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7章 青城的那个燕回

第207章 青城的那个燕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城堡门口分散着不少人,正四处打探,刚刚从城门出一男一女到现在都没回,守门人开始着急了,要是再不回传到主人那里,最先倒霉的就是他们,觉得时间足够久了,六七个守门人就找来一帮人开始四处找人,燕回的保镖也候在那里,一看到那些黑人奴仆开始找人,他们跟着也都着急,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动,刚走了没几步,抬眼就看到展小怜不知道怎么的,刚要从地上爬起来,突然一下栽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大群人呼啦一下全往这边跑,老远就看到地上横着一条还在扭动的花蛇躯体,蛇头下连着一段蛇肉,一动不动,燕回一身尘土的跪在地上,两手紧紧的握着展小怜那条乌青肿起来的腿,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黑色的血。

    经验丰富的黑人守门隔着人群看到展小怜的姿势,立刻有人往这边跑有人往城堡里跑,寻找城堡里专门治蛇毒的本地医师。

    城堡里的医生被人喊了过,那医生手里提着一个医药箱,拼命往那个方向跑,野蛮的剥开人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蛇头辨识蛇种,然后快速的从药箱里取出一种药水,针管吸气药水,直接往展小怜身上注射,注射完了,又动作老道的上就把展小怜那条腿上的伤口更加用力的往一块挤,乌黑的血随着他的动作更加快速的往外冒,等冒了一阵后,他用俯身吸取的动作示意燕回继续。

    燕回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吸血,吸出的血“呸”一口吐在地上,黑色的血液浸入沙子中,液体快速被吸收,遗留下的有色物体看着就让人作呕。

    等燕回吐血一两口红色的血液后,那黑人医生用两只乌黑细长的胳膊重复做着一个动作,示意燕回把展小怜抱起来,燕回托着展小怜,想直接站起来,结果因为太阳底下晒的太久,站起来就是一阵眼花,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黑人医生不明就里,伸手就想好心的帮忙抱过展小怜,燕回抬头吼了一句:“滚!”

    虽然听不懂燕回喊的是什么,不过从燕回的脸上黑人医生看到了愤怒,他茫然的看看周围,有个人保镖忍不住对他摆摆手,又朝着城堡指了指,意思是赶紧往那边走吧,别帮忙了,没看他们这边贴身的保镖都没人敢说伸手帮忙的嘛?

    展小怜那样子比死了好不了多少,手脚往下耷拉,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她心脏还是跳的,燕回都以为她一句死了,他一边抱着展小怜嘴里一边说:“喂?妞?给爷睁开眼睛!爷让你睁开眼睛听到没有?爷答应了,爷都说答应了……别给爷装死……展小怜?!展小怜……”

    展小怜一丁点反应都没有,燕回扭头对着那黑人医生吼了一句:“你他妈是什么医生?不是打针了?怎么还不醒?”

    也幸亏那黑人医生听不懂,要是听懂了还不定怎么郁闷,这是暂时性的保命用的,真正的足量血清城堡里才有,他这会正手里托着展小怜那条被蛇咬伤的推,一个劲的让前面的人让路。燕回抱着展小怜,以无比快速的步伐往城堡大门冲进,进的一瞬间,燕回开始疯吼:“来人!来人给爷找个医生!”

    燕回以领先所有人的速度冲进,拖着展小怜腿的黑人医生是连滚带爬的跟进来的,燕回前面有个端着托盘倒霉鬼刚好当着他面前,燕回抬脚一脚踢翻,头也不抬的嘶吼:“人呢?都死绝了?快给爷抓个医生过来!”

    前方穆曦跟缠着李晋扬问展小怜了,她都找了一个早上了,结果一直没找到,穆曦心里就害怕,结果抬头就看到燕回怀里抱着个人冲进来,等燕回走近了,穆曦才看出她怀里的那个人就是展小怜。

    穆曦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燕回抱着展小怜从自己面前冲了过,李晋扬身后正向李晋扬汇报的城堡管家一看,什么话没说,快速的打开一个房间的门指引燕回把人抱进。穆曦都傻了,愣了好一会才要往那房间里冲,李晋扬一把拉住她:“乖宝!”

    穆曦的眼里都滚出泪花了,她指着那房间的门哭着说:“李晋扬,胶带怎么了?她怎么了呀?”

