕爷的脸都黑成锅底了。

    展小怜也就开始的时候哭了,再后来燕回再那些东西刺展小怜,展小怜就没啥反应了,燕回威胁什么都不管用,展小怜就小手托腮瞪着燕回,那小嘴里噼里啪啦把燕回一通骂。骂的那些准备替燕爷准备饭菜的人都不敢进来,谁有胆子看燕爷被展小姐那么不待见的骂?在燕大爷那些同样傲气的保镖们面前,燕大爷那尊贵无比的面子一碰到展小姐就成了气泡了,一戳就破。

    飞机遇上气流还会颠簸,展小怜最胆小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时候,这是完全跟大自然有关,人为控制不了的,展小怜就怕这个每次有人过来提醒说遇上气流了,展小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的回到卧室,像鸵鸟一样的把自己裹到被子里,怎么都不冒头,她害怕,害怕就是害怕!

    飞机在长时间的飞行后,还在中间停了一次,目的是换机,同样怕死的燕大爷绝对不做长期飞行的飞机,觉得不安全,必须要换飞机,于是,展小怜只能乖乖的跟着一起转,要不然就被丢下了。

    一行人上了新飞机,展小怜透过窗户看着下面,嘴里说了句:“这什么时候才能到啊?我都快坐魔怔了。”

    燕回百无聊赖的窝在一个沙发上,高大的身躯在宽大的沙发上倒是显得没那么高,他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摆弄着手里的游戏机,游戏机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听的展小怜烦躁不安,她干脆起身要换个地方,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声:“坐下。”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爷,您老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要睡觉了。”

    燕回低着头忙忙碌碌的按着游戏机的按键,随口说了句:“没什么事,爷就是不想一个人呆着,不许走。”

    展小怜“哈”了一声,站起来往门边走,边走边说:“您老一直玩游戏,我呆着就是发呆,我干嘛不走?我这还晕着呢,我得睡会了,您老慢慢玩。”

    燕回身体一窜一把拉住展小怜的手腕,跟着又坐了回,展小怜被他拉的直接跟着坐在了旁边的沙发扶手上,燕回的眼睛还盯着游戏机屏幕,一边玩一边说:“爷都说不想一个人待了,陪爷坐一会。”

    展小怜翻白眼,“爷,我能不陪嘛?”

    “不能。”燕回嘴里冒出一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腰往自己身上一拉,把她困在自己怀里,手里的游戏机伸到展小怜面前,说:“爷教你!”

    展小怜其实可看不上这种手拿游戏机上的游戏了,她要玩也是玩的电脑游戏,那种拿着武器做任务的游戏才是她喜欢的,这种的太弱智了,展小怜真心觉得没意思,游戏机就在她眼前,展小怜看了下,差点笑出声,这年头还有人拿着游戏机玩超级小玛丽?就跟小白痴似的跑呀跑呀,跳呀跳呀吃金币,有什么好玩的?

    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吃吃憋笑,那边燕回的眼睛就盯游戏机了,把身体往上坐了下来,仗着身形比展小怜高从展小怜伸手抓着她的手,分出她的大拇指按照游戏机按键上,嘴里还在解释:“前后左右,这个是往前跑,这个是往后跑,这个跳高……”

    展小怜的手指就是被动的按键盘,燕回握着她的手背,大拇指靠在她大拇指附近,展小怜要是没按到他还会帮忙按,展小怜是真没兴趣,这游戏在她小时她就看人家玩过,后来大一点了展爸还给她买了个游戏机,就是比这个小,小孩子玩的,里面的游戏也简单,哪像燕回现在手里这个,就跟精简版和豪华至尊版的差别似的。

    不过很快,展小怜找到了乐趣,找到了骂燕回的乐趣,她玩这些东西的那是真的聪明,一学就会,这种手拿游戏机的操作又简单,燕回跟她一说要领,展小怜立马就知道怎么玩了,然后燕大爷的苦逼日子就来了。开始燕回教展小怜,怎么怎么着才能吃到金币,很快情势逆转过来,展小怜歪着脑袋跟燕回头靠头顶在一起骂他:“快跳快跳!好大一块金币!……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都说快跳了!”

    燕大爷怒:“按了快跳跳不高爷有什么办法?”

    展小怜嘲笑:“那是人品问题,怎么会跳不高?明明是你反应迟钝,按的慢了一步!”

