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5章 一群渣货男人

第225章 一群渣货男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爸没回头,推着自行车一直往前走,展小怜说完,展爸只是从鼻孔里发出“嗯”的意思,半响才开口说了一句:“爸爸妈妈有小怜这样的闺女,是爸爸妈妈的福气。”

    这一路,就是展爸推着自行车一直送展小怜到公司的。胡同巷子刚好能走下一辆自行车的距离,以前展小怜都是在巷子口就跳下车的,这次展爸没让她下车,直接把她送了进去:“以后走路小心点,别还跟小孩似的横冲直闯,看看你这脚,你说是碰到一个愿意负责人的,要是换个人,不定人家开车跑了,你伤成这样肯定也没法追不是。校园里还好,学生正义感强一些,社会上的人可复杂的多。你现在都出来创业开公司了,接触到的人也多,千万记得要保护好自己……”

    展爸一路絮絮叨叨的跟展小怜说着话,展小怜一直笑眯眯的听着,等到了大门口,展爸把车停下来,一手扶着车把手一手扶着展小怜,嘴里还不住的提醒:“小怜,慢点慢点,爸爸下午带你去换药。对了,你大哥要是问你这脚怎么伤的,你就说是你自己不小心,不怪别人,人家都负责了,就再找人家麻烦了。你大哥脾气不好,他要是知道是在校园里被人撞,肯定回去找人家麻烦……”

    展小怜抓抓头,随口说了句:“我觉得我大哥脾气挺好呀。”当初燕回那货估计找茬跟龙湛打架,龙湛可是一让再让的。

    展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重复提醒了:“记着爸爸的话就行,爸爸能骗你嘛?你大哥就是对你好,对别人可没这么好。”

    展小怜“哦”了一声,扶着墙慢慢的挪进去,对着展爸摆摆手:“爸,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要是回去我给你打电话,实在不行你让大哥过来接我也成。”

    展爸点点头,“进去吧,有事打爸爸电话,爸爸先回去了。”

    展小怜站在门边看展爸骑上车沿着胡同一直骑了出去,她撇撇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然后狠狠吸了下鼻子,伸手一抹眼睛,走了进去。

    院子里站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些一看就是社会人士,展小怜一进门看到他们就跟里面有眼熟的人打招呼,这些人都是客人,有些是摆大学生要复印的,有些是来催成品的,反正就是为了业务上的事。

    展小怜走进去,复印有两台机器,开始那台还是旧的,当时是穆曦从“绝地”要过来的,没花钱,后来因为复印业务太好,刚好创业资金又下来了,展小怜当时就去买了一台新机器,现在专门负责复印的就要专职的一个人,要不然根本忙不过来。

    展小怜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本来挺大一院子,站了不同的几波人后,突然显得十分拥挤,让展小怜有种人满为患的感觉,她看着屋子里里里外外都是人,觉得这不是回事啊,再说了,这是居民区,白天还好,晚上要是稍晚点,周围居民就会找上门来,说这边太吵扰民了。

    展小怜觉得,公司业务要想扩大,就必须扩大场地,最关键的是,要有停车位让客人停车,现在巷子口那边堵着的几辆车八成就是这些客人的,车进不来巷子,只能停在那边,要是有哪个坏心眼的人在车上划几道口子,估计就有好戏看了。

    展小怜手托腮坐在位置上,想了好一会,伸手给穆曦打电话:“喂?傻妞?忙着复习呢?”

    “胶带,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书啊?”穆曦正趴在李晋扬办公室的小茶几上看书呢,肩膀夹着电话一边用笔在书上做记号一边问:“你在干嘛?那边怎么那么吵啊?”

    展小怜一手那电话一手抓头发:“我在公司呢,这边客人真多,都快站都没地方站了。”

    穆曦停下笔,眼睛亮晶晶的问:“真的?那我们不是发财了?胶带辛苦啦。”

    “辛苦什么呀,不辛苦,”展小怜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傻妞,我觉得我们现在有必要搬家了。”

    “哎?”穆曦没明白,好好的搬什么家啊?“搬家?为什么要搬家啊?”

