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5章 抓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声音太震撼了,陈棉扭头看了看两边,这会还早,大部分都在睡觉,他这么砸下估计周围的人都被他砸醒了。陈棉伸手抓了抓头发,忍不住说了一声:“你找她有事?她睡着了吧?昨晚上挺晚才睡的……你要不要打她电话看看?肯定睡死了,我听她说累死了什么的。”

    燕回正砸的过瘾,扭头看了陈棉一眼,陈棉一看到这人的脸顿时被惊艳了一把,只不过因为的性格原因所以她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说完了,陈棉就感觉到那美男看着自己的目光就跟自己是光着似的,视线可以媲美x光线,把陈棉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时间还早可外头已经亮了,陈棉被燕回看的一哆嗦,那脸让陈棉心里有种这人是聊斋里男狐狸精的错觉,正想着自己是不是遇上鬼了,抬头看到那美男停下手里敲门的动作,晃晃悠悠的往陈棉的房间门口走,。

    陈棉一看他过来,那小心肝都跟着加速的跳了,陈棉是那种十分低调的富家女,父母虽然离婚但地位都不熟,她也从来没跟人说过自己父亲是摆宴的高官,母亲是一个富豪家族的继承人,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走淑女路线,母亲是严格禁止在上学期间跟男生有超于普通同学的关系的,所以对陈棉来说,异性,特别是长得好看的异性她很少机会接触。

    陈棉手脚都有点麻,她身上就穿着夏天那种很清凉的睡衣,她本来还没打算说话,实在是那接二连三的砸门声吵的她睡不着,所以才好心出来提醒一下,结果陈棉发现这美男貌似有勾搭她的嫌疑。

    眼看着燕回都要走到陈棉面前,陈棉手脚差点都软了,她是个女生啊,是个很少有机会接触到异性的女生啊,这会一个绝世美男往她面前凑,陈棉这么闷的性子她都心跳加速了,她低着头,嘴里结结巴巴的又说了句:“那个……展,展小怜应该在的,你在敲敲吧……”

    说完,陈棉“咣当”一声把门给关上了,绝对不能说话,美男声音妖是妖了点,可还是很好听,要是这美男跟自己说话了,陈棉都怕自己会爱上。

    燕大爷就是抱着勾搭女人的心情过的,结果那女的直接把门给关上了,对于这种鸡肋型的女人,能上一次燕回当自己是偶尔换个口味,没上也没什么损失,陈棉关了门,燕回直接折回又开始砸门,砸了又踹了门还没开,燕回直接让人来卸。

    结果,门卸了一半的时候展小怜醒了,她做了个梦,梦里有个神经病一直拿一把假枪对着她“哒哒哒”的打,那声音一直不停,吵的她都抓狂了,再然后她就被噼里啪啦砸门的声音给吵醒。

    展小怜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觉得就是自己的房间门口传来的,她光着脚下地,站在门口发现自己的房门已经被人卸下一半了,她眨了眨眼,问:“你们俩在干什么?”

    卸门的就是燕回的狗腿子,一看到展小怜醒了,赶紧扭头对着外面说了句:“爷,展小姐好像醒了……”

    然后,展小怜就看到手里还举着快掉下来的门的那两个保镖有点抱头鼠窜的架势,燕大爷在后面对着他们俩踹:“谁让你们把门给卸下的?不知道客人要安分?有你们这么当客人的?给爷装上!”

    两个保镖:“……”

    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不忍看那两保镖一脸苦逼的表情。

    门又被噼里啪啦给装上了,展小怜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装的,等装好了,燕回直接走了进来,走到展小怜旁边踢踢她的腿:“昨晚上哪了?不知道爷找你有事?”

    展小怜一边抓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打了个呵欠,慢吞吞的走到床边,往床沿上一坐,身体一仰躺到床上,无精打采的说了句:“找傻妞聊天了。爷找我有什么事?至于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来卸我的门吗?”

