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6章 鞋鞋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从“绝地”出来,龙宴在展小怜的指导下,总算找到了展小怜住的小区,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展小怜带着龙宴往里走,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小区张老师家的小孩和另外几个孩子正围着一个什么东西在戳,展小怜捂着一只眼睛走过去问:“二宝,你们干什么呢?”

    那个二宝的小男孩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说:“小怜姐姐好,我们在训练猫变勤快。”

    展小怜好奇的探头看过去:“猫?”

    二宝点头:“这是只懒猫,我们戳半天它都不动一下。”

    展小怜看了眼那只花斑猫,随口说了句:“这猫是胖的,是楼下秦教授家的,要是让秦教授看到,看他不告诉你爸揍你。赶紧都闪了回家去,欺负猫猫是不对的。”

    二宝一听要告诉他爸,吓的撒腿就跑,展小怜过去看看那猫,伸手摸了摸猫头,说:“猫娘,赶紧回家去,要不秦教授找不到你,又该急了。”

    那猫睁着它胖的快睁不开的眼睛,看了展小怜一眼,摇了摇身体,站起来,顶着肥硕的身体迈着不轻盈的步伐,跳了好几次才费劲的跳到墙头上,走了。

    龙宴一直在旁边看着,手里还提着“绝地”医生替展小怜开的药,见展小怜站起身,他忍不住说了句:“我们小怜是有爱心的好姑娘。要是大哥二哥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

    展小怜一手捂着眼睛,回头看了龙宴一眼,“这有什么好高兴的,看到小孩子欺负其他小动物,大多人会伸手帮一把吧。”

    龙宴看着展小怜笑,也没说话。

    展小怜抬脚往前走:“三哥,走吧,就前面这幢楼,我们家在四楼。”

    进了楼房的门,展小怜带着龙宴下电梯,龙宴出电梯门站在门口问了句:“小怜,是哪个房间号?”

    展小怜伸手一直一个门牌号,说:“到了,就这个,零零四号。”说着伸手按门铃。

    展小怜这次回家壮观了,展爸展妈看龙宴的眼神就差杀死他了。他们家闺女能得罪什么人?绝对是因为被龙宴连累的。展小怜的鞋在打架的时候丢了一只,龙宴在“绝地”给展小怜拿了双一次性的脱鞋,展小怜就穿着脱鞋回家的。

    展爸拉着龙宴在客厅说了有半个小时,要知道,在之前展爸对龙氏三兄弟还是挺客气,特别是龙宴,展爸觉得这孩子更靠谱,这下好了,展爸对龙宴完全改观,自己好好的闺女,这么长时间没什么是,怎么一碰到她就出事了?看看小怜那眼睛肿的,眼珠子都看不到了。

    展小怜躺在她自己房间的床上,展妈正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冰块,用毛巾包着在展小怜眼睛上敷,展小怜疼的哼哼叫,展妈敷了一会,有点担心,急忙问展小怜:“小怜,要不妈带你去医院看看?”

    展小怜一边哼哼一边摆手:“没事,就是被撞到有点肿,没伤到眼珠子,我心里有数。”

    外头展爸还在训龙宴,龙宴低着头一个劲的认错:“叔,我错了,我真错了……”

    展小怜在屋里扯着脖子吼了一声:“爸,你别训三哥了,他也不说故意的,是对方不依不饶的,不怪三哥。”

    展小怜这眼睛肿的哪里都去不了,穆曦打来电话她也没说这个,就说公司一切都好,不用穆曦担心,因为展小怜还有业务上的事,龙宴为了表示愧疚,主动承担起展小怜原来跟“绝地”的业务联系,差点亮瞎了方清闲的狗眼。当然,当龙宴把方清闲的车还给他的时候,被龙宴糟蹋过的车才真正刺瞎了方清闲的那对狗眼,就差掂把刀砍了龙宴了。

    晚上的时候,展家有人敲门,展妈开门以后发现是个陌生人站在门口,那陌生人的脸很长,眼很小而且还细,脸白刷刷的,偏偏嘴唇又是那种自然的艳红,整张脸看着就跟僵尸似的。这家伙手里举着一张纸,正绷着一张僵尸脸对着纸条念着:“您好,我是青城燕爷派遣过来看望展小怜小姐的,为了表示对展小怜小姐的慰问,我特地带来燕爷准备的礼物,请接收。”

    展妈眨了两下眼睛,总觉得这画面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她是不是啥时候打开门也碰到过类似的事?正想着,就发现僵尸脸让开身体,然后一个人高马大的大老爷们手里提着一个比篮球还大、满身刺的玩意走了进来,走过展妈身边的时候,展妈顿时被一阵刺鼻的臭味熏的打了一个踉跄:“你们……”这是毒气谋杀还是什么意思?

