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4章 打架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压根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她就是被龙晏突然加速给吓的,听龙晏说后面有人跟踪,一下子紧张了,不会是燕回那渣的什么仇家查到她了吧?

    展小怜真心觉得这可能性特别大,这事又不是没有过。

    车在大路上疾驰前行,展小怜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后面那辆车很新,要么是新买的要么是保养的好,全身蹭蹭亮,不过没有车牌,展小怜不确定是因为刚买的还是因为跟踪他们而故意摘去了车牌。

    展小怜扭过头,在车座上坐正了身体,嘴里还说了句:“三哥,是我连累你了。”

    龙晏随口回了句:“瞎说什么呢?三哥又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之前在国外的时候经常碰到,你能连累我什么?是我连累你了。小怜坐稳了,别动来动去的。”

    展小怜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三哥,会不会被追上?”

    龙晏拍了拍方向盘:“放心吧,方清闲这车是改装过的,他也怕死,知道怎么是对自己最好的。要是万一被追上了,你呆在车里别出来,看,这个是锁车门用的,轻轻按一下车门就会被锁起来。这车是防弹的,凭子弹棍棒肯定砸不开,你就躲在车里就行。”

    展小怜一脸怕怕的抱着胳膊:“三哥,我听你这话怎么这么悬呢,你可不能让人家给追上啊!”

    龙晏笑了笑,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三哥是说万一,放心吧小怜,三哥死了也会让你不掉一根头发的。”说完,龙宴单手拨了个电话打了出去,把现在的情况简单说了下,伸手挂机。

    展小怜心里还真没啥怕的,她跟燕回纠缠的这么长时间里什么没见过啊?从血淋淋的断臂抱团轮,从万丈深渊到生死一线,让展小怜觉得最害怕最恐惧的死亡她都接触过了,还有什么是她害怕的?

    龙晏的车开的就跟飞似的,展小怜总算也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极速,她紧紧的抓着车门上的把手,固定住身体,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龙宴扭头看了她一眼:“小怜,别紧张,没事的。你看到没?距离已经拉开了。”

    距离是真的拉开了,开始紧挨着,然后是半个车的距离,再然后是一个车,现在已经甩下四五辆车了,很显然,后面那辆车是新车,车手正在适应,速度不敢太快。

    展小怜扭头往后面看,然后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话没说完,龙宴伸手按着展小怜的肩膀,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刺耳的刹车声让人听了一阵毛骨悚然。展小怜因为惯性身体往前大幅度的挣,幸亏龙宴伸手按了她一下,要不然保险带扣着的地方肯定有印子。

    展小怜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迎面一辆重型大卡直接拐道,横插到他们的车面前,生生逼停了龙宴急速奔驰的车。

    龙宴伸手解安全带,展小怜拉住:“三哥,你别下去,我们就呆在车上没事的。”

    龙宴对展小怜笑了笑:“别担心,总得有人下去问问什么情况,既然敢跟着我们,就该知道我是‘绝地’的人,肯定会有所顾忌,如果想杀我,刚刚荒郊野外的时候动手最好不过,不会等到高速路上才动手。小怜,你呆在车上别下去。”

    说着,龙宴拿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龙宴一下车,展小怜就特别紧张,小脑袋瓜子里立马就想起电视里出现的镜头,一帮黑社会拿枪拿刀逼停车辆,对着车里一通扫射,全死了。展小怜伸手把龙宴刚才告诉她的那个锁门按钮给按了下,然后从车里往外看,看着龙宴绕到车后面,弯腰对着后门那辆已经停下来的车走去。

    展小怜坐在车上拿出手机,想着自己要不要写点遗言什么的,万一有啥事呢?把草稿箱调出来,开始写草稿,写了两个字以后自己都觉得自己挺无聊的,按了返回。重新坐起来,爬起来,跪在座位上往后一看,顿时睁大的眼睛,“哈?”

    车里有没有燕回展小怜看不到,不过,出来跟龙宴说话的不说雷震大叔是谁啊?