    燕大爷怒气冲冲的把游戏机往展小怜手里一塞:“你给爷玩,玩不过关看爷不剪了你的指甲!”

    展小怜直接拿起游戏机,一边低头按着按键一边说:“玩就玩,有种打赌,玩过关我剪你指甲……”小手灵活的按着按键,噼里啪啦速度可快了,该跳的时候跳该跑的时候,路上的东西就没有一个遗漏的,全都被小玛丽收拾了,过关的字样出现在屏幕上,展小怜把手里游戏机屏幕对着燕回放过,晃动着游戏机得意洋洋的说:“爷,看到了吧?过关了,过关了!”

    燕大爷冷着脸,瞪着她,展小怜才不管他的脸色,对着舱门喊:“给我拿个指甲刀,我们爷要剪指甲!”

    人燕大爷从头到尾可是都有专门的人在打理,绝对比女人还要会收拾自己,一根头发丝都是有造型的,何况是指甲?展小怜哪管这些,刚刚说好的,不能反悔,拿过指甲刀捏着燕回的手指低头就准备剪。掰着燕回的手指看了好几根,发现他的指甲都不长,确切的说是长短适中,指甲的边缘都是被修饰过的,根本不需要剪短。展小怜拿着手里的指甲刀,觉得自己要是不剪下一点实在对不起自己,硬是捏着燕回的手指用指甲剪剪了几根,然后满意的看着被剪短的手指甲,往燕回面前一举,说:“爷,这下干净了吧?”

    燕回的脸都成冰块了,看着自己的手指甲真是捏死这丫头的心都有的,大怒:“妞你想死是不是?信不信爷让人把你扔下飞机?你把爷的手指剪成什么样了?”

    门口站着的空乘人员直翻白眼,现在生气是不是有点迟了?刚刚展小姐剪的时候怎么不吭声?剪一根的时候就该发现了吧?怎么还愣是让人把两只手都剪完了才开始发飙呢?这就是有女人骚包骚的。

    展小怜看着燕回的手指,说:“好,就这样。愿赌服输来着。”然后往燕回面前凑,眨着眼睛问:“爷,要不要再玩呢?”

    燕回冷飕飕的看了她一眼,直接拽过游戏机,低头按下下一关,开始按,展小怜往他身上靠,继续歪着脑袋看他玩,一边看嘴里一边骂他:“跳!跳!跳!赶紧跳……哎呀,说你笨你还不相信,笨就笨呗,多大的事,又不丢人……小心!前面有个陷阱……哈哈哈哈……”

    燕大爷光荣的掉到陷阱里了。

    “哈哈哈……”展小怜直接笑倒在燕回身上,燕回那脸瞬间又成了黑锅底。

    展小怜都快笑岔气了,一边笑还一边拼命的用手拍,“爷,这是死了!死了死了!”

    燕回抬眸,盯着展小怜那张笑的红彤彤的小脸冷飕飕的看了一眼,冷不丁伸手把游戏机给扔了,“爷要砍了生产游戏机的!什么破烂玩意!”

    展小怜扭过头捂着小嘴继续笑,燕大爷怒了:“还笑?!不许笑!再笑丢下!”

    要是这种程度的威胁管用,燕回找收拾的展小怜服服帖帖的了,展小怜笑的直哼哼,“爷,输了就输了,笨就要承认,笨不是你的错,真不是丢人事。不过,怎么会掉陷阱里呢?哈哈哈……”这种游戏陷阱,有时候想掉进都不容易,就一个小坑,能掉进的都是天才。

    展小怜笑的额头都出汗,其实就是幸灾乐祸,让你这死变态能,掉陷阱了吧?不是牛叉吗?这下看到了吧?连小学生玩的超级小玛丽都过不了关,哪里牛叉了?