    李晋扬安慰的对穆曦笑了下,伸手摸摸了她的脸:“乖宝,别急!你进了反而碍事,我问问怎么回事。”李晋扬让穆曦站在原地,自己跟着进了那房间,伸手拉住一个跟着从外面进了的人问了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展小姐会这样?”

    那保镖一听,一擦额头的汗说:“展小姐被一条毒蛇给咬了。”

    穆曦跑到门口往里看,李晋扬一见急忙走了出,把她往远地方带了带:“乖宝,你同学被蛇咬了,没事,城堡里有准备,各种毒蛇的血清都有,每隔几天就会定期运送一批,不用担心。”李晋扬伸手拉住另一个人问:“看到有人给展小姐打过针吗?”

    穆曦又开始急了,“蛇?怎么会是蛇呢?哪里会有蛇呢?为什么会被蛇咬呢?我怎么没看到蛇?为什么胶带被咬了……”

    被拉住的是燕回的保镖之一,一听穆曦语无伦次的话,急忙说了句:“展小姐放心吧,那蛇已经被燕爷给撕了……”

    穆曦急的团团转,李晋扬想让人带着她先离开,结果穆曦死活不走,一定要看展小怜,那边房间里还传出噼里啪啦的动静,一个黑人奴仆急慌慌的门里跑出来,恭恭敬敬的跟李晋扬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话,李晋扬回头跟穆曦说了句:“乖宝,你别急,我看看。”

    穆曦一脸紧张的对着李晋扬点点头,“嗯嗯,我在这里等你。”

    李晋扬进以后,发现燕回正半跪在地上,展小怜被放在救护床上,旁边没多远的地方摊开了一些医用品,所有有经验的治蛇毒医生都被燕回赶在一边,燕回一手抓着救护车旁边的栏杆,正以谁都不让靠近的架势挡在那里。李晋扬在门口停下,判断着屋内的形式,然后走过:“燕回!你这样只好耽误清除蛇毒……”

    燕回指着一动不动的展小怜愤怒的吼了句:“她没醒!她根本就没醒!刚刚打过针!爷亲眼看到打过针,她还没醒!哪来的庸医?人给治死了……全给爷滚蛋……”

    李晋扬上前一步:“展小姐需要治疗,你这样解决不了问题!”

    “滚!”燕回扭头看着展小怜对着李晋扬吼:“敢情不是你女人?!李晋扬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话没说完,李晋扬直接拿起一个锁起来的小工具对着燕回的后背抬手砸了过,嘴里还说了句:“你要是真想她死你就继续待着!”

    燕回被砸的那一下反应慢了一拍,等他反应过来李晋扬身后的那帮人已经一窝蜂冲上,直接把燕回给强行拉到了门口,被拉出的燕回还要往里,李晋扬伸手,亲自拉着他往外走:“你要这样,展小姐真的会死!他们刚打的那针是救急针,真正有效的是血清,你再多阻碍一分钟,展小姐就多了一分钟的危险,你确定要她死?”

    燕回直接挣脱李晋扬的手臂:“换你女人试试?”

    李晋扬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回了句:“我不像你,我不会让曦曦进入危险地带。”

    燕回那架势都想对李晋扬动手了,明摆着心里明明后悔,就是不许人家提他把展小怜往外带的事,“你信不信爷炸了这鬼地方?!”

    李晋扬当没听到,他的地盘要是燕回给炸了他就不用混了,话锋一转,说:“燕回你给我冷静点,你这样在里面妨碍他们,她会死的!”顿了顿,李晋扬又说:“他们有些人是我专门找来的,因为经常被蛇咬,很多人进入城堡之前都是专业补蛇,别看长的他们不起眼,但是他们在沙漠生存了一辈子,你在沙漠几天就死了,他们可以活着走出沙漠,对付毒蛇,他们比你有经验……”

    燕回慢慢的冷静下来,抬头看了眼那扇在他离开后就被人关起来的门,半响,他慢吞吞的走到墙边,身体一软,靠在墙上,然后慢吞吞的在衣服里掏东西,旁人也不知道他要掏什么,反正掏了两次才掏出,是一盒烟,燕回低头,慢腾腾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想塞到嘴里,结果手一抖,烟直接掉在地上,他低头看着那根从他鞋上滚落的烟,抬脚踩了下,然后重新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旁边一直跟在燕回身后的雷震立刻上前帮他点燃。

    燕回开始是靠墙站着,然后沿着墙角慢慢的滑到了地上,嘴里含着烟,低着头,安静的看着地面一言不发。

    此时此刻,谁能想到这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青城燕回?

