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3章 路痴伤不起

第213章 路痴伤不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三的课程在有人悠闲有人紧张的气氛中进行,紧张的是打算考研的,悠闲的就是展小怜这号的,要么是家里帮忙找好了工作,要么是打算自己创业的,要么是急着赚钱打算毕业就工作的。

    展小怜的这份悠闲可把展爸急死了,看闺女那样,貌似是打算把创业坚持到底的,展爸是想让闺女考研,要是考了研,就考摆大的,好歹还能在摆大多留两年。

    展爸有展爸的私心,展小怜已经成年,这都大三了,再过几年肯定就会交男朋友,结婚生子,而小怜最终的生活的居所在哪里,展爸根本没底。要是小怜能考上摆大的研究生,不定就能找个同学当男朋友,这样,留在摆宴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展小怜哪里知道展爸这么多花花肠子,她现在可是很忙的,一边积极推动和“绝地”的合作,一边关注穆曦那边的动向,展小怜希望穆曦夺冠的念头比谁都强烈,穆曦要是夺冠了,那这家小公司不就是能沾穆曦的光?这就是人家说的名人效应,只要穆曦夺冠,别说公司是在这个小胡同巷子里的,就算再往里深一点,那生意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展小怜现在就是到处告诉人家,这家公司别看地方小,位置不咋地,可开公司的人是明星,她就是个打工的,展小怜这就是让该高调的人高调,她这样的就拼命低调,这个时间一长,效果肯定就出来了。

    现在摆大的学生里,有几个不知道展小怜在外头跟人家开公司的?就没几个,可从学生到老师,大家都知道穆曦在外面开了个小公司,穆曦的知名度肯定比一般人都高,人家肯定知道,展小怜现在就指靠着穆曦那边能夺个好名次,只要占上名次,怎么着就不用担心了。

    展小怜时不时的和穆曦通电话了解最新的进展,一听说穆曦晋级比她自己去参加比赛得奖了还高兴,一直跟穆曦说宽心话:“傻妞,你就放心大胆的比赛吧,赚钱的事就交给我,啥都别惦记,公司现状完全没问题,我们不是还有申请的那三十万创业基金?东西都齐全了,而且还是便宜的,对了傻妞,你们家老公真给力,生意真的给我们做了。”

    穆曦一边压腿一边听电话,听到展小怜说好事,她就高兴,时雪在旁边纠正她的动作,穆曦乖乖的按着时雪的要求去做,嘴里还麻利的跟展小怜说:“胶带,赚钱了我分一半给你好了,你比我辛苦多了,都是你在打理呢,我都没时间来着。”

    展小怜豪迈的一挥手:“行,这里的事包在我身上,傻妞加油!”

    穆曦默默的挂了电话,扭头看着时雪说了句:“雪姐姐,我们继续。”

    展小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抓抓头,她没怎么着吧?她这是为了傻妞好,竟然挂她电话,不像话。

    因为业务的关系,展小怜频繁的出入“绝地”,每次都打扮的老气横秋的,脸上又卡起了大眼镜,头发还是盘起来的,她这造型一出现在“绝地”,回头率贼高,展小怜才不管,跟方清闲那样的老狐狸打交道,太嫩了他看不上,说话都是跟哄小孩似的,她一定要找回气势上的场子,虽然她这样方清闲每次都要笑不笑的,不过人家展小怜心里素质强大,她觉得好就好,别人说了不算的。

    展小怜不喜欢方清闲,因为方清闲也不喜欢她,两人每次说话都跟针尖对麦芒似的,展小怜可鄙视他了,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跟她一小姑娘吵架?几百块钱的费用都要还价,拜托她做的是小本生意好不好?能跟绝地这样的大场子比吗?