    展妈话还没说完,又一个大老爷们抱着一个穿着铠甲似的东西走了进来,展妈急急的眨了眨眼睛,完全的一头雾水,“哎,你们到底是谁啊?”

    僵尸脸一听,拿起手里的纸条又把刚刚的话念了一遍,他在念纸条的时候,身边的还不断的有人进入客厅,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样水果,一只西瓜一只菠萝一只苹果……到最后,展妈竟然发现还有一只苹果一粒樱桃一颗桂圆……

    展妈:“……”

    目瞪口呆了半天,展妈冷不丁尖叫一声:“她爸——”

    展爸今天刚好在家,听到展妈的声音赶紧跑了出来:“怎么了这是?”然后展爸就被客厅里壮观的情景给震惊了,最关键的是,客厅里还弥漫着一股诡异的臭味。

    展小怜也听到了动静,踩着拖鞋冲出来,一眼看到客厅里那堆可谓收集了世界上各种水果类型的水果摊,展小怜走到一个小托盘面前,蹲下来,盯着漂亮小托盘里那颗红艳艳的樱桃看了好一会,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是粒樱桃吧?”

    僵尸脸一看展小怜出来了,里面拿起手里的纸查看了一下编号,说:“对,那就是一颗樱桃。”

    展小怜看看展爸,又看看展妈,一只手捂着眼睛问道:“我能不能问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僵尸脸立马把敲门时的开场白念了一遍,然后说:“我们爷说了,今天不小心让展小姐受伤,深表歉意,特地送上水果给展小怜品尝,祝展小怜早日养好身体。哦,对了——”僵尸脸说着,转身从身后人的手里拿过一个药箱,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送到了展小怜面前,说:“这是我们燕爷为展小姐准备的药,我们爷说了,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药,展小姐用了,保管第二天就好了……”

    展小怜的表情比她踩了一坨大便还难受,她砸了砸嘴,扭头看着那粒樱桃,忍不住看向展爸:“爸?你看——”

    展爸这会想起来了,去年过年的时候不是碰到过类似的事?只不过那时候是三样大分量,而这一次是几百种类型每种一个,这两次送礼看起来,怎么着都像是一个人的杰作。展爸觉得这可愁人了,肯定是那喜欢小怜脑筋又不大正常的人给送过来的。想到这个人展爸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心里有点紧张,生怕这人再当着小怜的面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展爸上前一步,展小怜立马躲到展妈身后,从展妈的肩膀往门边看,展爸看着门外黑压压的人,很客气的问了句:“请问我们家小怜不舒服,跟你们这位燕爷有什么关系?”

    展小怜一听,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龙宴跟展爸说的时候,是认为起因在于龙宴跟雷震之间的关系,两人有过过节,所以才有了路上追逐的那一幕,根本没往展小怜身上想,结果展爸这会突然这样问,展小怜就紧张了。

    然后,展小怜听到僵尸脸说:“我们爷说了,展小姐是他的朋友,要随时随地关注展小姐的动向,展小姐受伤了,所以要慰问,顺便替展小姐报仇……”

    展小怜探头一看,发现僵尸脸还是在念的稿子。

    展爸赶紧摆手:“别别别,我们家小怜没什么事,就是普通人,也不是什么女神,关注动向什么的,实在是小题大做了。不需要慰问,真的不需要慰问,报仇什么的就更不用了,对了,这些东西大家还是拿走吧,我们家什么都不缺,真是有心了。”

    展爸刚说完,门口那帮大男人齐刷刷的进来,在展爸面前一字排开,扑通扑通跪了下来,僵尸脸翻了一张纸,说:“我们爷说了,要是展小姐不收这些东西,负责运送水果的这些东西全部砍下一只手臂以示惩戒。”

    展妈一哆嗦,尖叫:“她爸——”

    展爸一看还有人拿着斧头进屋准备动手了,急忙上去拦着,嘴里一个劲的说:“我们家小怜收!收了!全收了!赶紧起来,赶紧起来,都起来……”

    展小怜还躲在后面,那帮人一听展爸说收了,又齐刷刷站起来出去了,僵尸脸继续拿着手里的纸照着念:“我们爷说了,如果展小姐收了,务必要在这里签下字,这样才能证明我们是送到了展小姐手里,不是被我们偷吃或者扔掉。”

    展爸:“……”

    没办法,展小怜拿了只笔,在僵尸脸给她的纸下方一个签收人的位置,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展家瞬间恢复了安静,客厅里还弥漫着一股混合着各种水果味道的奇怪臭味,一家三口面面相觑,半响,展小怜指着那对水果问:“妈,这些怎么办?”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声:“这到底是哪个神经病做的?不会还是过年时候的那个吧?”