    展小怜就趴他身上,笑的小胸脯一起一伏的,燕回恼羞成怒,伸手,直接抓着她的头发把展小怜的脑袋给拉起来,朝着她的嘴就堵过。

    展小怜挣了几下,没挣动,然后就乖乖轻轻的任由燕回啃。

    燕回对这事上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手一撑沙发,直接单手托着展小怜的腰就站起来,直接把她给带床上,跟着就压过。

    虽说在飞机上这么长时间,展小怜还没让燕回得手过,主要是展小怜紧张,说什么也不让碰,她别的不怕,就老嚷嚷着说要是做了一半万一这飞机掉下,人家看到岂不是两具上下叠加十分限制级的尸体?这死亡法太丢人了,展小怜坚决不要,再加上燕回自己缺大德的得罪了展小怜的老爸,展小怜就差没把他当阶级敌人了,霸王硬上弓什么的燕大爷其实做过,不过这会人燕大爷说了,不屑,又不是没女人可睡的。

    展小怜哇哇大叫:“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燕回这就跟箭在弦上似的,憋了不是一会两会了,好不容易有了这机会,要是放过才怪,两只手齐上直接扒了展小怜的衣服,一只手按着她不让动,一只手就解自己裤子,就是铁了心的要在天上做一次,嘴里还说呢:“妞,别动,留点力气等爷来了再动,爷这飞机留着卧室就是等你过来了,好不容易来了,怎么着也得做一次不是?”

    展小怜真是被气的嗷嗷叫:“死变态你就不能少想点这事?这是飞机上!是飞机上……哎哟!”

    燕回按着她的腰,一得逞了就开始发疯,“爷就是要在飞机上,下了飞机不就少了刺激?那还有什么意思?!”

    展小怜伸手抓燕回的脸:“你这个疯子!”

    燕回邪笑,一只手抓着她的两只手不让动,嘴里说了句:“爷高兴对着你发疯,怎么着?”

    这里面的动静外面还真没人知道,看燕大爷整天对着展小姐趾高气扬的,燕大爷身边的那群人都不约而同的认为在这事上,绝对和谐,结果,和谐什么的那真是理想状态,真实的状态用刺激来的更贴切。展小怜仰面躺在床上,呼呼的喘着气,燕回就是要缠的她透不过气,把她从上到下都啃了一遍,啃的展小怜全身青青紫紫的。

    等燕大爷消停了,展小怜也有了喘气的机会,她伸手抓起床上的一个枕头,对着燕回就砸了过,燕回慢吞吞的把枕头抢过,直接扔在地上,翻个身四爪并用,直接把展小怜困在怀里,“要是再不老实,爷就再上你一次。”

    展小怜现在只有喘气的力气,一听燕回这话,比其他各种威胁都管用,立马消停了,扭了下身体,不敢动了。

    再睁眼,飞机已经着落,展小怜还以为到了呢,结果李晋扬派过来替燕回带路的人说这是要稍作补给以后还要继续飞,展小怜这灰心给灰的,真想赖地面不走了,这来来往往的都这样长途的飞,还不的死人啊?心里都开始骂傻妞家的那位有钱骚包骚的,怎么会想起来跑这么远结婚啊?再等一年会死啊?真心服了。

    补给过以后,飞机再次启程,展小怜这会老实了,保持体力是重点,燕回自打有了在天上的第一次以后,都上瘾了,因为展小怜害怕,她一紧张燕回就兴奋,就专门挑她紧张的时候折腾。要是遇上气流什么的,那就是展小怜最倒霉的时候,窝在被窝不动,燕回想怎么折腾都行。

    当然,两人也有和谐的时候,那就是玩游戏的时候,那时候展小怜心情好,就喜欢趁着玩游戏的时候骂人,燕大爷每次都被骂的狗血淋头,反正就是被骂笨,不会玩什么的。也算燕回倒霉,没对比的时候燕大爷觉得自己还是挺牛叉的,这一对比问题就来了,展小怜哪是百无一漏的,燕回只要漏了一个金币就挨骂,燕回有几次就直接拿着游戏机往桌子上砸,还是展小怜给抢下来的。

    雷震其实一直都在这个飞机上,只在中转国的地方露了个面,后来就一直没出来,不是雷震不愿意出来,实在是雷震嫌丢人,就没见过那么惯女人的,惯的都无法无天了,看看把燕爷给骂的,连猪都骂上了。这邪换个人骂试试?估计有一百根舌头都被燕爷给割了。什么叫眼不见心不烦?就是雷震这样的,他看不惯,说了燕爷也不可能听,所以雷震就干脆不看,省的看了眼疼。

    飞机在一个看起来是军事基地的地方着落,外面的风沙大的不得了,张嘴就满嘴沙,展小怜赶紧问是不是到了,李晋扬派过来的人回答是中转国,然后下飞机跟远处实枪核弹围过来的人交涉,整个队伍都留下过夜,第二天一早起飞。

    展小怜好奇的往外看,领队的那人正走过来,看到展小怜抬头问了句:“展小姐要参观基地?”