    燕大爷大怒:“爷都教训过那两蠢货了!”

    展小怜掀了掀眼皮,说:“爷这是管教无方啊,没经过爷的同意敢随便卸人家门,这是不是该剁手跺脚了?”

    燕回翻身压到她身上:“妞,你想死?”

    展小怜还是那副表情,嘴里说了句:“爷,我们当初说好的三个半月,时间是不是到了?”

    燕回压在她身上,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拨开挡在她眼睛上的头发,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下,邪笑:“爷不识数,到了?爷怎么不记得?”

    展小怜呼一下睁开眼睛,“喂?!”

    燕回继续邪笑:“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这小脸上就跟带了假面具什么,怎么变脸变的这么快?”

    展小怜听了他的话才慢吞吞的重新闭上眼睛,随口说了句:“我可没变什么脸,我们这是说好的。”

    燕回就跟哄小孩似的说了句:“对对,是说好的,爷没说不是说好的,爷是说爷记性不好,不记得。你紧张个什么劲?”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总觉得不踏实,半响说了句:“爷,您老人家不会跟我耍赖皮吧?”

    燕回啥话没说,低头就堵住她的嘴一顿啃,啃完了邪笑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天仙美女了这是?”

    展小怜撇嘴:“哪敢呢?我这是跟爷确认下,免得出了什么岔子。对了爷,要是我没记错,明天是最后一天了,您老有没有什么想跟我交待的?”

    燕回的手从展小怜的衣服下摆伸进来来回回的摸:“这个呀,等到了明天再说,今天,还是享受的时候……”

    展小怜伸手挡在他面前:“爷,这一大早的,总得让我休息吧?我这休息不好,今天一天不是都没法享受了?”

    燕回慢吞吞的爬起来,伸手捞在她腰上,另一手直接操起她的腿,把展小怜整个人都抱了起来。脚一悬空,展小怜伸手就搂住燕回的脖子,“爷,你这是要吓死我呀?”

    燕回抱着展小怜就要出,结果展小怜嚷:“衣服衣服,我的衣服!”

    燕回回头,看到床头柜旁边放着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燕回抬抬下巴,问:“那个?”然后走过,“自己拿。”

    展小怜一手搂着燕回的脖子一手把衣服抓起来放进怀里,抬头看着他的下巴说:“爷,您老这是有力气没处花是不是?给我双鞋我自己乖乖跟着您老走不好?”

    燕回邪笑:“还真说对了,爷就是有力气没地花。”

    展小怜竖起大拇指,说:“爷,你那老这是找虐型的。”

    幸亏这一大早的走道里都没人,这要是有人看到了,展小怜觉得是人的都知道她跟这货的不正当关系了,燕回到了自己房间伸手把展小怜给丢到了床上,展小怜自动自觉的往床中央爬,边爬边说:“爷,我困死了,我绝对要睡到自然醒,您老要是吵我,我可会生气的,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燕回站在电视机前面端着杯子喝水,听了展小怜的话随口问了句:“哟,妞这是打算杀了爷?”

    展小怜阴测测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杀了爷可是便宜了爷,我是直接阉了爷。”

    燕回:“……”扭过头,默默的继续喝水。

    展小怜躺下后,翻个身,趴在床上,歪着脑袋闭上眼睛,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燕回放下杯子,回身,展小怜睡的正熟,他踩着拖鞋,慢腾腾的走过,然后在床沿边坐下来,微微抬着下巴,从侧面勾勒出一条线条流畅的曲线顺着微微敞开领口蔓延下,细长的眼中萦绕着唯有他自己才看懂的情绪,目光直直的落在展小怜的脸上。

    房间异常的安静,安静到听得到展小怜发出的浅浅呼吸,熟睡的展小怜伸手在裸露的大腿上抓了两把,顿时抓出几道交错重叠的抓痕,她翻个身,原本对着燕回的脸蛋因为这个翻身动作,落在燕回视线里的是她黑漆漆的后脑勺。