    展小怜心虚无比的看着展妈说了句:“妈,要是没意外,肯定还是那家伙。”

    展爸点头:“肯定是。这么多水果……要不先把小东西吃了?”

    展妈没好气的看了展爸一眼:“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你见过人家看病送礼送一粒樱桃一颗桂圆的?这人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呀?”

    展小怜抿嘴,真的,也只有燕回那种脑子有洞的人才想得出来这样送礼。按照展小怜对燕大爷的理解,燕大爷肯定是吸取了前一次送礼的教训,所以这次才走量少路线的,结果就这效果。

    展妈气鼓鼓的去收拾那堆水果,先把所有小个头的都挑了出来,能吃的现场就吃了,像樱桃什么的肯定当时就吃了,西瓜这些就留着,最让展妈头疼的就是那个散发出奇怪臭味的东西,展妈捏着鼻子把那玩意给扔阳台去了,展小怜在网上查了查,发现那东西叫榴莲。

    展小怜家还真没人吃过这玩意,既没人买也没人吃,人家吃的都是那种常规水果,谁吃这种臭烘烘大便似的东西?展妈就算觉得那是臭烘烘的大便味,用报纸抱着要给扔了,展小怜死活拦着不让扔,她在网上查了查,然后把榴莲搬到阳台上,按照网上说的方法,戴着一次性手套,在展爸的帮助下把那玩意给撬开了,展爸不像展妈,他没觉得那味道臭,刚开始是有的冲,不过闻了一会后,他不但接受了,还觉得那味道挺好闻的,被展妈鄙视个半死。

    展小怜拿了一只盘子,搬了两只凳子,跟展爸两人一人一边窝在阳台上捣腾榴莲,展爸抠一点出来,展小怜尝一点,尝的多了就觉得好事,还拉开阳台的门对着展妈喊:“妈,你快来吃,这个东西闻起来臭,不过吃起来好吃!”

    展妈一个眼刀飞过去,展小怜赶紧乖乖关门,跟展爸两人吃的不亦乐乎。

    晚上展小怜鼻子冒火,估计是上火了,她一边喝水一边上网,一会功夫后看到手机一闪一闪的在唱歌,展小怜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她伸手接通:“喂?”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哟,妞,听声音精神不错,看来伤的不重。爷还想着本来长的就丑,要是这样不是更丑了?”

    展小怜冷着脸,什么话都没打算说,燕回自己在那边叽歪半天没人理,自己清了清嗓子又开始改话题:“妞,别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爷又没怎么你,爷不过就是慰问慰问,好歹妞跟爷也处过那么一阵子,爷不是那种绝情的人,所以才给妞送点水果什么的。爷这不是有正事才给你打电话?爷说怎么一只打不通电话,弄来弄去你这电话一直在用……”

    展小怜直接打断问了句:“爷,您老有什么正事直接说就行,我听着呢。”

    燕回“啊”了一声,伸出一只食指,食指上勾着一只粉色的小高跟,在他的手指上晃来晃去,“正事啊,爷这里捡到一只女人穿的鞋,爷瞅着是不是你的,所以打电话问问,你这电话爷还查了半天才查到,妞,你也看到了,这电话爷是逼不得已才打的不是?一只鞋,你穿不了爷也用不上,就给你打电话了不是?”

    展小怜扯了扯嘴角,很客气的说了句:“哦,那真是有劳燕爷了。这鞋因为只剩一只,我在来的路上直接丢路边了,所以爷捡到的那只爷用不上,烦请爷直接丢了就好,真是万分感谢燕爷有心,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燕爷晚安。”说着,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

    燕回把被挂断的手机送到自己面前看了下,然后举起手里还在摇晃的小高跟,对着那小皮鞋看了半天,伸手,把手臂移到手边的垃圾桶勾着鞋的手指往下一放,那鞋一颠差点掉下去,燕回的手指停止移动,继续盯着那鞋,另一手在扶手上烦躁的敲了敲,勾着鞋的手指一松,那鞋直接进了垃圾桶。

    展小怜挂了电话,为了防止燕回再打过来,直接把手机个关机了,安安稳稳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展小怜起床以后,习惯性的伸手拿手机,发现被自己关机了,她伸手打开,发现早上七点钟那个时候,燕回给她发了一段短信,短信的原话是这样的:妞,你那只鞋扔哪边了?都挖地三尺的都没找到。

    展小怜:“……”默默的弯腰,摊手,伸手从自己的床底下把一只粉色的小高跟鞋掏了出来,她根本没扔好不好?让他再找几年也找不到啊。展小怜突然愣了下,哎?燕回让去去找这只鞋?!

