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2章 医药费问题

第222章 医药费问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知道穆曦其实已经回来有一阵,不过她一直在青城,那边有访谈要先做,访谈做完了她才摆宴。穆曦去公司还是跟展小怜约好,晚上偷偷溜过去的,她现在的人气肯定到哪都被人围观,所以只能自己晚上偷偷溜出来。李晋扬没有回国,穆曦就拉着展小怜不让她走,使劲把她拖去跟自己一起,晚上她害怕呀,一定得拉着展小怜。

    两人窝在那个院子里说话,展小怜一会嘎嘎笑一会嘎嘎笑的,反正好长时间没事,展小怜闲来没事就想欺负穆曦,尽拉着她说些小黄话。穆曦的小脸都扭曲了:“胶带你太邪恶了!坏蛋!大坏蛋!”

    展小怜就直接倒在床上坏笑。

    穆曦气鼓鼓的瞪着她,半响突然说:“对了胶带,青城有个人拉我入股,你说我能不入啊?”

    展小怜一听坐起来仔细一问,然后点点头说:“这事挺靠谱,找你这人也挺有眼光,看出了你的价值,你去呗,反正你也不差钱,让人帮你赚钱多好的事,我一百个支持,再说了,你还怕被别人骗?谁敢骗你,让你家帅哥大叔之间弄死就行,放心大胆的去做吧。”

    穆曦手托腮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展小怜推推她:“别多想了,这事真能做,我是没钱,我要是有钱我肯定就参一股了。”

    听展小怜这样说,穆曦这下就点头了:“胶带也这样说,李晋扬也这样说,那就是说我真的可以做了。”

    展小怜嘿嘿一笑:“我还能害你吗?除非找你合作的这个人的笨蛋,要不然肯定大赚。对了傻妞,我们公司这下真发财了,出来‘绝地’的胆子,还有摆宴其他两家大公司的单子也接下来了,而且,这两家都是冲着你的名气直接找过来的。”

    穆曦一抬头,刚发现墙上贴了她的好多照片,惊奇的说:“咦?胶带,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这些照片啊?你从哪找来的呀?”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网上呀,还有些是你班上同学那里要过来的,反正只要有你的照片,我挑了拍的好看的,全装裱了挂起来了。”

    穆曦目瞪口呆:“胶带,你好厉害!”

    展小怜得瑟:“那是,我们还接了青城的单子呢,合同都签了,正在制定方案。”

    穆曦这下真是星星眼的看着展小怜,完全的崇拜模样:“胶带,我太佩服你了,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展小怜更加得瑟了:“可不是,我不厉害谁厉害?”

    穆曦就跟小狗看主人似的看着展小怜:“胶带,你的股份要提高,我觉得我什么事都没做,什么都是你在忙,你都辛苦死了,要不我们俩五五分行不行?”

    展小怜翻白眼:“喊你傻妞你还真是傻妞,哪有嫌自己股份多的?我值不了那么多钱,我这就是跑的辛苦钱。要知道,这公司能有这么多单子还是因为你啊,你出钱还做了宣传,这份功劳可是大大的。我怎么比?这么着说吧,没有你就没有穆曦传媒,没有展小怜,穆曦传媒肯定还在,这个我还是看得懂的。”顿了顿,鄙视的看着穆曦说:“哎哎,别骄傲,我就夸你两句你的小公鸡尾巴都翘起来了。”

    穆曦嘟嘴:“人家哪有?”

    最后两人商量以后,展小怜的股份被提高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同时每个月领固定工资和业务提成,怎么领怎么算展小怜说了算,穆曦晚上就是甩手掌柜。展小怜不由感慨了一句:“这下我生活费总算有着落了。”

    穆曦奇怪:“胶带,你平时没饭吃吗?”

    展小怜白了她一眼:“什么没饭吃?刚开始公司不赚钱,我是拿我家里的钱往这里贴,我自己没工资总不能别人的公司也不给吧?这要是不给,人家还帮我们干嘛?所以我这是没办法的事。以后姐姐我有工资了,发财了发财了,嘎嘎嘎。”

    穆曦听展小怜那样说很愧疚:“胶带,我都不知道你是这样过来的。”

    展小怜伸手搭在穆曦的肩膀上,坏笑:“姐姐我是故意说了让你心疼的,果然目的达到了。”

    穆曦的小鼻子当时就被气歪了。

    “对了胶带,”穆曦突然说道:“我在青城的时候还看到我哥了,我是说燕回,我还跟他说了你,我说他都结过婚了,怎么还能找胶带谈恋爱呢?我还让他以后别缠着你了……”

    展小怜睁大眼睛:“你说的?”

