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6章 蛇蛇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那小嘴里说出的话就没几句是真的,燕回晃悠悠的朝她走了两步,伸手一捏她的小脸,说:“妞你这小嘴就是专门用来忽悠爷的,别以为爷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子里装了什么,打算找爷?爷看你是打算甩爷差不多。”

    展小怜挥舞着小手抗议:“爷,爷您老人家可不能以小让这些度君子之腹!”

    燕回继续捏着她的脸:“爷看妞这人小的都不能再小了。”

    展小怜把燕回的手从自己的脸蛋上拉下,撇嘴:“爷想骂我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胳膊就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说:“找爷什么事?爷来了。”

    展小怜跟着他步伐踉跄,嘴里还在嚷嚷:“爷,爷您老干什么呢?这一大早的好歹出透透气呗。关屋子里多无聊,您老说是不是?”

    走了几步燕回停下来,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问:“想出转转?也行,那爷就勉强答应陪着你出转转。”

    展小怜暗自撇嘴,谁稀罕要他陪。

    出了门展小怜就不让燕回碰,别说搂着,就算是挨着走都不行,展小怜缩着脖子一路小跑的往外头跑,城堡里面不定什么地方就能碰到熟人,她就是一门心思往外头跑,蛇啊虫啊什么的,哪那么容易碰到?

    展小怜在前头跑,燕回跟在后头晃,还说呢:“妞,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后面有鬼追你?”

    展小怜头也不回的回了句:“鬼到没有,兽到有一只。”

    到了城堡门口,守门的奴仆很尽职,手脚并用的跟展小怜打手势,嘴里还依依呀呀的说着话,展小怜抓头:“说什么呀?听不懂呀。”

    燕回过来一看展小怜被拦住了,什么话没说,让身后跟着的保镖把那五六个守门的给拖到旁边打了一顿,带着展小怜走了出。也没走远,就在城堡周边地方看了看,燕回还想看下地形和位置,总觉得城堡的位置有点怪,怎么偏偏选在这个地方了?荒无人烟的,水和食物的供给都有花费大力气,生活成本太高,有点得不偿失啊。

    燕回对李晋扬的了解,就是这种亏本的生意李晋扬不该做,可是他偏偏做了,这就让燕回觉得不对头。难得二人世界,燕回让其他跟来的人等着城堡门口,自己揪着展小怜的头发直接出。

    展小怜鼓着小嘴,把自己的头发解救下来后,就这边看看那边瞅瞅,见燕回还往城堡后头走,她就在原地蹦踧吓唬人:“爷,听说附近蛇出没,小心蛇咬你!”

    燕回嗤笑:“蛇?爷倒要看看那条蛇有这胆子。”

    展小怜翻白眼:“爷,您老刚来没几天,这沙漠里的蛇可不认识你老人家,您老还是乖乖回来,省的真碰到蛇。先说好了,要是您老被蛇咬了,我可不管你的哈。”

    燕回回头白了展小怜一眼:“没良心的丫头。”

    展小怜看他还往后走,犹豫了一下,光着两条小腿撒丫就往燕回旁边跑,一边跑一边喊:“爷,您老能不能别再走了?我这穿的露胳膊露腿的,我会被晒黑,回呗。”

    燕回一直往后走,展小怜也不跟了,扯着脖子对燕回喊了一句:“爷,那您老人家慢慢逛哈,我先回啦。拜拜!”、

    说完,展小怜快乐的转身就跑,结果燕回几步追过来,直接掐着她的后脑勺带着一起往后走:“你跑什么?难得跟爷出来转转,陪着爷一起走。”

    展小怜气死了:“我这晒的脸上都冒油了。我还没抹防晒霜,我要回了,要不然我会晕倒的。”

    燕回直接说了句:“晕了爷背你。”

    展小怜大怒:“谁稀罕?我要回家睡觉!”

    燕回蹂躏展小怜的小脸:“你是猪吗?整天就知道睡觉。”

    展小怜伸爪抓燕回的脸:“谁害的?”

    燕回轻而易举的抓着她的手别在她后面,强行搂着她往前走,“妞,乖乖听话,爷今天心情不好,你得顺着爷一点。”

    展小怜偏头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来最后一天,乌溜溜的大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然后点头,说:“爷,那您老别走太远,这可是沙漠,万一碰到怪物什么的,那可就麻烦了。”

    燕回边走边笑:“你还当演鬼片?”

    展小怜翻白眼:“我这是小心谨慎。”展小怜知道了,刚刚她就不该说要出来走走,出来发现了在城堡里面会碰到熟人,城堡外面有点危险,她就该乖乖呆在里面看电视,实在不行玩游戏也行,这下好了,被逼探险了。

    随着燕回带着她越走越远,展小怜这心里就有点慌,她不喜欢这种不在掌控的感觉,走到一半站住不走了,指着前方跟燕回说:“爷您老看看,这城堡大着呢。再走下,咱俩就都走不回了,别好好的死在这了。”

    燕回跟着她站住,转身在她面前站定,说:“瞧你这胆小的,真的不走了?”

