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9章 你真恶心!

第219章 你真恶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真不怪展小怜多想,实在是燕回这货太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何况还是燕回这不扣不扣的妖?展小怜问完,就盯着燕回看。

    燕回听了,微微抬起下巴,“哈”了一声,说:“哟,这是被妞发现了?”说着,燕回手一松,手里握着的筷子直接蹦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燕回在展小怜对面,伸手摸着下巴邪笑着问:“那妞想不想知道爷要实施的是什么秘密?”

    展小怜伸手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到嘴里,说:“爷,我要是知道了就不是您老人家的秘密了。我就是随口问问,您老还是别跟我说了,秘密什么的,最没意思了。”

    燕回抓着展小怜拿筷子的手,继续邪笑着:“爷就是要告诉你,你怎么着?”

    展小怜一脸无语的看着他:“那您老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燕回一听,立马站起来绕过那长条桌子绕到展小怜身后,伸手,直接把她椅子上给拖了出来,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茫然:“爷,您老干嘛呢?还吃着呢……”

    燕回对着展小怜邪笑道:“爷的忙还只有你能帮!”说着,燕回一手强行握着展小怜的手腕拉向自己怀里,另一只手直接按在展小怜的腰上,把她狠狠的按到了自己怀里,低头,在她的嘴上狠命咬了下去。

    展小怜蓦然瞪大眼睛,那只扣住自己手腕的手臂就像铁钳一样不可挣脱,展小怜被夹在身体直接的胳膊拼了小命才从两人的身体夹缝里抽出来。两人站的离长条桌子很近,展小怜腾出手以后,在长条桌上乱摸,直接摸到一个冷菜盘子,她连菜带盘子抓起来,对着燕回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去,菜盘子挥在半空的时候大部分菜都掉在地上,只是有些油乎乎的菜汁低落在燕回的头上身上。

    这一砸过后,燕回还真从展小怜的嘴上松口,他抬手伸手在头上一摸,摸了一手的油,燕大爷顿时火冒三丈:“你这臭女人……”

    展小怜抬起胳膊对着他就要打过去,燕回眼疾手快,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眼里冒着火,腾腾的,捏着展小怜胳膊开口:“你还真给爷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爷还就告诉你了,爷就是想上你,你今天不跟爷睡一觉,你别想踏出青城一步!”

    展小怜的小胸脯被气的一上一下的,“燕回!你还是男人嘛?有你这么说话不算话的男人?当初我们是怎么说好的?你妹的,你这是公然耍赖是不是?”

    燕大爷理直气壮的说:“爷耍什么赖?爷就是想跟你睡怎么着?爷又没说其他的,爷就是想睡一次……”

    展小怜冷笑:“凭什么?我又不是卖的,凭什么你想跟我睡我就要陪?就算我是卖的也得看我乐不乐意卖给你,人家卖的还能拿钱?爷是不是打算给我钱了?那行,十万块钱一次……”

    燕大爷什么话都没说,铁青着脸,直接把展小怜整个人扛到了肩膀上,直接下楼,也没进电梯,而是直接出了天台,顺着天窗口进去,走到一个门前,他伸手在门禁上刷了下指纹,拧开门直接走了进去,完全不顾被他抗在肩上还在拳打脚踢的展小怜。

    进屋之后燕回也没把展小怜丢床上,而是直接扛去了卫生间,他头发上有油,肯定是要洗的,他肯定不可能自己一个人洗,非得拉上展小怜,把展小怜往空着的浴缸里一扔,展小怜头晕眼花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燕回伸手拿下花洒,打开水,温水在最短的时间内涌出,不等展小怜站起来,燕回手里的花洒喷嘴直接对着展小怜碰过去,展小怜顿时尖叫出声:“燕回你妹的……你谋杀啊……”

    燕回冷哼一声:“谋杀?你也配让爷费脑子去谋杀?爷要是像杀你,直接一枪打死就行,还用得着谋杀?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爷跟你直说了,别以为爷说想跟你睡觉你就以为爷对你怎么着,爷说过,爷对尺寸很计较,爷这是找找感觉,为爷的下一个女人做个参考对比,你以为什么?爷对你恋恋不忘?别自恋了,自己值几斤几两你自己不知道?十万一次?你也不看看你值不值这个价……”

    燕回的话说了一半,展小怜突然从浴缸里跳起来,伸手抓住放在浴缸一头洗手池下的一个竹子编成的篮子,对着燕回就砸过去,燕回这下没有防备,被她砸了个踉跄,手里拿着的花洒喷头也掉在地上,那花洒顿时以喷泉喷水的形状往外喷水,卫生间一时间到处都是水。