    身上满是刚刚在沙漠里带进来的灰尘和沙子,衣服上沾满了深浅不一的血迹,不知道是蛇的还是展小怜的,仰或是他自己的,这是所有人眼中第一次不像燕回的燕回。

    燕回是谁?

    燕回就该是那种怀里随时随地都搂着美艳的女人的男人,到哪都是整个车队护驾到哪都是高调的恨不得全世界的人知道燕大爷出行,在燕回的这一生里,他就该活的逍遥自在活的恣意妄为。

    燕回身上的每一根线头都有出处,他头上的每一根头发都有造型,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一呼百应,这样的燕回才是燕回。

    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燕回,那个独一无二美人无数的燕回,那个始终站在金字塔顶端俯瞰众生的燕回,不该这样以狼狈不堪的姿态出现,不该有这样沉默寡言的时候,不该有那样孤单到让人心疼的眼神。

    这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的燕回。

    李晋扬的目光从燕回的身上移开,他扭头看着一脸担心的穆曦,伸手摸摸她的头,对她安慰的笑了笑:“乖宝别担心,会没事的。”

    穆曦咬着下唇,看看门,又看了看燕回,好几次目光都落在燕回身上,慢慢的嘟起小嘴,想问李晋扬什么,又觉得不是时候,最后把目光重新对着那扇门,又开始担心展小怜。

    李晋扬在等待的时候让人查了下出事原因,如果是城堡里的蛇那肯定是城堡里的人员失职,如果是外面的蛇,展小怜就是被燕回带出的时候被蛇咬伤,这样事情就好办的多。

    很快,房间的门被打开,那几个负责救治的黑人奴仆走了出来,对着李晋扬恭敬的行礼,叽里呱啦的说着穆曦和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语言。穆曦扭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忍不住问了句:“李晋扬,泥……里……离……苍是什么啊?”李晋扬愣了下,脑子快速过滤一遍刚刚说的话里那个发音是跟穆曦说的这个“离苍”是接近的,然后伸手把穆曦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脑门,说:“不是什么东西,你的说‘离苍’是指那条咬伤了你好朋友的毒蛇,这里的语言就是那条有毒的花斑蛇的意思。”穆曦鼓着小嘴,做了个恶狠狠的动作,说:“这个‘离苍’敢咬伤胶带,看我不把它打成肉饼!”李晋扬直叹气,“乖宝,那蛇已经被燕回打死了,不用你动手。”这边黑人医生说完,燕回已经抬头看过来,李晋扬跟他解释:“他们说很及时,已经打了抗毒血清,伤口也做了处理,醒了就会没事,休息两天就会好。”

    穆曦立刻睁大眼睛看住李晋扬问:“真的?胶带没事了?”穆曦嗷嗷的冲了进,进就看到展小怜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穆曦上前拉着展小怜的手,眼泪在眼珠里打转:“胶带,胶带……你赶紧醒过来呀!”

    李晋扬进来,在穆曦揉揉她的肩膀:“乖宝,没事,我让人把她送回房间休息,让人专门照顾她好不好?别担心,这里的人很有经验,他们怎么知道对付蛇毒,都是这样过来的,每个人都是。”

    穆曦一抹眼泪,点点头:“我要胶带房间陪着她。”

    李晋扬点头:“行,你陪着她,她醒了肯定会很高兴。”

    李晋扬扭头说着沙漠里的语言,让人把展小怜送回房间,结果燕回直接从门外进来,什么话没说,伸手抱起展小怜,直接把她抱走了。

    穆曦脸上还挂着大泪滴,她抽噎着吸了下鼻涕,傻乎乎的指着燕回抱着展小怜的背影,眨了眨眼睛,问:“李晋扬,你说我哥是不是在跟胶带谈恋爱啊?”

    李晋扬一脸无奈的抹她脸上的泪痕,“乖宝,你怎么才发现呢?”

    穆曦有点傻眼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她一直不知道啊?难不成是从上次燕回砸胶带纸团那次开始的?穆曦郁闷了一晚上,伸出小拳头直打自己的脑袋:“我真是个笨蛋,笨蛋,猪头三!”