    展小怜把自己的想法跟穆曦大概说了遍,穆曦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然后抓抓头说:“我待会过去找你好不好?我们再详细商量下。”

    展小怜点头:“成,你有时间就过来吧。”

    晚点的时候穆曦跑了进来,跟穆曦一起来的还有个高大强壮的冷面男人,展小怜看了那人一眼,知道那是谁了,应该是李晋扬的贴身保镖慕容开,展小怜其实没跟慕容开正面接触过,偶尔有机会远远看过一眼,那人就跟个影子什么的,很会隐藏自己的存在感,一般李晋扬出现的地方都能看的他,只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晋扬身上,慕容开就容易被人遗忘。

    展小怜跟穆曦窝在穆曦的那个卧室里嘀嘀咕咕老半天,展小怜针对公司迁移的事做了详细的分析,除非公司就想这个规模,要不然就必须搬迁,虽然搬迁会增加房租成本,不过一旦搬迁了,这些成本肯定会赚起来,这点展小怜还是很有信心的。

    两人商量后,穆曦回去准备钱,展小怜就找房子,她倒是想出房租钱,实在是她拿不出来,只能指望穆曦,穆曦肯定是有钱的,就算她没钱,李晋扬不是有钱嘛。展小怜压根就不用考虑资金的问题,因为考虑到停车位,这房子找的肯定不能太偏,她腿脚还不方便,想出去就必要有个会骑车的带着她,找了很多地方都没看中的,这事急也不行,就只能慢慢找。

    考试在即,展小怜临时抱佛脚的时候又到了,考试前一周展小怜乖乖捧起来书本,还有公司其他学生也都纷纷看书,当然,他们看书也是公司开的,不定啥时候就有客人上门,对现在公司的大部分员工来说,公司的业务和学业一样重要,他们下个学期的学费都凑起来了,压根没往家里要钱,谁不在意这份工作?以前是打酱油的,现在大家都认真对待了,公司发展起来了,他们可是元老级员工呢。

    对展小怜来说,期中考试什么的和平时上上课真没什么区别,她只要在书上看到过的内容考试考到了就没有她不会做的现象,人家考试拼死拼活起早贪黑的背书,展小怜只要翻翻书就行,考出的分就是别人高,这个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妒忌都妒忌不来的。谁有她那脑子啊。

    穆曦看书都快看累死了,一看展小怜整天悠然自在的,气的要死,“胶带你不看书别在我面前晃,我眼睛看着可疼了。”

    展小怜翻白眼:“拜托!是你自己在你老公那不想带,偏要跑到公司来复习的,怪我?我走了,万一公司有什么事你解决?你不复习了?”

    穆曦气鼓鼓的捧起书使劲看,白了她一眼:“怪胎!”

    展小怜瞪圆了眼:“你才怪胎呢。”

    期末考试就这样在展小怜半学半玩的过程中过去,考完了大部分学生都收拾东西回家,展小怜和穆曦传媒的部分员工往公司跑,虽然放暑假了,不过公司里请假回家的学生还真没几个,都想留着公司继续上班,他们回老家也是找实习地,还不如在穆曦传媒可以正经拿工资呢。

    能从穆曦传媒最困难的时候熬过来的,肯定都是愿意做事的,创业基金没下来那一阵,公司来来去去好几批人,工资少,整天没啥事,一看就没啥前景的公司,熬不住的都走了,现在这些都是陪着展小怜一起过来的人。那些离开的学生有好多都后悔了,特别是在穆曦一举成名以后就更加的后悔,穆曦成名了,连展小怜都上电话被记者采访了,公司的知名度在学校里一下子就高了,很多学生想进去都进不去。

    假不假的其实就是那样,展小怜现在的干劲可足了。

    车祸的造成的腿伤有所好转,展小怜腿上的药都是展爸带她去换的,边痕那女助理期间还给展小怜打电话,展小怜直接说了句:“你们钱都给我了,养伤足够了,你以后不用来了。”

    展小怜说的可是真的,真不用来了。女助理就觉得展小怜装的,把自己都弄伤了想接近边律师,现在还说什么以后不用来了,这不是装的是什么?边痕把钱丢过去就没问过,女助理就希望自己能看到电视上的那些戏码,想着这女人怎么一点戏剧性都没有呢?要是闹起来多有意思?展小怜要是知道这女助理这扭曲的心里,绝对能把她扒光了往边痕面前扔,你这么愿意热闹,直接上不就行了嘛?