    穆曦一本正经的点头,气鼓鼓的说:“我哥太过分了,他怎么这样欺负人?我就说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顿了顿,穆曦偷偷看了眼展小怜,小心的说:“我哥说了,他说他对……你没兴趣来着。”

    “他应该是说对丑女人没兴趣吧?”展小怜一猜就知道那人肯定的嘴里肯定没好话,穆曦嘟嘴不应,展小怜对穆曦招招手,穆曦靠过来:“傻妞,你记着了,以后你在他面前就别提起我,行不行?你不提,他不定就忘了,你要是一直提,就等于提醒他千万别忘,你说是不是?”

    穆曦一听,有点傻眼了,觉得展小怜说的貌似有点道理,赶紧点头:“嗯嗯,我记住了,我以后再也不提了,对不起啊胶带,我不故意的。”

    展小怜对着穆曦咧嘴笑:“没事,我跟你哥也没啥关系了。你看,他对我没兴趣,我对他也不感冒是不是?好了,这个坏透到底结束,我们都不提了。”

    穆曦低着头,一脸愧疚的模样:“当初要不是我带你去青城见了我哥,我哥肯定也不会缠着你。我当时就觉得我哥很喜欢欺负你来着……”

    展小怜伸手推了把穆曦的额头:“你拉倒吧。还真当自己是罪人了?你知道就好,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你帮我兜着点就行,我们俩谁跟谁啊?还计较这个?行了行了,咱俩说点高兴的事,大不了你帮我介绍个靠谱的对象。”

    穆曦急忙点头:“胶带你放心,要是我发现有人很不错,我一定介绍给你。”

    晚上睡觉的时候展小怜就直接陪着穆曦了,没办法,帅哥大叔没回来,穆曦一个人睡觉都害怕,她就死赖着展小怜,展小怜总不能真的不管她就走吧,给展爸展妈打个电话,直接跟穆曦一起去她市区了。市区里有个豪华小区锦园,穆曦跟李晋扬就住在那一片,展小怜就是去那地方陪穆曦的。

    有了第一晚就有第二晚,展小怜就只能陪着她住,她心里就琢磨着,这帅哥大叔要是不回来,她这就没法走了,当然,好处就是穆曦这傻妞为了讨好展小怜,有啥东西都舍得给展小怜。

    展小怜其实知道穆曦是个小抠门,比她护钱多了,不过带回来的东西可真不少啊,各种名牌,展小怜觉得穆曦家里的那些东西,都能开一个展览了,相对而言展小怜花钱的手脚还是大的,穆曦是那种明面上死抠,不过人家一忽悠就找不着北的主,所以平时一毛钱她舍不得花,刷卡时候一次性刷个几十万没概念,卡里的是数字又不是钱,再说那钱也不是她赚的,她有概念才怪。

    展小怜这便宜占的,她家里还真有些好牌子的,不过都是龙湛寄给她的那些,她自己可没舍得买过奢侈品,顶多买个三四百块的东西她就觉得不得了了,展妈给展小怜零钱那是舍得给,可零钱再多也不可能给几千上万呀,展小怜只有羡慕人家的份,这会穆曦把自己带回来分给展小怜,展小怜当时得意的就直接倒在床上笑摊了:“姐姐发财了,发财了……嘎嘎嘎……”

    穆曦看着展小怜的样子很郁闷:“胶带,你要是在这样得意我就觉得我吃亏吃大发了,不许笑!”

    这两人就是这样捣腾着,白天穆曦的经纪人要带着她出去,展小怜要去公司忙活,一次性接了那么多业务,那是真的忙,为了不让自己分心,展小怜还特地在摆大招了个专门管招聘的,可见这生意有多好。

    青城那边展小怜安排了上次跟自己一起去的小学弟和另外一名大四的学姐专门负责,她自己留在摆宴处理公司其他的事物,一个月下来,展小怜结算当月的盈利,突然发现这真是震惊自己狗眼的一笔,除了平常的零碎业务,最主要的是“绝地”的月结和另外一家的预付款,一下子让展小怜觉得公司起死回生了。

    展小怜拿着那数字跑去找穆曦,就跟小猴子似的在她面前蹦跶:“傻妞,傻妞你看看,你看看这是我们这个月的钱钱,发财了发财了!”