    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抱到自己房间,走到门口,抬脚就开始踹门,雷震叹口气,赶紧跑过帮忙开门,门一开,燕回就长驱直入,把展小怜往床上一放,自己跟着坐了下来,满身的灰尘也不打理了,就坐在床边开始拍展小怜的脸:“妞?妞!展小怜,你赶紧给爷醒,醒过来听到没?你给爷听好了,别怪爷没跟你说,你要是再不醒,爷就奸尸,想死是吧?爷跟你说,没那么容易……”

    雷震就站在门口,听了燕回在那里面的那通折腾,雷震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人家李晋扬刚刚不是说了?等醒了就好了,这会没姓,那就说明那药效还没起作用,等起作用了,没事了,自然就醒了呀。

    燕回偏不,他哪也不,就坐在床边,一刻不停的折磨展小怜,捏她的脸拍她的脸咬她的手指,就是要把展小怜给折腾醒,一边折腾一边嘴里还说呢:“妞,想不想吃蛇肉?要不爷让人把那条蛇给炖了?替你报仇雪恨,煮汤喝多解恨,成,这注意好,爷让人把那蛇给炖了。”

    展小怜还躺着不动,她不动燕回就一直不消停:“妞,该醒了,你敢再不醒爷就弄死你爹妈,让爷想想,要用什么法子给弄死,要不然让他们陪着你,就用毒蛇咬死,这注意不错吧?”

    雷震都忍不住翻白眼,幸亏这展小姐没醒要是真醒了绝对是被爷给气死的,这说的是什么话呀?雷震真是佩服到家了,怎么想得出来啊?好歹说些情话啊。雷震觉得自己这种没怎么接触过女人的都知道女人爱听什么,这爷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结果这点都不知道。雷震直接在这事上给燕回定性为弱智儿,就算不是弱智儿,那也没好到哪里。

    燕回在屋里折腾展小怜就没住手的打算,雷震试着敲门,结果刚敲了一下,就听燕回在里面冷不丁吼了一声:“哪个不长眼的?没看爷正在做正事?自行剁手!”

    雷震一听,知道就是这个效果,只能默默的站到一边不敢吭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当自己的木桩子吧,燕爷的正事就是以折磨展小姐为乐。

    燕回在屋里转来转,就跟一头被关急了的野兽似的,不走动的时候肯定就是在拍展小怜的脸喊她醒,反正那威胁恐吓的话说了一大堆展小怜都没睁眼,燕回等急了,呼啦一下站起来,走到门边伸手拉开门:“人呢?把医生给爷叫过来,怎么还不醒?这是不是醒不了了?把李晋扬给爷叫过来!爷要砍了他……”

    雷震心里直叫苦,就差哭出来了,那李晋扬是他这种人能叫就叫出来的吗?要是他都能把李晋扬喊过来,那他就不是雷震而是燕爷了。嘴里答应着,雷震赶紧一溜烟往外跑,叫了医生又找李晋扬专门为燕回配的翻译。

    沙漠里这种语言真是罕见的那种,翻译真的不好找,住在沙漠里的人有几个念过书的?连翻译是什么都没人知道,李晋扬为燕回配的那个,是个能结结巴巴说英语的,要是想翻译句子,那也得是听得懂英语的人才行,说是给燕回配了个翻译,其实是两个,另一个就李晋扬下面的人,再把那翻译磕磕绊绊的英文翻译过来。

    雷震一趟带了三个人过来,燕回压根就忘了自己让雷震带过李晋扬,直接拖着那黑人医生到床边,一指床上的展小怜怒问:“这都多长时间了?她还没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庸医是吧?信不信爷一枪崩了你?!”说着,燕回还真掏出把枪指着那医生了。

    雷震的头可疼了,爷这架势,人家本来想好好说话的,也被吓的不敢说了吧?赶紧上让翻译说话,等两个翻译把话传完,那黑人医生又开始说,等听到最后的那人把内容翻译出来,都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一句话要传两三个人才能传完,这场景看着就特别搞人。

    燕回在床头来回走了几圈,一扭头看到屋里还站了三四个人,又怒了:“还要爷请你们出?滚出!”