    “绝地”那边的业务展小怜在自己脚伤以后也安排了其他人过去,她现在得注意养伤,要不然脚残了不是很坑爹?

    等她双脚能着地正常走路的时候展小怜特地给边痕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在早上九点钟左右打的,按照展小怜的理解,这时间一般人都该起床了,特别是定点的上班族,可能还会起床跑个步锻炼下身体什么的,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展小怜听到对方粗声粗气的一声:“喂——”

    展小怜脑子里立马想到了边痕那张看起来十分清冷硬朗的脸,觉得这粗声粗气的声音跟那人应该不协调才对,特别是,她还听过边痕的声音,听着是有的像,不过没这么粗啊。展小怜将信将疑的“喂”了一声,然后试探着问了句:“请问……是边痕律师吗?”

    那声音似乎气鼓鼓的回了一句:“我是。”

    展小怜默了默,听着是有的像,不过这语调是怎么回事?“那个边律师你好,我是展小怜,就是你被上次在摆大校园内撞伤的那个女学生……”

    “什么事?”

    展小怜觉得这人有点不对劲啊,怎么这个调调呢?“边律师,你没事吧?”

    边痕的声音很阴郁,确切的说是很狂躁:“有事直接跟我助理联系。”

    展小怜赶紧说:“我没什么事,就是跟你说一声,我脚好了,请你放心来着。”

    结果,边痕还是用那个语调说了两个字:“很好。”说完,“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她眨了眨眼睛,刚刚那人不是那个叫边痕的律师吧?总觉得接电话的这个人有点怪。

    打完电话,展小怜觉得这事就告一段落,确切的说是她这车祸的事就算了结了,然后还跟女助理也通知了下。

    展小怜那脚伤坏了龙湛的大事,龙湛本来这次来是打算等展小怜放假了带她去湘江过年,结果展小怜的脚受伤了,人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展小怜这是连筋带骨外带伤,就不是一百天简单了,展爸现在对她现在看的特别严,跟展妈一直觉得这孩子就是虎,都这么大的人了,老是跌跌撞撞的,她这身上的伤又不是第一次。展妈就说以前她在小怜身上发现的伤肯定也是她自己给弄出来的。

    展小怜也不吭声,她爸她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年底的时候她拿了一张卡回家给展妈,说这是她今年年底的分红,展小怜给公司招了个财务,专门管做账的,现在除了决策上的事意外,展小怜很少有亲自去跟客户谈工作上事,除非是跟主要任务联络感情展小怜才会出马。

    龙湛生怕展小怜的脚会有什么,跟展爸说要打电话让人送几个顶级的骨科专家给展小怜治病,展爸直抹汗,片子都拍出来说没事,他还急啥啊。最后龙湛跟龙美优,是被展小怜哄走的,展小怜跟龙湛就说了,等脚上好了,有时间了她主动去湘江玩,不用带,自己去就行,这才让龙湛消停。

    考试过后,穆曦有好一阵没跟展小怜联系,展小怜给她打电话过去,穆曦的情绪也十分低落,展小怜觉得特别奇怪,这要是一起,穆曦还会跟展小怜说,可这一次,穆曦啥都没说,展小怜觉得可奇怪了,之前她还听穆曦兴高采烈的说她未来嫂子怀孕了,商之打算跟他女朋友结婚呢,当时穆曦是特别高兴的跟展小怜说了一声,说要去帮忙她嫂子做事,现在好了,穆曦在参加她哥哥的婚礼回摆宴以后,就没来过公司。