    展小怜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表示非常的满意,燕回的再次入侵让展小怜排斥的心里愈发严重,她不管燕回什么意思,可燕回对她这种近乎主动示好的行为表示十分的抗拒。

    当初可是说好的,一刀两断,藕断丝连什么的没意思。燕回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展小怜按照燕回的步子来,等于是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这是展小怜所不喜欢的原点,她要的,是和燕回没有任何交接的起点。

    展小怜没有回短信,伸展四肢往床上一躺,长长的竖了个懒腰,告诉自己,生活很美好,未来很光明。

    展小怜的眼睛在第二天消肿了,实在是得益于燕回送过来的那药,当初僵尸脸说什么世界上最好的药,展小怜还恶寒了一下,结果展妈听进去了,很不客气的给展小怜用了,没想到,还真是有些效果,虽然不像僵尸脸说的那样第二天就好了,不过好歹消肿了,淤青也散了些,好歹能出门了呀。

    在屋里折腾了半天,展小怜在脸蛋上卡了个大墨镜直接出门了,没办法,黑眼圈引回头率大墨镜也引回头率,展小怜宁愿自己装酷引回头率爷不乐意让人家嘲笑她的黑眼圈。

    沿着摆大的大门往里走,展小怜一边走一边发着短信,这是给公司的业务员发的,让他去“绝地”拿材料,龙宴拿过去以后,什么弄好了,就差人过去拿,展小怜这样子就愿意往远地方跑,只能让别人去。

    到了公司,院子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一个个凑在一块对着屋里指指戳戳,展小怜进去直接问了句:“你们干什么呢?外头有外星人让你们看?”

    一个小学妹一脸桃花的跑过来,指着屋里压低声音跟展小怜说:“学姐,我们公司来了好几个好奇怪的人,一进去就把我们赶出来了,看起来特别凶,我们不敢进去,学姐,怎么办啊?”顿了顿,小学妹又忍不住跟展小怜说了句:“可是,其中一个人看起来很像明显呀。”

    展小怜将信将疑的拨开人群走进去,一边走一边问:“谁在里面?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请问……”

    展小怜打住话头,正对着门位置的桌子上,晃动着一双皮鞋,燕回正以一个极为悠闲的姿势坐在椅子上,脚高高的翘在桌子上,看到展小怜站在门口,燕回慢吞吞的放下脚,对着展小怜摆了摆手:“哟,妞,又见面了。”

    展小怜扭头看向一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他,等着他说话。

    燕回站起来摇摇晃晃朝着展小怜面前走,展小怜还是站着没动,燕回走到展小怜面前,对着她伸手,直接在展小怜的肩膀上捏了个掉下来的头发,对着旁边一吹,说:“妞,这是想爷想的?头发都掉了。”

    展小怜没结他这话,而是直接问了句:“爷,您今天来是找李先生还是找傻妞?不好意思他们现在都不在,傻妞在国外参赛,李先生已经很长时间没到这边来了,您要不要给他们打个电话?”

    燕回嗤笑:“爷找他们干什么?爷今天来是有事,正事,要不然你以为爷会到这来?”

    展小怜伸手抱臂,仰头看着他,等他的正事,然后,展小怜就看到燕回对着旁边的人招招手,那人赶紧捧着手里的一个盒子过来:“爷。”

    燕回伸手打开盒子,说:“喏,爷给你准备的。”

    展小怜的视线斜斜的扫了一眼,看着里面那双鞋子有点囧,里面是一双完整的粉红笑高跟,展小怜伸手把那双鞋给拿起来看了下,发现两只鞋的鞋底都是被人穿过的样子,也不像新的,就问:“爷,我能不能问问这是在哪找到的?”

    “找?”燕回瞪着展小怜:“你那什么爪子,到底把鞋给扔哪了?爷让人找了一夜都没找到……你当爷神仙?”