    屋里的人一窝蜂的赶紧往外跑,跑出了燕回过抬脚踢门,门关上以后燕回又开始折腾展小怜了。

    展小怜觉得自己特别苦逼,真的,她要是没记错她是被那死货拖到城堡外面了吧?然后怎么着?好像碰到蛇了,再然后她不知道了,人都没知觉了能知道个毛线。再然后展小怜就一直在做梦,这梦里可遭罪了,她尽挨揍,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还没法还手,就挨打的份,被揍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脸蛋,还是写不清脸的女人打她耳光,一边打还一边骂她不要脸,说她把燕爷给抢走了。

    展小怜这给气的,在梦里也不知怎么想的,伸手抱起旁边一个便便形状的大玩偶往打她的一个女人手里一塞,气呼呼的说:“谁抢了?我才不稀罕,不就是一坨屎吗?还给你们!都还给你们了!以后别让我看到这坨屎……”

    展小怜就是在吼着这句话的时候醒的,主要是被气的,挨打都不知道还手,她是傻子吧?这一气那胸脯就一起一伏的,“呼啦”一下就睁开了眼睛,结果一睁眼就看到燕回的脸悬在自己上空,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啊——!怎么还在?!”展小怜这还以为自己是梦里,觉得自己刚刚貌似把这东西还给人家了?怎么他还在?

    燕回卡巴了两下眼睛:“哈?”

    展小怜动了动身体,觉得自己的一条腿是麻的,本来还以为是睡的,现在发现腿不但麻,那脖子的地方更是疼的要死,还是那种一跳一跳的疼,就跟肉被什么东西割开似的,展小怜这才想着不对劲,那疼不像是睡麻才疼的,那疼分明是伤口的疼。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看了看正盯着自己的人,还真是燕回,再扭头看了下房间,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啊?仔细一看,顿时“擦”了一声,还真不是自己的房间。

    燕回见她睁开眼了但是一脸犯傻的样,还以为她眼睛看不到了,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妞?能看到不能?”

    展小怜扫了眼他身上骚包到不成样子的打扮,真是任何时候都改不了他骚包的性子,没好气的说了声:“没看到人,只看到一坨大便。”

    这是明摆着骂她的,燕大爷大人大量,不跟她计较这些,听了没生气,还往她面前凑:“妞,这算是醒了?这腿有没有不舒服?”

    展小怜呼一下抬头瞪着他:“你怎么着我腿了?”顿了顿,展小怜顿时发出一声狮子吼:“燕回!你不会真砍了我的腿吧?”说着伸手就摸自己的腿下面的部分看在不在。

    燕回的脸慢慢冷了下来,伸手一戳她的脑门,展小怜被他戳的“咕咚”一下又重新躺回了床上,燕回冷飕飕看了她一眼,伸手,在展小怜的大脚趾上哼哼的拽了一把,展小怜顿时嚎叫出声:“你妹的……我太阳你全家……”

    燕回冷笑:“太阳爷全家?你有那功能?你能上爷一个人就算你本事了。爷要想剁你的脚还用等到今天?要是真剁了爷还嫌脏了爷的手。不能吃不能玩,做标本爷都嫌没美感,爷要你的脚干什么?你这就是神童?时间长不用脑子生锈了?好歹也用用脑子别让爷笑话。”

    展小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背过,还是因为脚疼的,其实疼的不是脚,腿上的伤口,那是真的疼,那可是啥麻药都没打的用直接划开的,还是十字架形状的,这会一醒过来,得疼成什么样啊?她不停的吸气,费力的从床上坐起来,慢慢的往床头撑了撑,燕回不待见的看着她的样,直接站起来,伸手在她的腋下一托,在展小怜“哎哎哎”的叫唤里,直接被燕回拖到了床头,还在她后面塞了个胖枕头垫着。

    展小怜坐起来,脑子里快速的过了一遍,看来还真是被那条蛇给咬了,她斜视着燕回,问:“爷,我这算是救了您老一命是不是?”

    燕回嗤笑:“就你这样也算救了爷一命,你被蛇咬了,爷还的掉价救你,这根本就是你欠了爷一条命。”

    展小怜伸手拿起身后那只胖枕头对着燕回砸过:“你死吧。”

    燕回弯腰拿起那只砸在自己身上的枕头,提着问展小怜:“要不要了?不要的话爷直接扔了。”

    展小怜瞪了燕回一眼,气呼呼的,伸手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子,燕回一见跟着站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展小怜伸手抱着那条麻木的腿就往地上搬:“我不想看见你,我自己有屋,我要回了。”

    燕回直接动手,把她强行按在床上:“你给爷动一下试试?”

