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4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头晕脑胀的被人丢到了另一张床上,她迷迷糊糊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坐在床上抓头发,打着呵欠问:“干嘛呀这是?”

    燕回这房间的装饰摆设明显比其他人房间的级别高,还不是高了一个两个档次,展小怜无精打采打呵欠的时候就想了,帅哥大叔这是看人上菜啊,她们几个千里迢迢的跑过来给他老婆庆祝的穷学生估计住的房间是所有人里面最次的了。燕回这死货住的怕是最好的。

    展小怜这是困了要不然肯定能批上一会,她迷糊了一会,身子一歪直接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就睡,还没睡几分钟呢,燕回从门外回来,身后还跟着手里端着托盘的黑人奴仆,他过对着她的小脸拍了好几下:“妞,妞,起来。”

    展小怜逼着眼问了句:“干什么呀?你自己不睡也不让人睡是不是啊?”

    燕回用手扒拉展小怜的眼皮:“你给爷起来!”

    展小怜慢吞吞的翻了个身,背朝燕回继续睡,燕回伸手托盘里拿了冰镇过的水果往展小怜的嘴里塞,展小怜就是这样被冰醒的,她一醒就炸毛了:“你干什么?有病啊?没看我在睡觉?!你妹的……”

    燕回伸手搂着她的脖子,把展小怜往自己面前拖,继续往她嘴里塞食物,一边塞一边说:“爷想说有病的是妞才对,这一天没吃东西,也不觉得饿?别饿死在爷的床上!”

    展小怜真是气都气饱了,伸手把燕回往她嘴里塞的手给推开,大怒:“你想弄死你直接掐死就算了,用得着找这种下三滥的法子?就是想让我死也每个好死相,让人家嘲笑我是吃东西噎死的吧?”

    燕回直接抓着她的头发继续拖过来:“爷就是想噎死你,要是不想死就自己坐起来乖乖吃完了再睡。”

    展小怜的嘴巴被塞的鼓鼓囊囊的,她瞪着燕回,小脸都狰狞了,含含糊糊的说:“关你什么事?我要回我自己房间……”

    展小怜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打算把腿放到地上,光着脚回,结果燕回伸手一推,展小怜重新坐到了床上,“给爷坐下!哪都不许!”

    展小怜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下,这瞌睡虫也爬走了一半,气鼓鼓的把两条白嫩嫩的小腿垂在床边晃荡,嘴里还在嘀咕:“凭什么呀?你是我什么人啊,管我……”

    燕回当没听到,伸手把奴仆手里的托盘接下来,对那奴仆抬抬下巴,奴仆没明白,更不了解燕大爷的意思,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展小怜抬头看着那奴仆,然后慢吞吞发了一个音节出来,那奴仆一听,对着展小怜鞠了个九十度的躬,然后退了出。燕回斜眼看着展小怜,问:“你跟那东西说了什么?”

    展小怜主动伸手拿食物吃,一边吃一边说:“没说什么,就是请他出。”

    燕回嗤笑:“你学的是什么?学那么多说话的方法能吃?”

    展小怜翻白眼:“不能吃,最起码跟人家交流沟通没障碍。”

    燕回气冲冲的拿起一根香蕉,皮都没剥,往展小怜嘴里一塞,阴着脸说了句:“吃死你!”然后站起来踢开凳子,走了。

    展小怜:“……”伸手把香蕉从嘴里拿下来,对着被燕回“咣当”一声关起来的门吼了声:“有病啊?”

    明明自己有房间,偏偏回不来,在燕回那装修的好的不像样的房间里睡了一个晚上后,展小怜说什么也要回,她不想让傻妞知道这事,这要是真知道了,展小怜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第二天一早,展小怜就盘算着摇回,她跑回的时候燕回刚好不在,她自己一个人,怀里抱着被子就跟小偷似的溜了回,刚倒在床上,就听到外面有穆曦的声音,展小怜一骨碌坐起来,穿上拖鞋就冲出,果然看到穆曦还是风尘仆仆的样子站在门外走廊上跟她班上的同学说话。

    穆曦一抬头看到展小怜从房间里伸出头看着她,顿时尖叫一声:“胶带!”