    方清闲是那种正儿八经的闷骚男,他有个极为变态的嗜好,喜欢少妇。方总经理别看平时衣冠楚楚文质彬彬人模狗样的,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勾引有夫之妇,良家少女从来不碰,送上门的他有本事完璧归赵,但是有夫之妇,被他染指过的少妇富婆都不知道多少个了,要不是李晋扬罩着,方清闲那狗腿估计都被人打断一百遍啊一百遍了。

    就因为这个,方清闲在绝地上下的是最被人鄙视的一个,可就这样,还是有女人前赴后继的对他投怀送抱,方总经理把这作为自己极具魅力的表现,“绝地”其他人则认为这是因为方总经理全身上下随时随地都散发出求交配气息的缘故。

    展小怜其实碰到过两次方总经理跟有夫之妇勾搭的场景,两次都是她来找“绝地”找人穿过大堂看到的,那种女人一看就是结婚了婚的少妇,衣着打扮都是熟女,看到方清闲的时候就是主动对他抛媚眼,然后十分熟练的靠到他伸手,用手摸方清闲的屁股,嘴里还娇嗲嗲的说:“死相,我家那死男人都出国三个月了,你都不来找人家,我都想死你了……还是那么翘……”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展小怜差点笑喷,第二次展小怜是直接笑出来的,因为第二次这个一看就是个富婆型的,体态丰腴,年纪也大了,那脸一看就是那种拼了老命保养过的效果,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完全一副暴发户的造型,看到方清闲就跟看一个小白脸似的,扭着肥硕的腰往方清闲面前凑:“小闲,你怎么都不来找姐姐?姐姐做梦都梦到你……”

    展小怜手扶着墙,笑的都不能走路了,看不出来啊,方总经理真是重口味啊!这么大年纪,都能当他妈了,这也提得起性趣?

    所以,展小怜十分鄙视方清闲,鄙视到家了都。

    展小怜手里提着公文包,她特地去买的,为了配合她的打扮,一副灭绝师太老姑婆的造型,对着门卫出示了下出入卡,轻车熟路的往里走,进门就看到一个年轻美貌一看的年轻女孩眼泪汪汪的拉着方清闲的手不松,“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你跟我妈就是逢场作戏,你其实是因为我才跟我妈在一起的……”

    方清闲还是那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模样,满脸笑意的看着那女孩说:“小溪对不起,我是真心喜欢你妈,不是因为你的关系,你别自作多情。”

    女孩抬头看着方清闲哭着说:“你是故意这样说想让我死心的是不是?是我妈逼你的是不是?我知道你就是为了我。”

    方清闲更温柔了,嘴也更毒了:“啊,原来是我误解了,你不是自作多情,你是自恋至极,小妹妹赶紧回去玩布娃娃,你太嫩了,不合口味,等哪天你嫁作人妇再来找我。就这样,你,过来带小溪小姐去大厅耍。”

    那女孩顿时哇哇大哭,方清闲头也没回的走了。

    展小怜擦汗,这世上啥人都有啊。展小怜紧走两步追上方清闲:“方总经理,我按时过来找您了,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方清闲伸手拿过展小怜手里修改过的方案,一边走一边说:“方便,进办公室再说。”

    迎面走来一个男人,高个冷面,展小怜一眼看去气质和蒋笙市长相似,她眨了下眼睛立马想起来这人是谁了,这人不就是傻妞结婚签保密协议她走错房间时碰到的男人么?叫什么来着,貌似是叫边痕,会记阿姨说是“绝地”的首席金牌律师。

    边痕就是朝着方清闲走过来的,语速平稳且匀速的说:“Fang,东区的案子起诉稿已拟定,需要签字,请快速。”

    方清闲停下脚步,边手捧文件签字边回了句:“跟东区关联的案子有进展吗?老板明天回国,希望给他结果。”

    边痕拿过起诉稿,头也没抬的离开,“OK。”

    展小怜瞅了瞅那律师的背影,赶紧跟着方清闲的步伐走,嘴里还好奇的问了句:“方总经理,听那位大律师说话,貌似中文沟通都有问题,他上法庭怎么跟人家辩护啊?”

    方清闲斜了展小怜一眼,笑着说:“到了法庭上,他是另一个人。”

    展小怜“哦”了一声,“明白了。”她还以为还要配翻译呢。

    在方清闲办公室捣鼓了半天,搞定方案以后,展小怜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去,这个计划开始正式启动,公司的人员也招的差不多,这一阵展小怜就管招人了,战力绝对充足。

    展小怜回家跟展爸一说她谈成了跟“绝地”的合作,展爸脸上的眼镜差点摔了:“是你自己去谈的?”

    展小怜大刺刺的拍拍胸脯:“这还有假?合同都签了呢。”

    合同签了没几天,穆曦打回电话给展小怜报了个喜讯,她冲进决赛了。

    展小怜顿时兴奋的嗷嗷叫:“傻妞,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加油加油!”