    展小怜一听,就故意的手脚并用的开始挣扎,“我自己的身体还不让我动了,我动了怎么了?我就动了,就动了……”

    燕回气急败坏:“展小怜,你别给爷得寸进尺!”

    展小怜气急反笑:“我得寸你妹进尺妈呀?我动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得寸进尺了?”

    燕回双手猛的砸在床上,展小怜被吓了一跳,不说话了,就斜着眼睛看他,燕回伸手指了指她:“你要是敢再动一下,爷就把你从这窗口丢下!”

    展小怜就跟小时候跟安里木家的猫胖丁打架似的,突然伸爪,直接在燕回脸上抓了三道痕。

    燕回深呼吸,眼瞅着就要爆炸了,展小怜继续斜着眼睛问:“想打我是吧?那也行,打完了我就直接回,要动手抓紧。”

    燕回没看来得及说话,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穆曦的在外面急吼吼的嚷:“哥!哥!胶带!胶带你醒没醒啊?你是不是在里面呀?”

    展小怜扯着脖子喊:“傻妞,进来,我在呢。”

    穆曦一听到展小怜的声音顿时“哇”了一声,高兴的,手一拧门就直接冲了进来:“胶带!”然后穆曦愣了下,展小怜坐在床上,燕回正弯腰凑在展小怜面前,穆曦那小脑瓜子不由自主胡思乱想了一下,她讪讪的垂下头,一脸不好意思的问:“我是不是来的不说时候啊?”

    展小怜差点吐出一口血,急忙伸出胳膊吼了一声:“傻妞,是时候,太是时候了。你比及时雨还及时雨,真的!”

    燕回慢腾腾的直起腰,“知道不是时候还站着?”

    穆曦的小脸上全是委屈,她是担心胶带才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又不是故意的。展小怜再次吼道:“傻妞!你赶紧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哦,”穆曦绕过燕回,小心蹲在床沿,偷偷看了眼燕回,没敢吭声,李晋扬就站在门口,也没进,看到穆曦那小可怜的样,就看不下了,直接对着燕回开口:“燕爷出来聊两句,刚好也让她们两个女孩子聊几句。”

    燕回十分不爽的看了穆曦一眼,这才慢条斯理的走了出,穆曦一看燕回走了出,立马从蹲在的姿势改成坐在床沿上,“胶带,你终于醒了,我可担心你了,真的,你都不知道,我都被你吓哭了,你怎么会被蛇咬呢?我听李晋扬说,他都让人跟大家打关照不要出城堡了,你胆子可真大,要不是我哥,你就死定了。”

    展小怜白了她一眼:“你哥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动不动就提你哥什么的,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被蛇咬。”

    穆曦一脸茫然:“哎?”

    展小怜没好气的说了句:“他要看城堡外头的样子,非得拉着我,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顿了下,展小怜突然说:“对了傻妞,你能不能找两个人把我弄回我自己房间?这不是我房间,我不在这住,我这算什么呀?”

    穆曦一听,顿时一脸暧昧的上下打量展小怜,不过嘴里还是说了医生的提醒:“胶带,不是我不帮你,你的腿上被蛇咬了一口,这里的医生说你刚被清了毒,还是不要再移来移的,不然不定你的腿就没了。”

    展小怜差点喷出一口血:“傻妞,就算这条腿不要了我也不在这里呆着,你要是真为我着想,就想法子把我弄出,要不然我真死这屋了。”

    穆曦还是笑嘻嘻的,就跟不倒翁似的摇晃着身体,抬头看了下门,还一脸暧昧的往展小怜面前凑了凑,乐滋滋的问:“胶带,你是不是跟我哥在谈恋爱呀?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都不告诉我的,我就是今天下午刚刚知道的,胶带,你的保密工作怎么做的这么好啊?我也要跟你学习,可是你不跟我说是不对的,我都跟你说了,你还瞒着我,我可伤心了。不过胶带,我还是替你高兴,对了,我是不是你跟我哥的媒婆啊?你看你看,就是因为我那么才认识的嘛。”

    展小怜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翻着白眼说了句:“傻妞,如果我跟你说,他就是那个不要脸的有妇之夫,你还这样说嘛?”