    展小怜还真帮不上什么忙,没办法,穆曦不说,自己只能干着急,再说了,不是还有帅哥大叔吗,有他在,展小怜觉得自己是不用操那份心了。穆曦的母亲去世后,这世界对穆曦最好的人,估计就是李晋扬了。

    展小怜这一阵想联系穆曦,主要是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场地,位置不错,也有停车位,就是价格比他们预期的要贵一点,其实那价格相对而言也不算贵,因为位置太好了,跟“绝地”离的不说太远,这位置能差吗,价格便宜的原因是那房子的房东得罪了人,反正只要租下那房子的人都会被长年累月被一些地痞流氓骚扰,后来周边的人都知道这事,谁都不想惹事,慢慢的没人敢租了。

    展小怜本来就在打听房子,一听说这事,主动联系了房东,还压了价。她是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地痞流氓她不怕,不是有穆曦家的李晋扬在吗?她就不信了,在摆宴这块巴掌的土地上,有几个人敢得罪李晋扬的。

    后来展小怜给穆曦发个短信,穆曦给她回了“好”,其实就是让她全权处理,第二天穆曦就让人把一笔款项划到了公司账户上,展小怜当天就跟房东签了协议,预付了房租,然后就是房子开始装潢。

    装修的时候肯定不会有人过来闹,那时候闹了没用,都是雇佣过来的工人,工人才不管这些,谁给钱他给谁做事。那些人也就是等装修好了再去闹事,搞的租房人没生意,这样才有震慑力,才会让其他人以后不敢来租。

    展小怜是那种最不喜欢闹事的,偏偏她选的房子就是这种让人闹事的,她又不是傻子,亏本的生意她肯定不会做,她现在是不知道穆曦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她要是知道了,估计提前就让那些人消停了。展小怜自己没什么背景,但是她天生有个聪明脑子,她没背景没关系,她绝对会充分理由其他人的背景来给自己撑场子。

    公司其他员工压根不知道这事,房子是展小怜自己打听来的,她不说谁知道?

    月中,展小怜带着账本和财务一起去绝地结算,财务没去过那地方,一站到“绝地”的门口就发憷,第一次就是展小怜带着去的,第二次财务就死活求着展小怜带她一起去,里面那些人,她一个人都应付不了,她就是个小财务,做做财务上的事没问题,要是去跟那些人老狐狸打交道,那是真不行。

    展小怜其实能理解公司这些人的心里,说白了就是自卑心里,谁都知道出入那种场合的非富即贵,人家一个耳钉就抵得上他们这些人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万一碰到个电视上那种眼睛长在屁股上的人,还不被打击死?

    展小怜去“绝地”,毫无疑问的就会看到边痕,这边痕也奇怪,除了那天那个怪强调,当面看到还是挺正常的,就是看到展小怜的目光就跟看一只苍蝇,觉得她就是不知廉耻的往男人面前凑。

    展小怜第一次带财务的时候还是很客气的,毕竟这人也是“绝地”的首席律师,认识一个人等于多一条路,出门在外混社会的,这点道理展小怜比谁都懂,结果人边大律师直接给了展小怜“苍蝇别靠近本人”的警惕眼神,展小怜差点一巴掌忽悠过去,这人难不成还以为自己是故意勾搭他的?

    展小怜是没那心,所以也没想到自己那小猪蹄受伤在这家伙眼里就是活该自找的意思,她这算是上杆子让人鄙视不是?得,展小怜知道了,这货就是狗眼看人低,自己会看中他?赶紧去放滩血照照他的样子,他身上那一点让自己动心了?