    这展小怜来说是好消息,绝对的好消息,她就觉得这一阵喜事连连,干啥都顺心,绝对是因为摆脱了燕回的缘故。

    关于燕回,展小怜是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她每次回宿舍的路上都能碰到季卉,季卉自打从沙漠回来以后就特别想跟展小怜黏糊在一块,不过因为两人不同系,展小怜还不常在学校,所以就这种机会还是挺少的。

    展小怜觉得吧,季卉这样的惦记燕回那绝对是白日做梦,也不看看燕回身边的女人,别的不说,就是上次那个美女空乘,就是一等一的妖艳,哪里还轮的上季卉这样的?要说真能勾引燕回成功,除非是傻妞那张级别的美人,其他的全部靠边站,燕回那货在外勾搭女人,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处,破了就不会上第二次,对大部分女人的第二次,燕大爷表示完全的木兴趣。

    季卉觉得自己希望大,虽然回来以后一直都没理由联系,不过她好歹也看出了展小怜跟燕回似乎是认识的,所以,她就是想通过展小怜了解燕回,进一步接触,钓金龟不就是这样的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啊。

    展小怜对季卉是避之蛇蝎,她折腾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离开燕回?她除非脑子抽风了才会去找燕回。正如当初跟燕回分开之前说的那样,她不会刻意躲避燕回,但是她更加不会主动去找燕回。燕回这个名字对展小怜来说,那就是一个名词,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展小怜低头翻着手里的资料,上面被她用笔画的密密麻麻,都是跟大家讨论时画的重点,走到一半的时候冷不丁季卉跑了出来:“哎,展小怜是你啊,这么巧?”

    展小怜抽了抽嘴角,巧?她就没发现哪里巧了,分明是她等在这了好不好?展小怜笑嘻嘻的看着季卉:“你宿舍不是在这边吧?怎么到这边来了?”

    季卉笑笑没回答,凑到展小怜身边问她:“对了,穆曦听说进决赛了,是不是真的?”

    展小怜点点头:“是啊,是真的。摆宴的报纸都出来了,毕竟是摆宴第一人呢。”

    季卉先是围着穆曦说话,说了每句话话锋一转挂到了燕回身上:“你那天是不是跟我们一块回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你啊?”

    展小怜指了指腿:“忘了?被蛇咬了,就多留了几天。”

    季卉想想也是:“那你回来的是晚了,跟燕爷一块回来的吧?真幸福啊,有帅哥看呢。”

    展小怜笑嘻嘻的没接话,继续往前走,季卉“哎哎”两声跟了上去,“对了,你有燕爷的联系方式没啊?我突然响起来我事项请教他一下呢,不过我没他手机号码,所以……”

    展小怜摊摊手:“我没有,那是大人物,我怎么会有人接的联系方式?想太多了吧?”

    季卉脱口而出:“可是那天你被蛇咬,就是他抱进来的呀!”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说:“我可不记得了。”

    季卉缠了展小怜半天,展小怜直接说不知道,进宿舍见季卉跟进来,展小怜回头问了句:“你搬宿舍了?”

    季卉一听,讪讪的走了:“那我先走了,下次聊哈。”

    展小怜往宿舍大美女走,进宿舍有个人走了出来,低着头,带着有色眼镜,头发大片的下垂挡着脸,看到展小怜的时候伸手挡在侧脸,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一看她的走路姿势就知道是谁了,这不是彭玉吗?

    自打彭玉搬走以后,宿舍里清静很多,展小怜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彭玉,看她刚刚的样子,估计脸上那两只小乌龟还在,展小怜真心觉得彭玉挺惨的,好好的脸上被纹小乌龟,太缺德了。

    展小怜进宿舍眯了一会,下午的时候接到“绝地”对外联系部分的电话,说是要进一步沟通,展小怜立马就蹦起来洗漱一番就冲出去了,没办法,人家是大爷她是小虾米,只能自己配合他们不能让人家配合自己,地位不对等就没发言权啊。

    到了“绝地”跟接头人沟通好以后,展小怜抱着资料往外头走,突然有个听起来十分惊喜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小怜?!”

    展小怜站住脚,顺着声音看过去,立马跟撒丫的小兔子似的冲过去:“三哥?怎么是你啊?”

