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7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来了,稍等下!”小学弟开门之前好奇的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口,他奇怪是什么人,伸手拉开门,嘴里还说了句:“先生你好,请问……咦?!”小弟觉得自己见鬼了,刚刚从猫眼看的时候明明是个男人,怎么他拉开门以后就变成女人了?

    门外是个笑眯眯的女服务员,她探头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说:“客人您好,请问您有叫服务台吗?”

    小学弟茫然的回头看向听到动静走出来的展小怜:“学姐,你叫过服务台吗?”

    展小怜走到门边,看了那女服务员一眼,说:“没有啊,怎么回事?”

    那女服务员立刻一脸歉意的鞠躬:“真是对不起,那是前台传达有误,给您添麻烦了,很抱歉。”

    “没事,”展小怜扭头对小学弟说了句:“把门关上,咱俩抓紧。”

    小学弟立刻笑嘻嘻的一边关门一边说:“学姐,你等着我,我去个厕所马上就来。”

    门被关上,展小怜回到房间里面往床上爬,盘腿坐在床上看手里的资料,床上铺了大半面床的纸张,小学弟跟展小怜为了写这个讨论了很久,还查了很多资料,就是想先根据具体情况拟个大概出来。

    在房间里一呆就是半天,小学弟很晚才回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两人又去公司走了一天,展小怜累的腿脚无力的回到酒店,又聚一块开始琢磨方案怎么写,第三天的时候还真的出了份修改过的方案,直接递交到了张经理手里。

    张经理下午召开的一个部门会议,展小怜跟小学弟就在外面的会客厅等结果,一等一个多小时,张经理出来以后,笑眯眯很客气的跟他们说方案基本通过,不过具体细节肯定要改。鉴于对这个方案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满意度,张经理决定跟穆曦传媒签约达成合作意向。

    展小怜这给高兴的,出了大厦就给穆曦打电话报喜,穆曦一听顿时瞪大眼睛:“胶带,你真是太厉害了!真的,我都不敢跟人家谈这些东西。”

    展小怜毫不客气的打击她:“你就是当花瓶的料,谈生意什么的交给我就行。你乖乖当花瓶明星就行。”

    “胶带!”穆曦气的小脸都鼓起来了,“我才不是花瓶呢!”

    展小怜嬉皮笑脸的说:“开玩笑开玩笑,嘿嘿,对了傻妞,你什么时候回国啊?我感觉都很长时间没看到你了,你啥时回来?”

    穆曦把自己的行程单拿过来:“我也不知道,反正最近的行程排满了,各种访谈各种广告,我好累呀。”

    展小怜一听,十分兴奋:“傻妞加油,我就知道你肯定行的,广告什么的,你记得要挑一些知名度高的大牌子哈,这对我们公司的业务有好处。”

    穆曦嘟嘴,“可是很累。”

    展小怜一挥手说:“累了才有钱赚,除非你不想赚钱了,要不然就趁年轻多累点,钱多。”

    穆曦听了也没话说了,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胶带你也加油,累了就睡睡觉。”

    展小怜挂了电话,伸手握爪,喜的小脸上全是满满的笑意,小学弟跟着后面也高兴的说:“学姐,我怎么感觉就跟做梦似的?这么大的单子就这么给我们了?”

    展小怜掐腰得瑟:“也不想想是谁出马的,我们来辛苦三天,要是一点成绩都没有,这公费报销多浪费?”

    两人一起回入住的酒店,刚进去就发现门口站了两排服务员,看到客人进去齐刷刷的鞠躬行礼:“欢迎光临!”

    展小怜和小学弟被吓了一跳,这什么阵势?前几天貌似没这样吧,今天怎么突然列队欢迎了?进去以后就看到标题横幅了,“热烈欢迎领导莅临指导”的横幅挂在大堂内,红底白字的,特别显眼,展小怜暗自翻了个白眼,形式主义了,就是做给别人看的,这有什么意思啊?

    展小怜跟小学弟在电梯口等电梯,中间那电梯直线下降,到了一楼停下,展小怜往边上让了让,准备等里面的人出来了他们再进去,电梯门开,展小怜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愣了下,然后笑眯眯的抬手打了个招呼,“哟,爷,真巧啊。”

    燕回从电梯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堆男男女女,燕大爷那脸上的表情看着比展小怜惊讶多了:“妞,怎么在这?”

    展小怜拍拍抱在怀里的文件夹,嘴里说了句:“我过来谈生意呢。”

    燕回从电梯里走出来,身后跟着的人也纷纷走出来,其中一个打扮明显异于他人的妖艳女人扭着细长的腰肢软软的靠在燕回的肩膀上,手指在燕回的胳膊上上下移动,有一下没一下的挑逗。

    燕回伸手搂住,在那女人的下巴啃了一口,嘴里训了句:“给爷老实点,待会看爷怎么办你……”

    展小怜差点翻白眼,这种限制级的话能不能挑个人少的地方说?就不怕被人听到吗不好意思吗?展小怜伸手按了个上行键,小学弟被燕大爷以及他身后的人群吓的腿直哆嗦,赶紧先走了进去。

    “爷,我先上去了,不耽误您老人家办正事了哈。”展小怜一边跟燕回说话,一边跟着就要走进去,不妨燕回突然推开那女人,伸手拉住展小怜,“哎,爷还没让你走呢。”

    展小怜回头,“爷,您老还有什么事啊?”