    展小怜赶紧在座位上坐好,然后蹲下身子缩在副驾驶座下面不抬头,也不知道趴了多久,外头突然有人在敲玻璃,展小怜还以为是龙宴回来了,赶紧伸头看了下,结果敲窗子的不是龙宴,而是雷震。展小怜立马对着雷震笑的小花朵似的,动作麻利的伸手解锁,推开车门下车:“雷震大叔好久不见哈。怎么在这个地方碰上了?”

    雷震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后面的车,说:“我们爷在后面的车里,展小姐要不要去打个招呼?爷刚刚还说了,展小怜以前说过,要是碰到燕爷,肯定会打招呼的。”

    龙宴正朝展小怜这边走过来:“小怜,你干嘛去?”

    展小怜迎着龙宴走过去,“车里有个我熟人,我去打个招呼,三哥你等我下哈。”

    龙宴看了眼雷震,雷震冲他点点头:“放心吧,是熟人,我们爷的妹子结婚,展小姐还去了。”

    雷震这是会说话的,燕大爷的妹子结婚展小怜都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因为燕回的关系展小怜才去的呢。

    展小怜一路小跑,颠颠的跑到车旁边,弯腰,对着后车座敲了敲,歪着小脑袋往里看,一张小圆脸上笑眯眯的,等车窗摇下来,展小怜热情洋溢的对着车里打招呼:“哟,爷,好久不见怎么越来越帅了?”

    燕回就坐在后车座上,手里捏着一根烟,身上穿着黑色的衣服,身边还坐了个美艳的美人,正柔情款款的依偎在燕回怀里,看到展小怜,她抬起头,眼神儿带电波的朝着展小怜扫了一眼,也不说话,像个漂亮的洋娃娃。燕回慢条斯理的抬眸看向展小怜,“爷怎么觉得妞少了爷的滋润,这是越来越丑了?”

    展小怜摸摸自己的脸,嘿嘿一笑,说:“我哪能跟爷比?我这是操劳命,忙的呗,说起来,真是巧啊,爷怎么在这?”

    燕回伸手拍拍车座,“爷刚去跳了辆车,碰上了。”

    展小怜也没多说话,就是笑眯眯的看着,半响往车里探了探说了句:“对了爷,我要抓紧回去了,还有事呢。”

    闻言,燕回伸手推门下车,展小怜赶紧往后退了两步,那个妖艳的女人也扭着水蛇一眼的柔软腰肢,从另一侧下车,走过来走到燕回身边,主动往他怀里钻,那腰身一刻不停的扭着,真的就跟水蛇似的,燕回顺手搂住那女人的腰,一只手上上下下的摸着她的胸部以下的位置,看着展小怜说:“急什么?难得碰到一次,说两句话又不会怀孕,怕什么呢?”

    展小怜回头看了下龙宴,雷震正缠着龙宴说话,龙宴往展小怜这边都看了好几回了,不过因为展小怜的表情和这边的气氛也没什么大动作,就是时不时的看过来,生怕展小怜被人欺负。

    燕回慢吞吞的走过去靠着车站住,上下打量了眼展小怜,然后慢条斯理的松手扔下手里捏着的烟,伸脚踩住,“看你这样,最近过的挺好?”

    展小怜再次摸着了,嘿嘿笑着说:“刚刚不是说了吗,就是忙,我跟傻妞开了个公司,开展业务呢,忙死了,整天往外跑,这不都晒黑了。对了爷,您这车挺好看的,很贵吧?我什么时候要是有钱这么有钱就好了。”

    燕回抬眸,看了眼龙宴的方向,嗤笑一声:“跟着爷不是最省事?”

    展小怜假装没听到,伸手摸了摸车,说:“啧啧啧,我现在就盼着我的事业有起色了。赚钱买车!”