    这是自己赚的钱,跟家里人给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和展小怜之前得的那些奖学金也不同,展小怜这得意的都不行了。穆曦那种数字放在嘴上亲了好几下,然后捏着那张纸直接跑了,嘴里还丢了一句:“胶带你先回去吧,我去跟李晋扬显摆一下,我也可以赚钱了……”

    展小怜撇嘴,显摆自己有大叔是吧?死丫头。

    展小怜拿着自己第一个月的真正性质上的工资回家,在吃饭的时候把一叠崭新的钱放到了桌子上,“爸,妈,我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总算开了一回工资了!”

    展爸展妈面面相觑,同时看向那叠钱,展爸拿过来,捏了捏厚度:“小怜,这些都是你的?”

    展小怜得意洋洋的点头:“是啊,我的工资,哦,等等!”说着,展小怜点头,从自己的口袋里又掏出一个袋子:“这个是上次我拿我妈的钱垫付员工工资的,今天我总算扬眉吐气,还回来了。”

    展爸数了数钱,有点傻眼,这真是小怜的工资?他怎么觉得小怜一个月的工资快抵得上展妈一个月的工资加奖金了?

    展妈也有点呆:“小怜,这不是你骗我跟你爸的吧?”

    展小怜瞪大眼:“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会骗人的人吗?我是好孩子好不好!”展小怜说完,自己都差咬自己的舌头,她还真是那种会骗人的人,不过这次她可没有说谎,这真是她的工资,还是跟穆曦一起商量出来的,这是每个月供她生活的工资,年底的时候还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分红呢,到时候展爸展妈肯定会惊掉眼珠子。

    吃饭的时候展妈跟展爸嘀咕,就是开始重视展小怜原本被瞧不起的小破公司,想着到底是什么样的公司会有那么多钱,要知道小怜现在可是还在上学呀,这离实习还远着呢,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呀。

    展爸直叹气:“你就别操那份心了,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让她去做吗?这不做的挺好,谁家的孩子有我们小怜聪明用心?你也不看看这一阵她忙成啥样了,这是好事,我们应该支持。”

    展小怜手里端着杯子抬头看着展妈:“妈,我赚钱了给你买好吃的,嘿嘿。”

    展妈白了她一眼,有觉得有点欣慰,就是啊,身边这些大学老师教授家的孩子,有几个有小怜这样的?好多名牌大学毕业的,一个月不是也只有一两千块?小怜这还没出校园呢,一个月的工资都是他们的好几倍,这是好事。这以后要是其他老师说起来家里的孩子,展妈就觉得自己倍有面子了,看那些人还怎么在她面前显摆。

    穆曦回来以后虽然没帮上忙,不过公司员工的士气倒是大振,那可是传说中的明星啊,原来一直在照片报纸和电视上看得到,现在好了,她就在大家面前,睁着一双漂亮到极致的眼睛,很可爱的看着周围的人,举着一直修长白皙的手跟大家打招呼,公司的男生都要疯了,一个个脸红的不行,根本不敢直视美人。

    展小怜觉得这就是明星效应,看看现在招聘多容易,人家都找上门来向讨份工作,当初招聘的时候多难,大多学生一看这破地方,就担心不能按时发工资,结果来了就知道工资发的比任何地方都准时。

    人一忙,展小怜就没多少回家的时间,除非有时候展爸骑自行车过来接她,展小怜才会回去,回来的时候肯定展爸把她送回来的。

    周五,展小怜从宿舍下楼,手里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玩着保萝卜的游戏,嘴里还笑的嘎嘎的,拐弯的时候直接跟一个女生碰了正着,那女生不高兴的说了句:“走路小心点啊。”

    展小怜回头没诚意的说了声“对不起”继续低头保萝卜,玩一下抬头看一下路,以免再碰到人,不过她玩着玩着就专心了,小手拼命按着屏幕,赶紧了赶紧了,萝卜被吃掉了!

    萝卜的墓碑出现在屏幕上,展小怜抓抓头,沮丧的收起手机,无精打采的往校门口走,学校路上车来车往的,展小怜翻个白眼,不知道校园限速啊?开这么快,想走到路对面都不行,这是学校,这些人是不是把摆大的校园当成外面大马路了?

