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8章 渣爷的秘密

第218章 渣爷的秘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两人走到酒店正门口,展小怜一个人低头一个劲的往前走,燕回跟在后头直接伸手把她拖住:“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跟你说话呢。”

    “爷,”展小怜回头看着他:“您老人家能不能别这么聒噪?”

    燕回瞪大眼睛,伸出大拇指指着他自己的脸,扭头问他身侧的保镖:“爷聒噪?!”

    这青城上下,谁敢说燕大爷一个“不”字?别说是他问的那个保镖,就算站在最靠后地方的也是条件反射的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点都不!”

    燕回一听,赶紧往前两步站到展小怜面前:“妞,看到没,他们说了,爷一点都不聒噪!”

    展小怜一脸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问:“爷,您老还要不要请客了?不请的话我直接回酒店了,忙了一天,我也累了。要不下次……”

    话没说完,展小怜剩下来的话直接被打扰的咽了下去,燕回伸手,厚着脸皮把展小怜往自己怀里一搂,说:“去,怎么不去?走,爷带你吃东西去。”

    展小怜站着没动,燕回强行带着她往前走:“傻站着干什么?走走,赶紧跟爷走。”

    出了门,旋转门外立马开过来一辆加长版的黑色轿车,那车停稳以后,燕回推着展小怜的肩膀,拉开车门把她往里推:“上车上车……”

    展小怜等于是被他推上车的,在车上坐稳,燕回跟着坐了下来,靠在展小怜那边的胳膊习惯性的就要往她身上搂,展小怜往边上靠了靠,然后托腮看着车窗外,也不说话。

    展小怜觉得吧,碰到没皮没脸的人还真是没辙,就像燕回这样的,人家就是有本事把什么都弄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也就是算了,他还理直气壮。

    燕回也上车以后,跟着燕回后面的那个女人急忙往前走了两步,嘴里“哎哎”两声,跟着就被人给拖走了。

    展小怜看着那女人哀怨无比的眼神,表示相当的惆怅,女人啊。

    上车以后燕回就跟展小怜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没啥重点,“工作的还?爷怎么瞅着妞这是又开始胖了?莫不是被愁的?来来来,跟爷说说,有什么好愁的,爷不定还能帮妞分担分担。”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干巴巴的回了一句:“多谢爷抬爱,不需要。”

    燕回伸手拉了拉展小怜的头发:“妞,礼貌!礼貌问题很重要,有跟人家说好不看人的?把你的脸蛋扭过来。你一直给爷看你的后脑勺什么意思?”

    展小怜慢吞吞的放下手,转过来看着燕回,“多谢爷抬爱了,不需要。”

    燕回满意:“这才像话,你这脸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爷还能拿你的脸坐标本?”

    展小怜:“……”

    跟一个不大愿意说话的人沟通,无力感可想而知,可人燕大爷就是有本事从头说到尾,“妞,你跟爷那妹子的公司什么事都做?那跟爷的合作是不是得多上上心?要是不满意爷可是不会高兴的。”

    听到说工作的事,展小怜倒是抬了抬眼皮子:“爷您老就放心吧,工作上我们肯定会尽心的,这点还是有保证的。再说了,我们合同都签了不是?实在不行按合同办事不就行了?”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哈”了一声,“妞想的还是挺开的。”

    这个话题以后,燕回就消停了,展小怜觉得自己的耳根子总算清净了一点,也不知道燕回打算带她去什么地方,反正车在行驶中就没有停下,车里的气氛也不知怎么的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展小怜的视线落在前方,眼角的余光总觉得燕回在盯着她看,展小怜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半响,突然听到燕回开口:“妞。”

    安静的瞬间被打破,展小怜扭头看向燕回:“爷?什么事?”

    燕回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几下,说:“妞,爷要是告诉你,爷有那么一点想妞了,妞怎么说?”

    展小怜身体往车座上一靠,伸手摸了摸小脸,说:“哦,那说明容颜绝色让爷恋恋不忘。”

    燕回嗤笑:“妞,你还可以再自恋一点。你这就是容颜绝色,那些美人岂不是倾国倾城了?”

    展小怜摊手:“爷的品味谁敢质疑,好歹,那些倾国倾城的没让爷记住不是?”

    燕回盯着她的脸,伸手捏着展小怜的脸蛋使劲摇了几下:“不知羞说的就是你这样的。”

    展小怜不客气的推开燕回的手,对着窗外看了看,随口问了句:“爷,我能不能问问您老这是打算往什么地方请我吃饭?”

    燕回伸脚踢了下司机:“怎么还没到?”