    展小怜还没来得及说话,燕回从里面出来说了句:“基地?走走走,爷有兴趣!”

    展小怜急忙把脑袋缩回来,“我不,我就是看看,外面都是沙子,我才不想下呢。”

    领队的笑着指了指远处那一排房子,说:“有沙的就是这一段轮,有吉普车可以接送,两分钟就到了营房,里面很干净,没有沙子。”

    展小怜好奇的“哦”了一声,然后跑回拿了一个薄纱巾往头上围:“我就过看看是什么样的,嘿嘿。”

    燕回先下飞机,展小怜跟着一起下,一看到有人下飞机,就有军用的吉普车开过来接人,司机是个大胡子外国人,看到展小怜的就笑嘻嘻的说着怪腔怪调的英文:“啊,美丽的东方小姐,欢迎您来到甘杰指挥官的军事基地,欢迎参观……”

    燕回当着脏东西在放屁,完全听不懂,可展小怜学的就是外语系,她听得懂啊,立马用流利的英文跟这大胡子对上话了:“大叔,您不会就是甘杰指挥官吧?这指挥官一听就像个大官,我听着可崇拜了。”

    那大胡子摇头:“我是甘杰指挥官的副官阿迪力,我可没有我们指挥官的才能。您能来下飞机我真高兴,您知道我们这个地方,长年累月没有都看不到一个女人,能看到以为美丽的东方小姐我真是太高兴了。”

    展小怜:“……”敢情这大胡子这么热心就是因为这里没有女人啊,展小怜这样一想,这小心肝还噗通了几下,这里的这些当兵的,会不会把她当稀有动物给关起来?

    展小怜跟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话,燕回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一脸不高兴的拉了展小怜好几下,展小怜当没感觉到,不理他,展小怜伸着脑袋跟领路的说话,压低声音问:“大哥,这里缺女人我过会不会有问题?”

    领路的人哭笑不得:“展小姐,你放心了,甘杰指挥官是这里的最高级别指挥官,他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绝对不允许自己的部下有违反纪律的事情发生,你就放心吧,他们说这里缺女人,其实是缺除了黑色人种以外的女人,特别是来着东方世界的姑娘,他们非常少见的。女人这里多的时候,一块面包就能换一个女人过夜,要是有十二块面包,那可真是能换十二个女人的。”

    展小怜一听,这才松口气,燕回在旁边听的冷笑,伸手一推展小怜的脑袋,冷飕飕的说:“你还真当自己是美人?除了爷,还有谁会看上你?”

    展小怜扭过头,恶狠狠的瞪了燕回一眼,然后又扭过头跟大胡子说话,燕回伸手把展小怜拉坐到位置上:“脑袋伸那么长干什么?没见过男人是不是?信不信爷挖了你的眼珠子?”

    展小怜还是不理她,就坐在座位扯着嗓子跟大胡子聊天:“阿迪力,这地方是什么地方啊?怎么把军事基地建在这里啊?荒无人烟的,生活都不方便呀。”

    大胡子爽朗的哈哈大笑,“这地方是为凯撒公国而建,属于边防线,必须常年有人坐镇,甘杰指挥官带领部队已经在这里驻扎了二十年……”

    展小怜听的云里雾里的,大胡子笑,她也跟着笑。

    车到营地,展小怜跟大家一起下车,进以后才发现这里的男人大部分都是大胡子,那位叫甘杰的指挥官更是所有人里最粗犷的一个,看到展小怜一行人老远就对领路人展开双臂扑过来:“嗨,欢迎再次回来!看看你又带了新的客人,李该给你加薪了。”

    领路的跟甘杰将军打过招呼,转身介绍燕回,燕大爷完全不跟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其实就是嫌人家脏,不陪沾燕大爷的身,这里要不是军事基地,估计他是绝对不会下来走这么一遭的。

    甘杰将军乍看到燕回,还以为也是东方来的美人呢,那一张,要不是美人也太可惜了,直到领路的一脸汗的强调纠正,甘杰将军才相信这个看起来十分矫健和俊美的东方美人确实是个男人。领路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燕爷听不懂,要是他老人家是听得懂的,燕大爷绝对能在这个基地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燕回自恋是自恋了点,不过,他是绝对不能容忍人家说他长的像女人的,当初穆曦在泉水镇的时候无意中说了一句话,燕回当时就翻脸,要不是当时李晋扬立刻说好了,估计穆曦能被他一脚踹出十万八千里泄愤。