    龙宴本来没敢认,觉得看着特别像小怜,可是打扮的老气横秋的,跟龙宴心里见过的展小怜形象出入较大,直到看到她脚上穿的鞋子才敢确认。那鞋子是限量版的,可以说国内只有这一双,龙宴当时在国外,龙湛就直接通知他去订做一双,颜色还是龙宴选的,所以龙宴一眼就认出来了。

    “小怜,你也喜欢来这里玩?”龙宴还真没觉得展小怜出现在“绝地”有什么不合适的,这心里就跟龙湛冲了万把块钱给展小怜当电话费一样理所当然,小怜不来这种地方还有谁配过来啊?小怜天生就是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

    展小怜抓抓头,给龙宴看她怀里抱的资料,说:“喏,我是来谈生意的,我跟我同学开了个小公司,跟‘绝地’谈生意呢。”

    龙宴立刻星星眼的看着展小怜,一脸的崇拜:“我们小怜这么厉害?公司开在哪里,三哥什么时候给你捧场去。”

    龙宴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展小怜找了个包厢进去了,周围的人眼睛盯着关紧的门看,一个个在好奇龙先生怎么跟那小姑婆认识的。

    龙宴一看就特别高兴,特别是在只有他一个人,两个哥哥没有过来跟他抢的情况下,那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得意,“小怜,吃饭没?这个点应该没吃饭是不是?来来,看看你喜欢吃什么,三哥请你吃,你要吃什么都行。”

    展小怜还真饿了,中午是答应展妈回家吃的,不过这可是“绝地”啊,而且还是冤大头请客,展小怜觉得要是不大吃一顿都对不起自己,“三哥,这可是你说的哈,我就随便点几样就行。”

    展小怜点了一桌东西吃,她埋头吃的时候,龙宴就在旁边看,等展小怜吃了一半了,他掏出电话打,展小怜开始不知道他是打给谁的,不过听到他说话以后才知道是打回湘江的:“大哥?是我龙宴,知道我现在在哪?呵呵,我猜你也不知道,我现在在‘绝地’……哎哎,有这么对待兄弟的吗?别挂,挂了你会后悔,我不是在国外的‘绝地’,是在摆宴。”

    龙湛冷着声音回了句:“随便你死去哪,别烦我就行。”家里的叛逆子,家族生意不愿擦手,非要去给人当狗,龙湛龙谷两兄弟那是相当的不待见龙宴,就差找个人做了龙宴以免他丢了龙氏一族的脸面。

    龙宴颠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说了句:“不管我,难不成小怜也不管?小怜现在在我对面,吃的小脸通红,特别可爱,让你听听她的声音,”龙宴抬头跟展小怜说了句:“来,小怜来叫声大哥!”

    吃人的嘴短,展小怜立马对着话筒喊了声:“大哥。”然后继续低头吃东西。

    龙湛呼一下从鼻子下喷出一条细细的鼻血,他急忙拿纸摁住,对着电话喊:“小怜,是大哥呀!小怜!”

    龙宴得瑟:“小怜忙着吃饭呢,你别打扰她吃东西,会消化不良。”

    龙湛对着电话狂吼:“小怜,大哥再过一阵就去看你,大哥这一阵特别忙,不是大哥忘了你,实在是大哥忙的脱不开身……”

    话没说完,电话就被龙宴给挂了,跟龙湛得瑟过后,龙宴又给龙谷打电话显摆,展小怜表示很无语,难不成碰到她请她吃饭很光荣?有什么好显摆的呀,受不了。

    展小怜吃到后面吃的就慢了,她一边用勺子挖着一块精致的冰淇淋一边问:“三哥一直在‘绝地’?我来这里好几次了,都没看到三哥呢。”

    龙宴急忙辩解:“小怜,三哥其实今天刚到摆宴,下飞机没两个小时,刚睡醒出来就看到你了,三哥负责的地方是在国外,这几天是保全部开会,所以三哥才回来的。小怜你可别以为三哥不疼你呀。”

    展小怜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我没这么说,三哥你别紧张,我是今天看到你高兴呢。”

    龙宴往展小怜面前凑了凑:“小怜,你放心,我肯定会继续申请调到摆宴的,就算是为了你也要申请下试试,你放心好了。”

    展小怜“嘿嘿”干笑:“三哥加油。”

    龙宴话锋一转,突然问:“对了小怜,听大哥说你交了男朋友?什么样的男孩?要不要三哥给你把把关?”