    司机很苦逼的回道:“爷,很快就到了,今天不大顺啊,一路红灯,所以耽搁了点。”

    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怎么就不顺了?怎么开车的,怎么就一路红灯了?”

    展小怜:“……”第一次听说一路红灯的是司机的错。

    司机也是泪流满面,这红灯是他一个小司机能控制的了的嘛?他也不想啊。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展小怜下车抬头一看,良久无语,这不就是她来了无数的那个酒店嘛?展小怜站着门口不进去,打死都不进去,这算怎么回事?

    燕回指着门对展小怜说:“进去,就在里面,爷又不是老虎狮子狼的,不会吃了你的。”

    展小怜还是站着门口不说话,燕回不耐烦的伸手拉她:“走,跟爷进去,爷请你吃饭你挑什么?客人不该是跟着主人的步子走的?”

    展小怜被他拉的踉踉跄跄往里走,一脚夸进了酒店的大门。

    展小怜没到这地方来有很长一段时间,进门以后才发现酒店的装修已经大变样,早期风格就是普通的豪华装修,现在这个倒是有点欧式风格,展小怜一边走一边打量,燕回凑过去:“妞,这个样子怎么样?”

    展小怜随口夸了句:“挺好看。”

    燕大爷表示很满意:“爷就知道……”

    展小怜暗自撇嘴,也懒的说话了,跟着燕回往里走。

    还别说这装修过的酒店就跟换了个地方似的,从哪里看都跟原来不一样,进电梯,电梯直达顶楼,在最高层的地方停下,展小怜出电梯一看,都愣住了,早先的那个顶楼现在变成了一个高级的露天餐厅。顶楼周边都装了那种透明度极高的特种玻璃隔离,保证用餐客人的安全,从上到下大至餐桌小道汤匙都十分讲究,一看就是专为那种有钱人提供的。

    展小怜扭头四处看了一圈,餐厅一个客人都没有,四处静悄悄的,最中间的位置上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不过桌子的宽度很窄,如果长方形的桌子,正常情况下是在两头放椅子,不过这张桌子的两头没有放椅子,而是放在中间,也就是放在长方形的长的那一面。

    展小怜盯着那小桌子,总觉得这小桌子出现在这地有点不伦不类……展小怜又瞅了瞅,明白了,肯定是燕大爷临时起意。

    其实展小怜真是冤枉人燕大爷了,这桌子,就是燕大爷要求人这样准备的,后头正在低头忙着把餐点往推车上装的服务生就是这张桌子的搬运人,没办法,谁都觉得这桌子看着太搓了,可是人燕大爷就是要求是一张“小”桌子,必须小,不小不行。最好是小到中间只有一个人的距离。于是,这张桌子就出现在这里了。

    燕回推着展小怜,把她往桌子边推:“妞,过来坐,过来过来……”

    展小怜抹汗:“爷,您老这桌子……”

    燕大爷不在乎的说:“这桌子就这样,就这样的。坐,赶紧坐。”

    展小怜怀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信将疑的坐了下来,桌子真的窄,估计一会上一个大一点的盘子的话,展小怜和燕回的面前只能放一只碗。展小怜刚坐下,那边餐车推了过来,服务生表情微笑动作专业的把餐车里的食物往长桌子上摆放,一摆就摆了一溜。

    展小怜看着这张奇怪的桌子和上面的菜,“……”

    燕回晃过来,在展小怜对面坐下,燕回那个子多大呀,他一坐,桌子底下本来就有点拥挤的位置,顿时被挤满了,展小怜那腿跟燕回的腿就这样交叉放着,这姿势得多奇怪呀,展小怜想站起来把椅子往后挪挪,结果第一下没挪动,第二次展小怜憋红了小脸,拼着小命才把椅子往后挪了一点,展小怜就奇怪了,什么椅子这么重啊?摸着手上软绵绵的,应该不难挪才对啊。

    展小怜很奇怪,然后站起来走到椅子后面,伸手拖椅子,面前移了一点,燕回抬起头看着她说:“妞,你干什么?”

    “爷,这是什么材质的椅子?”展小怜一脸好奇的问:“怎么这么重呢?”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铁的。”

    展小怜:“……”伸手擦汗:“爷,您老怎么想起来弄铁椅子啊?这想挪一下都不容易。”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坐你的行不行?”

    没办法,展小怜重新坐下,这一坐下自己的小腿就会跟燕回的腿打架,展小怜总算知道为什么这张桌子这么窄了,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展小怜拿起筷子,看了燕回一眼,说:“爷,您想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实施?”

    渣爷表示抬头看天,出行中,不可抗力,捶地,断了断了断了……(重复一百遍啊一百遍),喵妞破壳日筷乐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