    燕回拉着展小怜是胳膊就没松手:“人家都说……”燕大爷想了好一会,才说:“人家都说相见不如突然碰到,见都见了,爷恰好闲来无事,请你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展小怜一脸为难的看着燕回,说:“不行啊,我忙着呢,而且,我明天就要回摆宴,实在腾不出身……”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直接打断,伸手把展小怜怀里的那对资料抢过来,对着电梯里的小学弟直接砸了过去:“让他拿上去,你现在就跟爷出去。”

    文件夹里的资料顿时被燕回砸的满地都是,小学弟一看外头的架势也不敢吭声,急忙蹲下来手忙脚乱的捡东西:“学姐,你要是忙你就先去,我回去会重新整理的。”

    燕回满意的摊手,扭头对展小怜说:“看,人家都没意见。走走,爷都说请客了,妞今晚上了是有口福的。”

    展小怜没说话,只是本来想挣脱的动作逐渐放任,她垂眸看着地面,一句话不说,燕回本来是拉着她手腕的,等小学弟乘电梯上去以后,燕回松开手,指指大门,说:“妞,这边走。”

    展小怜伸手拿下脸上戴着的黑框眼镜,往兜兜里一塞,抬脚主动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说:“爷,我过来是谈生意的,爷在这里有什么事啊?”

    燕回摇摇晃晃走了两步,然后慢吞吞的转身,伸手一指大厅里挂着的横幅:“爷?看到那个没?爷是过来指导的。”

    展小怜震惊:“爷,您老不会告诉我,这家酒店是您老的吧?”

    燕回邪笑:“妞还是那么聪明,爷就喜欢妞这么聪明的。”

    展小怜抿了抿嘴,心里有个什么东西一直在蹦跶,她抬头看向外头对面的那幢大厦,张经理说是一家集团的,还说酒店也是他们集团旗下的,既然酒店是燕回的,对面那幢大厦里的公司呢?展小怜伸手一指大厦,问:“那大厦也是爷的?”

    燕回拍手,继续邪笑:“爷就喜欢妞聪明。”

    展小怜脱口骂了一句:“太阳他妹啊!”这是失算,绝对是失算,她当初听到青城的时候怎么就没往这边想呢?究竟是她对燕回太放心还是她太自信?展小怜刚骂完,跟着就扬起小脸对着燕回笑的小花朵似的:“哟,爷,咱俩可真是有缘,我过来就是跟那大厦里的张经理谈生意的,还谈成了,合同都签了,原来是跟爷合作啊。”展小怜伸出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对着燕回伸手,主动说:“爷,合作愉快。”

    燕回看着她的模样突然嗤笑出声:“妞,看看你这小脸讨好的模样,掉钱眼里了是不是?跟爷合作,不怕爷跟你赖账?”

    展小怜笑嘻嘻的回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钱要不起来我就丢给傻妞去做,傻妞跟她哥要钱,爷您老人家好意思不给自己妹子工钱吗?”

    燕回直接回了句:“爷就喜欢钱,能把钱留在自己身边,这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当妹子的就给孝敬自己哥哥。”

    展小怜伸手擦汗:“爷,你老这就不对了,真的,做生意要讲信誉,您老这怎么能成呢?”

    “怎么不成?爷高兴。”燕回慢吞吞的扭头垂眸看向展小怜,说:“不过,妞。”

    展小怜抬头看他,“什么?”

    燕回说:“要是你来要了,爷会看在你跟了爷一段时间的份上,把钱给你。”

    展小怜当即抱着小拳头对着燕回拜了拜,“多谢爷给面子,我听了爷的话以后这心里就乐的扑通扑通的。”

    燕回慢吞吞的晃到展小怜面前,刚要伸手搂展小怜的肩膀,展小怜伸手把头发刮到耳后,然后抬脚往前走了几步,一边走一边笑眯眯的说:“对了爷,您老说请我吃饭的呢?走呗,我还等着今天吃好吃的呢。”

    燕回本来想搂住展小怜的胳膊晾了半空,半响,他把自己的胳膊放下去,继续慢吞吞的跟着展小怜往外走:“妞,看到那广告没?”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广告啊?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广告来着?”

    燕回伸手指了下前面挂着的一个小肥妞奶糖广告,说:“就是那个。”

    展小怜“哦”了一声,“小肥妞奶糖广告……对了爷,这奶糖不是您老人家整出来吧?”

    燕回立刻抬起下巴,“这个形象还是爷满意的……”

    展小怜:“……”这货的有多恶趣味啊?

    燕回伸手拉住展小怜,嘴里说了句:“你记不记得以前?”

    展小怜瞪大眼:“什么以前?”

    燕回用手指着那广告牌,说:“就是你那个时候的样子。”

    展小怜:“哈?”

    燕回低头凑到展小怜面前,还问呢:“妞,是不是觉得很感动?”

    展小怜:“……”

    燕回看着她的表情,有点不高兴了:“不记得?”

    展小怜干笑:“爷,这个我哪能想得到?”

    燕回冷了脸:“不是神童?就是这么个神法?爷看着根本就是个猪脑子!”

    展小怜抿嘴,明摆着她也不高兴了,凭什么呀?她现在跟他都没关系了好不好?没反驳,主要是不想激怒燕回,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不说话。

    燕回清了下嗓子,伸手推了展小怜一下:“走走,跟爷吃饭去,待会带你去参观下奶糖厂,爷把一个厂子就搬到青城了。”

    展小怜也没说话,就是低头往外走,燕回跟在站小怜身后:“妞?跟爷说句话,舌头又没被猫叼,怎么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