    展小怜捂着嘴偷笑,燕回冷着脸问她笑什么的,展小怜那小脑袋摇的跟花鼓棒似的:“没什么,我是觉得甘杰先生很有幽默感,很有魅力,嘎嘎。”

    甘杰将军跟展小怜沟通良好,虽然这边的人说的话都有点怪腔怪调的,不过展小怜跟他们沟通起来还是没啥问题,一晚上的相处很愉快,甘杰将军甚至还送了展小怜三颗子弹壳当礼物,展小怜乐滋滋的把接收了。

    等参观完,展小怜是被黑面的燕回拖上飞机的,上了飞机燕回就直接把展小怜揣裤兜里的子弹壳给搜出来,对着垃圾桶就一把砸过,展小怜“嗷嗷”扑过捡,刚捡起两颗就被燕回抓住手腕拖着往里面走,展小怜跳起来就对着他骂:“你有病啊?!好好的干什么呢你?这是人家送给我的东西,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扔我的东西?”

    燕回阴测测的看着她,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往自己面前一拖,“爷就是看你不爽,这是什么东西,爷拿了都污了爷的手,这些破烂玩意你也要?你是缺男人还是缺钱?”

    展小怜“哈”了一声,上下打量了燕回一眼,“嫌脏没人让你拿,这可是你抢我的,再说了,我缺不缺男人爷不知道?您老是不行了还是怎么着?说到钱,我还真缺钱了,可惜到现在也没看到您老人家给的一毛钱,破烂我爷当好宝贝,没办法,谁让我穷呢。”

    “闭嘴!”燕回猛的喝了一声,展小怜一副懒的搭理他的表情,伸手拉燕回的手,“你松手!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燕回一听,直接拉着展小怜的头发坐下,强行抬起她的脸,“不想说?那想跟谁说?是刚刚那些牲口一样的男人说?说的还挺溜,挺高兴?”

    展小怜嗤笑:“爷,您老在不高兴什么呢?牲口一样的男人?爷,真难为您老说出这话,人家那是牲口吗?人家那是在工作。您以为人人都跟您老一样?”

    燕回盯着她的眼睛,突然说了句:“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觉得这里随便拖出一个男人都能说上话,觉得爷不入眼了是不是?”燕回伸手扣在她的脖子上咬着牙说了句:“你给爷听着,你就是看不上爷,也得给爷受着,别看他们今天还是活的,爷明天就能让他们成具尸体。”

    “嗳?!”展小怜愣了下,然后伸手抓他的手,“你赶紧松手,我懒的跟你说话,你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燕回压根就没打算松手,就逼着她说话:“爷说对了是不是?爷就知道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展小怜的脖子被他捏的酸死了,她抬头怒骂一句:“燕回你这个疯子!”

    燕回猛的抓着她的头发往里拖,冷笑:“疯子?爷就是疯子,那些正常的怎么没人敢碰你?还不是爷这个疯子上得了你?”

    展小怜被燕回拉的踉踉跄跄的往里走,气的“哇哇”两声,“你能不能松了手以后在说话?我脖子疼死了。”

    燕回就跟没听到似的,进了门直接把她按在门上就是一顿啃,舱门也没关门,就站在门口的位置,顶在门上就开始折腾,展小怜这会真是能用的招都用上了,那反抗都是不遗余力的,可这力量上的悬殊实在太大,根本不是反抗得了的,这就是完完全全的强上。

    这通完了,两人都精疲力尽,展小怜睁着眼睛一声没吭,就算最极致的时候也是咬着下唇没发一声,一松下来,那下唇跟着就出血了。

    燕回把展小怜顶在门上,下巴搁在她的肩窝上一个劲的喘气,然后慢慢的把她的身体放下来,没撒手,腾出一手整理自己的衣服,嘴里开始说话:“别跟爷闹了,和谈……不许闹……”

    这强都强过了,和谈的话说的就有点晚,展小怜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等燕回一放开,她伸手把挂在腰上的衣服给拉了下,当着燕回的面把被扯破的衣服给拢了拢,穿好了,然后耙了耙有点乱的头发,绕过燕回就找衣服穿。

    燕回站在原地,这憋气不知道憋的有多难受,他伸手烦躁的抓了把头发,站了一会后,抬脚就跟着展小怜过。展小怜正蹲在自己带的那个大箱子旁边找衣服,内衣上衣什么都拿了一套出来,抱着衣服泡澡,展小怜要关门,结果燕回伸脚顶在门边不让关门,自顾自的说话:“爷要洗澡!”