    燕回看着,半响,突然嗤笑一声,伸手,绕过展小怜的脸蛋,伸手在她脸上狠狠捏了一下,展小怜“嗷”一声跳起来,一翻身看到燕回坐在床边,她的脸还在疼,不用想知道肯定是燕回用东西打她的脸,想都没想,展小怜伸手对着燕回的脸一抓,燕回的脸上顿时出现四道抓痕,展小怜那锋利无比的小爪子上还贴了假指甲,这一抓后,抓痕最中间那一道还慢慢渗出了血。

    抓完,展小怜倒头继续睡。

    燕回慢条斯理的伸手一摸,手指上沾了血迹,他垂眸看着手指上血,半响后站起来,拉开门,慢吞吞的晃了出。

    天色微白,远处一片金黄,日出过早的出现,燕回站在顶楼的位置,看着茫茫的沙漠,远处时不时有活物跑过,他安静的看着,脚下是一地的烟头,他伸手丢下手里的半截香烟,用脚一踩,站着未动。

    雷震就站在顶楼的空间,把足够的空间和时间留给他。雷震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直接告诉燕爷的心情跟展小姐有关,没办事,他都习惯这么认为了,能那么运用自如的操控燕爷心情的人,迄今为止也就展小姐一个,偏偏,还是个没有美艳到人见人爱程度的一个普通小妞。

    其实雷震有过想打听一下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让燕爷闹心的事,不过,这个想法在发现燕爷对展小姐变态的独占欲又严重以后,还是放弃了,雷震担心自己还没查出点什么消息来,自己就被燕爷剁成十八段喂狗了。

    昨晚上燕爷派人找过好几次,不过每次都没人,燕爷就站在这个地方站了大半夜,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沙漠的晚上还冷的要死,雷震都担心燕回会不会生病了。

    雷震觉得吧,燕爷跟展小姐,就是两个相互折腾的主,一个比一个想把对方整到低头臣服,偏偏这两人都不知道什么是臣服。雷震现在对燕爷跟展小姐之间的事,是啥都不敢插手,不定什么时候就一把火烧到他头上,雷震觉得自己还是低调点为好。

    穆曦昨晚上在大家临离开的时候说好过找她们的,结果一大早她兴致勃勃的跑过来找,发现自己最想找的展小怜竟然不在,穆曦有点傻眼了,挨个把人家房门的敲开追问:“你们谁看到胶带哪里了呀?”

    穆曦自己是个路痴,对陌生地方还不敢乱跑,一听大家说不知道哪了,一下子就急了,就想让大家一起帮着找,结果一个个都不愿意,都是在睡梦中被穆曦给吵醒的,一个个都打着呵欠回补交,这城堡是谁的呀?是穆曦她准老公李晋扬的,怎么都丢不了,也就她怕人家迷路了。

    穆曦急的团团转,她是真的急,因为昨天晚上李晋扬回来还跟她说,在城堡里玩身后要带人,不能自己乱跑,城堡毕竟大,房间多,人也多,别迷路,而且,沙漠外面还有很多蜥蜴毒蛇蝎子之类的带剧毒的动物,很危险,穆曦自己很紧张,还跟李晋扬发誓保证不往外跑,结果现在胶带不在屋子里,胶带平时就喜欢玩,胆子也比她大,是不是她一大早跑出玩了?

    穆曦自己一个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也不敢跑更远的地方找,周围奴仆说话她也听不懂,穆曦就担心的要死。

    展小怜其实没乱跑,她一觉睡到太阳晒死人,喝了一大杯水以后就饿了,盘腿坐在地上趴水果盘旁边吃了一堆,吃饱了她就想回自己屋,结果刚开了个门,燕回站门口了,展小怜对着燕回笑嘻嘻的伸爪打招呼:“哟爷,我正打算找您拉人家呢。”——

    题外话——

    月票150万更,爷表示妞们期待已久的蛇就会出现,握爪,渣爷v587不解释,解释也解释不清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