    有了第一次的前车之鉴,展小怜这次吸取教训,看到边痕的律师室的门她都绕着走,省的自己看到那人的嘴脸眼疼。

    边痕的女助理那种总经理签过字的资料往边痕办公室走,抬头看到展小怜穿着一身牛仔背带裤,一手插在口袋里,头顶上扎了个青春无敌的冲天小辫子,另一手提着一个方便袋,里面也不知道放了什么,正摇摇晃晃从办公区里走出来。因为这业务都在跑了,展小怜总算可以脱离她老气横秋的打扮,可以随心所欲的穿她自己喜欢的衣服,年纪小就小呗,她本来就青春嘛。

    因为接触的时间长,展小怜跟方清闲都能和平相处,展小怜再不待见方清闲,那人家也是绝地的总经理,怎么着也是展小怜需要维护的重点对象,这点展小怜还是很懂分寸的。本来她跟方清闲就没有其他关系,对于合作伙伴肯定要报以春天般温暖。

    展小怜手里提着的是老姨从青城寄过来的咸鸭蛋,这些是老姨夫自己腌的,味道很好,展小怜自己就很喜欢吃,让她送钱什么的她肯定不会送,送了方清闲也不上,他足够有钱了,绝对不会贪污那么一点让李晋扬把他给掀了,展小怜就三番五次的给方清闲提了些自己家里吃的东西。

    展小怜去敲方清闲的办公室:“方总经理!”

    方清闲从文件里抬头,听出展小怜的声音,开口说了句:“请进。”

    展小怜拧开门,笑嘻嘻的看着方清闲:“方总经理忙啊?不会打扰到你吧?”

    方清闲抬手看了下手腕,笑了笑,“不忙,进来吧。这次又给我带了什么新鲜的?”

    展小怜把手里的方便袋往高里提了提:“我家里人腌的鸭蛋,方总经理要是早上起来吃粥,可以配着鸭蛋吃,味道很正宗的哟。肯定比市场买的好吃。”

    方清闲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对这些东西真不感冒,不是嫌弃,而是生活习惯的问题,不过方清闲除了喜欢勾搭有夫之妇外,对女人还是挺尊重的,特别是像展小怜这样年纪小,看起来又特别可爱的女生,关键是这小女生聪明有脑子,最起码,方清闲是承认自己背她压了一头。当初见了一面,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整的,反正李晋扬莫名其妙的就让他跟这丫头联系了,她就不信这小妞什么都没做李晋扬好好的就自己犯抽了。

    方清闲就是觉得展小怜这娃其实很招人喜欢的,就算第一次来“绝地”时那副小灭绝师太的造型,也让方清闲觉得特别萌。方清闲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他要是早婚,不定孩子都跟展小怜差不多大了,就是要逗着展小怜玩,结果,展小怜还特别配合,方清闲每次跟展小怜拌过嘴以后,心情都会特别好,比他去茶馆静修的时候心情还要好。

    展小怜在方清闲对面坐下来,把咸鸭蛋放子啊桌子上,嘴里还说呢:“一共是十六个,我给方总经理带了八个,多了我也舍不得……”

    方清闲把袋子提到自己面前,“那我就不客气了。”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你到是客气一点啊,不客气我多没意思?两句话没说就要走了,你要是客气一下,我不是还能多待一阵子嘛。”

    方清闲就是笑:“小怜,你能不能别这么逗,哄我高兴的时候别说的一本正经的成不成?”

    展小怜踢腾踢腾把自己脚上的鞋给脱了,腿搬到椅子上,坐在方清闲对面:“你现在可是我衣食父母,不巴结点不行,要是哪天不给我生意做了,我不是得哭?”

    方清闲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站起来说了句:“现在也没事,走,今天陪我一起去吃点东西,我带你去喝茶,哎哟,跟小丫头说话还是挺有意思的。”

    展小怜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主要是第一次,好好的要去她喝茶,有什么目的?

    方清闲当没看到她的警惕的表情,绕过桌子,伸手拍了拍展小怜的肩膀:“走吧,今天我就不找别人陪了。”

    展小怜自己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她知道跟财务对账一时半会肯定结束不了,展小怜就直接跟着方清闲出去,走到“绝地”门口的时候展小怜总算知道为什么方清闲一定得带着她出门了,因为方清闲的车旁边站着一个一看就等了不少时间的年轻女孩,展小怜记得这女孩,不就是上次那个缠着方清闲的女孩,叫什么来着,对,叫小溪。

    展小怜鼓着嘴跟着方清闲后面,方清闲伸手就要拉车门,小溪赶紧跑过来挡在车门前,看看展小怜,又看看方清闲,突然伸手指着展小怜问:“她又谁?你不是跟我妈在交往,怎么又出来一个?”