    燕回拍拍车门,对那美艳的女人说了两个字:“进去。”

    那美人委委屈屈的绕过车,从另一边上车了,展小怜在旁边看着,叹口气:“爷,您老对女人还是这么不温柔,这样会伤美人的心的。”

    燕回冷飕飕的看了她一眼:“女人都是不识好歹的,爷要是对她们温柔,她们就蹬鼻子上脸。”

    展小怜摸摸鼻子:“爷,没什么事我真的走了,我三哥这是迷路了,要不然早到家了。”

    燕回冷笑:“三哥?你的哥还真多,不管认不认识有没有关系,一律都喊哥。你这便宜哥哥是不是太廉价了?”

    展小怜也不反驳,燕回说什么就是什么,燕回看着她的表情,又说:“怎么?这就维护上了?爷怎么不知道你对维护人这么积极?当初爷怎么就没看到你维护下爷?”

    展小怜还是不接话,她没说说么吧,怎么就被他捉小辫子似的呢?而且,现在说这个没意思啊,这位爷究竟是怎么想的?

    龙宴跟雷震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听到展小怜那边那人的说话声音有点大,就跟训人似的,龙宴抬脚走了过来,雷震想拉都没拉住,龙宴走过来,老远看着展小怜就笑眯眯的问:“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笑嘻嘻的看着龙宴,说:“没什么事,在聊天呢,三哥你说完了?”

    龙宴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搂了搂,“你这丫头真没良心,我这不是等你吗?我能有什么话说?对了,说完了没?说完了是不是该走了?”

    展小怜正打算说话,确切的说她已经吐出了一个字,可这个字的发音还没发出来,突然就被龙宴推的往后一步,她就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挥了下,还带着风,等站定了再看,发现燕回已经跟龙宴打起来。

    展小怜在原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急忙原地蹦跶:“三哥!三哥!别打架啊!”

    龙宴一边打一边抽空跟展小怜说了声:“不是我要打,是他要打……”

    打架的位置还在移动,那两人一看就是都练过的,打的动作特别快,展小怜这种不懂的人几乎看不到两人相互出拳的动作,因为动作太快了,只能看到有影子一闪一闪的。

    展小怜目瞪口呆,半响,回头看着站的老远的雷震,喊:“大叔,打架了,快来拉架啊!”

    雷震听了不但没过来,反而走的更远了点,他又不想死,关他什么事?

    展小怜看着雷震,雷震抬头看向远方,展小怜没办法只好又看向这打的火热的两人,心里琢磨着要是她冲过去拉架的话,被打飞的几率是多大,琢磨来琢磨去,展小怜没敢去,她还是不去了,去了就是找死,真的,肯定会打飞的,还是她的命值钱,想着,她扭头就往车里走。

    雷震还奇怪展小姐这是干什么呢,难道就真不管了?一看这两人就是高手过招,还是因为展小姐打架的,能拉架又不会被伤的估计也就展小姐,结果她大小姐倒好,不管了,雷震这下心里就有点急了,这也行?

    展小怜拉开车门进去拔下钥匙,把后备箱打开,弯腰在里面翻了翻,还真让她翻出一根撬棍,她试了试分量,是铁制的,她还能拿得动,关上后备箱,拿了那棍子又回去,那两人已经从一辆车旁边打到了后面那辆车的位置,展小怜抱着棍子冲过去,在旁边端详着,其实就是想逮着机会冲过去的,在冲过去之前她还在喊:“三哥!三哥!”

    龙宴急忙回了她一声,回了一声以后就挨了一圈,展小怜不管,又喊:“三哥,燕爷,你们别打了,好好的打什么架啊?!”