    展小怜没搭理,门没关紧也就不打算关了,任燕回卡着门。

    这飞机上的是浴缸,还是那种圆形的,一看就享受的人用的,展小怜蹲在旁边看浴缸里是水一点点的升满半个浴缸,把干净的衣服放到衣架上,低头脱了衣服直接爬了进,展小怜坐在二层台阶上,水漫过她的胸口,她低着头抱着膝盖安静的坐着,睁着看着清澈的水面,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水面忽然晃动了一下,跟着一个阴影盖过来,展小怜头也没抬就知道肯定是燕回也进来了,燕回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当然知道,可是燕大爷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人燕大爷现在也想洗澡才进来的,绝对不是因为小肥妞心情不好不高兴才跟过来的。

    一男一女光溜溜的一起在一个浴缸里洗澡,怎么着都是洗鸳鸯浴的最佳时机,可惜人燕大爷化身正人君子了,一本正经的坐着不动,老半天过了,还是展小怜先动手拿毛巾往肩膀上头撩水了,燕大爷才知道自己也是来洗澡的不是来静坐的。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手里毛巾抢过来,学着展小怜的样自己往自己身上撩水,展小怜被气的猛的抬头瞪着燕回,结果人燕大爷这会没抬头,所以没看到展小怜的怒气冲冲的表情。展小怜默不作声的泡了一会,然后站起来伸手拿了浴巾往身上裹,不洗了总行了吧?

    燕回急忙一把拉住,一只手抓着手里的毛巾,仰着头对展小怜说:“妞,要不要爷帮你擦背?”

    展小怜理都没理,把浴巾围上以后,也顾不上穿衣服,直接把放在柜子里的干净衣服抱出,燕回抓着从展小怜手里抢过来的毛巾干坐着,半响,猛的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了水里,自己呼啦一下从里面站出来,爷拿了条浴巾围在腰上出。

    燕回出的时候展小怜正在穿内衣,浴巾挂在腰上,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她低着头,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正倒背双手努力想把内衣给扣上,扣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展小怜一脸的不耐烦,正要打算把扣子那位置转到前面,不妨燕回直接坐下,伸手帮她扣上。

    展小怜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扣上以后她拿起一件印着卡通猴子形象的t恤就套上了,那t恤挺长,一直盖到了屁股下面,展小怜站起来取下浴巾都看不出下面穿没穿衣服。

    穿好衣服以后展小怜又要回拿自己换下的衣服,燕回直接把她按住:“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都说和谈了!”

    展小怜喘了口气,然后好声好气的跟燕回说:“爷,您老开开恩,为了接下来的几天和平相处,咱凉是别说话比较好。我不想最后的时候还弄的您老人家不高兴。和谈了,我们已经和谈了,没事了。”

    展小怜真心累死了,她说和谈,就是和谈,今天这事就这样了,她认倒霉,就当跟之前一样,没别的事。反正,就还有几天,这么长时间都忍过来了,还在乎这几天吗?

    展小怜这样说,傻子都知道不是好事,两人什么都没谈,怎么就是和谈了?燕回跟着她屁股后面一会这样一会那样的,还不就是为了能有说话的机会?接刚还没谈呢,她就说和谈过了,没事了,这明摆着就是有事了。燕回拉着她不放:“爷就知道你这女人揪着就不放,你跟那些男人聊天说话的时候怎么就想不起爷了?欺负爷听不懂是不是?你跟他们说什么?你是爷的女人……”

    展小怜立马伸手阻止他再说:“爷,您老可别这么说,我可不是您老的什么女人,我们龄其量是个临时炮友,时间一到,一拍两散,我没兴趣搞什么藕断丝连的把戏,爷,我们这可说好了,我不矫情,您老也别文艺范,分了就分了,咔嚓一下,断了,接不上的那种。”

    燕回的脸瞬间阴了下来,半响,他松手,嗤笑一声,“这话说的爷好像多离不开妞似的,怎么着?还怕爷赖账?要不要爷给你打个欠条写份保证顺便再录个音什么的?”