    方清闲摊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这是我最新的合作伙伴。”

    展小怜翻白眼,这话还真说对了,他们俩确实是最新的合作伙伴,只不过,这合作伙伴听在小溪的耳朵里,绝对是另外一个意思,说白了,方清闲这个老狐狸不是单纯的邀请展小怜喝茶,而是利用了一遭。

    展小怜小脸上笑眯眯的看着小溪,站在方清闲身侧对小溪伸手,小溪瞪着她,展小怜拿起小溪的手握了握,松开后还是笑眯眯的说:“你好你好,原来我们都是一样,跟方是合作伙伴啊!”

    小溪的小脸都变了:“谁跟你一样?不要脸!”

    方清闲冷着脸喝了一句:“小溪,要是不想我告诉你妈,就赶紧离开。该说的话我都说过了,说多了就没意思。”

    小溪仰着脸泪汪汪的看着方清闲,指着展小怜说:“为什么你要她不要我?她看起来跟我一般大,你都要她了,怎么就不能要我?”

    展小怜立马出声了:“小妹妹,这年头流行装嫩知不知道?天生娃娃脸的我有什么办法?我现在出去还有人说我高中没必要,更夸张的还有说我是初中生,要不要我拿身份证给你看?小姑娘就要有小姑娘的样,你这样,再过十年再来找方,要不然就提前嫁人也行,什么不好干就喜欢挖人家墙角,这就不对了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挖你老妈的墙角?”

    小溪的眼泪都下来了,“我也喜欢他的……”

    展小怜就跟连环炮似的对着小溪开喷:“喜欢你就能抢你妈的男人?你这是要当自己妈的男人的三是不是啊?你说你这孩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里面被马蜂筑了窝吧?……”

    小溪被展小怜骂的哭的跟什么似的:“那我该怎么办嘛……”

    展小怜劝道:“很简单,一是赶紧找个好男人结婚,你结婚了方对你就有兴趣了,二是喊一声方继父,满足你一直看到他的愿望,成一家人,三是直接跑到‘绝地’顶楼,从上面跳下去,四是和你老娘一起对抗外敌。自己选一个,选不出来你就站车前面,我还不会开车,看能不能开动车辆从你身上压过去。”

    小溪看着方清闲,方清闲伸手摸摸展小怜的头发:“哎呀,我们小怜这几个主意都好。”方清闲扭头看向小溪:“小溪,赶紧找个男人结婚,我不喜欢嫩货……”

    小溪一听,顿时哭着对方清闲骂了一句:“你不要脸!”然后跑了。

    展小怜扭头看向方清闲,说:“你太过份了,把人欺负跑了。”

    方清闲看着展小怜呵呵笑:“小怜,到底是谁气人了?”

    展小怜也没提方清闲利用自己这事,上了车以后她好奇的问:“方总经理,我能不能问一句,你怎么就不喜欢小姑娘?大多男人不是喜欢小姑娘的吗?怎么到了你这就不管用了呢。”

    方清闲伸手系上安全带:“怕麻烦。”

    展小怜托腮看向窗外,这理由……也算是理由吧。

    方清闲闲暇时或者说是休息的时候就喜欢在市中心的一家茶馆里待着,一个人一个房间,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旁边放了茶水,就这样能一坐一整天。

    展小怜觉得吧,这也算是一种享受。

    方清闲专用的那个房间里多了一张躺椅,展小怜躺在上面,睁着眼看着天空,很惬意的说了一句:“还真是挺舒服的。”

    两人都没说话,展小怜刚闭上眼睛,冷不丁隔了一个阳台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方总,你房间有女人。”

    方清闲呵呵两声:“稀客,边律师今天怎么有空出来了?别是案子出了问题。”

    展小怜扭头看着那阳台的墙面,听出来了,那人是还真是边痕。展小怜一直没说话,听着方清闲跟边痕两人对话,没想到方清闲也能说一口流利的英问,展小怜觉得挺稀奇,等那两人对话终止一段时间后,展小怜小声问方清闲:“方总经理,别不是你也是香蕉人吧?”