    展小怜摆摆手:“三哥别听大哥瞎说,没那事,要是真有,那现在也没有了,我最近忙着呢,哪里有时间谈恋爱?”

    龙宴松了口气:“这就好,小怜,你要是想谈恋爱了,记得前往跟三哥说一声,三哥帮你看看人怎么样,要是敢欺负你,我就弄死他。”

    展小怜擦汗,“这个就没必要了吧……”

    展小怜吃完了就想走,结果龙宴看到展小怜,就跟苍蝇看到大便似的,就拉着展小怜说话,直到展妈给展小怜打电话让她回家吃饭,龙宴才消停,结果还是跟着展小怜去认新家。

    龙宴因为在外面跑过,相对而言比他那两个兄长更懂得人情世故,路上还买了不少东西,就开着方清闲的车带着展小怜回去,方清闲跟在后面追没追上,气的直跳脚:“龙宴你个死小子,我那车刚保养过,你小心点开!”

    龙宴的回答是对着他按了下喇叭,直接飚了出去。

    方总经理在后头呼天抢地的,展小怜默默的扭过脸,方总经理现在的造型比泼妇骂街好不了多少啊,这都些什么人啊?

    龙宴此人,家族背景雄厚,年轻聪明,沉着冷静,办事说话特别有大家风范。龙宴自幼习武,可以说是身怀绝技,李晋扬贴上护卫慕容开手把手教过他飞刀,各种武器都熟练掌控,枪支中尤其擅长阻击,在国外的某个类似“绝地”的场子里,龙宴是护场的重量级人物,这也是李晋扬始终不把他调回摆宴的原因,他走了,暂时还没有顶替龙宴压住当地黑势力的人物。

    外人看来,龙宴这就是慕容开第二,完美无缺啊。其实,龙宴有个很要命的缺点,他是路痴。

    龙宴在认路上十分迷糊,就连龙家的那片园林,龙宴进去没人带着就很难出来,经常迷路,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龙宴对导航十分依赖,他赖上方清闲的车就是因为方清闲的车上装了两台导航,龙宴三哥觉得有保障。

    展小怜见龙宴轻车熟路的样子,压根没想到会找不到,再说了,就一条大路直通摆大,哪里还需要指路?展小怜贪吃,吃撑着了,就闭着眼睛眯了会,顶多二十分钟的路痴,展小怜眯了好一会发现还没到,她拿出手机一看,发现都过了四十分钟了,还在路上,展小怜表示奇怪,忍不住问了句:“三哥,怎么还没到?”

    龙宴很镇定,踩着油门说:“快了。”

    展小怜信了,关键是龙三哥哥太淡定了,淡定到让展小怜以为自己看错时间了,继续眯眼,这次眯眼之前她看时间了,一会功夫后,车停了,展小怜以为到了,睁开眼伸手就准备推车,结果,她发现车停在一片荒芜野地里。展小怜扭头看着依旧一脸淡定的龙宴,问:“三哥,这是哪?”

    良久,龙宴总算憋了一句出来:“这个……导航坏了,导到野地里来了,我也不知道……”

    展小怜:“……”

    展小怜只能自己打起精神,她“嘟嘟嘟”的按着导航,用两台导航查了下路线,发现龙宴完全是把导航看反了,这两个小时过去了,离摆大都不知道多远了,展小怜表示很忧伤:“三哥,不会用导航你倒是吱一声啊,这不声不响的,我还以为你知道路,现在好了,导航把我们倒荒郊野外来了。”

    龙宴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是导航的问题!”

    回去的路程是展小怜一路指挥的,一个不懂装懂还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路痴的人真是无敌了。

    车好不容易走上大路,展小怜一边查着路线一边说:“三哥,这边貌似有个近路,要不要试试?还是算了,走大路吧,只要油够了就行了……”

    展小怜话还没说完,龙宴冷不丁突然加速,展小怜吓了一跳:“三哥,安全第一啊!”

    龙宴油门一踩到底:“后面有人盯梢,小怜安全带系紧了,我们甩了后面的车。”

    ------题外话------

    有妞想渣哥?月票代表妞的心,让爷看看妞们有多想渣,渣爷要票,不给爷投票的妞自行剁手一千遍啊一千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