    展小怜提着那两只鞋问:“哦,那这两只鞋哪来的?”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爷看到有人穿,要了。敢不给,爷剁了她的脚让她这辈子都穿不了鞋。”

    展小怜:“……”默默的把鞋放到鞋盒子里,“有劳爷费心,这鞋我没打算要,麻烦您老了。”

    燕回扬起下巴,看着展小怜:“喂?!”

    展小怜抬头,脸上还卡着大墨镜,她伸手给拿了下来,伸手在眼睛上揉了揉,说:“要是没什么事,您老是不是该回去了?”

    燕大爷对自己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模一样的鞋不屑一顾表示很愤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这是拿了一模一样的!”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说:“谢谢燕爷热心,慢走不送。”

    燕回赖着不走,“妞,爷好歹亲自送过来的,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

    展小怜一脸茫然,那小脸上因为眼睛那一片有点暗看着特别滑稽,“爷,您老要什么表示啊?我要是没记错,我昨晚上在电话里跟爷说过这鞋我不要了吧?又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我真没往心里去。”

    燕大爷怒:“妞这是说爷多此一举?”

    展小怜点头:“差不多这意思吧。”

    燕回:“展小怜!”

    “爷,”展小怜往里走了两步,低着头,说了句:“我们当初可是说好的,您老要是由着这个借口过来找茬,这可就是失信。特没意思的。”

    燕回一本正经的指着那鞋说:“爷都说了是正事。”

    “那现在事情结束了,”展小怜抬头看着他,“我说了我不想要了,爷您老人家还纠缠什么呢?”

    燕回伸手指着展小怜的脸,咬着牙,结果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抬脚就往外面走,他一走站在屋里的那几个人跟着就出去了,燕回走了两步突然站住,然后大步回头,走到展小怜面前,伸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在她嘴上啃了一口,说:“谢礼。”说完,气狠狠的一松手,直接走了。

    外面那几个小学弟小学妹一个比一个害怕,主要是燕回身边跟着的那几个人太恐怖了,一看到那帮人都出来了,径直走了出去,其中一个急忙跟着跑到外面看看人走了多远,等人都走远了,赶紧把大门关上。

    展小怜站在屋里,正用一张纸巾在擦嘴巴,那帮小学弟小学妹赶紧跑进来问:“学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人家才报仇的?啊?啊?学姐你眼睛怎么了?不会刚刚被人打了吧?我们怎么没听到动静啊?”

    展小怜摇摇头,“打什么打?我这样像得罪什么人的嘛?我可是良民,是好人,我能得罪什么人?那人是我一个朋友,认识的,不过后来因为什么是闹掰了,所以很少联系,这不主动过来求和了,我跟他说没兴趣,生气了呢。我这眼是好几天前坐车的时候被撞的,可苦逼了,还是别提了。”

    学弟学妹哪里能想到那么多,听展小怜这样说爷没多想,就是有个小学妹星星眼的跟展小怜说了句:“学姐,其实那人是你以为的男朋友吧?我看着好帅啊,要不要看在他那么帅的份上和好啊?”

    其他几个小女生还真附和说对,展小怜哭笑不得的说:“你们都觉得那人长的像明星,我长成这样能被人人家看上?眼睛都是怎么长的?”

    一个小女生信誓旦旦的说:“这可不一样,现在的帅男人就喜欢找丑女人……”

    展小怜大怒:“你才丑女人,你全家都丑女人,姐姐我这是可爱型的,哪里丑了?”

    一帮子人顿时大笑,那小女生吐吐舌头急忙道歉:“学姐我错了,别发飙,千万别发飙,生气了就长皱纹,不好看了。我去干活,干活啦!”

    展小怜笑呵呵的坐下来,扭头看到那双也不知道从谁脚上扒下来的鞋还被放在门口,顿时觉得蛋疼无比,燕回这种二货真是逆天一样的存在啊,竟然是从人家的脚上扒下来的,也不想想万一人家有脚气了怎么办。展小怜走过去,拿过那双鞋,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

    有女生出来问展小怜问题,问完了回去,扭头看到垃圾桶有一双好好的鞋,急忙说了句:“这谁的鞋给扔了?我看着没坏啊,好像还是新的,没穿几次吧?怎么扔了?”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扔的,磨脚,穿了都没法逛街,就扔了,大家干活去,别磨蹭了。对了,设计部的两位这几天辛苦了,我们要加速哈。”

    安排完工作,展小怜这才手托腮安静一会,眼珠子一转,无意中看到了那双鞋,她静默了一下,然后把视线移开。

    ------题外话------

    木8000千不是爷的错,是小黑屋统计抽风,爷V5,妞们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