    展小怜摆手:“这倒不用,我相信爷还是说话算话的男人,不会欺负我一个爹妈都不是亲的小孤女的。”

    燕回起身走了出,还顺便把一个一点都不挡路的软质凳子一脚给踢飞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时间两人都进来避免碰面,就算碰到了展小怜也不说话,展小怜觉得两人犯冲,估计是命格不合之类的缘故,反正到一块就会吵架,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见面的好。

    所幸目的地很快就到了,飞机在第二天太阳升之前到了终点,茫茫无际的沙漠中,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洲映入眼帘,展小怜隔着小窗口突然看到绿洲中矗立着一座大型城堡,脱口而出:“哇,海市蜃楼?!”

    等飞机在绿洲中的一片人工机场停下以后,展小怜才知道那不是海市蜃楼,那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城堡。

    城堡门口站着两排全身上下通透黑的仆从,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以异常恭敬的姿势迎接着刚下飞机的客人,展小怜的行李被人拿了下来,展小怜本来要自己拿着的,结果那些仆从主动伸手接过,一遍遍的用动作示意展小怜跟着,展小怜觉得他们的语言很有意思,仆从说过的话她就跟着人家的声调重复一遍,惹的跟着展小怜的四个年轻黑人对着展小怜笑的露出雪白雪白的牙齿,竖起大拇指明摆着就是夸她。展小怜跟在仆从身后,头也没回的走了。

    燕回跟着展小怜后面喊了两声,结果展小怜就跟没听见似的,直接进城堡了。

    燕回动展小怜的背影上挪开视线,慢吞吞打量着四周,对于这样一片绿洲的存在燕大爷表示很不爽。燕大爷不可能爽的,本来心里就堵的慌,如今在看到这一大片完全不在自己想象范围内的东西,那心情就更加阴郁了,这些东西是李晋扬的?

    燕回跟李晋扬较劲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虽然看起来更像是燕大爷小心眼,对人李晋扬羡慕妒忌恨单方面在较劲,但是燕大爷每次较起劲来那都是不遗余力的。李晋扬做的事他要么不知道,知道了绝对是要搀和一下,搀和不进就搞破坏,自己没的赚也要给人家添添堵。

    燕回在城堡门口转悠了好几趟,弄的那两排迎接贵宾的黑人奴仆无所适从,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这尊客不满,生怕主人回来知道这件事他们会被踢出城堡。燕回其实就是在观察这地方的面积大小,看完了才晃晃悠悠的往里走,眼睛所触及到一切都燕回来说都是陌生的,越看,这心里就不爽,都想点把火把这堆土疙瘩给烧了。不过一想到烧了自己也没地方住了,燕回觉得还是算了,要不然到时候那死丫头又要多抓一条他的把柄来骂他了。

    展小怜被人安排好的房间,听到隔壁传来的话她听得懂,还是女孩的声音,想着是不是穆曦的那帮同学到了,赶紧跑出敲门打开一看发现还真是,就是穆曦没搬出宿舍之前同宿舍住的同学,开门的女生叫陈棉,展小怜人认识啊,展小怜睁大眼睛问:“咦,大棉啊,东西都收拾好了,你们不会来很久了吧?”

    陈棉招呼展小怜进:“进来坐吧,我们昨晚上就到了,你不是要跟我们一起走的吗?怎么没看到你人啊?”

    展小怜嘿嘿一笑:“有点事,耽误了,差点来不了,所以慢了。对了,傻妞来了没啊?”

    陈棉摇摇头:“不知道呢,也听不懂他们说话,吃饭都是把东西上门的,我们都在屋里待了一天了。”

    展小怜听了抓抓头,又寒暄了几句回房间,一路颠簸,展小怜困乏之极,这会总算脚落了地,这觉也好睡多了,晚饭都没吃,直接爬床睡觉,结果,展小怜正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房门被人给强行踹开,燕回进屋,连人带被子直接给扛走了——

    题外话——

    此万更美妞们可直接道谢简小妞,刺激所成。

    为表感谢,美妞们都支持下简小妞的新文《婚前婚后,大龄剩女》,要首页搜索文名或作者名:简思,此妞神人,日日万更,拍扁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