    方清闲摇摇头:“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华人,隔壁那位才是香蕉人。”方清闲还没说呢,其实展小怜之前给他的那些东西,都被方清闲丢给边痕了,边痕自己没兴趣,但是他家里那位上了年纪的外公可是十分喜欢这些东西的,边痕拿到一点都会给国外寄过去给外公解馋。

    展小怜要是知道她送的东西全落边痕里了,绝对是不会再送的。

    这边两个人,那边一个人,这边有人说话,那边就安静下来,展小怜跟方清闲压低声音说话,偷偷摸摸的,就跟防着谁似的。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隔壁的边痕突然说了句:“fang,时间到了,该回去了。”

    方清闲看了下时间,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展小怜现在是不是对过账了,该回去了吧,要不该等急了。

    方清闲拉开推拉门,展小怜跟着她后面走了出去,扭头刚好看到边痕也出了房间,边痕看到她愣了下,似乎奇怪她怎么会在这地方,展小怜两只小手插在口袋里,摇晃着小脑袋直接跟在方清闲后面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问方清闲:“方总经理,你知不知道这几天穆曦小姐怎么了?我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我可担心了。”

    方清闲停下脚步想了想:“你这样一说……我怎么觉得李晋扬好像也不大好对劲?”他扭头看向边痕:“你发现没?老板这几天气压特别低。”

    边痕看了他一眼:“不知。”

    方清闲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多说一个字会死啊?”

    展小怜嘿嘿一笑,“惜字如金。方总经理要原谅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方清闲一副懒的搭理边痕的表情,跟展小怜一起走了出去,展小怜看着他的样子,真是觉得无语了,她是知道了,这些人别看个个都人模狗样的,在外面的人眼里,一个比一个正经一个比一个高贵,实际上这些在相互之间,互掐起来不手软,比泼妇还能嚷嚷,唯一的好处就是,说话都是拐着弯的。

    到了停车场,展小怜主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方清闲刚启动车辆,后车门一开,边痕之间做了上来,方清闲好奇的问了一句:“你的车呢?”

    边痕言简意赅的说了句:“保养。”

    方清闲想起自己的车经了龙宴手后面目全非,忍不住问了展小怜一句:“对了,龙宴是你什么人?别告诉你跟龙宴在谈恋爱,我可不信。”

    展小怜吃了大便似的表情,嘴里说了句:“方总经理,想象力真丰富,龙宴是我三哥。”

    方清闲没来得及说话,边痕倒是张口了,开口依旧是老一套的ABC:“如果我没说错的话,龙宴的妹妹不是在摆宴,你哪里来的的三哥?”

    展小怜从后视镜里白了边痕一眼,也不管他看到没有,反正就是不高兴的说了句:“边律师,您这就是表相了,我说的更深层次的。”

    方清闲呵呵笑起来:“这个还有表相和深层次的?”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可不是?算了,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赶紧开车回去吧。”

    边痕在后面冷飕飕的说了句:“展小姐是无话可说差不多。”

    展小怜猛的扭头瞪着边痕:“我有什么无话可说的?自恋狂!”

    方清闲“噗”一声后,车也不启动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不是他说,边痕是他见过的最不自恋的人,要说自恋狂是谁,方清闲觉得是青城燕回首当其冲。

    展小怜鼓着小嘴,又瞪着方清闲,不明白这人怎么突然笑成这样。方清闲赶紧对着展小怜摆手:“没事没事我开车!”

    边痕在后面的脸还是那样,展小怜直勾勾的通过后视镜瞪着他,大有一副“你要是再敢跟我说话,我就弄死你”的意思。

    ------题外话------

    无人审核打滚