    跟展小怜并排站着等着过马路的还有其他学生,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怎么每天早上都怎么这么多车呀?走路的胆战心惊的。”

    有学生指了指摆大大门外头说:“那边不是有写字楼?要是从摆大外面绕要走半个小时,从摆大里面只需要七八分钟,就是苦了我们学生了,前两天还有个女生被车给碰了,小腿都骨折了呢。”

    展小怜不由自主接口道:“这也太倒霉了,在学校里都能被车撞……”

    又有人说了句:“被车撞骨折这算什么?听人家说,其他学校还有学生被撞死了,赔了点钱了事,没办法,人家爹妈本事,有钱啊。”

    “这就是有钱烧的。”展小怜嘀咕:“就这还怪人家过马路拉帮结派,这不都是被逼的?”说着,展小怜吸了吸鼻子,左右看看,准备赶紧过去走人,不在这磨叽了,平时的车貌似也没这么多,今天怎么感觉比平时还要多呢?

    展小怜跟在起头学生后头,人家做她也走,赶紧走了过去,刚过去没多久,突然听到对面有个女生喊:“哎,这什么……企划案是谁丢的?”

    展小怜对企划案三个字特别敏感,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拿过自己咯吱窝的文件夹打开一看,文件扣送了,里面夹着的文件少了一半,赶紧举手对那女生嚷:“哎哎,同学就没,那是我的!我的!我的!”

    那可是自己几天的心血,展小怜这一急,压根没往两边看,一看女生就站在对面,嘴里嚷着我的,回头就往那边跑,那女生一看急忙喊了句:“哎……你小心!车!”

    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展小怜滚在路边,抱着一条腿嗷嗷叫:“完了!我的腿!”

    其实车没碰到她的脚,而是撞到了展小怜的身体,她往一边摔,结果蹭到了腿不算,还扭到了脚。

    那女生急忙跑过来,身边有人开始打救护车,那辆肇事车辆也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似乎在打电话,反正人一直没下车,周围的学生围过来,挡住了车的去路,有情绪激动的学生伸手拍打着车门:“你下车!人都被你撞伤了你还不下车!有钱了不起啊!……快下车!”

    半响,车门一动,司机从车上下来,是个十分有型的男人,身上穿着笔直的西装,脸上戴着墨镜,看不到眼睛,不过从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可以看出是个帅气的男人,他扭头看了眼拍打她车门的男生,也没说话,而是走到展小怜身边,用英语问了句:“你还好吗?”

    展小怜抱着小腿头也没回的吼:“好好的普通话不说拽什么外文?没看我都快要死了?我能好吗?你怎么开车的?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是校园不知道啊?开车那么猛赶着投胎啊?哎呀这可疼死了我了!”展小怜想着还是看下他的车牌号,省的待会跑了自己都找不到,她扭头看了眼那车,嘴里还说了句:“我记得你的车牌号,你别想跑!”展小怜跟着说了句:“你能不能听得懂啊?算了,我再说一次。”然后展小怜用英语把自己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展小怜还以为这人变哑巴了,刚想回头看一眼,男人又突然开口了:“抱歉,我已经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很快就到。请你再忍耐一下。”

    展小怜不耐烦的说了句:“说人话,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男人默了默,生硬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展小怜停在特别别扭,她扭过头看向这个男人,然后“咦”了一声说:“哦,是你啊。”

    男人一愣,习惯性的用英文脱口问道:“你认识我?”

    展小怜点头:“认识啊?你不是‘绝地’的那位边律师?我去过‘绝地’几次,见过你。”

    边痕扬了扬嘴角,用一种藐视的眼神看着展小怜,然后摊摊手,说:“对不起,我对无关紧要的人一般不存储记忆。”

    展小怜大度的一摆手:“没关系,我是刚好相反的那种人,死的活的是不是东西我看过了就能记得。”

    周围的同学本来还以为是两个认识的这下没麻烦事了,结果展小怜这话一说,大家顿时觉得火药味一下子浓了起来,这是要吵架了?

    展小怜指了指自己的腿,说:“边律师,我这腿……”

    边痕笑了笑,“我会医药费转交给穆小姐。”

    展小怜的脚放地上不敢动,扭头看着边痕说了句:“你赖账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要你的钱,你也别转交给我,待会你赶紧去医院给付了就行。”

    边痕摊手:“我很忙。”

    展小怜怒了:“你妹的,你忙关我屁事?我的脚可是因为你造成的。”

    边痕继续笑了笑,这人的笑跟别人不一样,有的人笑给人感觉是假,有的人是真,有的人是皮笑肉不笑,有的人笑的讥讽……各种各样的都有,不过边痕这人的笑给展小怜的感觉就是冷清,虽然他表面上是笑的,不过展小怜的感觉就是其实他戴着面具,面具的边痕绝对是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