    展小怜倒背双手,晃到穆曦面前,“这地方可真难来,知道我飞了多长时间吗?我这腰酸背痛的,都快死了。”

    穆曦自己就是这么来的,她当然知道有多难受,可人家是奔着她来的,穆曦总不能说自己跟他们一样吧?她心虚的说:“大家不要恼火呀,你们要是生气……”穆曦眨了眨眼睛,说:“就找李晋扬,都是他出的主意!真的!”

    展小怜跟穆曦那几个同学默默的扭过头,谁敢找帅哥大叔的麻烦啊?这妞谁说她傻了?展小怜拉拉穆曦的衣服:“刚来是吧?赶紧洗个澡换身衣服,你可是新娘子,赶紧吧。”

    穆曦“嗯嗯”点头,“胶带,那我走了哈,我待会来找你们,我肯定很快就回来。”

    等穆曦走了,大家分头回屋里,展小怜觉也不睡了,跑洗脸刷牙,换了套清凉性感的夏装,沙漠里的气温反复无常,早晚冻死人,中午晒死人。展小怜起的晚,这会都十点多了,天气正往热的时候转,展小怜换好衣服就跑隔壁敲门,陈棉就住在隔壁,拉开门让展小怜进来,“曦宝还没来,你吃过没?我这边还有点吃点你要吃吗?”

    展小怜往陈棉床上一坐:“我那也有,早上不吃了,昨晚上吃多了,都拉肚子了,他妹的。”

    陈棉一看就是那种家教很好性格温柔的女生,在展小怜旁边坐了下来,“可能是水土不服,你得小心点。蓝蓝她现在就是水土不服,脸上起红点呢。”

    展小怜伸手捏着一块小蛋糕往嘴里塞:“司蓝是吧?你们班上人来了不少呀。对了,你们是不是中间也转机了?花了多长时间?”

    陈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上飞机就睡着了,好像总共花了有一天两夜这样。对了小怜,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人告诉你们不要轻易出城堡?好像说沙漠里蝎子毒蛇什么的特别多,关照让小心点呢。”

    展小怜摇摇头:“没人跟我说呀,那大家小心点就成。这城堡看这样子不短时间了,人气多的地方这些毒物多不到哪里的。”

    陈棉“嗯”了一声说:“估计人家忘了跟你说了,反正小心点就没事。”

    两人正说着话,门外有人敲门陈棉过拉开门,是穆曦原来宿舍的另一个同学司蓝,她探头一看,一边抓脸一边说了句:“展小怜你也在啊?”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还真发现她满脸红点:“这反应怎么这么严重?”

    司蓝一脸惆怅的说了句:“主要是我大姨妈刚好来了,每次来大姨妈我脸上就会起痘。这次更严重了点,估计等大姨妈走了我这脸也就好了。”

    展小怜有点幸灾乐祸的说:“哟,这么说我命好,我大姨妈刚走,卫生棉都不用带了。”

    司蓝郁闷了:“我就带了一包预防的,结果刚好赶上了,我还得省着点用,用完了就麻烦了。”

    女生到一块的话题也就那几个,三个人正聊了一半的卫生棉,又有两个女生敲门找了,结果五个女生在一块聊的话题就更广泛了,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男人,其中一个女生突然打断大家的谈的男明星举着胳膊嚷道:“唉唉唉,我跟你们说,我刚才从我房间窗户往下看的时候看到一个美男,那真的是美男,那脸长的,绝对秒杀你们说的这些明星,活生生的啊,哎哟,要不是因为我住的是在四楼,我都想直接跳下搭讪了……”

    展小怜翻个白眼:“已婚,别想了。”

    女生的瞪大眼睛看着:“哎,你认识?”

    展小怜点头:“你说那人是傻妞的干哥哥,都熟透了,已婚人士。喜欢骚包的装单身骗人家小姑娘。”

    大家本来还挺有兴趣的,结果听展小怜这样说,顿时十分失望,结了婚那肯定没戏了,别的说,就看那人的长相就知道,老婆绝对是美女。

    几个人兴高采烈的聚一块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有人过来敲门,说是穆曦小姐让过来带路的,展小怜跟几个女生一起跑找穆曦,穆曦已经洗的干干净净换了件漂亮的衣服,盘腿坐在铺了地毯的垫子上,面前放了一个花纹形状皆十分精致的圆形矮脚桌子,矮脚桌上摆满了各种瓜果,很多都是大家平时根本见不到的。穆曦对着展小怜她们招手:“胶带大棉蓝蓝小可……过来过来,我刚刚吃了个可好吃的东西,你们快过来尝尝。”

    几个女生围着穆曦团团坐下,展小怜趴在水果堆里一边吃一边坏笑着提醒:“傻妞,你少吃点,水果吃多了万一把你大姨妈招来就悲剧了。新婚夜呢,老话怎么说来着?”