    展小怜点头,坚决的点头:“不走了,打死我也不走了,我要回了,陪您老走这么远路,我的脚都疼了。”

    燕回往外走了几步,看着这片面积广袤的绿洲,在仰头看看那座高高在上的城堡,心底的不爽真是到家了,就想着哪里能弄到炸药,直接点燃了扔进能炸哪里炸哪里算了。

    由于展小怜的坚决抗议,两人结伴沿着城堡的外沿往回走,展小怜就是巴不得赶紧走回,燕回就是磨磨蹭蹭的边走边看,老凑到展小怜身边让她看远处的沙漠。

    燕回伸手搂住她的脖子,指着前面一个土丘说:“妞,你看那像什么玩意?”

    展小怜扫了一眼,翻着白眼回了两个字:“咪咪。”一边走一边继续说:“爷您老人家的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这个吧?土丘也能看出像什么。”

    燕回邪笑:“妞,爷怎么觉着你说的是你自己?爷什么时候说像那玩意了?照爷说,那玩像馒头,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要脸就别否认了,否认了就不是爷的风格了。”

    展小怜一个劲的往前走,燕回把她给拉住:“你走那么快干什么?这青天白日的,你还怕爷吃了你?”

    “我不是怕你,我是怕蛇啊,虫啊,蜥蜴啊之类的东西……”展小怜真是一鼓作气往前走的,她的腿都快走断了,脚上穿的还是夏天的高跟凉鞋,这会脚疼的不行。

    回的路程走了一大半,展小怜一抬头看到了前方拐个弯就是城堡的大门,这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这都看到大门了还怕啥呀,鼓起的尽头瞬间泄了下来,拖着两条腿都快走不动了,扭头看到旁边长着一棵又高又大的仙人树,下面还被人搬了块石头上,仙人树的体积还挺宽,这会刚好挡住了石头那边的阳光,展小怜立马朝着那棵树走过:“爷,您老要是就先进,反正我要歇会了。”

    说着,展小怜一屁股坐到了那块石头上,石头没放平,展小怜坐上以后还能像躺椅似的摇来摇。

    燕回的身上看不出一点倦意,体能的问题在这会就体现的很明显,见展小怜累的跟死狗似的不走了,燕回慢悠悠的走过,在她对面站住脚,伸出一脚踩在石头上,一使劲,那石头还摇了下,“哟,妞,你还真会选地方,这可是免费的摇椅。”

    展小怜打了个呵欠说了句:“看不出来爷还知道摇椅什么的,我还以为您老人家啥都不知道呢。”

    燕回顿时露出一脸的邪笑:“其实爷知道最清楚的可不是玩意,爷知道的是那种可以助性的,妞什么时候跟爷试试?”

    展小怜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兴趣。”

    踢了踢石头,燕回在展小怜旁边坐下,说:“妞,商量个事。”

    展小怜警惕的斜了他一眼:“什么事?”

    燕回点了点食指:“那个什么期限的……”

    燕回话没说完,展小怜里面吼了出来:“爷,你要赖皮?!”

    脑袋一晃,展小怜捂着脑袋怒视燕回,燕回缩回推展小怜脑袋的手,“爷什么时候说要赖皮了?爷是说商量,商量!”

    展小怜嘟嘴瞪着他,不吭声,燕回继续说:“期限到了是吧?那成,到就到了,不过,”他顿了顿,才说:“别给爷找野男人!”

    展小怜:“噗——”

    燕回阴测测的扭头看了她一眼,说:“爷说,不准找野男人!”

    展小怜瞪大眼睛:“凭什么啊?”

    燕回伸手捏着她的手腕:“凭你还是爷的女人!”

    展小怜的眼睛瞪的更圆了:“哦——你要耍赖皮!”

    燕回松手,大刺刺的说:“爷可没耍赖皮,期限到就到了,爷可没说过赖。爷现在是跟你商量,不准找野男人。”

    展小怜就跟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你好意思说?!这是商量吗?不准找野男人,这是商量?这明明是命令!凭什么呀?”

    燕回别过头,重复:“爷就是商量!总之,不准找野男人!”

    展小怜有种要吐血的感觉:“这事没得商量,我对您老人家的商量完全没兴趣,我们当初说好的,期限到了,就是完全断了,没关系了,藕断丝连什么的不适合咱俩。”

    燕回当没听到,继续说:“要是让爷发现你敢找野男人,看爷怎么收拾他。”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呼啦一下站起来就要走,燕回伸手拉住,往下一拉:“坐下!”

    被他这样一拉,展小怜差点坐地上,她绷着脸,挪到石头上坐好,手托腮不说话,燕回开口:“没兴趣,爷有兴趣就行,爷的女人,没爷的话,爷看谁敢接手。”

    展小怜勃然大怒:“你妹的,你不要脸,你这就是明摆着耍赖皮!”