    展小怜砸了第一下以后跟着就砸第二下,地上到处都是水,燕回踉跄了那一下后还没站稳,展小怜第二下第三下又都下来了,燕回两只手挡在面前,压根没反手的意思,展小怜真是啥都顾不上,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从这房间里出去,出去了她就安全了。

    趁着燕回以为她还会砸第四下第五下的时候,展小怜对着燕回直接把篮子砸在他身上,带着满身湿漉漉的衣服撒腿就往外跑,拉开卫生间的门,展小怜向门边冲去,老远就伸手想去抓门把手打开,冷不丁脚腕被一把抓住,燕回一边从第三爬起来一边伸手一拽,展小怜直接趴在了地上,她的一只脚腕还在燕回手里。

    展小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拼命的蹬着被抓住的腿想要挣脱,燕回慢慢的从后面往上爬,嘴里还说呢:“你跑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有狼在追你……”

    展小怜怎么着都没挣脱开那只手,她一边喘气,一边在地上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地上,目光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光喘气不说话。

    燕回从后面爬上来,撑着四肢悬在展小怜上空,伸手把展小怜脸上乱七八糟的头发往两边拿了拿,居高临下看着她的脸,带着妖孽气的狭长双眼就如被人掀开了黑色的面纱,露出漆黑的眸,从展小怜的额头看到下巴,然后说:“爷就是要跟有这张脸的女人睡一觉,怎么就不行了?爷想要的女人什么还有得不到的?”说着,燕回低头,在展小怜的下巴上狠狠咬了一口。

    展小怜咬着牙,眼睛睁的圆圆的,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燕回抬头看着她的表情说:“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是不是在骂爷是禽兽?觉得爷这是强上?爷还就告诉你了,爷就好这口,既然好的不好使爷就直接使好使的,爷就喜欢用强,这才有意思不是?”说着,燕回直接动手扒展小怜身上湿透了的衣服。

    展小怜从头到尾都咬着牙,任凭燕回怎么努力都没让她张口出声,只要不把自己当个人,比狠展小怜就不会输给燕回。

    一个男人得怎么样不要脸,才能像他这样什么事都做出来?两个人就在客厅门后的地上折腾,只听见房间里男女混乱的喘息声,很久以后,喘息声停止。展小怜松开紧紧咬住的牙关,燕回一只手拖在她后脑勺给她当枕头,身体覆盖在她身上,看着她满是红晕和汗渍的小脸,轻轻摸了摸,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妞,看到没,你的身体多配合,你心里再不愿意,可是你的身体还是配合了不是?你跟爷才是最合拍的,那些男人哪个比爷强?你就仗着爷舍不得你就故意跟爷折腾是不是?好好的不行?非得每次都跟爷闹成这样?”

    展小怜干脆闭上了眼睛,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该说的,好多天以前他们都说清了,没有藕断丝连,没有纠缠不休,可是现在呢?这种不清不楚的纠缠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以为的自由呢?她认为的幸福了?她的好运气都去了哪里?

    展小怜安静的躺着,燕回……燕回!

    这个人真的是她这辈子的噩梦。

    然后,展小怜突然睁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燕回说了一句:“燕回,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恶心的噩梦!”

    燕回一愣,下一个动作就是单手猛的掐住展小怜的脖子,他阴郁着双眼,死死的盯着展小怜的脸,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开口:“有种你给爷再说一次!”

    展小怜义无反顾的抬起头看着他,用更加清晰更加缓慢的语速重复道:“燕回,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恶心的噩梦……”

    展小怜觉得自己呼吸瞬间变的十分困难,她盯着燕回再次说道:“你真恶心……”

    “啪”一声,展小怜的脸被一巴掌打的歪向一边,燕回低头,把脸凑到展小怜面前,脸上带着慢慢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声音极其温柔的说:“爷没听清,再说一次。”

    展小怜扭头,半边小脸已经肿了起来,她回视燕回,一脸的轻蔑:“禽兽,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恶心的……”

    “啪!”

    又一声,展小怜另外半边小脸瞬间肿的老高。

    燕回埋首在展小怜的胸前低声邪笑:“妞,声音太小,爷还是没听清,再大声点。”

    展小怜快速准确的抓住两个让燕回真正愤怒的字眼,嘴角扬着讥讽的笑,重复道:“我说,你真恶、心!”

    ------题外话------

    渣爷也V5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