    穆曦:“啊?”老半天才说:“真的假的?!我哥他他结婚了?”

    展小怜身体往后一仰,伸手拉起床单盖住头,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声:“嗯。你要是希望我跟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休,你就别搭理我了,赶紧回休息吧。”展小怜能不了解穆曦?她可是最讨厌第三者的,穆曦的妈妈在外人的眼里是什么身份?穆曦比谁都清楚,穆曦这辈子,最不能接受的恐怕就是这种事了。

    穆曦听了展小怜话愣了好一会,站起来跟展小怜说了句:“胶带你等我下,我马上就回来。”

    展小怜在屋里等了好一会,就她一个人,一会功夫那房门是被人踹开的,燕回冷着脸,抬眸看到展小怜抬头看她,嗤笑:“这是找到靠山了?想滚是吧?想滚赶紧滚!”

    展小怜瞪着他没动,刚刚穆曦说的话她也怕啊,不敢动了,等着人来把她弄过呢,一会功夫,穆曦还真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身强力壮的黑人女人,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黑人,那脸黑的都看不出男女了,燕回扭头看到那两黑人女人,差点变的跟她们一个脸色,什么话没说,弯腰伸手把展小怜给抱了起来,穆曦在旁边蹦踧:“哥!哥你放下胶带,我都带了人来了!”

    燕回扫了眼穆曦,问:“你带的这两只是也是人?”

    穆曦睁大眼睛:“哥,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这是歧视!歧视是不对的!”

    展小怜对着穆曦摆摆手:“傻妞,没事,你就当狗叫了两声就行。”

    穆曦还担心燕回听了胶带骂他挥手会生气呢,结果就看到燕回腾出一只手在胶带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然后重新抱着胶带直接出了。

    穆曦走到门口停下,眨了眨眼睛,扭头看着李晋扬说:“李晋扬,你有没有觉得我哥有点怪?”

    李晋扬伸手摸摸穆曦的脸,连这个小呆瓜都看出来了呀,他伸手牵着穆曦的手,一边走一边说:“不怪,你哥遭遇滑铁卢了。”

    穆曦茫然的看着李晋扬,表情可爱至极的问:“他又跟人家打架了?”

    李晋扬低笑出声,低头在穆曦的小嘴上亲了一下,亲昵的说:“我的好乖宝,是我没说明白,就是你哥打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战役,不过输的很惨。”

    穆曦嘟嘴,傻乎乎的“哦”了一声。

    这边,燕回抱着展小姐径直走到展小怜的房间,那房间门是开着的,燕回走进,把展小怜往床上一扔,“养着,爷有时间过来看你。”

    展小怜举起手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嘴里大喊一声:“别!您老忙您老人家的,别过来了!”

    燕回一听,干脆往她身边一躺,说:“到夜里十二点之前,你还是爷的。有话说没?”

    展小怜伸手在自己嘴上打了个叉的形状,然后扭头看着身侧躺着的人,说:“爷,您老还是说话算话的。”

    燕回的胳膊搭在脑门上,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声音:“嗯。”

    展小怜费力的翻了个身,然后,她伸出胳膊,搂在燕回腰上,又说:“爷,我谢你在紧要关头能惦记着我。”顿了顿,她继续说:“像早先我跟您老人家闹腾的时候是,后来犬要把我扔下楼的时候也是,还有这次,其实我心里是记着您老人家的好的……”

    燕回听了,突然一骨碌爬起来,把躺着的展小怜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说:“那就别跟爷闹这样那样的,你自己都知道爷对你好,怎么就不知道听话?省省心不行?”

    展小怜就知道自己不能夸他,一夸就出事,把脑袋重新搁床上,闭着眼睛说:“算了,我还是睡吧。”

    燕回愣了下,伸手抓了下头发,重新以刚刚的姿势躺下,半响见展小怜没把胳膊重新搭在自己身上,看了她一眼,自己伸手把展小怜那条胳膊重新搭在自己身上,嘴里说了一句:“刚刚的,给爷重来一次!”——

    题外话——

    握爪,万了,要万八的集体拍一千次扁,爷v5

    另:47妞要被人当枪使?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