    燕回抬着下巴,直接说了句:“爷都说商量了。”

    展小怜:“没的商量!”

    燕回冷笑:“爷说了算!”

    展小怜伸手按着胸口,小胸脯被气的一起一伏的,突然一下窜起来,张牙舞爪的对着燕回扑过,嘴里还发出一声狮子吼:“算你妹!你死吧死变态——”

    燕回身体一仰,直接倒在石头上,展小怜本来就是往燕回身上扑的,燕回这一主动,两人一上一下直接叠加在一起倒在石头上,那石头本来就是摇摇椅样的不稳,展小怜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上下来上下来的,结果这会多了一个燕回,两个人的重量让那石头呼啦一下一压到底。

    展小怜的手还是掐在燕回的脖子上的,小脸气的通红,还没来得及抬头,展小怜突然发现眼前闪过一根棍子,她头也抬的伸手抓那棍子准备用那玩意往燕回头上砸,手还没碰到燕回突然吼了一声:“展小怜!”

    展小怜本能的抬头一看,伸出的手僵住,一条色彩鲜艳的沙漠蛇正高高抬着头颅看着展小怜,沙漠蛇的下方,和蛇身纠缠的是一条被压的血肉模糊的死蛇,看样子刚死不久。

    如果展小怜没猜错,这两条蛇可能是刚好躺在石头下面,刚刚她往燕回身上扑的时候,石头的重量压在了其中一条的身上,把那蛇压死了,另一条侥幸逃过,这会正往紧紧的盯着展小怜。

    燕回躺在石头上,那蛇就悬在他的头顶上,他跟展小怜说话:“别动!不许动!”

    展小怜一动不动,乌黑的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突然说:“爷,你说这种蛇是不是剧毒蛇?”

    原本虚虚扶着展小怜的手猛的扣紧她的腰,燕回盯着她的眼睛,“妞?!爷说了不许动!”

    展小怜眼睛一眨不眨的跟蛇对视,然后说:“沙漠里的蛇应该都是剧毒蛇,这种不知道是不是沙漠里最毒的那一种呢。”

    眼前毒蛇花纹异常艳丽,极为漂亮,展小怜看着它身上的花纹,说:“爷,您老说我要是被蛇咬死了,这死法不算太丢人是不是?”

    “展小怜!”燕回咬牙,“不许动!”

    展小怜慢慢的伸手掰燕回扣着她腰身的手,说:“爷,我们跟它这样这样僵着也不是回事啊,总得有人动了吸引它的注意是不是?爷,看在我这么拼命的份上,跟您老人家商量个事,如果我要是中了蛇毒似的,那我绝对是为了舍身救人死的。您老得给我想法子弄个舍己救人的荣誉,另外,看在我救了您老一命的份上,照应下我老爸老妈,别让人欺负他们,成不?玩意我要是能活下来了,爷,您老看在我舍身救您老的份上,高抬贵手别跟我一般见识,成不?”

    “展小怜!爷说不许动!”

    展小怜拼命掰燕回的手,可燕回的手劲得多大啊,展小怜根本掰不动!而且,两人还是暗中较劲,动作一大蛇被惊动就麻烦了,展小怜咬牙,停下手说:“爷,您老要是这样,我可就动手抓它了……”

    展小怜话未说完,燕回打断:“你想死?!”

    展小怜高高在上的看着燕回,然后对他一笑,本来使劲掰燕回的手,现在突然松开。

    燕回一愣,“妞!别做傻事!别动……”

    展小怜移开视线看向那条蛇,燕回原本掐着她腰的手立刻松开要抓她的手,展小怜原本趴在燕回身上的,燕回一松手,她立刻趁着这机会直接往石头的侧面滚,人类护头的本能让展小怜尽可能的把脑袋往边上躲,腿就完全顾不上了。

    那蛇身从展小怜大幅度移动的时候跟着就起伏追踪过,以最快的速度在展小怜暴露的最彻底也被忽视最彻底的小腿肚快速的咬了一口。

    展小怜“哎呀”一声吼,后直接全是麻木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妞?!”燕回以一个飞铲的姿势一脚踩在蛇身和地面呈九十度角的位置,蛇性缠人的本性瞬间绕着燕回的脚缠了过。

    燕回脚上今天刚好穿的是那种高帮的靴子,蛇缠上以后没有下口的地方,燕回直接伸手一把捏住舌头,拇指从蛇韧性极佳的下颚强行掐进,一咬牙,直接把蛇头和蛇身撕成两半,手一松扔在地上,弯腰从靴子侧边缘抽出一把刀,快速的割下身上的一半衣服,往展小怜腿边一跪,不管不顾的在她的脚腕处的伤口上,直接割了个十字型,紧紧的握住两端,对着被他挤的强行往外冒出黑色血液的伤口上,低头俯首。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