    司蓝跟着接了句:“一夜值千金。”

    展小怜拍大腿:“司蓝你真相了。”

    屋里也没其他人,门口站着的黑人奴仆也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李晋扬又不在,几个人都逮着穆曦傻乎乎的调侃她,展小怜话音一落,然后几个女生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就数展小怜的笑声最猥琐,穆曦可怜巴巴的举着手里的水果,“胶带,你们太坏了。”

    展小怜笑趴在地上:“傻妞,等帅哥大叔回来,你跟他告状呗。”

    穆曦嘟着红艳艳的小嘴,从鼻孔眼里哼了一声,委委屈屈的说:“你们欺负人。”

    陈棉赶紧出声:“好了好了,我们曦宝现在可是准新娘子,不能让新娘子不高兴,大家都赶紧打住哈。”

    说的新娘子,几个人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结婚的事,结果几句话说下来,穆曦睁着她妖精似的大眼茫然的问:“那我是不是不该结婚啊?我都我不想结婚了,可是李晋扬一直不高兴,你们都说我结婚早,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展小怜翻白眼,一戳穆曦的脑门:“什么怎么办?安安分分当你的新娘子就行了。我倒是想结婚找个铁饭碗,可惜没那个命,傻妞你就别刺激我的脆弱的小心灵了。”

    陈棉跟着说了句:“可不是,曦宝你可别乱想,我们这是想碰碰不到,要是能碰一个李先生这样的,怎么我都给赖上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反过来说,穆曦这才消停。

    其他人来的早,而且都歇了一夜,穆曦刚来,就路上睡了会,也没来得及休息,说了一阵就开始犯困。展小怜一看她眼睛下都隐约看到黑眼圈了,赶紧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嘴里,招呼其他人起来:“看看傻妞的黑眼圈都出来了,赶紧让她睡觉,我们都回吧。新娘子一定要妹妹的才漂亮。”

    大家一看,纷纷站起来,让穆曦赶紧睡觉,展小怜跟陈棉的房间挨着,她回以后没直接回自己房间,而是跟着陈棉进她屋了,还笑嘻嘻的跟陈棉说:“大棉,你收留我一会,我一个人在那边都没人说话,难受死了,人生地不熟的,你就可怜可怜我,等要睡觉的时候我再过哈。”

    展小怜这肯定是有目的的,谁知道燕回那二百五是不是突然又抽风过来找她?展小怜都怕了他无所顾忌搞事的动静了,完全不顾外人怎么看。

    还别说,展小怜在陈棉屋里呆着的时候还听到有一阵那边一直有人敲门,后来还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最后一次貌似还有人拿了钥匙开门,然后走了。

    陈棉靠在床头,学校的书拿过来看了,过来都是请假的,课上不了只能自己补,展小怜听着外面的动静算着时间,然后跟陈棉摆摆手:“大棉,我回睡觉了哈,拜拜。”

    展小怜回自己房间以后还是偷偷摸摸的,先探头看了下,发现没人迅速的开门闪进,连灯都没开就直接爬被窝躺着睡觉,就这么一会时间跑进来的,谁都没看到,人家还以为没人进过呢。

    好歹,展小怜在自己屋睡了一晚上了。

    当然,也就这一晚,第二天天还没亮展小怜的房门就被人砸的震天响,隔壁陈棉被吵的都忍不住开门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高个子男人在一下接一下的砸门,用手就算了,后来干脆脚都用上了:“展小怜,再不开门爷就卸了你的门!”——

    题外话——

    万更?渣爷木万更。

    摆造型,倚门,嘴刁便便妞,美妞出来哄爷高兴爷万更,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变渣了……刷一百遍牙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