    没人理她,继续打,展小怜怒了,抱着手里的棍子嗷嗷大叫一声:“你们还打,我生气了!我来啦——”

    雷震瞪大眼,眼睁睁的看着展小姐举着一根棍子冲进正打的不可开交的一团阴影里,半响过后一只高跟鞋从里面飞了出来,砸在燕回刚买的那辆新车顶上,把车里的美人吓的尖叫一声。

    劈劈啪啪的声音就没消停过,不多时,展小怜刚刚抱在怀里的棍子突然被人踢飞了出来,一会功夫后,展小怜头发鸡窝似的从里面跑出来,弯腰捡起那根棍子,又嗷嗷嗷的冲了进去,混战在展小怜“哎呀,杀人啦”的尖叫声中结束。

    两个打架的人一个比一个着装整齐,一个比一个面容干净,怎么看都没人受伤没人挨打,给人感觉就是高手过招全在内涵,肯定不会鼻青脸肿的意思,两人对视一眼,眼中敌意慎重。

    龙宴先移开视线,扭头看向展小怜,失声叫道:“小怜?!你眼睛怎么了?”

    展小怜一个人抱着一根棍子站在旁边,累的跟狗似的吐着舌头喘气。女人体力不行,累一点也正常,关键是展小怜脸上,一只眼睛是青的,展小怜的那只眼睛都肿了,原本乌溜溜的大眼睛肿的就成一条缝缝了,她对着两人吼了一声:“还不是你们谁给打的?你妹的!我太阳你们全家!”

    说完,展小怜气势汹汹的抱着棍子回车上,龙宴半张着嘴,如果他没记错,肯定不是他打的。想着,龙宴看向燕回,燕回抬起下巴,声音很大的辩解:“爷眼神好使的很!爷会做这种事?绝对是你!”

    龙宴鄙视的看着他恶人先告状,“你这人……敢做就敢当,打了不承认就算了,还打算反咬?”

    展小怜都快走到车后面了,听到龙宴在说话,生怕他不清楚燕回的身份为人惹怒了,立马回头对着龙宴吼了一声:“三哥你走不走?你要是不走我就走回去!”

    龙宴急忙往回走:“走!走!怎么不走?来了来了,小怜别生气!”

    燕回伸手,下意识的揉了揉胳膊肘,刚刚还真打到东西,燕大爷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打到的那东西就是展小怜的脸,位置还刚好是眼睛,燕大爷回想了下手感,为了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他拉开车门坐进去,冷不丁抬起胳膊肘,直接打在车内美女的脸上,等那女人发出一声惨叫后,燕回拿下胳膊肘,果然看到那女人的眼睛青了一只,燕大爷擦汗,果然刚刚打到小肥妞的就是自己的胳膊肘。

    燕大爷不承认,打死都不会承认,不但不承认还要坚决反咬到底,他推开车门下车,雷震已经很狗腿从后面拿了一个药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瓶外敷的药水,燕大爷掂在手里,好不心虚的朝着龙宴那车走过去,结果还没走到,那车发出一阵咆哮,留给燕大爷一尾乌黑的车尾气,开走了。

    燕回:“……”

    雷震默默的扭过头,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到,真的。

    展小怜觉得的一只眼睛疼的跟什么似的,到了车上龙宴也害怕了,“小怜,没事吧,都是哥哥不好,跟人家打架连累到你了,真的对不起,小怜,三哥错了,以后再也不跟人打架了好不好?你忍忍,我们马上去医院。”

    展小怜疼的直哼哼,她刚刚都觉得是不是眼珠子被打出来了呢,幸好现在还看得见,展小怜真心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的存在,怎么每次好事轮不上自己的,坏事总是挂着自己呢?

    龙宴在展小怜的帮助下直接回了摆宴,也没先回家,而是又带去“绝地”了,龙宴急吼吼的找了“绝地”的最好的医生给展小怜看眼睛,展小怜真是无比的惆怅啊。

    路上,燕回懒洋洋的看向车窗外面,他身边的女人正哭哭啼啼的用一块冰块敷眼睛,嘴里还在撒娇呢:“爷,人家做错什么了吗?好好的……”

    燕回懒洋洋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滚。”

    那女人一脸惊惧的看着燕回:“爷……”

    车停,车门被人拉开,那女人不想下车又不敢不下车,犹犹豫豫的不敢动,燕回抬脚,直接踹了出去。

    ------题外话------

    妞们就是介么耐渣爷滴?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